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九十二章 心生羡慕/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老夫人放心,四夫人刚起事没有多久,想来不会这么快生,四夫人是头一胎,应该会晚一点,老夫人不用急,不管怎么都不算迟。”

张嬷嬷接着安慰老夫人,话还没有说完。

“还不算迟,那要怎么才算迟?”

纪老夫人睥她一眼。

“老夫人,四夫人宫口还没有开。”张嬷嬷道:“老夫人急也没用,不要急。”

纪老夫人坐了下来,转头望着她,她倒是想不急,可是能吗,打断她的话,直接道:“老四这可是第一个孩子,头一胎,老四媳妇也是头一次生产,虽然养得好,老四媳妇没有生出来,就由不得人不担心,我能不担心吗。”不以为然的说完,叹了口气,她的乖孙,只有生出来,老四媳妇没事,才是万事大吉。

她可不想老四再继娶了,也不想出事,心里念着,念了一声佛。

“老夫人。”

张嬷嬷想要开口,看着老夫人:“四夫人会生下小公子的。”

“我也想,又是这句,我这老耳朵都要听厌了,派人现在去问下老四媳妇如何了,现时有没有开宫口,用没有用东西,老四想来陪着,这个时候生产,半夜三更的,不知道还需不需要什么,应该都准备好,又有老四在,有老四陪着,老四媳妇也要好过些,要是白天生产,老四不一定会在府里陪着,老四媳妇和老四恩爱,有老四在,老四媳妇想来也会撑住,这样一想都不知道该说老四媳妇晚上生产是好是坏了。”、

纪老夫人不悦的。

张嬷嬷:“老夫人不想听,老奴就不说了,老奴立马派人去问下,四爷在当然是好事,就算四夫人半夜生产,府里早就备好要用的。”

“是吗。”

纪老夫人盯着她。

“当然,老夫人,老奴还是先去吩咐。”张嬷嬷道,纪老夫人看了她,让她去,张嬷嬷退了出去,到了外面,叫了人过来,安排了。

在人去了竹园,她回过头来,发现园子里的丫鬟婆子都醒来,看来是知道老夫人这醒了,安静的园子变吵,不知道她们一个个起来干什么,四夫人发动关她们何事。

嘱咐了一声,怕她们发出声音吵到老夫人,她回了里面,掀起帘子,老夫人不需要服侍。

进到里面,看到丫鬟婆子服侍着老夫人净面还有净手,是她出去的时候交待的,她走近看了眼,对着老夫人:“老夫人。”

纪老夫人看她一眼,张嬷嬷想要说话。

纪老夫人净了面还有手,抬着手,手已经擦干了,她转向丫鬟婆子挥了一下手,让人下去:“吩咐下去了?”

丫鬟婆子闻言微抬头看了一下老夫人还有张嬷嬷,不敢耽搁时间,行了一礼,端着水下去。

张嬷嬷收回目光。

“是,老夫人,老奴吩咐人去了。”张嬷嬷跟着,纪老夫人没有再说什么,她收回手,扶着椅子。

“老夫人?”张嬷嬷看在眼里,老夫人已经收掇妥当了,她叫了一声。

纪老夫人不说话:“坐一会吧,等一下。”睥着她,漫不经心的,头倒是不晕也不痛了,也不需要装作平常的样子。

张嬷嬷不知道老夫人要等什么,坐一会是为什么,想到四夫人。

老夫人是等派去四夫人那里的人吗?她没有再说话,过了一会,问老夫人,对着外面叫了人,让人沏一壶新鲜的茶来。

“老夫人,茶水马送进来,老夫人润润唇。”

纪老夫人单手撑着头,按了一下,打起精神来,嗯了一声。

张嬷嬷放下心。

不一会,婆子带着丫鬟去小厨房那边,新沏了一壶茶水送了进来,张嬷嬷一看,让她送过来,让她们退开,上前一步接过来动手沏了一杯给老夫人递给老夫人。

丫鬟婆子行完礼,抬头退到一边。

纪老夫人看了她一眼,接过茶杯,喝了几口,心里舒服的叹喟,茶水并不烫,因为入了夏,天热,夜深了才凉下来,没有放冰盆,她没有看丫鬟婆子,命令她们下去。

丫鬟婆子抬了一下头,退了出去。

纪老夫人把茶杯给了张嬷嬷,张嬷嬷见丫鬟婆子下去接过老夫人手上的茶杯,又倒了一些,递还给老夫人。

纪老夫人没有再喝,只是接过吹着茶茉子。

张嬷嬷在一边,就在这时,外面有了动静,派去竹园的人回来了,主仆两人对视一眼,叫了人进来,然后一看。

果然是派去的人,人回来了,那。

“怎么样?老四媳妇?”纪老夫人马上问起来,盯着她,张嬷嬷本来也要问,听到老夫人的话便没有再问,只是盯着对方。

纪老夫人很多想问,不过没有一口气都问出来,而是挑了最主要的问,看住人。

婆子跪在地上:“老夫人,老奴去了竹园,四夫人还没有生产,还在走,用了不少吃食,接生嬷嬷说还早,只有开了三指才开始,现在才开了两指,即将开三指。”

“好,我知道了。”

纪老夫人听了,知道了,要去看看了。

张嬷嬷也听到。

婆子跪在地上:“四爷让老夫人休息,等到要生的时候再派人过来。”她又道。

“老四这样说?”

