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八十三章 只是觉得/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呆在御书房的大人们退了出去。

总管公公轻轻走回来,站在一边,不敢说话。

秦王站在下面。

熙和帝沉着脸,站了起来,迈开步子走到他的面前,威严的看着他,秦王竟然告诉他——

京郊的庄子被一场大火袭卷,顾瑶那个女人也死了,在回京的路上遇到匪徒被凌辱而死。

他知道不知道他在说什么?

谁会放火烧一个庄子,谁会在半路上弄死顾瑶,太子还是晋王?熙和帝在心中想到,他是帝皇,每一件事在他的眼中都不止是一件事。

而且顾瑶那个女人竟然是被人凌辱致死,他还想召回京来召到宫里见一面,还没有决定人就死了,还死得这样不光彩,他已经很久没有见过那个女人。

说不出是什么感觉,他有些不高兴。

顾瑶那个女人算得上得他心,他把她交给秦王,他就是这样保护她的?因为他把她赐给了秦王,所以一直没有计较也没有做什么,他是明君,不是昏君。

熙和帝盯了很久。

秦王不动。

总管公公甩了一下手上的拂尘,打量着陛下的表情,有些担心陛下因为顾姨娘做什么,看向秦王殿下。

“人死了,庄子烧了,你告诉朕你在做什么?是谁敢在动手对付你?”熙和帝这时候忽然道。

声音冰冷威严。

“父皇,儿臣会查清楚。”秦王抬起头来。

“那就去做,还在这里干什么,要朕帮你?啊?”熙和帝盯着他,沉着一张脸,背负着双手,走回御案前坐下,总管公公手上的拂尘动了动。

秦王行了一礼,退下去。

“派人去看看!”

熙和帝突然转向总管公公,总管公公行礼应了是,示意外面的人送秦王殿下出去,奉陛下的命令,让人跟着。

*

各府虽然派了人跟在后面想要查清楚也弄明白顾瑶的死还有秦王府位于京郊的庄子怎么起火,但依然没有线索,什么也没有查到。

只能继续盯着还有等着秦王府的动作还有宫中,秦王殿下入了宫,还没有出来。

等到秦王殿下出了宫,各家发现宫中依然没有动静,不由面面相觑,后来得知宫里并没有完全没有动静。

马上盯紧。

东宫,此刻太子笑着把玩着一方小印,修长的手指一点点把玩,身边站着侍卫还有公公,他坐着,清秀的脸上多了光彩,看不出苍白无力,也没有咳嗽,似乎大好,公公侍卫松口气,不过公公准备好的干净手帕也没有用,旁边站着一位东宫的属官,在禀报着什么。

太子笑了笑,听着耳边的话,放下小印,小印是他这个太子的私印,平时会用到,呵呵,公公侍卫还有属官都望着太子殿下。

“太子殿下。”

东宫的属官更是没有说完,还要说什么,公公和侍卫站着。

“好了,不必说了,孤知道了。”

太子最近精神好了很多,他打断属官的话,望着他们,尤其是属官,没有让他再说下去,秦王位于京郊的庄子被大火烧尽,是活该,不过不知道是谁动的手就是了。

还有那个顾瑶,他记得和菁妹妹可不对付,成了秦王的一个妾,还是什么第一才女的,居然被凌辱至死,啧啧,秦王啊秦王,真是叹为观止。

不知道这里面是谁伸的手?

孤可没有动作,太子想着,晋王?还是秦王自己动的手?他忽然想到别的人不会以为是孤吧?

也有这个可能,孤和秦王一向不和,孤也看不上,肯定会有人认为是孤做的,孤也想这样做,可惜孤没有找到机会,只能让秦王逍遥,这里面可不光彩,明显有阴谋。

孤真是想做点什么。

“孤心情不错,不知道是谁这么上道。”孤还没有做呢,这帮着孤做了,要是让孤知道,必然性一定要好好谢谢。

太子带着嘲弄的想着,就是不知道是不是为了算计孤,做出事来推到孤身上,就像他想的,多的是人会认为是他做的。

父皇也可能这样以为,他不谢谢怎么能得了。

“秦王出事,高兴的是孤还有晋王,你们说。”

公公和侍卫对视,本来还要说话,意识到了什么,公公:“殿下,你的意思是?”有人怀疑是殿下做的?

“孤可是什么也没有说。”

太子摇头,一脸神秘的。

公公发现殿下一点也没有咳,心头也放松,侍卫低头。

“殿下,不知道是不是殿下——”属官这时道,望着殿下,大着胆子,这个东宫的属官,公公和侍卫看过去,他以为是殿下做的?殿下要是做了他们会不知道吗?

殿下什么也没有做,说不定就是秦王自己做出来的,公公和侍卫觉得很有可能,殿下明显也是这样想的。

东宫的属官不像他们一样了解太子殿下:“殿下。”

“你觉得是孤做的?孤会这样做吗?”太子笑了笑,挑眉看过去,属官恭敬的抬起头来:“下官不敢怀疑殿下,只是怕皇上会怀疑太子殿下,要是不是殿下做的就好,要是。”还要说什么。

“看来孤没有想错,连你都这样想,要是孤做得如何?这可能就是有些人的想法吧。”太子笑容加深,再次挑着眉头,意味不明,对方的意思真的是太明显了,公公和侍卫想说话,被太子阻止,不让他们说话,公公和侍卫只能看过去。

他们也看出来了。

“殿下的意思是殿下做的?”

