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七十三章 丢不起人/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公公站在殿下身边,看着下面的人。

“殿下!”

侍卫猛的跪到地上,望着殿下。

“本王让你们严刑逼供,你们就是这样逼供的?本王要知道一切,你们逼出来的就只有这些?”秦王冷着脸。

“什么前世是秦王妃,和本王恩爱不相疑,什么前世太子死了,父皇也不在,本王上位,有叛军,还有大火,本王有世子,菁华郡主早就不在,纪宁入了官场,纪永叔也不在了,被害死,这些本王早就知道的还有无关紧要的就是你们逼问出来的?本王给你们那么多时间,你们就是这样回报本王?”

他几步走到侍卫的面前,居高临下指着。

侍卫抬头。

“本王不想再听到这些,希望你不要再让本王失望,本王要知道的是——”秦王冷着声音俯视着他,像是要看到他的眼里,目光如刀:“要是你们逼问不出来,本王留你们何用,要是那个女人只知道这些,本王没有必要再留下!”

公公看向殿下。

“本王不想再听废话。”秦王又道。

侍卫磕了一个头:“属下知道,请殿下放心。”

“本王也想放心。”秦王冷眼看他:“但他没有一点让本王放心的。”

侍卫动作停下。

“殿下,再给他们一点时间,一定能问出殿下想知道的。”公公收入眼里,恭敬小心的开口。

秦王冷脸看过去,一句话没有说,已足够让公公看清,心头激灵回过神来。

“殿下,老奴。”

公公对上殿下的目光,不敢再说话。

“本王不想再听你说这些无关紧要的!”秦王扫过他们,收回目光,背转过身去,公公应了是,看向侍卫,还不下去,还不继续去审问,虽然天黑着。

侍卫看到了殿下的表情,行了一礼,抬了一下头,退下去。

公公看着,等人下去,收回视线,望向殿下,殿下背负着双手不知道在想什么,这次逼问出来也不是没有用。

像殿下有世子,虽然是那位顾姨娘生的有点——但菁华郡主的死,纪太傅的死,不知道是不是真的,要是这样就好了,没有纪太傅,太子就少了臂膀,还有什么好说的,太子不具威胁,何况太子也被废了,还有太子殿下什么事,只有殿下,就是那叛军 还有火光,起火让他有点不安,要是真的,那?

希望不是真的,可要是这样,那顾姨娘疯了一样说的前世什么的就是假的,殿下哪里这样想知道。

他希望的也是假的,真的话该怎么办,那位早就跟狗混在一起的纪大公子听说前世入了官场。

前世殿下不知道那位什么纪大公子和顾姨娘的事,才会被骗,顾姨娘真是厉害,顾姨娘还怪菁华郡主。

他脑中回想侍卫刚才说的。

“殿下。”

秦王陡的回头看向他。

公公:“请恕老奴多嘴,殿下只要耐心一点,总会知道一切!殿下可以想下这次顾姨娘提的,也许也有用呢。”

秦王盯着他,公公低下头来,秦王知道他说得没有错,他心里有数,也会派人去,他想到别的:“太子没有再出宫?”背对着,问起来。

目前除了前朝,秦王心中只有两件事。

一是太子。

二是顾瑶那个女人所知道的,胡言乱语说的,还有父皇和顾瑶的关系。

太子的事他没有问不代表他就不关心,顾瑶这个女人会死,她和父皇是不是还在联系?这是他最近想到的。

“殿下,老奴一直盯着,太子殿下没有再出宫,要是出宫,老奴早就禀给殿下,殿下是想见太子了?”

公公怔了怔,想到什么,说了起来,最后问殿下。

秦王不语还是背对着。

“太子殿下想来也是怕被人发现,所以才短时间内没有出宫,殿下要不要透个口风,太子殿下要是知道肯定会出宫。”公公开口,小心的道。

“我有说过什么?”秦王淡淡的回过身来,凝着他。

“没有,是老奴想多了。”公公尖着嗓子,赶紧低头。

“你说顾瑶那个女人是不是和父皇还在联系,一直没有断联系。”秦王忽然一问,盯着他,公公一愣没有反应过来。

殿下这是?这是什么意思?

什么叫一直在联系?殿下在想什么?

