第七百五十六章 嗤笑一声/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声音很大,好像有什么砸到地上,下面更是闹哄哄的,肯定是出了事。

几位公子爷觉得有趣,让人下去看下,发生了何事,兴致勃勃等着。

顾昭走到窗户,往下看。

只能看到停在酒楼外的马车。

另几位公子爷见状也走过来。

“顾兄看到什么没有?”一个个都看着顾昭,顾昭摇头,几位公子爷还是往下看了一下。

不久,小厮上来,公子爷们大窗户前什么也没有看到,见人上来,他们笑着回头。

“下面怎么回事,发生了何事?”

“公子爷是周二公子还有赵二爷也来了,听到下面士子作诗,周二公子和赵二爷说了什么,两边动了手,小的就打听到这,再多的。”

顾昭几人听了,对视一眼,周安还有赵昕?没有再问,这些够了。

他们挑眉,饶有兴致。

周安和赵昕呀,不知道怎么样,为什么发生冲突?

小厮跪在地上,没有起来。

“要不要下去看下,是怎么回事,光是打听怎么能弄清楚。”一位公子爷摇着折扇开了口,问其他人。

“好。”有一位公子爷点头,有兴趣。

“那就一起走,一起下去。”

“刚才听到下面作诗,就想凑个热闹,看看,听听这次的士子有多少才华。”“不下去是弄不清楚的,下面可比这上面热闹,咱们也下去凑个热闹吧,听一听吧。”

其他几个一听也点头,有想法,打算一起下去看一看,小厮们听着,看看自家公子爷。

一说定,几位公子爷带着人下去了,小厮们在后面,自家爷要下去,他们当然要跟着了。

楼下。

周安笑着,摇着手上的折扇身边侍卫围着,小厮站在一边,阴柔如敷了粉的脸很白,风流倜傥,对面的赵昕没有带多少人,但并不怕周安。

挥手不让侍卫过来,一个人站着面对周安,周安笑了起来,赵昕神色不变,一时之间没有人说话,很安静。

“周安。”赵昕开口。

周安还是那样:“怎么赵二爷?”

“你过了。”赵昕说:“我不想和你闹,你要和我作对是不是,只是说了一句。”

“谁让你说那句,不是和我作对是什么,我又想和你闹了?你倒说我和你作对,真是,啧啧。”周安还是笑着,那样子就是欠捧,赵昕脸色难看,很想说你不闹,你和我作什么对,动什么手。

周安不语,两边对峙着,地上有不少打斗的时候摔到地上的桌椅还有碎掉的瓷片,一地狼藉。

似乎不久前打斗过,没有人再开口,一时僵着,酒楼的小二还有掌柜的都站在一边,想要说什么,又不敢,左看看右看看,再看地上,都不敢得罪。

也不敢上前说话,

两边都是爷呀,都是得罪不起的,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两位爷一来就对上。

还闹起来,弄成这样,他们更不敢索赔,这两位爷是那么好说的吗,主子知道也会生气。

周二公子看着还好,赵二爷就不一定了。

赵二爷明眼人就能看出来吃了点亏,身边的人有一个挂了彩,掌柜收回目光,闹成这样可怎么收场,只希望两位爷早点离开。

也不要赔了,只要离开就好,地上打碎的东西也好清理了,以前没有听说周二公子赵二爷有过节呀。

才来一对上就动了手,说动手就动手,这?

大厅里坐着谈诗论友还有议论春闱,斗着诗的士子还有进京的举子都看着,不知道这两位公子爷?

一边看一边小声的说着。

刚进京不认识的举子们小声谈论,京城的公子爷们则是想着,这两位怎么对上手了?

在众人的目光中。

“周安。”赵昕又叫了一声,两边的人对峙得更厉害,随时会动手。

周安手上的折扇慢慢合起来,再摇晃开来,一点一点摇:“叫我做什么,我说错了?没想到赵二爷也有空来!要是早知道会碰到赵二爷一定,早,点,来。”

