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零八章 七月初八/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顾家的人呢,都不想和秦王作对,更别说找了,一看就是凉薄的,一家子凉薄之人。

萧菁菁很感兴趣。

赵嬷嬷索性说了,还有顾府的态度:“郡主,你说说,顾府就是这个意思,拦下顾大公子,那位顾大公子说是很消沉,整日整夜汹酒,还有,有人死了就是活该,你看,连自己家的人都这样。”

紫嫣秋雨是赞同的。

“郡主,顾家的人没有好的。”

萧菁菁摇了一下头:“顾瑶的大哥和她不一样,很重情。”对顾瑶的大哥并没有偏见。

“就算重情又如何,顾家老夫人可不愿意他做什么。”赵嬷嬷虽然也知道这位顾大公子不同,还是觉得顾家的都不是好东西,要是好东西会像现在这样,还不是不好才落得这样的下场,还要靠一个下嫁的郡主,真是,她嘲讽的开口,紫嫣秋雨同样这样想。

萧菁菁点头,却不想再说:“嬷嬷。”

“郡主,老奴不多说了。”赵嬷嬷不想多提:“郡主,顾府别看又入了众人的眼,说不定嘉和郡主下嫁,就是供一个祖宗。”她话中有话,意味深长的又说了一句。

紫嫣秋雨点头。

萧菁菁:“那也是他们自己找的。”

“对。”赵嬷嬷道,可不就是自已找的吗,郡主说得对,看郡主这样说,她也不必再担心了。

“郡主,你喝了汤,还是休息吧,哥儿好不容易又睡过去。”赵嬷嬷这时道。

“好。”

萧菁菁答应了,赵嬷嬷扶郡主躺好,看向紫嫣秋雨,让她们一起和她一起出去,前些日一热,都睡不好。

郡主养身体也没有养好,现在凉爽了,就该好好休息。

下午,赵嬷嬷又进来,和郡主说了顾府还有嘉和郡主的郡主府里的一些事,还有宫中的情况。

萧菁菁没有再开口,都是听,顾家大公子亲自迎娶,都是说顾大公子长得好的,还有有多热闹。

萧菁菁到了最后一句话也没有说,都是赵嬷嬷说,七巧冬菱听。

嘉和郡主拜堂后就去了郡主府,顾家不知道是什么表情,萧菁菁不管顾家是什么表情。

第二天嘉和郡主和顾家大公子一起入了一趟宫里,出了宫后,去了顾府,不知道怎么样。

萧菁菁没让赵嬷嬷再打听,赵嬷嬷也没有打听到嘉和郡主在顾府有什么矛盾,就算有,也不会这么快。

还是过一阵再打听,说不定会有什么传出来。

七巧冬菱面面相觑。

萧菁菁不久见到四爷,四爷回来得早,进来看她,萧菁菁和四爷说了两句,让他出去。

纪尧转了一下玉板指,在奶嬷嬷抱着吃喂喝足的禛哥儿过来的时候,让她交给他,抱在怀里,看了看,萧菁菁看着。

奶嬷嬷想说什么,萧菁菁让她下去,赵嬷嬷在门口,叫了一声,七巧冬菱也出去。

萧菁菁才要看过去,就听到哇哇哇的哭闹声响起,小脑袋往她这边,一拱一拱的,像是要找什么。

“找娘?”

纪尧哄了哄,看过来,萧菁菁看得着急,见奶嬷嬷在屏风处探头,挥了一下手。

“这小子。”纪尧他笑了笑,还是把禛哥儿放到菁儿的身边,萧菁菁转头,摸了摸禛哥儿的脸,哄着他不哭,纪尧含笑站着。

萧菁菁哄了一会,禛哥儿睡了过去,纪尧和菁儿说着出了月子,禛哥儿满月的事:“娘问你满月有没有什么想法?”

