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一十章 娇态十足/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太子妃。”说到太子妃,赵嬷嬷一顿。

萧菁菁也不开口,她听四爷提起过一点,太子妃身边再是有人保护还是提前生产,生得很艰难,生的是女儿,太子很不高兴。

太医诊脉的时候明明不是,不知道为什么不一样。

紫嫣秋雨也听到了一些传言,太子妃先头一直保胎,东宫传出来的消息是不知道保不保得住,最后,谁也不知道,都没有人听到太子妃生产,就听说太子妃生了一个姑娘,可以说是早产,太子妃差点就救不过来,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东宫很是处罚了一些人。

外面都没有人敢议论。

听说一直在东宫养着。

“太子妃生了女儿,都说太子妃以后只能卧病在床,能不能养大谁也不知道。”赵嬷嬷叹,真是的无法说,洗三满月都没什么风声。

“嬷嬷。”萧菁菁打断嬷嬷的话。

赵嬷嬷知道,不再说了:“老奴知道不该说,就是感叹。”紫嫣秋雨觉得郡主算是恢复得很好的。

“父王有没有说什么。”

萧菁菁提起别的,父王过府里来,她在做月子,是四爷接待的父王,她问四爷,四爷说没有什么事,不让她多想,有他在。

“郡主有四爷在,郡主在做月子,王爷不可能提那位三姑娘。”赵嬷嬷知道郡主心里想着什么,有四爷在,郡主担心什么呢。

紫嫣秋雨点头,萧菁菁坐了下来,四爷本来今天不想出府,想陪她出月子,有人找,才出去,太子妃生产后,四爷入宫过一次,陪太子,萧菁菁看禛哥儿睡熟了,把他抱起来,放到一边的小床上。

“郡主,哥儿睡熟了。”赵嬷嬷走过来一看,紫嫣秋雨也看着。

萧菁菁拿过一边的小被子,盖上。

四爷回来了,她看出去,让人出去看一下。

*

纪尧进来后,先看了看禛哥儿,见他睡得很熟,转过头来,萧菁菁站在旁边,正好对上四爷的视线。

“菁儿。”

纪尧一回来就问了,知道菁儿已经出了产房,沐浴更衣后回了屋子,他回了厢房,看着菁儿,他上下打量。

菁儿恢复得很好,和月子里不一样,整个人焕然一新,带着沐浴后的馨香,秀发轻挽。

赵嬷嬷带着紫嫣秋雨请安,行礼,一起退下。

“四爷。”萧菁菁感觉到四爷的目光,收回目光,对上四爷,有些别扭:“四爷看什么?”觉得和在月子里时不同。

那个时候她身上都是汗味,很脏,四爷来看她,她不想四爷靠得太近,一个月过去,现在她和四爷之间再没有什么隔在中间,她只觉得不自在。

“菁儿还害羞?做月子的时候为夫也看过,菁儿也没有这样。”纪尧看出她的心思,笑了起来,温的和问她。

“四爷。”萧菁菁为什么要提月子的时候,她想着当时的样子,就想打断四爷的话:“我已经做完月子。”

“菁儿不想提月子中的事?”

纪尧意识到什么,想到什么,菁儿看来还是在意月子中的样子,拉着菁儿,笑看着睡在小床上的禛哥儿,小床是他专门找人做的,早就做好,放了几个月才用上。

“四爷,你,禛哥儿睡着了,你要做——”萧菁菁开口,也跟着看了一眼,对着四爷。

“我能做什么,菁儿,嗯?菁儿沐浴过了?”纪尧回过头来,视线在她的头上还有身上扫过,拉着她的双手对着站起来:“很香,菁儿洗得很干净。”他带着笑,意味深长。

“难道还等着四爷回来再沐浴?”萧菁菁反问回去,她想抽手,后退。

“不用,只是很香。”纪尧开口,他又嗅了一下,不用特意嗅,都能闻到,是他喜欢的馨香。

“你的意思是之前不香,你之前还骗我。”萧菁菁脑中是月子中四爷来看她,她不让四爷靠近说难闻,四爷说一点也不的样子,她就知道四爷是骗她的。

还说一样,一点也不觉得难闻,四爷那个时候一定闻到了,觉得难闻。

“菁儿这是算帐?要和为夫算总帐?一笔一笔的算?”

