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一十七章 怨毒更深/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你说什么,菁丫头生了个儿子?纪家大办?”一处地方,王氏听着下面的人听回来的消息,气死了,来来回回走了几遍才回过身来:“居然让她生了一个儿子,居然生了儿子,萧菁菁那丫头怎么有这么好的命,她倒是在纪府站稳了脚。”

此时的她混身的泼辣劲,三角眼带着阴毒。

气死她了,萧菁菁那个丫头居然过得这么好,有身子还生了儿子,这下好了吧,再想到她和老爷的下场,被老太婆赶出来没有地方去,只能在这里,老爷心里只想着别的人。

她的霏姐儿更是——

萧菁菁过得毫以好是她没想到的,不对,早就想到,纪永叔可是疼着萧菁菁那个丫头,除非萧菁菁那个丫头做了什么。

要知道顾瑶还有其他的人都没有好下场,就萧菁菁那个丫头命好。

没有人和她作对还活着,现在想起来才觉得萧菁菁那个丫头的可怕。

吴府,老太婆是当她和老爷死了,老太婆怎么还不死。

她不止一次让老爷和她一起回府找老太婆,要求回府,老爷不答应,被老太婆赶出来,就算有人,还是越过越难,再没有人巴结她,根本不像以前,老她想到以前的日子,在府里就算要看老太婆的脸色,但至少想吃什么要穿什么都有。

不像现在这样,想吃什么想用什么都要斤斤计较,她后悔死了,就该想办法留在府里。

死也要死在府里,都怪老爷出府,她才不会去乡下。

萧柔柔那个低贱的丫头死了,老爷伤心了很久,不知道做了什么,反正她不喜欢萧柔柔那个低贱的丫头,尤其是被赶出府后,后来她才知道老爷之前留在京城就是为了萧柔柔那个贱丫头,萧柔柔那个贱丫头一死老爷就不想再呆在京城,想去乡下。

她怎么可能去乡下,霏姐儿还没有长成,她也要回府,老爷就不能为她们考虑一下,一心就是萧柔柔个低贱的丫头,到底给老爷喂了什么药,好在一哭二闹三上吊,叫霏姐儿病了一场,才让老爷暂时留了下来,但老爷还是想去乡下,好像萧柔柔那个低贱的丫头死了,就没有什么可在意的,她呢,还有霏姐儿。

日复一日她越来越讨厌萧柔柔那个低贱的丫头,那个没用,斗不过萧菁菁那个丫头的贱人就是活该,才死得那么惨。

安郡王居然还念着,要是她,才不会念着,还不如找萧菁菁那个丫头。

她盯着下面的人。

“你说为什么有人的命就是好,以前也知道她命好,可是也没想到这样命好,为什么不生个女儿?”

“夫人。”婆子跪在地上想说什么。

王氏:“我的霏姐儿连个定亲的对象都没有,老太婆,对了,府里有没有发生什么,萧菁菁这个丫头命一直很好,就不说了,我,还有霏姐儿,老爷。”

“夫人,府里之前好像发生了一些事,老奴听说府里派着人在找什么。”下面的婆子听到夫人的话,抬了抬头,想到听说的道。

府里的消息她才打听到,因为出了府,想打听府里的消息并不容易,也不好打听,府里的人一看是她,都不愿意和她多说。

“找什么?府里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王氏尖嘴猴腮的脸上闪过什么,三角眼一眯:“什么事。”快说,只想掐住对方,像要吃人一样。

难道是府里出了事,她为什么不知道,没有听说,怎么会现在才打听到?是不是没有好好打听?

她派了她,府里有什么消息马上告诉她。

“好像在找什么人,老奴也只是打听到一点,再多的还要打听,老奴会打听清楚告诉夫人的。”婆子对上夫人吃人的目光,低下头去,就在磕几个头,她知道夫人在想什么。

夫人以为还是以前吗,她知道自己要是打听不到,夫人肯定不会留下她,她倒是想回府里,但府里不会收下她的,她是夫人的人,跟着夫人出了府,再回去怎么说,谁都会低看一眼。

她要是背叛夫人,更是让人看不上,不背叛夫人,只能在夫人身边,不然就算她什么也不说只回府,也会被认为背叛,是一个背主的奴婢,没有人看得起。

“找谁,谁丢了?给我打听清楚,我要知道,本夫人等着。”王氏很生气,三角眼更毒辣,她要知道,找到机会。

“是,夫人,老奴会的。”婆子行了一礼,想要下去。

“别的呢,那个低贱的丫头呢。”王氏问,想到吴莲那个低贱的丫头,最想知道的就是老太婆还是府里的事,是不是还有事瞒着她。

还有没有。

婆子抬头,她隐隐听说,还是磕了一个头,恭敬的小心的:“夫人,莲姑娘似乎也定亲了。”

“你说什么!”

王氏手一挥,气到脸色扭曲,阴戾,她没有听错?三角眼还有尖着的下颌绷着,带着怨恨,抓起手边的东西就扔了出去,只想砸死人。

她听到了什么,吴莲那个她看不上的小贱人,居然定了亲,那是什么东西,连她的霏姐儿都还没有定亲,那个小贱人怎么可能定亲。

“你再说,那个贱人和谁定亲,你是不是听错了?”

她生气的又想扔东西。

婆子跪在地上,没有躲开夫人扔过来的东西,被砸到身上,生生的疼,落到地上滚了几圈,碎掉一点,她低着头,不敢多话,忍着身上的疼:“夫人,老奴也想打听清楚,老奴没有听错。”

“没用的东西,竟然现在才告诉我!老娘的东西都碎掉了。”

王氏没有等她说完,气得不行,看到地上滚动的东西,还有碎掉的一角,更为生气,上前几步就要踢几脚,婆子不敢动,王氏一下踢了过去,婆子强忍着,不动。

过了一会,抬头:“夫人。”

“该死的小贱人!”王氏上前一步,踢了一脚,想到什么,恨恨的。

只不过是一个庶出的,她根本看不上眼,从来没有放在心里过,没有在意,一个有娘生,没有爹庶出的丫头。

她曾经更是当成丫鬟用,上不了台面,小家子气的小贱人,谁也不在意,别说和她的霏姐儿比,就是和雲丫头比也比不上。

天生就该去死,死不了也活不好,就算被老太婆看上,派人教养,也养不好,永远都是小贱人,她和老爷出府也没有带她,不觉得一个小贱人能爬到头上,谁知道。

老太婆居然给一个小贱人定亲。

吴莲那个该死的小贱人,被她当成狗一样养大,就是一条不会咬人的狗,也学会咬人了。

竟然抢在霏姐儿前面定亲,还抢了霏姐儿的东西,她知道一定是老太婆给那个小贱人挑的,一定是。

为什么不给她的霏姐儿也挑个好的,雲丫头还有雯丫头就算了,她的霏姐儿才是嫡女,吴莲那小贱人是什么。

啊?

“夫人,老奴会弄清楚!”

婆子回答,重重点头,低头磕在地上,磕了好几下,看着夫人阴狠的三角眼,用力的说道。

“现在才说这,有什么用!”

王氏气怒的,恨不得打她一顿,现在说还有什么说,还敢和她说什么打听清楚,打听清楚也迟了,她的霏姐儿,吴莲那个小贱人哪里来的好命,猛的又踩了一脚,直接踩到婆子的手上,三角眼怨毒更深,尖酸刻薄,用着力气。

吴莲那个小贱人都定了亲了,以为这样就能过上好日子?等她回了府,她一定要回府,要是没有好的,她就抢了这个小贱人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