“听娘的。”

萧菁菁看着四爷。

“那就好,菁儿你这样说,我就这样告诉娘,娘已经挑好了日子,在你出月子后几天,是个好日子,到时候菁儿抱着禛哥儿和为夫一起。”纪尧开口。

萧菁菁记了一下日子,七月初八,她是六月初五生的禛哥儿。

纪尧坐在产床边,也看着禛哥儿,和菁儿一起。

赵嬷嬷过了一会,在屏风外面往里探了一下头,看到郡主四爷还有哥儿的样子,她抽身退下。

哥儿没有哭,郡主和四爷一起说着话。

*

嘉和郡主大婚后,六月过了,便是七月,萧菁菁度日如年一样过了一个月,过的时候觉得过得太慢,不知道该做什么,越来越无聊,不能看书也不能用脑,什么也做不了。

只能让人读些话本给她听,打发时间,然后就是陪禛哥儿,禛哥儿吵醒她就陪他,夜里倒是好入睡,应该说是禛哥儿睡的时候她便睡,醒了她就醒。

四爷空了也会读书给她和禛哥儿听。

她精神越来越好,身体也好了很多,可以多抱一下禛哥儿,下地走的时间更多。

产房里不够她走了。

除了身体还是虚弱,时不时出虚汗,生产让她的身体掏空了,从做月子开始就常出虚汗。

到了出月子的时候,几乎已经不再出虚汗。

禛哥儿满了一个月更是长得白胖,眼晴常常睁着,手舞足蹈,啊啊啊的,想要动,抱起来很沉手了,胎发长了很长。

出了月子第一件事,萧菁菁便是让赵嬷嬷叫厨房烧了一大桶的温水,放到净房里面,然后她在七巧冬菱的服侍下,痛痛快快的沐浴,太久没有这样沐浴,只能用温和擦试,加上天热,一身汗,又闷又躁。

哪里也去不了,一身很不舒服,擦得再干净也不过是好一点,沐浴的时候她搓了很久,才觉得干净了一些。

身上太脏了,搓都搓不干净。

换了几次水,一直包起来的秀发也梳展开,痛快的洗干净,同样换了几盆水,头发都发油了,全部团在一起,梳也梳不通。

更别说理开了,一解开一投怪味夹杂着汗味,都打了结。

七巧先打湿,抹了通发的,用梳子细细为她梳通才好一点,倒了几盆脏掉的水才清了起来。

抹上洗发的馨香,慢慢洗干净,清洗了,头轻了很多倍。

因为不能洗,一个月下来都有味道了,被包了起来,稍微好一点。

但天这样热,都是汗,还是有一些异味。

在做月子半个月的时候她就觉得秀发腻在一起,出了汗,脏得不行,还有异味,风一吹还有天热,更是传出很远。

她都不敢靠禛哥儿太近,也不喜欢有人靠近,四爷来,也隔得远远的。

四爷不明白她做什么,她说了,四爷说没有闻到。

她不相信四爷没闻到,不过是安慰她,可是没有办法,让四爷不要进来,四爷不听,光擦根本擦不干净。

现在终于可以洗干净,一身馨香,不再发臭,她觉得整个人都松快了。

又让人烧了一桶,里面放着药材,把身体泡进去,泡了一个澡,药材是大夫开的。

清热去寒,有助于她的恢复,还有滋养身体。

泡过后再沐浴,混身神清气爽。

轻松很多,好得不能再好,湿掉的头发,让人熏干。

头发干了后,松松的挽起来,换上干净整洁舒服柔滑的衣物,脸上什么也没有擦,干干净净清清爽爽。

七巧冬菱要给她擦,她没有要,留下她们清理净房。

出了净房,看到禛哥儿,抱着一身奶香的禛哥儿回了厢房,赵嬷嬷紫嫣秋雨都在,没有再回产房,产房里的东西都换了下来。

从今天开始她不用再住产房了。

她坐了下来,等四爷回来,明天就是满月酒。

厢房里放着一个小小的摇篮,从头顶上吊下来,呼吸着和产房不一样的一切,厢房变动了一些。

隔了一个月再住回来,她说不出什么感觉,禛哥儿睁着眼,张望着。

赵嬷嬷紫嫣秋雨看到,在萧菁菁目光落到摇篮上的时候。

“郡主,这是给哥儿用的。”赵嬷嬷指着摇篮,就在床榻边。

萧菁菁点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