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六十七章 吹着口哨/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表哥得中头名,这是喜事,只是她记不清前世是不是也是这样,看着下面跪着的人。

下面跪着的人抬头。

“郡主不会有错。”赵嬷嬷在一边道,七巧冬菱也点头,表公子得中,郡主肯定很高兴,她们也高兴,扫过地上的婆子,表公子得中头名,两位表公子都中了,怎么能不高兴。

萧菁菁侧过头来,点了头,没有再搓麻将,叶蓁不久前等不及悄悄带着人看榜去了,她让人把麻将收起来,不知道看到她想要看的榜下捉婿没有。

她告诉她就算有,也不是现在,叶蓁还是去凑热闹了。

赵嬷嬷作主问了问榜上的名次,告诉郡主,七巧冬菱听着,萧菁菁让人下去。

“郡主这可是大喜,老夫人肯定很高兴,仪表公子的名次也靠前。”赵嬷嬷等人下去开口,七巧冬菱点头。

“嗯。”萧菁菁道。

人下去没一会,还没有来得及说什么,有人进来,吴府派了人来,不知道老夫人是不是通知郡主的,赵嬷嬷望着郡主。

萧菁菁点头,各有想法,赵嬷嬷扫过七巧冬菱,叫了人进来,萧菁菁坐了下来,赵嬷嬷和七巧冬菱站回去。

见到吴府派来的人,果然是老夫人派来告诉郡主表公子得中头名的事,听了吴老夫人派来的人说的话。

“郡主。”赵嬷嬷七巧冬菱开口,看过来,吴老夫人真的是派人来告诉郡主的。

“我很高兴。”

萧菁菁对上她们的目光,看向外祖母派来的人:“我也是不久前才得知礼表哥还有仪表弟得中,礼表哥更是中了头名,正要派人问外祖母,外祖母就派了你来,外祖母还说了什么?这样的大喜,外祖母有没有说办宴席?”

赵嬷嬷和七巧不再说话。

跪在下面的婆子听到郡主的话,并不意外菁华郡主知道,只要派人看一下榜就会知道,她望着菁华郡主:“老夫人让老奴和郡主说,一切等殿试出来。”

“好,我知道了。”萧菁菁知道外祖母在顾虑什么,没有再想前世。

赵嬷嬷:“郡主,老夫人是对的。”七巧冬菱点头。

萧菁菁嗯了下。

赵嬷嬷:“殿下试后的名次才是真的,不过表公子不会差就是了。”她朝着地上的婆子道。

萧菁菁对着赵嬷嬷:“外祖母虽然不办,但赵嬷嬷你还是带人去一趟吴府,表哥得中头名,恭喜表哥还有仪表弟,和外祖母说一声,等殿试后,我和四爷去,现在就不去了。”

“是,郡主,老奴知道。”

赵嬷嬷点头,知道郡主意思,看了跪在下面的婆子,睥了七巧冬菱,七巧冬菱颔首就要上前。

萧菁菁叫了起,下面的婆子起来退到一边。

赵嬷嬷还没有下去,又有人来了,赵嬷嬷看向郡主,萧菁菁看着门口,七巧冬菱婆子都看过去,门口出现在一个丫鬟,丫鬟一进来就跪在地上,问过后,是老夫人那边派了人过来。

赵嬷嬷大概知道怎么了,萧菁菁也是,七巧冬菱婆子一样。

赵嬷嬷没有走,叫了人进来,来人是张嬷嬷,萧菁菁叫了一声,赵嬷嬷几人也开口。

张嬷嬷笑着行了一礼,抬头,扫了眼在场的人笑起来,开着玩笑道:“想来四夫人知道了吴府的表公子高中的事,老夫人还怕郡主不知道,让老奴来,让老奴亲自来和四夫人说,之前老夫人派了人打听,听说吴府的大公子中了头名,二公子也中了,一得知格外的高兴,说是大喜之事,难得开心,你不知道老夫人有多开心,说这是好事,不能不庆祝。”

她一门心思的道,笑着。

“我也是才知道,准备派人和娘说一声。”萧菁菁开口,赵嬷嬷几人看着。

“那四夫人不用说了。”张嬷嬷道,又扫了赵嬷嬷七巧冬菱几人一眼,看出婆子不是府里的,是吴府的:“对了,四夫人,老夫人让老奴问下要不要派人去吴府,说四夫人肯定会,那就一起派人到吴府恭喜。”

“好,不过外祖母说等殿试后再。”

萧菁菁道。

赵嬷嬷七巧冬菱不说话,婆子也是。

“这是应该的,老夫人派老奴过来时也提了,到时候四夫人去的时候老夫人一起。”张嬷嬷轻笑着,忽然发现她没有看到叶姑娘,不是说叶姑娘来了陪着四夫人玩麻将吗,别说叶姑娘弄出来的这个麻将真的好玩,有趣,最是能打发时间了,先头老夫人就让她们几个会的陪着玩,直到派出去的人回业,还以为叶姑娘和四夫人在玩麻将呢。

