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五十九章 不再压着/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郡主,表姑娘定亲的事知道的不在不少人,都知道了,外面啊在传——吴老夫人的打算成了。”

赵嬷嬷指了一下外面,对着郡主道,声音压低小声的,她陪着郡主到吴府的时候听到郡主问吴老夫人为什么压着消息,都不叫人知道,整个府里压着低调得很,吴老夫人当场说了。

她就知道了。

萧菁菁听着,看着赵嬷嬷,身边没有人去了外边,外祖母防着卫烨还有意外,到了如今问了名才放开话。

“外祖母也是有心,为了雲表妹。”她说。

“就是,吴老夫人一片心,全是为了表姑娘,以前也为了郡主,老夫人太慈爱了。”

赵嬷嬷点了一下头说着表姑娘的同时也提起郡主:“表姑娘合了八字就下聘,小定了,不会有差错!”

萧菁菁凝着赵嬷嬷,她明白她所思所想,还有提起外祖母的好,雲表妹合八字的事。

“下聘小定大定成亲,还要去几次。”

赵嬷嬷:“郡主,表姑娘现在不知道知道了吗。”

整个府挑好了人,为表姑娘定下亲事,压着消息,偏表姑娘不知道,当时老夫人没有说何时告诉表姑娘,现在事情传出去了,表姑娘还是什么也不知道才可笑。

可笑是她自己想的,不敢说出来,随即摇一下头,自己怎么敢这样想。

不要想了。

“表妹该死心,外祖母已经看好人选,外祖母怕表妹闹所以不会说,表妹知道更是会闹,不如成亲前再告诉表妹,要是表妹不是这样的性子外祖母也许会提前说,但以表妹的样子为防表妹不愿意,外祖绠不会说的。”

萧菁菁看得格外清楚。

“那边呢。”

赵嬷嬷和郡主一个心思,再次指向外面长公主府的方向开口:“宫里还好,那位卫世子知道了——长公主驸马虽不在京城,宫里有皇上太后看着,卫世子可没有人看着。”

“只要见不到表妹,外祖母不会让他见的,外祖母会看紧。”

萧菁菁道。

赵嬷嬷知道下面的人有时候主子发了话,也会有意外,卫世子就看有多少心,有心总会想到办法,怎能完无一失?

她没有说。

“宫里也会跟着赐婚。”

萧菁菁懂嬷嬷的担心。

“对,宫里会赐婚。”

赵嬷嬷闻言点头,宫里赐了婚,不是接受就是闹,可赐婚能不接受?便是闹,吴老夫人掐死了,闹也没用,还会让宫里不满,宫里不会不盯着,那位卫世子不会不明白。

“宫里赐了婚,不会不看着,没有人是傻子。”萧菁菁再次道。

“郡主。”赵嬷嬷叹了口气。

萧菁菁肚子大很多,二月开始身体笨重起来,再过些天不能出府了,她坐了一会就不舒服,赵嬷嬷见状赶紧扶着。

换到床榻躺下,给郡主按了起来,叫了人进来,不再说表姑娘的事,萧菁菁也不提。

赵嬷嬷更不会说,手一边按一边想,表姑娘定亲的人家很好,是精挑细选出来的,再是时间紧,她在吴府听了一耳朵,郡主也知道。

莲表姑娘老夫人也要挑个,说是在举子里挑,雲表姑娘等不久,不然也会在里面挑。

进京的举子配莲表姑娘还可以。

有人进来了。

*

“怎么现在消息才传出来?”纪老夫人知道吴府雲丫头定亲,之前一点消息也没有,她奇怪过,定亲可不是小事,藏得那么严实做什么,不过也没有过问,更没有从老四媳妇那里打听,无非那些事,可能发生了事情吧,没必要清楚,又不是她要娶儿媳妇。

只派人去了,没有亲自去。

她此时听了也不是问,就是说了一句。

老四媳妇带着人去了,回来也没有听说,她看向张嬷嬷,张嬷嬷收到老夫人的目光,她也不清楚,她听出老夫人并不是疑问,是说,她也就是听了一耳朵,在外面听到人说,她是知道表姑娘定亲,定亲得平平静静,没有人知道一样。

忽然就听人说了,加上老夫人曾经问过真的要定亲,好像意外,她才顺便和老夫人说了声。

吴府的事自是四夫人处理,四夫人那边也没有什么透出来。

“老奴也不清楚。”

“不清楚就算了,何必多想多问。”纪老夫人平淡的摇了一下头,没有再问了,张嬷嬷却有点想知道为什么。

但看老夫人的样子,她没有再说,老夫人不想听。

纪老夫人又觉得头隐隐作痛了,手放到额头边,张嬷嬷上前,纪老夫人一抬头,忍着想皱眉的冲动,让她去沏茶水来。

纪老夫人那种头痛慢慢缓解,人好了又像一直没好,更严重,说严重吧又没有再恶化。

她皱紧眉,神色疲倦,没有精气神。

直到有人进来,她再度打起精神,和平常无异,她记不得装了多久了,好像还是上回。

*

长公主府,卫烨没有出门,没想到自己到了此时才知道吴雲正式定了亲,他明明让人盯着,明明让人——

趁机找机会就把吴雲带出来,让她跟他走,离开,或让她和他一起,叫人看见,不得不嫁给他。

她只能是他的,只能成为他的女人,没有别的可能。

死了也跑不掉,而且她也没有死。

他都安排好了,才短短几天功夫她就定了亲,他还一无所知,吴雲在搞什么?他不是让人盯紧,有事就报上来,这些人在干什么,这么大的事都没有发现?

