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一十八章 我要去看/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抢来给她的霏姐儿。

婆子脸色一变,身上再次被踢,被夫人踩住,她很痛很痛,比之前还痛,整个人忍不住,还是要忍。

她要是敢反抗,夫人说不定会要了她这个老命,她了解夫人。

她昂了一下头:“夫人。”

“小贱人,早就知道是一个小贱人,和那个死去的贱人一样,就知道抢霏姐儿的东西,老太婆也是眼睛瞎了,看不到霏姐儿的好,她的霏姐多好,那个老太婆这么喜欢小贱人定的亲肯定不一样。”

王氏松了一下脚,怨恨不已:“一定很不错,老太婆眼晴瞎得不行,老爷一点用也没有。”

婆子动了一下,又不敢,也不敢抬头。

“还不快点给本夫人打听清楚,本夫人要知道吴莲那个小贱人定亲的是谁。”要是好,她就把他抢了。

王氏愤恨的,又是一脚踹过去。

“我要知道得一清二楚。”

“夫人,老奴马上去。”婆子抬起头来,跌跌撞撞,仓惶不安,听到夫人的话,抬起头来,用力的点头,应了是。

夫人想要回府的心思,她知道,老爷不想回府,夫人想把亲事抢过来,能行吗。

她不敢再想。

她退出去前又磕了一个头。

“老太婆以为这样就可以让那个小贱人爬到她的霏姐儿头上?别想了。”王氏手边的东西又砸了下去,摆放的都不是值钱的,她一点也不可惜。

小贱人,贱货,也想嫁人,早知道被赶出府的时候也带上那个小贱人,把她当成狗一样使唤。

婆子身上再次被砸到,她躬着身子。

王氏一个人站着,她要去找老爷,要去见老爷,和老爷说一说,老爷只顾着萧柔柔那个低贱的丫头,还要回乡下老宅,老太婆看不上他们的霏姐儿,给一个小贱人定亲,霏姐儿跟着他们,小贱人却在府里享着福。

叫了一个人进来,吩咐了什么,让人下去,手一挥。

“老爷呢?”

王氏三角眼一转,走了出去,问了人,知道老爷又在书房,她让人去找霏姐儿去书房。

霏姐儿也不喜欢在这里,闹着要回府,她让人带着出去了。

到了书房,没有人在外面,跟着他们出府的人有的跑的,有的卖了,这也是她觉得越过越差,过不下去,想回府的原因,居然有人敢跑,等她抓到一定打死,她报了官,不过是逃奴。

她直接冲了进去:“老爷!”看到老爷又坐着喝着酒,老爷居然又在喝酒,三角眼一转,尖酸刻薄,老爷就不能好好的。

以前她怕老爷,现在都过成这样,老爷还能不要她?

老爷只有她还有霏姐儿,小贱人眼中只有老太婆,老太婆不要他们去,她扑了过去,扑到老爷面前。

就要阻止老爷再喝酒。

“老爷你不要喝酒了,妾身有话和你说,有事。”

吴三老爷还是喝着酒,就像没有听到王氏的话,王氏抓过去,吴三老爷像是看到她,看着。

还是喝着酒,没有让她再抓着,示意她说,王氏也不敢太过,她还是有点怕老爷:“老爷,我刚才得到一个消息,菁丫头生了一个儿子,纪府可是大办,你是不知道多热闹,人家更是说。”絮絮叨叨的说了很多,把知道的都说了,哼,明明生了儿子,也不见有人来请他们。

他们再是出了府,被赶走,不让人看在眼里,也是某人的三舅舅舅母,还有表妹,也不怕有人说什么。

这样热闹的事不请他们,要是请了,就能见到老太婆。

这是王氏最不满的。

之前还没有想到,还没有这么气,和老爷说的时候想到,一下子生起气来。

这是不把他们放在眼里,不把他们当亲戚,萧菁菁真是没有眼色,怎么能活得这么好。

她说着萧菁菁的坏话,抱怨着,贱人,她只想在老爷面前多说菁丫头的不是,哼,说得越多越好。

“菁丫头生了儿子?是好事。”吴三老爷抱着酒,顿了一下,菁姐儿过得好就好,他对不起她,这些日子他一直在回想以前的事,知道自己错了很多,不想再像以前一样,所以才决定回乡下老宅,可是有人不愿意,逼他留下,他也不想再闹,喝了一口,听到王氏的话,放下来,说起来菁丫头生了一个儿子他是意外的,又喝起来,说了话。

“什么好事,也没有通知我们这当舅舅舅母的。”王氏生气的说,哼了一声,非常不满,心里很不爽,她希望萧菁菁那丫头总有一天后悔。

连他们这样的亲戚都不请,像什么话,不知道别的人会说什么,也不怕被人说。

老太婆真是不要脸,是怕被他们缠上?

