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八十一章 凌辱而死/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又不一样。

比麻将轻便好携带,也更容易玩,只要一听就知道怎么玩,她们也会玩。

不应该说叶姑娘,应该说是怀郡王世子妃。

脑中回想到怀郡王世子妃当着郡主的面拿着纸牌说送给郡主,还有纸牌是什么以及怎么玩。

怀郡王世子妃讲了好一会,示范给了她们看,怎么玩,留下后走了。

萧菁菁最后抽出几张牌来,放到一边,又抽出几张牌来,纸牌也可以一个人玩,不像麻将。

赵嬷嬷开口:“郡主,怀郡王世子妃送的纸牌郡主看着比麻将还喜欢,一直没有离过手。”

七巧冬菱也点头不再想,从怀郡王世子妃送来,郡主就很喜欢,怀郡王世子妃送纸牌给郡主后便问起郡主宫中的赏赐。

郡主把赏赐送给怀郡王世子妃,怀郡王世子妃不要,说是郡主应得的,明明怀郡王世子妃很喜欢。

却不要,其实这样的赏赐不能送人,不知道郡主为什么说送给怀郡王世子妃,怀郡王世子妃好像不知道赏赐不能送人。

萧菁菁回神,把纸牌合在一处,放在面前,没有再动,看过去,看到她们的目光:“只是不像麻将那么麻烦。”

叶蓁离开的时候很高兴。

赵嬷嬷几人对视一眼,没有人说话,站着,七巧冬菱想要开口。

“表妹还是没有消息吗?外祖母那边有什么新动作吗。”萧菁菁这时看向赵嬷嬷问起来,下面还没有新的消息?

“还没有,郡主,老奴问一下。”

赵嬷嬷没有得到新消息,她下去问了问,让人去打听,听到一个消息,很快告诉了郡主:“郡主,表姑娘还没有找到,不过老夫人好像派了人找卫世子,不知道说了什么,卫世子好像没有承认。”

萧菁菁看着赵嬷嬷。

*

熙和帝听说这一科进士被好几家看中,太子身边的人也动了,晋王也是,就只有秦王什么也没有做。

秦王还是那个才样子,让他这个父皇不得不为他操心,太子晋王都知道做点什么,偏他什么也不做。

想到秦王,不免想起顾瑶,想到顾瑶那个女人。

忽然想让她入宫来,心里因为顾瑶这个女人产生的介蒂变少了几分,总管公公不知道陛下在想什么,看了看陛下,听到声音,回过头来,看到进来的奉茶宫人,眼神示意了一下,接过茶水,示意她下去,转回身奉给陛下。

“陛下。”

熙和帝没有再想,看到他手中的茶水,接了过来,总管公公往后一退。

熙和帝吹着茶沫星子,磕着茶盖,没有喝,顾瑶,他在想要不要召入京,召入宫里,看一眼。

他交待了总管公公什么。

让他提醒一下秦王,总管公公望着陛下,应了是。

*

秦王得了宫里的消息,他不想再等,叫了人进来,吩咐了后,看着人退下。

他要知道的也已经知道,还有的不知道也没有什么。

站直身体,看出去。

顾瑶是被拖出来的,从不见天日的地牢中出来,她睁了睁眼,看到光亮,她以为自己死了。

各种各样的行刑让她什么也想不起来,她以为自己重活过来是为了弥补前世的遗憾,可是没有想到她重活过来是被曾经爱的男人,她的夫君弄死。

她恨,怨,早知道是这样,她就不重活过来了,重活过来如果是为了让她这样死,她宁可死。

就算前世今生不同,她曾经依然自信能像前世一样,以为靠自己知道的未来可以重新得到一切。

可是事实和她想的完全不一样,她曾经爱的夫君不愿意让她活着,她不愿意,就对她用刑,她秘密也在行刑下吐露了出来,她知道自己活不了了,睁了睁眼,他们现在不弄死她,还要带她去哪里?

她身上都是动过刑后的伤口,就像一个血人。

她被拖到一辆马车上。

拖着她的人一句话也没有说,她躺在马车上,马车动了起来,不知道要带她去哪里,她也不问。

更没有力气问了,她后悔,马车跑得很快,除了马蹄声,还有马车的动荡,什么声音也没有,路很不平。

是回京还是要送她去死?

