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五十七章 严刑逼供/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琉璃镜中,她的脸色也好了很多,曾经清丽无双的面容也回来了,能清楚的看到她现在恢复的美丽。

以后她会让殿下像前世一样……

丫鬟婆子一边注视着顾姨娘的动作举止,一边看向顾姨娘面前照的琉璃镜,要知道顾姨娘当初为了这块琉璃镜——

“姨娘。”还要照吗?丫鬟婆子开口。

“你们觉得我现在怎么样?”顾瑶回过身来,让她们看着,盯着她们看。

丫鬟婆子:“……”这让她们怎么说?顾姨娘让她们盯着看,她们上下看看顾姨娘,哪里知道顾姨娘指的是什么?顾姨娘难道是指她现在长得如何?她们在心中想着,顾姨娘如今看来不再像之前那样难看,但。

“顾姨娘当然是好看的。”她们只能这样说,小心的望着顾姨娘,殿下有事要问顾姨娘。

“是吗?”顾瑶摸着脸还没有说完。

外面有脚步声响起,也不知道是谁来?丫鬟婆子听到,对视一眼,一起看出去,心中不知为何紧张,谁这时来看?

顾瑶也听到看了出去,是殿下?她高兴起来。

丫鬟婆子还来不及多想什么,说话,门砰一声从外面推开,她们心中吓了一跳,看出去,吓到了。

这,这,怎么来的是这两位,殿下留下专门看守的嬷嬷,还有侍卫,她们脑中一片空白,想什么都想不到了,殿下要做什么?

顾瑶也看到门外的人。

“殿下派了人来,要把顾姨娘带出去,有事要问顾姨娘,你们还在里面做什么,呆什么,还不出来。”门外两个婆子,脸色都不好,看了里面一眼,其中一个先道,另一个也接口,是对顾姨娘说也是对丫鬟婆子,然后看向身后的侍卫,点点头。

侍卫走了进去,这次没有让婆子来,显然殿下是真的不留手,两个婆子没有再说,见丫鬟婆子不动,瞪了眼。

丫鬟婆子闻言,脸色变了变,还要再说,见侍卫进来,嬷嬷瞪着她们,也顾不上顾姨娘,走了出去,殿下要见顾姨娘吗?要问顾姨娘什么?殿下派人带顾姨娘去哪里?看不出是好是坏,要是好的不会派侍卫来。

她们满心疑问,不敢问嬷嬷。

“嬷嬷。”

“你们好好给我站着,不用再服侍顾姨娘了,殿下有命令。”两个嬷嬷开口,丫鬟婆子应了一声。

两个嬷嬷又瞪了瞪她们,丫鬟婆子退到她们身边,看出有些事不能问。

哼,两个嬷嬷哼了声,丫鬟婆子隐隐察觉什么。

“你们是什么意思,殿下要带我去哪里、你们说清楚,为什么是侍卫来?”顾瑶这会不安了。

尤其是看着两个婆子的样子还有过来的侍卫,她左右看看,听着她们的话,盯向两个婆子大声的。

更加不安,侍卫就要走到她面前,她想要躲开到面前的侍卫,外面好像还有人。

侍卫脚步不停,一步一步。

“殿下要在哪里见我,你们是要带我去见殿下是不是。”顾瑶想要说什么,见侍卫不回答她,看向两个婆子。

丫鬟婆子看过去,发现了什么。

两个婆子脸上看不出任何的东西,见侍卫到了顾姨娘身前。

殿下可是下了决心,还有人在外面。

“这不是老奴该知道的,老奴就是奉命行事,带着殿下派来的人过来,殿下的人自会知道把姨娘带去哪里,顾姨娘跟着走吧。”光看是用侍卫要带顾姨娘走,大概就能猜到。

两个婆子跟着说。

“殿下为什么不亲自来,为什么不亲自来?”顾瑶不想面对侍卫,还是不安,质问着两个嬷嬷还有侍卫。

两个婆子不再说了,丫鬟婆子一样。

两个侍卫停了下来,盯着顾姨娘:“顾姨娘跟我们走,殿下不可能亲自来。”懒得再说什么。

要动手,他们要把顾姨娘带去刑室,严刑逼供,要是问不出来,唯他们是问。

“谁要和你们走,殿下亲自来我才会——”顾瑶一下子回过神来,心中害怕,惊醒,什么叫殿下不可能亲自来,他们要对她做什么?还有殿下,见侍卫伸出手来,像是要抓住她,她躲开侍卫。