脸上的笑带着嘲弄,一个字一个字,意味深长的。

赵昕沉着声音,不喜欢听周安的话,也不想看到他,声音冰冷:“我为什么不能来,你才是怎么有空来。”他真的没有想到会在这里碰到周安。

他们两人在这里碰到,他是来看一看,萧柔柔死了,好不容易和岳父一起处置了,岳父也离了京城他有空出来,散下心。

马上就是春闱,各地的举子入京,他随便来看下这些举子,为殿下看下有没有得用的人才,好推举给殿下。

谁知道碰到周安,周安来干什么?他好些天没有见到周安,周安和他虽然都看着是效忠殿下。

他还是不相信周安,防着,只是点评了一句,周安就和他对上。

周安合上折扇:“我有的是空,你是可以来,没有人不许你来,不过赵二爷不是才死了妻子怎么有空来这里喝茶还和爷斗!”他笑了笑,哈哈,嘲讽的。

“你。”赵昕脸色变了,他知道周安指萧柔柔的死。

萧柔柔死了,他该守孝,他也答应了岳父。

“我什么。”周安好整以瑕。

“我只是来找人。”赵昕开口,找到借口:“办事。”

“哦办什么事,能让咱们守着妻孝的赵二爷跑来这里,本公子为什么来?本公子也一样。”周安一点也没有觉得自己无耻。

赵昕脸色难看到极点,哪里会相信周安说的,只觉得他在逼他。

“赵二爷说不出话了?”周安挑眉。

旁边看着的人都想到什么,小厮还有侍卫又上前一步。

“啧啧。”周安出声。

他每天都在晃着,为了太子殿下,事情该完已经完了,这些士子一个个酸腐得不行,就当个乐子了。

他一家一家,听着这些士子的诗,觉得还好,有个有才的,可以和太子殿下说一声,赵昕就带着人跑出来说什么一般,这不是打他的脸吗。

也不知道怎么有空跑出来。

周安和赵昕可以说是在大厅这里碰到,正听到有人斗诗,各自说了一句,就对上,身边的人打了起来。

“周安你以为殿下——”赵昕想说什么,没有说,他深深的看着周安。

周安会怕吗?不。

“本公子真是怕呀,有人才死了夫人就到处跑,不知道查出来了没有。”周安笑起来,对着所有人说。

所有人看看周二公子再看赵二爷。

从上面下来的几位公子爷也没有说话,看着。

“赵二爷。”周安听说安郡王在查,不对,宫里好像处置了,但是事实上呢。

赵昕目光变了。

周安一如既往的:“真是可惜,死了夫人,这可不是一下成了——”他没有说完,赵昕没有再说什么,转身就带着人走,不准备在这里了。

说走就走,干脆而利落。

周安:“……”怎么就走了?他看着,真是可惜,还没有说完,手上合起来敲在手心的折扇一下子又展开来,他慢慢摇着,嘴角多了笑意。

赵昕带着人很快不见了。

周安手上的动作不停,阴柔的笑着,酒楼的掌柜还有小二抹了一把汗,心里不再那么担心,抹了汗,抬头,终于走了一位,还有一位。

他们看着周二公子,上前。

小厮还有侍卫回头。

周安轻笑着,看了他们一眼,摇着折扇,不紧不慢的,听到脚步声,看向过来的掌柜还有小二,挑眉,不置可否的:“怎么?”

“周二公子。”掌柜的还有小二想要说什么。

周安没有让他们说,扫了一眼地上还有大厅里的人,不管认不认识,还有别处,看到这些士子的目光,反正他又不缺钱:“这些本公子来赔。”指着地上碎掉的东西。

大厅里的举子文人看着听着。

“周二公子,小的没有这样想,这。”掌柜还有小二开口,他们张了一下嘴,还没有来得及说完,周二公子愿意赔是好事。

他们不是不想。

“本公子说赔就赔,说话算数,本公子说了算,这是本公子打碎的,本公子认了,不要说了,难道以为本公子是不愿悦的人?本公子可不是那种人。”

周安阻止他们的话,手中折扇一收一放,话中意有所指走掉的赵二爷。

掌柜和小二不再说。

小厮侍卫看着公子。

周安不在意,看向小厮。

小厮从怀里摸出荷包来,让掌柜和小二算一下,损失了多少,掌柜小二对视,周安看向他们。

他们忙说了一个数,周安示意小厮。

小厮拿出银票赔了。

周安不再看。

楼上的几位哥子爷下来了。

周安看过去,摇着手上的折扇,呵呵一笑,大厅里的举子文人不再说话。

“没想到啊,没想到——”

这时,外面有人进来,脚步声响直,周安一看,这不是赵昕的人吗?

来人带来了银票,给了掌柜,掌柜不再担心,周安嗤笑一声,赵昕也真是现在才想起来?

*

庄子上。

顾瑶觉得自己恢复了几分美丽了,摸着皮肤好了很多,头发也没有那么枯黄了,身上也有肉了,站在琉璃镜前,她转了一下身。

这是庄子上寻来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