不知道去了哪里,没有听出叶姑娘也是怀郡王世子妃离开府里呀。

她看着四夫人安排。

“不是说世子妃在这里陪四夫人吗。”

“叶妹妹带着人有事。”

萧菁菁道,赵嬷嬷等看过去,张嬷嬷没有再问。

*

宜园里面。

“真是大喜的事啊,娘。”柳氏带着大嫂还有人一下子进来,一进来就高兴的。

“什么?”纪老夫人盯着过来的老大媳妇老二媳妇,还有她们带来的人,身边人本来不少,人一下子多起来。

都是脂粉气,弥漫在空气中,都透不过去了,皱紧眉头,没有理会她们,她们也知道跑来这里,看来是来凑热闹告诉她,她早就知道,示意了一下身边的人,让人把花窗给支开一点,透下气。

天气虽然还不闷热,也不热,只是春暖花开,但今在天气好,一股恼儿都呆在这,不好受。

见丫鬟去了,纪老夫人收回目光,花厅里的麻将桌在人回来,派了张嬷嬷去老四媳妇那里就收了起来。

吴府真是让她羡慕,礼哥儿居然得中头名,更别说仪哥儿了,今次府里没有人参加春闱,族里还有旁支倒是有,也有中,不过名次不高,也隔得远,她娘家那边也没有参加春闱的,几个最小的侄儿还有侄孙也不到应考的时候,她只需要派个人去说声,到时候得中的会入府来拜见老四。

人是派去了。

“你们过来做什么。”她再次问。

“娘,你不会不知道吧,娘没有问没有派人?还以为娘知道,吴府的哥儿得中头名,真是大喜的事,还有一个哥儿也不差,不像咱们府上,也就族里旁枝有人中了,名次还低。”柳氏看了一眼丫鬟,回头。

夏氏在一边没有开口,心里却点头。

“你们怎么知道?”纪老夫人问:“我知道。”

“我们派了人去娘,怎么可能不关心,一听到就来了,和娘说声,再派人去找四弟妹恭喜,没想到娘知道啊,四弟妹也不知道知道吗。”柳氏笑着。

夏氏一样。

“你们觉得呢,当然是派了人去了,你们四弟妹怎么可能不知道,好了,让你们的人让开一点,出去,脂粉味太重。”纪老夫人皱紧眉头,她们以为她想不到?

她扫了她们身边的人一眼。

“看来娘都知道了,四弟妹也知道,我们可没多想,好的,听娘的。”柳氏听到,顺着娘的目光,吩咐起来,夏氏也跟着。

吩咐跟着她们来的丫鬟婆子出去一些,只留一人在身边,丫鬟婆子看了一眼老夫人,不敢说话恭敬的退下去。

人一少了。

支开菱木花窗的丫鬟也回来了,窗户支开,空气好了不少,至少不那么难闻。

闻着她的头就痛,纪老夫人眉头还是没有完全展开,打量了一下老二媳妇老大媳妇脸上,脂粉并不厚,老大媳妇有点厚,还在能闻的范围。

天气一好起来,春暖花开,开始松掉身上厚重的棉衣,一个个爱美起来,穿得少,脸上也抹得重,连丫鬟也是。

她身边侍侯的还是清爽点好,少抹点多好,老大媳妇老二媳妇身边的她不管,就是别跑到她面前来。

“娘,你说四弟妹知道了,那接下来?”柳氏询问,夏氏也想知道。

“该怎么就怎么。”纪老夫人很想按头:“等你四弟妹决定。”

柳氏明白了,娘派人去了。

夏氏张了一下嘴。

“娘没有玩麻将吗。”柳氏问起婆婆,看了眼四周,没有看到麻将桌。

“没有,干什么?你们要玩?你们那边又不是没有,没有可以问叶丫头要一幅,或者自己做,”纪老夫人看过去,柳氏摇头:“没有,大嫂。”她看向大嫂叫了一声。

夏氏点头:“二弟妹。”

“这不是大嫂好奇,也想玩嘛。”柳氏说了出来,纪老夫人盯着她们,没有说什么。

*

酒楼上面。

周安摇着折扇,看过了榜,找了一处坐下来,知道榜上有名是哪些,没有看到顾昭的名字,他是知道顾才女的大哥参加了春闱的,啧啧,不由吹了一声口哨。

没有看到顾昭的人。

他喝完了茶水带着人走了。

赵昕远远看到周安,没有靠近,和身边人说了什么,景非翎坐在酒楼上面,早早定了一间包间,一直注视着榜下的人,周安赵昕还有卫烨李元浩顾昭他都看见了,还有不少人。

各府派来的人也落在他眼中,侍卫突然过来说了一句什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