纪老夫人听了,张嬷嬷也是。

“是,老奴不敢说谎。”婆子道,纪老夫人应了下,张嬷嬷看着老夫人。

纪老夫人让婆子下去,婆子慢慢退下去,没有人了,张嬷嬷还来不及说什么。

“陪我去老四媳妇院子看下吧。”纪老夫人忽然道,还是决定亲自去看下盯向张嬷,站起来伸出手来。

“老夫人这么晚,路上看不清楚,四爷也说了,要不——”还是明早或者等四夫人生了再说吧,四爷也说了,张嬷嬷一把扶住老夫人,没有动,劝说起来,担心老夫人,只是没有劝说完,她之前便想过老夫人会不会亲自过去看四夫人生产,必竟老夫人一向满意四夫人疼四夫人,四夫人生产,按理说老夫人听说了,会亲自去看下,只是这么晚,见老夫人没提,便没有提。

就当没有想起来吧。

要是老夫人不提,她就当不知道,老夫人提起,再说。

没想到四爷说了不让老人人去老夫人还是要去,她希望老夫人听四爷说的。

“走吧说这些干什么,现在就去。”

纪老夫人打断了张嬷嬷的话,不让她再劝说下去了,老四是老四,她是她,她想去就去,老四不过是担心,反正醒了,也睡不着,起来了不如亲自去看下。

老四媳妇生产她心头提着,才会让人记着叫她,不去看一眼也放不下心来,别说继续睡了。

要不是等着派去的人回去,她刚才就带着人去竹园,看老四媳妇了。

她带头朝外面走,一边走一边:“我知道你的意思,明早等生了就晚了,不如现在,也劝老四去休息,我不知道你是不是担心所以没有提醒我去老四那里。”

“老夫人,老奴觉得老夫人坐在这里等更好。”张嬷嬷听出老夫人已经决定,谁也改变不了,连四爷的话老夫人也不听,她还能说什么改变老夫人想法,满心的话都说不出来,想要劝说老夫人的话没有一点用,扶住老夫人跟着。

几步加快扶紧老夫人。

“不看下,我怎么安心。”

纪老夫人回了一下头,盯向她,说完回过头去,继续走。

张嬷嬷对上老夫人的视线,扶紧老夫人,到了外面,叫了几个人跟着,留下一些人在院子里守着看向老夫人。

“走吧,去老四的院子。”纪老夫人道,外面有风,虽然还热,不过凉风习习,也算不错,就是头被这风一吹,又有点隐隐作痛。

她忍了,就像之前一样。

张嬷嬷没有发现。

*

“你说什么?四弟妹要生了?”纪家大房,夏氏已经睡了,水红色的帐子放下,听到身边的嬷嬷的话,她被叫醒,掀起床帐,很惊讶。

“是,夫人,四夫人不久前发动的。”婆子行了一礼小声的在夫人的耳边开口说着,今晚老爷歇在书房里面,没有在夫人这里,夫人一个人歇着。

老爷虽说对夫人还好,可是总归不如四爷还有二爷的,比三爷好是实在,夫人新嫁过来,老爷时不时会歇在书房,今晚就是,要是老爷多来几日说不得夫人也会有身子,就不用羡慕四夫人了,四夫人和四爷就恩爱,很快有了身子,她知道夫人也想有身子。

还是要让夫人多多让老爷到正房歇息。

夏氏起来,坐着,看着嬷嬷问了问想到什么:“四弟妹生了吗?”她对四弟妹很有好感,婆子把床帐掀起,看着夫人。

夏氏有些羡慕四弟妹,想到四弟妹的肚子,大夫说了就是这几天了,她一边神思不属的想着,一边询问。

“还没有,夫人!”婆子看出夫人的想法,夫人羡慕四夫人吧,把打听到的说了出来:“夫人你也不要急,早晚你也会有,等生了就好了。”

“还没有吗,我也想。”夏氏想着什么。

------题外话------

大大让我今天开始更万更,之前有限免所以更得少,可是今天写得不顺,多半万更不了,不过我会补上,之后都会万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