纪尧挑眉。

“四爷是你自己骗我。”萧菁菁本来想说我才没有,懒得和你算帐,想了想,没有,对着四爷:“月子里时,四爷还说我身上香,没有异味。”

“就为了这,菁儿想到月子中为夫说的话?为夫那个时候没有说谎,菁儿身上只有淡淡的奶香。”

纪尧还是道,轻轻的笑,凝着她,也不算说谎,菁儿为他生了一个儿子,受了那么多苦,在他眼里永远是最好的。

萧菁菁不相信,四爷还想骗她,眼见菁儿还要说什么,纪尧又上前一步,萧菁菁后退。

“菁儿在为夫心里永远是最好的。”纪尧说道。

萧菁菁抬了一下头。

“菁儿为什么不等一下,等为夫回来再沐浴更衣,为夫也好帮菁儿沐浴更衣,或者陪着变得漂漂亮亮,完全不同。”纪尧低下头来,菁儿的肚子回去了,恢复到了以前,就像最美的牡丹,带着高傲娇美,让他惊艳,刚进门的时候看到,可不就惊艳好一会。

他把菁儿拉到面前。

菁儿做完了月子,太医把过脉,恢复很很好,他不用再小心翼翼,他抓着她的手又一用力,拉近,俯视着,宠溺的问,抱在怀里,他很想她。

“为什么要等。”萧菁菁反驳了一句,往后退了退,想从四爷怀里出去。

纪尧当然不可能让她出去:“知道我有多想你吗,菁儿。”

知道,萧菁菁没有说话。

“菁儿应该等一等,为夫出府前说过,等为夫回来,伺侯你。”纪尧继续道,抬了抬头,也抬着她的脸,双眼锁着她的脸,低低的,萧菁菁:“四爷不喜欢我现在的样子?”她望着。

“只是觉得可惜,不能看到菁儿变美。”纪尧笑过。

萧菁菁:“……”四爷意思是她沐浴更衣前很丑,她用眼晴质问。

纪尧一下子用一只手捂住她的眼晴,盯着她的表情,哪里猜不出她在想什么,一下子抱在怀里,抱到怀里前亲了一口:“菁儿嗯,又想到哪里去了,你不知道你自己现在多美,爷都被惊艳到了,爷的菁儿怎么这样美嗯?”他在她的耳边道,温热的呼吸在她的耳边。

他想到刚回来看到菁儿的样子,恨不能马上抱在怀里亲亲她,谁也不许看,没有想到出了月子的菁儿更美更媚,让他想要藏起来。

“四爷。”

萧菁菁感觉到四爷的吻,很灼热,她不自在的动了动,抬了一下头,看到四爷的目光。

“菁儿。”纪尧又开口。

萧菁菁知道自己恢复得很好,除了肚子上还有一点,已经恢复到生产前,生产后虽然不像生产前那样瘦,但更显得慵懒娇美,艳丽妩媚,娇态十足,白皙如玉的脸,身上也是一团雪白,就像上好的玉脂,胸也大了许多,胀胀的,绷得很紧,她发现四爷的手在下面动了动,很痒,想挣扎又没有,她也没有想到会长大那么多,恢复得这么好,沐浴完对着琉璃镜中的自己她自己都惊艳到。

更别说赵嬷嬷七巧冬菱还有紫嫣秋雨,她想到赵嬷嬷还有七巧冬菱几人的话,都是说她变美了。

她自己也觉得。

她想看一下四爷的表情,四爷一直抱着她,她动不了,推了一下。

“菁儿知道了?特别是这里。”纪尧忽然手一往上,盖到那个地方,笑着道。

“四爷,你。”萧菁菁脸色一变,用力的推了四爷,四爷——

“菁儿,为夫有没有说错?”

纪尧手没有放开,只是松开了一点,低头看她,头抵着,暧昧的低语:“菁儿推我做什么?”

“四爷你放开手,放开我。”

萧菁菁猛的抬眸,心里一悸,大着声音,说不出是什么感觉身体一软,她和四爷好久没有好好一起,生产前因为肚子大她和四爷隔得很远,没有再亲近过,做完月子身体恢复,她发现她也想四爷了。

纪尧像是感觉到,抱得更紧,萧菁菁紧紧挨着四爷。

“菁儿要让我放开,真的要放?”纪尧过了一会,又在她的耳边,萧菁菁说不出话来。

“菁儿身体更诱人,做完月子更美,为夫想得紧。”纪尧再次道,身体贴着,手脚都在动,萧菁菁臊得慌。

知道四爷想做什么了。

纪尧:“菁儿想吗?”

萧菁菁不想说话,就算想,也不是现在,纪尧却很想和菁儿亲热一番,没有等菁儿说话:“菁儿怎么这样美,生了孩子更美。”嗯?

萧菁菁也不知道自己为何这样美,上一世也没有这样,不对,上一世的自己也是这样美,她记得有人说过,她美又如何,还不是没有人要,不知羞耻,不要脸,身为郡主,一点脸面都没有,大家喜欢的也是顾瑶那种清丽。

只有四爷觉得她美,喜欢她。

她一下子软了下来,整个人都软了软,贴着四爷,闻着四爷身上的气息,不想再说什么,四爷想她,她也想四爷不是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