想躲到外面婆子丫鬟那里。

婆子丫鬟后退,门外又来了侍卫。

“顾姨娘得罪了,殿下交待了。”侍卫们见顾姨娘跑,一前一后,上前抓住顾瑶,顾瑶再是跑,再是躲,再是想也没有用了。

“你们敢,你们怎么敢,我!”发现被抓住,顾瑶挣扎起来,想要说什么,她不信殿下会这样对她,他们就像要带走她,脑中一片乱什么也想不起来,只知道不对:“我要告诉殿下,你们肯定不是殿下派来的,殿下不会这么对我!”

可要不是殿下,这些人怎么敢!

她看向门口的婆子丫鬟,想要让她们帮她,丫鬟婆子眼睁睁看着,没有动,顾瑶看到门口的侍卫,脸色一变。

侍卫抓住顾姨娘,见顾姨娘挣扎得厉害,不知道用什么封住了嘴,门口的侍卫守着。

“抓紧了,不能让顾姨娘跑掉,殿下下了死命令。”

丫鬟婆子听了,不知道的终于知道。

侍卫全都知道。

顾瑶还是不相信。

“呜呜呜呜。”你们这些人竟敢抓我,竟敢假传殿下的话,殿下不可能这么对我,还有你们也不知道救我,这些抓她的侍卫一定是薜氏派来的,想害她,以殿下的名义,这些人是傻子吗,也让她被带走,还是说被收买了,被那什么薜氏,占了她位置的女人,殿下什么也不知道。

殿下快来救救我,这些人都看不清形式,还有这些侍卫说不定要妾身的命,啊,她又想到要是这些人是殿下派来的又怎么办,殿下派人来要把她带到哪里,殿下要做什么?

殿下为什么忽然这样,她明明告诉殿下她是从前世来的,知道很多事。

她才是他真正的妻子,以前发生的事都是被萧菁菁害的,她都既往不咎了,不怪殿下了,想和殿下再像前世一样。

她说的前世的事殿下明明信了,几次来问她,准备留下她,让人好好服侍她,还派了人服侍她,她可以活着。

为什么殿下?她还想要挣扎,想要逃开,想找殿下问清楚,殿下到底怎么了,为什么要这么对她。

他们是夫妻,那么恩爱,还没有恩爱如初,像前世一样。

殿下不想知道前世的事了吗,她什么都知道,殿下明明清楚,殿下就一点也不想再知道?她怕殿下不要她,前世的很多事都没有说,藏着掩着,就怕殿下全部知道她对殿下来说就没有用了,会被殿下赐死。

这世必竟不是前世,她和殿下不是前世一样,殿下就一点不想知道?

侍卫们动也不动。

不管顾瑶怎么闹,怎么想,不想走,侍卫们不可能放开。

丫鬟婆子看着,退到一边去了,眼看着顾姨娘被侍卫们带走了,不知去向。

“顾姨娘。”

丫鬟婆子开口。

两位婆子是知道顾姨娘会被带去哪里,听了她们的话,看了她们一眼,殿下派人来时说了。

要做什么,她们看了看对方。

她们还以为殿下要一直留下顾姨娘呢,顾姨娘自从用一些话让殿下误会留下她后,殿下就没有再像之前说的那样对顾姨娘,留了下来,她们虽然看不过去,不喜欢这位,还是忍了,想过殿下可能会再宠这位也想过到了时间这位也要死,没想到这么快。

殿下不知道怎么就不想再留下了,派了人来,要严刑逼供,顾姨娘不是知道很多吗。

殿下不知道是不是遇到什么事,好了,这些不是她们该想的,顾姨娘被带走,不知道带去哪里严刑逼供了,可能就在庄子上吧,只是换个地儿,刑室?

可能吧。

丫鬟婆子没有听到两个婆子的话,她们看向两个嬷嬷:“嬷嬷你们?”

此时侍卫都不见了,不远处才有人,周围很安静,两个婆子反应过来听到丫鬟婆子的声音,她们盯过去:“你们也不用问,更不用瞎猜了,知道了吗,我们是知道,什么都知道,那是殿下派人说的,可是,没有必要说出来,这是殿下的事,有些事不知道比知道好,悄悄的就行了,顾姨娘不在了,也没有什么好说,殿下的命令而已。”

“啊?”丫鬟婆子还是在猜着,张了张嘴,还要开口,又说不出话来,真的是殿下命令,她们倒没有怀疑,就是殿下要见顾姨娘,要带顾姨娘去哪里?