她的秘密都被问出来了,到了后来,她知道自己的下场了,马车渐渐停下来,不知道在何方,车门从外面打开,她听到外面的声音,有人走近,然后,有人把她拖了下去。

她被拖到地上,这是一处郊外,只有下过雨泥泞的地面,然后是男人。

不久后,在她的视线中,她混身都痛,干涸的血凝固。

她看到了男人,又脏又臭的男人,记忆里也有,扑到她身上,她被凌辱而死,不远处是带她来的人。

她死死的看过去,那些人根本不为所动,就像看一道风一样。

她动了起来,想要挣扎,可是根本就动不了,连抬头都不行。

她的手指都被夹坏了,指甲脱落。

她的手脚都断了,活生生被折断,还有她的身上没有一处完好,要是她只有这世的记忆,她不会这么的恨。

可是她有前世的记忆,前世她那么爱他,他对她那么好,为什么今生要这么对她?

为什么?为什么?在被关起来动刑的时候她就不停的问。

怨恨滔天。

要是她只有前世的记忆——没有可是,她有前世的记忆也有今世的,今世的记忆里都是恨。

她恨萧琰,要是还能再活一次,再有下一世,她一定会报复,找萧琰报仇,她要让他以命偿命。

他找人把她凌辱而死,她可以想到天下人会怎么看她,知道萧菁菁知道会是什么样子。

她恨啊。

眼前一点点发黑,麻木,她整个人像是看到了自己,她要死了,脸上怎么有泪,是下雨了吗?

她想再活一次,她要报仇!

*

“人死了?”

秦王盯着回来的人。

“是,殿下。”侍卫跪在地上,那位顾姨娘已经死了,他是回来复命的,秦王听了,脸色没变:“都处理干净,处理好了吗?”

侍卫低头应了是。

秦王让他下去,他想着顾瑶口中问出来的事。

几天后,京郊一场大火,京城,都知道秦王府位于京郊的一处庄子起了大火,没有等扑灭,整个庄子都葬身火海。

起火原因不明,这处庄子正是因身体不适去了庄子上休养的秦王府的顾姨娘,曾经的秦王妃,第一才女顾瑶住过的庄子。

好在顾姨娘在之前就被送回了京,本来可以说运气好逃过一劫,但不久前一道消息传到京城,这位顾姨娘在回京的路上遇到不知哪里冒出来的匪徒,马车失控,被找到的时候,身边的人已死,这位顾姨娘则是被凌辱而死。

死相极惨。

就像是报复,可是谁会报复她,这些人马上回了京城,报了案,不敢耽搁,谁也不知道发生了何事,事情传出来,可以说风声鹤唳。

这些匪徒不知道从哪里来,去了哪里,找不到半点踪影,京城巡城衙门马上派了人去查看。

检查后什么也没有找到,哪怕是顾瑶遇害的地方,也没有找到一点线索。

只能继续找。

秦王殿下知道后,在第一时间派了人,跟在后面,找人。

秦王入了宫。

听到消息的人,都不由派了人,也等着宫中的反应,不知道宫中会有什么反应,这件事惊动了不少的人。

都在想这件事是怎么回事,谁做的。

有人看向太子,有人看向晋王,他们不觉得事情与顾瑶有关,就算有,更多还是针对秦王。

先是秦王府位于京郊的庄子忽然之间在夜里起火,烧成了灰,再是秦王府的姨娘被劫,凌辱而死。

这些都只是暗中的猜测,京城表面平静,底下暗潮汹涌起来。

都在猜测事情的真相!

大多数的人关心的都是秦王,在暗潮汹涌下,只有少数的人关注顾瑶的事,听到顾瑶被凌辱致死,曾经的第一才女,就这样死了!

都忍不住叹息。

这位可真是让人没有想到,顾家简直不敢置信,立刻让人去看看是不是真的。

与顾家还算亲近的都派了人打听。

而与顾家一般不亲近的也在打听,男人们关注大事,女人们大多更关心顾瑶的死,这可是被凌辱而死。

可以想像。

谁能想到当初的第一才女,力压菁华郡主的人走到这一步,落得这样的结果,一步一步的先是秦王府的姨娘。

女人最怕的死法可以说就是这了,不用看就知道是什么样,顾瑶的死,死得一点不光彩,还不知道里面有什么。

顾瑶可能是因为秦王而死。

也有女人认为是有人刻意报复顾瑶。

吴府。

因为雲丫头不高兴的吴老夫人都惊了惊,叹了口气,这个顾瑶竟落得这个下场,要是以前她会很高兴,现在,想到雲丫头不知所踪她高兴不起来。

雲丫头会不会步上后尘呢。

这不得不令她担心,必竟女儿家落在外头,没有一个说法,说不得就会落得像顾瑶一样。

她心中担心。

周嬷嬷也担心起来。

“老夫人担心二姑娘?老奴也担心。”

“是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