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八十八章 受伤的事/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吴雲本来被关着,看到门打开,又是谁来,她一点也不饿,卫烨进来,看到吴雲。

吴雲这时也看到卫烨,她脸色一变冲过去,卫烨:“卫烨你还敢来,竟然还敢出现,你把我关在这里,去了哪里,你放我出去,我要出去,放我走!祖母还有爹娘肯定会找我,知道是你不会放过你的!”

“那就等找到我再说。”卫烨看着她:“没有人找得到这里。”

“卫烨!”

吴雲冲到他的面前,伸出手很想抓着卫烨,她被卫烨敲过的地方还在隐隐的作痛,好像一直好不了了。

“我来看看你,还是不愿意和我一起?”卫烨平静的。

吴雲气冲冲的:“你不要妄想了!”她才不会,她不要,她想见爹和娘还有祖母。

“最近我去了围场。”卫烨说,吴雲不想听:“你去不去围场关我什么事,你还是放我回去吧。”

“你在这里不是过得很好吗。”卫烨反问。

“我哪里——”吴雲想要争辨,气冲冲的看到卫烨的样子,忽然说不出话来,她也想气死卫烨。

“乖乖的在这里。”卫烨走近几分,声音缓和下来。

吴雲脸色一变又想怒了,卫烨还是那个样子。

*

卫烨离开院子的时候又交待了守在外面的侍卫,这里他不会让任何知道。

静悄悄的来,静悄悄离开。

吴雲在他离开后,却气得要死,气得想砸东西,卫烨竟然说她不舍不得死离不开他,就好好的呆着。

她才没有离不开他,她不会再吃东西了,她要离开这里!

她一定会离开这里的,她从现在开始就不吃东西了,看他放不放她离开,看他还笑话她,她越想越气。

卫烨离开后没有马上回府。

跟在卫烨身后的人在发现跟丢卫烨后,第一时间知道不好,开始找起来,只是一直没有找到,没有办法之下通知了人,吴府的人很快知道了,卫烨那个小子指不定就是去见雲丫头。

可是光是知道也没有用,跟丢了,谁知道卫烨那小子去了哪里,只能想办法找到卫烨那小子。

可是找来找去,什么也没有找到,一点踪迹也没有。

他们没想到卫烨这小子这么谨慎,看来是知道身后有人,看来就是他了。

找了半天,直到卫烨再出现在长公主府,他们才找到人,依然没有找到雲丫头。

吴府一干人等气得不行,可是毫无办法,能有什么办法?

好不容易机会来了,还是错失了,还是丢了。

要是再小心一点,再注意一点,没有跟丢,这个时候说不定已经找到雲丫头,说不定一切都好了。

明明吩咐盯着的人一定要要盯住卫烨那小子,可是还是这样。

吴府一干人气过后中,开始处罚这些人,连这点事都办不好,连人都看不住,还有什么用。

该处罚的处罚,再派人盯着,交待清楚不能再把人跟丢了。

还不知道会不会有机会,应该还有机会,雲丫头一日还好好的,卫烨这小子只要还去就——

只是接下来很长一段时间卫烨这小子都没有再有动静,宫里也派了人来询问,什么也找不到,无怪乎宫里会问。

吴府还是派着人到处找,回了宫里,明面上没有再大张齐鼓,私底寻找的动作没有停下来。

各府看在眼里。

萧菁菁这边什么都知道,她派去的人留给外祖母,也和四爷说了,纪尧也在派人找,他的人在卫烨消失的时候,离得更近,知道卫烨应该是把人藏在京城,需要时间圈出范围。

他告诉了菁儿,萧菁菁派人和外祖母说了,外祖母派人也帮着确定范围。

只要卫烨再去一次,范围就更小了,就算卫烨不去,只要有时间也会找到,萧菁菁相信四爷还有她的人,外祖母那边也一样。

之前围场有人受伤的事,萧菁菁也从四爷这里知道了,在围场的时候就查了出来,只是没有处理,回到京城开始处理。

牵涉进去的人,围场养马的人,还查到朝中一位大人,这个人不是太子的人也不是秦王晋王的,在朝中并不起眼,死也不承认,早就服了药,死了,被抄家,流放。

有人想要暗算秦王还有太子,找到这人,又找了围场养马的人,但没有暗算到,太子不舒服,没有骑马,留在帐中休息,把马让给了人,不想马惊到受了伤,秦王骑的马也出了事,秦王从马上跳了下来,好在没有受伤。