卫烨脸色黑沉,阴冷,盯着侍卫,上前,难不成一点动静也没有听到?吴府想要给吴雲定亲不可能一点风声也没有,到底在干什么?到了现在正式定了亲才禀给他。

侍卫不敢动,脸色发白。

还有小厮站在不远处,脸色也极为不好。

“我是怎么交待你的?忘了我是怎么说的?盯紧了,一有动静就报上来,现在报上来干什么?啊?”

不可能没有风声的,盯着跪着的人,他像是要吃人一样,上前一步,脚一伸就用力的踢了出去,这几天的时间是他给她时间想清楚,他也在安排。

现在定了亲,他——

“没用的东西!”

卫烨又是一脚,重得的踢了过去,神色无情阴狠,毫不留情,带着杀意,就像是要杀人一般。

吴雲绝不能嫁人,绝不能,他在心里想着。

小厮还有一边站着的都吓到,白着脸,吓了一跳,往后一缩,见世子爷没有注意,才好点。

他们不敢靠近,也听不到世子爷说了什么,是为什么,只能看到,远远的他们也不敢刻意听,怕听到了,自己的脑袋不保,不管世子爷在说什么,他们只需要照着世子爷说的守在这里,退开一些,退到远处。

“属下等无用,属下有罪,没能——”

侍卫被这一踢,踢得往后一倒,整个人晃了晃,倒在地上,他知道是自己错了,没有看紧吴府。

没有及时发现不对,回来禀给世子爷,让世子爷喜欢的吴姑娘定了亲,直到现在才知道,已经迟了,他想不到吴府会压下消息瞒过他给吴姑娘定亲,世子爷难怪生气。

爬着再次跪下来,不敢多想,磕了一个头,他是世子爷的死士。

身上又被重重踢来他再次往后倒,砰一声响,整个人摔到地上,摔得很痛,脸色变了变,他再次爬起来,恭敬的跪着:“属下有错,请世子爷责罚!”

卫烨盯着他,杀气还在。

“当然要责罚,你办的是什么事,没用的东西,连这点事都办不到,”卫烨大声的,没料到吴雲这么快就定亲,他大意了,早该想到,把吴雲带出来。

又是一脚踢过去。

侍卫再次倒地,在地上滚了滚,没有人在意,都远远注视,卫烨这次没有再看,他叫了人,吴府以为给吴雲定了亲,他就会退却?

就不用和他牵扯,就可以让吴雲嫁人,把事情了结,别妄想。

以为悄悄不让他知道定了亲,他就没有办法阻止了?他阻止不了定亲那就不阻止,定了亲他也可以把人带走。

皇舅舅赐了婚,他就是成了亲,吴雲就是成了亲他也要,何况现在。

他心中想着,等人过来,他要看看吴雲是不是忘了他,也愿意嫁人,把她带走,送到没有人知道的地方关着。

*

宫里。

没有道理别人知道,太后不知道,太后为了珠丫头,为了烨哥儿哪会不打听,现在也知道了,让人了下去,事情都定了。

太后看着宝珠:“宝珠啊。”她张了一下嘴,还没有出声。

“外祖母。”宝珠郡主回过神来,拉着外祖母,说不出是高兴还是不高兴,大哥,大哥,反正高兴不起来就是。

太后看着她的样子:“外祖母知道你为什么这样。”这丫头是生气吧,生气吴家这么快就定亲。

心疼她大哥,可怪吴家吗?大家心中都有数,也说好了的,宝珠这丫头还是过不了心里这关。

也是兄妹之间感情太深了。

“外祖母。”宝珠郡主又叫了一声,挨着外祖母,望着:“大哥一定伤心,大哥喜欢的人定了亲,不是大哥。”

“这不是早就想得到的?你这丫头还存在心里,不过是意料中的事,听了就好,哀家都没怎么样。”

太后开口。

“外祖母。”

宝珠郡主还是叫了一声。

太后拍着她,什么也没有再说,宝珠郡主就这样一直挨着外祖母,吴雲怎么能定亲,虽然她知道不该怪吴雲,可是大哥多难过。

“外祖母,我们叫大哥入宫吧,不然我去看下大哥,吴家的人。”宝珠郡主过了一会,抬头,不再挨着外祖母,站直了身体。

“可以,珠丫头,你自己看着办,外祖母啊,跟你说,你怪不了谁,早就有数的,你大哥也不会那么软弱,儿女情长的事比得上正事吗,待到你皇舅舅赐完婚,再给你大哥弄点事做,就好。”

太后笑着同意了,也安抚。

宝珠郡主:“嗯,我回去看大哥吧,怕大哥不入宫。”

“他敢!”太后沉着声。

宝珠郡主却不想大哥不高兴,闹着太后,太后点着她,笑着同意了,叫了宫人进来。

“外祖母你说怎么为什么定了亲才有消息传入宫里。”

宝珠郡主还想到一样。

太后:“吴家想得多罢了。”不想烨哥儿知道,想瞒着,先定下,还有压着消息,只是宫里是大致有数的。

这就不需要和珠丫头说了。

她想着吴老夫人的意思。

宝珠郡主隐隐看出来,吴家想太多了吧,大哥还能私奔不成。

太后想着,可不就怕私奔,烨哥儿和容姐儿像。

*

熙和帝听了总管公公的话,点点头,挥手,总管公公便退下,不再说,吴二姑娘定亲,卫世子该是好了。

熙和帝处理了一会政务,总管公公守着,没有人再提起,直到得了空,熙和帝起身,要去慈宁宫,吴府定了亲,烨哥儿的事也不再拖了。

趁着机会,总管公公一见,问了问知道是去慈宁宫里,还以为陛下忘了。

熙和帝迈步,总管公公小跑跟着。

*

卫烨发现自己进不去吴府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