“不要再说菁丫头了。”吴三老爷想起什么,手端着酒,没有说下去。

“怎么,说不得了?明明在纪府站稳了,也不说帮扶一下我们,看看我们过的是什么日子,要是请了我们,我们去了也能见到娘,说不定能让娘答应我们回府,霏姐儿还没有定亲,老爷你还说菁丫头是好的,还想为她说话,生了儿子这样的事也不知道请一下。”王氏骂骂咧咧的,也是一个贱人,一生起气来,什么也顾不上了,骂了又骂的。

真是,气死她。

“不要再说了,住嘴。”吴三老爷还是喝着酒,喝完望着王氏,打断了她的话:“你还觉得菁姐儿的错?我们现在是什么人,菁姐儿为什么要请我们。”

“当然,不然是谁,老爷居然觉得不是菁丫头的错,那是谁的错,总不会是妾身还有老爷的吧,还叫妾身住嘴,妾身可是为了——”王氏就要蹦起来。

真的要蹦起来。

“是我们的错。”吴三老爷看过去懒得生气。

“怎么可能,我们哪里错了,老爷不要乱说,菁丫头才错了,就算我们错了,我们可是她的舅舅舅母,为什么不请,太没有规矩了,大家还说菁丫头是个好的,生了儿子,在纪府站稳,而我们还有霏姐儿呢。”

王氏话中都是不满恨。

吴三老爷放下酒坛子,冷淡的:“那你自己去找。”他知道菁丫头为什么不请他们,不管是为什么他都不在意,或许是嫡母根本不想见他们,不让菁丫头请他们去。

柔姐儿——

他也没有想过去。

“老爷你,你竟然这样说我,你以为我不敢,我还偏去找,你还不知道吧,府里好像发生了什么,一直派人在找。”王氏恨起来,忽然想到什么,说起她听说的府里的事。

吴三老爷手上的动作停下。

“老爷想知道?”王氏问。

“你想说就说。”吴三老爷说。

王氏再气:“府里不知道出了什么事,妾身派人去打听了,到时候知道,就能回府了。”王氏带着憧憬。

“打听不到就算了。”他不在意,而且她说的吴三老爷知道不可能,他倒了一口酒,直接用酒坛子,喝了一大口。

“老爷你是什么意思?”王氏想要拦下来:“怎么只知道喝酒。”

“你想回府是不可能的。”吴三老爷说。

“怎么不可能。”王氏尖酸的道。

吴三老爷不说话,再喝酒。

“老爷看着就是。”王氏三角眼一转,想到小贱人:“你可知道你那个庶女定了亲。”嫉妒怨恨的盯着老爷,不屑的。

“定亲,谁?”吴三老爷想了下,莲姐儿?他想到什么,嫡母对莲姐儿的喜欢,专门派了人教导,和王氏不同。

出府的时候,也没有让莲姐儿和他们一样,不像霏姐儿,他已经很久没有想起这个便宜女儿,以前不在意,现在也不在意。

“当然是那个小贱人,还能有谁,竟然定了亲,肯定是母亲定的,不知道母亲为什么对那个小贱人那么好,我们霏姐儿呢。”王氏说起来又生起气,像泼妇一样骂街。

吴三老爷:“莲丫头至少听话。”

“一个小贱人而已,老爷你居然替小贱人说话!”王氏气到。

“莲姐儿也是你的女儿,你说她定亲了,是嫡母。”吴三老爷松了一口气。

“我才没有那样小贱人一样的女儿,我们霏姐儿怎么办,你说,那个小贱人凭什么能定亲,有这么好的亲事,被娘看重。”王氏咬牙气恨。

“说了莲姐儿也是你的女儿,霏姐儿你自己作主,霏姐儿年纪还小。”

吴三老爷不在意的。

“我才没有这样的女儿。”王氏还没有说什么。

“娘,有什么事?”吴霏带着人从门外冲进来。

有什么事,小贱人越过你有了好亲事,你却还没有,虽然年纪还小。

*

吴雲知道了菁表姐生了一个儿子。

纪府大办洗三还有满月,尤其是满月宴,京城各家都祝贺,送礼的更是——

“菁表姐生的儿子像谁,我要去看。”她想上前抓住卫烨,卫烨漫不经心看她。

“想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