东宫属官感觉到什么,对上太子殿下的目光,想到殿下的话,一下子担心起来,然后听到殿下最后的话。

殿下到底是什么意思?他发现自己在殿下面前变笨了,有点不明白殿下的话。

殿下是说没有动手,那方才殿下又是什么意思?不等他在心中想明白。

太子没有和他计较,漫不经心的睥了他一眼,手又拿起那块私印把玩,东宫有不少属官,他站了起来,侍卫和公公也跟着,属官退开,太子:“孤也想这样做,可惜,孤还没有找到机会,也还没有动手,有人就动手了。”

他笑眯眯的,意思很明白,侍卫和公公没有意外,让开一些,他们刚刚就知道了,看着东宫的属官。

这位东宫的属官一听,加上刚才的话,太子殿下的意思是说不是太子殿下做的?那他还猜是殿下做的,不是殿下是谁?他一时只能想到这些,吓了一跳,脸色一变,一看到殿下笑眯眯的目光,跪了下来,他想太多了。

居然以为是殿下做的,诚惶诚恐的。

“下官以为是殿下,原来不是殿下,那是谁,下官想太多,请殿下恕罪,下官——”

“孤不怪你,起来吧,孤还要多谢你提醒呢。”

太子笑容不变,走到他面前,叫了起,让他起来,公公和侍卫也盯着属官,再看殿下。

东宫属官抬头,看着太子殿下的样子,再不敢对上殿下的目光,他诚惶诚恐俯身,站起来,小心退到一边。

太子想到什么笑起来。

公公侍卫看到:“殿下。”属官也是。

“孤静待这么久,还以为没人敢做什么,这些日子多么平静。”太子说了一句,公公侍卫属官想着,察觉太子殿下的无聊。

他们很想对视一眼。

“太平静了也不好,孤可不喜欢,终于有事情了,有人忍不住。”太子慢慢的道,没有人开口。

“孤等等看父皇何时找孤,对方的意思就是这样吧,不知道是秦王还是晋王或别的有心人,这样的事都能发生。”太子叹了口气。

脸上还是带着笑,似乎想看下接下来是什么。

侍卫还好,公公很担心。

“殿下不做什么就等着吗?对方说不定就是为了算计殿下,皇上那边说不定会怪殿下!”

属官也点头。

说不定接下来还有后手,对方要是针对太子殿下,不可能就这样没有了。

“孤担心什么,孤又没做过,好了,看你们的样子!”太子不以为然的说着,发现他们的表情还有欲言又止的样子,不让他们说:“是不是想说让孤小心点,不要大意,孤哪里大意了,只是不放在眼里,好了,你们是不是想让孤不要这样,孤知道你们的想法,孤会小心,也会派人注意着,以为孤是好算计的,虽然这次孤没料到,有人对自己狠,也瞒过了孤的耳目,下次可不会这么容易了,放心吧,孤会派人盯着,孤要知道是谁,让人查清楚。”

“殿下。”

公公松口气,侍卫也是。

东宫属官也放下心。

“还不快去,孤要知道事情是怎么发生的。”太子对着侍卫,侍卫行了一礼,退了出去,太子坐了下来,挑着眉头。

“太傅大人还没有出宫吧。”问公公。

“殿下要做什么?”公公听了,马上回答殿下,东宫属官想到太傅大人,望着太子殿下还有公公。

“孤想和孤的太傅说一下而已,你们去看下,太傅大人在哪里。”

太子开口,公公闻言,应了是,东宫属官也行了一礼,跟着退出去,太子挑着嘴角。

*

纪尧派人去了东宫见了太子,这次的事会有不少人认为是太子所为。

他交待了身边的人。

晋王那边也要让人看紧,晋王府,有人进来,晋王肥胖的脸颤着,坐在椅子上,椅子吱吱作响,有些承受不住他的重量,问了问,知道秦王府的庄子真的被烧了,他可没有对秦王动手,到底是谁动的手,是太子还是其他的人?

他不想让人以为是他动的手。

只是到底是不是太子?

纪尧则是回到府里。

“菁儿?”纪尧看着菁儿。

萧菁菁:“四爷,顾瑶死了,秦王府的庄子被烧,是秦王做的吧。”她把她的想法说出来。

“菁儿为什么这样想?”

纪尧有些意外,菁儿怎么会这样想,菁儿想得倒是深入。

“四爷,是吗?我猜错了还是没有错?”萧菁菁还是问。

“是不是又如何。”他又怎么知道,不过不是太子就是了,他是知道的,纪尧也不觉得需要弄清楚,有些事不需要弄清楚就能达到目的,也能达到想要的,菁儿不懂。

动手的人就是这样想的,一眼就能明白的道理。

他笑着凝着她。

萧菁菁不说话,四爷的意思是什么?她隐约明白。

“菁儿认为是秦王?”纪尧看着菁儿固执的样子,过了一会还是问了起来。

“不然是谁?”萧菁菁反问,她只是认为就说了,别的她想不到。

“太子,晋王也有可能不是吗?不少人都这样认为,偏菁儿不这样认为,还觉得是秦王,菁儿想法与众不同。”纪尧开口,反问,挑眉。

“我只是觉得是秦王,顾瑶的死还有庄子起火,秦王更有可能。”萧菁菁说,太子晋王她觉得不像。

“菁儿很了解秦王。”纪尧道。

“我只是觉得——”

------题外话------

又卡文了。要把关键的写了好写女主生娃,前天表妹生娃满月,昨天开始卡文。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