还是说还有别的。

这样让人带走顾姨娘的,她们脑中猜了不少。

看刚才侍卫的样子,不像只是带顾姨娘走,且两位嬷嬷表情明显都是知道的。

“顾姨娘自认为自己聪明,孰不知殿下那么容易哄?殿下先头留下她是为了什么,我们不用想,顾姨娘以为自己可以活着,呵呵,现在呢,想知道顾姨娘想法,不止让她说这点,顾姨娘的下场。”

两个婆子淡淡的。

丫鬟婆子吓到了。

两个婆子也不是都清楚,严刑逼供问的是顾姨娘所谓什么前世吧,丫鬟婆子心中也在想。

“行了,顾姨娘不在,不知道还会不会回来,我们可能在这里呆不了多久了,等殿下的命令吧。”

“是。”

婆子丫鬟看了一眼里面,想到顾姨娘到这里的事,看到那面琉璃镜,里面顺着顾姨娘的要求,都换上上好的还有馨香,这一下,可能用不上了。

不想了。

两个婆子还要看下侍卫们把顾姨娘带到哪里严刑逼供。

*

顾瑶被罩了眼,什么也看不到,不知道被带到了哪里,手被剪在身后,嘴封着,被人推了一把,她呜呜呜叫着挣扎着。

是谁推她?该死的。

等到推着她走还有抓着她的人松开手,她整个人控制不住往地上一摔,根本反应不过来,摔到地上,还滚了滚,混身都痛了起来,摔得很痛,手脚还有背都摔到,地上很凉也很硬,她张着嘴,想要爬起来,挣扎着,呜呜呜,太可恨了!

谁想害死她,谁推她?是谁这么大胆子?

她抬起头来,想要看一看是谁,这么可恨,只是眼晴被罩根本什么也看不到,也听不到什么声音,周围很静,不对,有声音。

是脚步声还有刀剑声,她气死了,那些侍卫太可恶了,着实可恨。

也不看下她是谁,她是秦王妃,殿下的妻子,殿下最爱的人,他们怎么能这样对她,带她来就推她,还罩了她的眼,封她的嘴,剪住她的双手,让她摔倒,她混身都痛。

太痛了,忍着痛,她想取下罩着眼晴的东西,他们还不给她取,不是说带她来问她话。

她心中是浓浓的不安还有害怕,猜测,从之前到现在,嘴上还是硬着,脸上很白,只有这样胡思乱想,还有混乱的想到前世,她才不那么怕。

只有这样她才能平复心情,她其实是很怕的,尤其是侍卫这样对她,她不是真的傻了。

没有殿下命令,他们不敢,只有殿下不要她了才会这样。

殿下怎么能不要她,她是他的妻,前世他们那么好,就算今世这样,可是,可是。

她明白今世错了,她才会有这样的下场。

还是那句,是萧菁菁。

前世再好也改了今世,她可能输了,除非真的像她想的,是薜氏那个女人做的,她抱着最后的一点希望和万一。

脚步声中,有人拉了她一下,她很想大叫,是谁拉她,不等她尖叫,她眼晴上面罩着的东西动了动。

有人走近她,不止一个人,好像要揭开她眼晴上罩着的东西,她激动起来,想要起来,可是身上痛着。

拉着她的人拖了拖,她不由自主跟着动。

然后拉着她的人又丢下她,她眼晴上罩着的东西随之一动,并没有被揭开,反倒是再次摔到地上,又摔痛了。

她忍着痛意,爬了爬,想起来,可是手还是动不了,只能在地上磨着。

“殿下有命令,让我们来带顾姨娘来这里,对顾姨娘严刑逼供,让顾姨娘说出知道的一切,殿下都想知道,要是顾姨娘不说就用刑,直到问清楚。”一个声音响起。

“是。”另一个声音响起。

“明白了吗,殿下的命令不能违抗,必须完成。”

“是。”“好了,殿下还等着。”