“本王不想知道了,不必说了。”秦王看着他发愣,突然挥了一下手,不想再说了,再次背过身去,背影冷硬,看得出很冷。

公公愣了下回过神来,他看出殿下的冰冷:“殿下,老奴觉得应该是没有。”他还是说了,不知道殿下为什么这样说,他再是不喜欢顾姨娘也觉得殿下想多了,虽然不能完全肯定,他感觉出殿下的情绪。

就算不知道殿下怎么想,不过殿下哪里不好,顾姨娘有什么资格让殿下难过,他没有想清楚。

“为什么说不会?”秦王盯向他。

“老奴觉得顾姨娘不会,要是真的这样,陛下会让顾姨娘被关起来吗,顾姨娘也没有那么大魅力,还有陛下不是昏君,顾姨娘也不敢,殿下应该明白。”

公公赶紧对着殿下道。

秦王盯紧他。

公公:“殿下。”还要说话。

秦王目光移开:“春闱过去了。”

公公缓了一口气,望着殿下,恭敬的:“殿下,这次春闱过后,殿下要做点什么吗?”春羞后不少新进翰林院的。

以殿下的身份,哪里需要做什么,殿下是殿下,状元探花榜眼说得好听,再是金榜题名也是对外面,那些新进的官员更是不值得殿下多看一眼,不过必竟是新进的进士官员。

要不要做点什么,还是要询问一下殿下。

“本王需要做什么?”秦王喜武,更看重大营里的人,敬重那些上阵杀敌的将军,而不是只知道写东西的文人。

文人重要,他也不是不喜文,就是更喜欢上战场,表面上看不出什么,秦王也允文允武,文武双全。

很少有人知道这些。

“是,殿下。”

公公看到殿下的视线,知道殿下的意思,他受殿下的影响,也更喜欢大营里的汉子,对文人有些看轻。

所以才会觉得状元探花都不算什么,只是有时候在朝上还是需要一点人。

殿下不像太子,太子就喜欢文人。

“就怕太子殿下会——”太子殿下最是会笼络这些文人,尤其是太子殿下身边的人,加上纪太傅在。

“太子丢不起人。”秦王盯向他。

公公一时说不出话来,他也是了解太子殿下的:“老奴只是有点担忧。”

“不过是状元探花。”秦王道,话中漫不经心,公公却还是担心,有点急:“殿下,探花是吴府的大公子,陛下很看重,殿下,状元是南边来的,榜眼也不是京里的,吴府二位公子都中了,还有另几个府里,都和纪太傅有些关系,和太子有关,殿下还是要小心点。”

秦王:“本王会不知道?”吴府还有几个和纪永叔太子有关的。

公公:“吴府二位公子倒是厉害。”

“厉不厉害本王不知道,本王只要做好想要做的。”

秦王说走就走,公公都来不及反应,天都黑了:“殿下!”

*

吴府,此时吴老夫人还是生气,坐了下来,什么也不想说,手砰一声拍了拍,很响,她气得不行,雲丫头就这样不见了踪影。

也不知道去向,连是怎么丢的都不知。

她看向跪在下面她派来雲丫头院子盯着雲丫头的人,一个个太没用了,连个人也看不好。

她是怎么和她们说了,派她们过来的时候她就想过也交待了她们,让她们服侍好雲丫头,盯好了,不准大意,让雲丫头好好在院子里。

她知道雲丫头可能不分安份,想不到安份了这么久,一直没有事,突然雲丫头就不见了。

而她们呢一个个都昏了过去,不知人事,倒在地上,雲丫头怎么不见的都不知道。

只知道出了事。

不用想,她就知道发生了事,具体怎么她只能猜想,隐隐觉得是不是卫烨。

可是觉得是卫烨又如何,派人去找,卫烨会承认吗?她都不知道卫烨和雲丫头是怎么不见的。

要不是她刚好带着人来,要不是她想到要见下雲丫头,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发现。

今天府里是忙,是有事,可也不是她们大意的理由。

殿试后,状元探花一定,府里也不再低调,想着好久没宴客,就宴了客,府里都开心,一片欢喜。

她也放宽了心,什么也不想,没有放雲丫头出来,是想事后再说。

早知道就让雲丫头出来了,对方肯定是打探好的,就是趁着今天府里忙,有事,来找雲丫头。

看样子不像是雲丫头不愿意强带走的,是自愿,一想到此,她又气,雲丫头能不能有点廉耻。

雲丫头现在如何,会不会有事,是不是自己想的,一概都不知,会不会再也回不来,她闭了一下眼,不想再想了。

她不想把雲丫头想得太过,可是。

院子里找了,人也全问了,没有一个是遗漏的,呵呵,很好不是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