事情涉及到太子殿下秦王殿下,皇上当时便封了围场,开始严查,封了口,不许人说出去,所以才没有风声。

每个人都查了,不是太子不是秦王也不是晋王。

下面的人查来查去,查出了动手的人,一直往下查,回京后查到这位大人,可是人一死,宁死不认,弄得这件事没有办法再查下去。

只能到这里,不知道到底是谁动的手,但不可能不猜是谁动的手,是太子还是秦王晋王,还是别的人。

皇上应该也有想法,加上之前秦王府的庄子起火还有顾瑶的死,不知道会怎么想,还有四爷,太子,是太子吗,前世并没有发生事情,也有可能是这样的事没有人告诉她,所以她以为没事。

“菁儿想什么呢。”纪尧对上她的目光,看出她的想法,笑了笑。

“四爷。”

萧菁菁知道事情不会这样完,只是事已至此,就是查出来也没用了,她忽然又想到一个可能,会不会皇上其实早就查出来了是谁动的手,秦王庄子被烧还有顾瑶的死也查出来了,只是不想处置,所以才会这样,就像她想的一切都是秦王做的。

前世秦王是最后的胜利者,太子被秦王算计。

皇上一直很看重秦王,要是秦王做的,为了秦王肯定会掩盖下来。

就像现在这样。

“菁儿,为夫在问你呢。”纪尧见菁儿叫了他一声就不说话,拉住她的手,紧了紧,笑着,萧菁菁回过神来,看着四爷。

“四爷,你说。”她把她的想法说出来:“会不会皇上早就知道,早就查到了,只是为了秦王才没有说。”

“谁知道呢。”

纪尧一听,笑了出来,菁儿倒是会想,不过倒是没有想错。

萧菁菁还是望着四爷。

“为夫也和你想的差不多。”纪尧说,松开抓着她的手,萧菁菁明白了,四爷和她想的一样:“真的不是太子殿下做的吗?”她想再确定一次。

“要为夫说几次,菁儿,不是。”纪尧轻笑着。

“那就,不是太子殿下,只有秦王。”萧菁菁说,纪尧:“菁儿想的很对。”萧菁菁听出四爷的想法。

纪尧告诉菁儿,他和太子分析过后,认为事情多半是秦王做的。

至于皇上是不是知道就不一定了,陛下的态度说起来和以前相比有点奇怪,要说陛下不知道,早就该处置了太子才对,还有晋王。

可是陛下什么也没有做,而是让秦王太子还有晋王手上都有事做。

要是知道,那么。

“果然如此吗。”萧菁菁道:“皇上就要一直这样包庇秦王吗,明明知道是他做的。”她肯定陛下知道。

“那也没有什么。”纪尧说,萧菁菁回神,知道四爷成竹在胸,前世要不是她害死四爷,秦王也不会那么容易上位。

“当然也有可能我们想错了,皇上并不知道,这样一来,皇上的态度有置得商筹了,菁儿。”纪尧也把他另外的想法说了。

萧菁菁一听:“四爷是说。”

“就是你想的,也可能不知,但出于不知道的原因,陛下没有像从前一般,这个原因要找出来,需要想,还有再看。”

纪尧觉得要是这样,找到原因,对太子是好事。

萧菁菁听出来了,皇上态度变了?

“皇上要是以前早就怒斥太子了,这次没有,为夫也要想一想,是为什么。”纪尧眯着眼笑了起来。

萧菁菁:“……”

“菁儿还是多看下你洒的种子,看下发芽没有。”纪尧这时开口,萧菁菁想起来,也想去看下。

洒了好些天了。

一场下了下来,春雨润如油,大地复苏,生长。

秦王看着外面的雨,雨下了半天了,父皇没有处置太子,他感觉到父皇对他的芥蒂,还有改变。

知道父皇是因为顾瑶。

他要是早知道父皇和顾瑶有关系,他根本不会要顾瑶。

他不能再这样坐以待毙,但是要做什么,不是时候,他现在担心父皇因为顾瑶改变对他的看法。

让太子上位,从前他不担心,这次,就算查不出来是谁做的,父皇也该处置太子才对。

不止是秦王,各位大臣也觉出陛下的不同。

几场雨后,萧菁菁洒下的种子发了芽,冒了出来,绿油油的一片,整整的一小块开出来的地都冒出了绿芽。

有专门的婆子守着,一看到,仔细的打量了一下,发现真的发了芽,想到夫人那边传来的话,打发人马上去通知夫人。

萧菁菁在雨停了后,带着人过来,地上还有雨水,到处都是落下的雨水,七巧冬菱手上还拿着纸伞,赵嬷嬷扶着郡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