顾瑶就像坠入冰窖,混身冰冷发抖,整个人一抖,殿下竟然这么对她,竟然会这样对她,殿下让人对她严刑逼供,要逼出来她知道的。

她还想是不是薜氏那个女人派人假冒殿下的名义,原来不是,是殿下。

殿下为什么不问她,明明殿下知道她会告诉他的,殿下根本没有必要派人对她严刑逼供,还是说殿下等不及。

不可能,不可能,她脑中冲突着,痛着,她像是要疯了一样,两假记忆还有意识第一次不管不顾就像要吞掉对方,让她暴躁易怒。

她想抱着头。

“现在就开始吧,早点办成好禀给殿下。”之前的声音开口,另一个也道:“嗯,顾姨娘要是不说就一直用刑,殿下不知道有没有说留不留顾姨娘的命。”

顾瑶听到这里,猛的一停,什么也忘了,她想知道殿下有没有说留下她,迫切的想知道殿下会留下她的命吗,很快,她听到了。

“殿下没有,只说问出来,随我们处置,顾姨娘是生是死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殿下要知道的。”

“我知道了……知道怎么问。”

“好了开始,不要耽搁时间,殿下还等着。”

“是。”两个人说着伸出手到顾瑶眼晴上面,揭了揭。

“不,她不要相信,殿下怎么会要她死。”顾瑶听着,自欺欺人起来,不这样她根本就活不下去,她不相信殿下会要她的命,殿下根本不管她生活了。

她昂着头,想看清楚眼前的人,是不是在骗她,是不是薜氏那个女人的人,扑上去,揪着他的手问清楚。

她感觉到眼前一动,被揭开了,光亮进来,她看到了,看到了眼前的侍卫,她想要动,扑上前。

是带她来这里的侍卫,周围,她看向四周中,很暗,就像一间暗室,更像牢房,也像刑室。

她想到眼前的侍卫说的,殿下让人把她关起来,严刑逼供,这里就像一间刑室。

什么都有,让人害怕,黑洞洞的。

旁边放着很多刑室,又暗又黑还有怪味,还有隐隐的血腥味,没有多余的人,她的手脚都动不了。

不,不要。

她回过头来,望着侍卫。

“顾姨娘,想来听到属下说的,也该明白过来殿下要什么,属下建议顾姨娘还是说出来的好。”

一个侍卫开口。

另一个侍卫:“殿下让我们对你动刑,问出一切,顾姨娘是自己说还是让属下用刑,可以想一下,属下等也不想对你用刑,必竟你是殿下的人,要是顾姨娘愿意说出来,属下等不会用刑,要是姨娘不愿意,那属下等就不得不严刑逼供了。”为了防止顾姨娘咬舌自尽,他们不会取下她口中的东西。

也为了怕顾姨娘用别的方法自尽,他们想出了所有办法。

两人一边说一边盯紧顾姨娘。

“呜呜呜呜。”你们敢,你们敢,顾瑶听到他们说的,张大了嘴,只是还是发不出声音来。

“顾姨娘是说还是不说,说的话就点下头,不想说就——”侍卫带着威严,另一个侍卫手扣紧顾姨娘的双手。

“呜呜呜呜。”顾瑶不信他们敢动手。

“看来顾姨娘是不愿意说了。”

先说的侍卫道。

“那么就不要怪我们严刑逼供。”

另一个侍卫不开口。

顾瑶心头一紧,不!她本来想着骗他们解开她的嘴,还有手,先说愿意,等到时候再不说。

“为了怕顾姨娘咬舌头自尽,怕顾姨娘自已不想活,所以不会放开。”侍卫再次道,示意另一个侍卫。

“虽然顾姨娘可能并不想死也没有胆量咬舌自尽,殿下交待的,属下等不敢大意。”

“你才不敢死。”

顾瑶很想大叫,死到临头她还是忍不住想,脑中更乱,乱得她没有办法想事情。

“你看着,我来动刑。”侍卫眼看顾姨娘不想说,对着另一个侍卫,另一个侍卫抓着顾瑶点头。

“你们,你们!”

顾瑶心漏了一拍,混身发抖,抱着那一点希望,想着他们不敢。

可是,两个侍卫说用刑就用刑,直接对顾姨娘的手动起刑来,直接拿了刑具,不,不,她看着他们拿过来,夹着她的双手。

顾瑶脸色惨白,满头大汗。

“这是开始,还有很多,顾姨娘不愿说,那就一一来。”侍卫冷眼旁观。

“不!”

*

吴雲正式定了亲。

吴老夫人高兴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