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二十章 是她的错/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知道菁儿不好,他让人下去,只有他和她,见菁儿还是不出声,不知道在想何事,他手一伸。

抬起她的下颌,凝视着她:“菁儿。”

“四爷。”萧菁菁对上四爷含笑的目光,张了一下嘴,不知道说什么,只能叫了一声。

“菁儿这是在想什么。”纪尧再次道:“没有听到为夫刚才的话,不然为何不回答?菁儿嗯?”

“四爷。”萧菁菁过了一会反应过来,望着四爷,感觉到四爷摩挲着她的手指,低头看了看,她白皙纤细的手指在四爷的手中,被四爷把玩,她的手和四爷的手在一处。

她看了看,没有抬头。

纪尧也没有再开口,等着她回答。

萧菁菁片刻后抬起头来,再次望着四爷:“我没有想什么,我听到了四爷的话,只是不知道怎么说,我没有不高兴,就是觉得——”

觉得什么,她没有具体说。

四爷仍然抓着她的手在动作着,她觉得发痒,想抽出来,四爷抓得很紧,她想开口说一声。

纪尧像是知道她的觉得后面是什么:“是不是岳父大人忽然向你认错,觉得不习惯,觉得岳父大人另有目的。”他把她没有说出来的话说了,看着她的表情。

“不是。”

萧菁菁摇头,没有再抽手,也没有让四爷放开,她没有像四爷说的那样想,她心情很复杂,说不清,她知道:“父王并没有真的觉得错,只是我的反应让父王——”

父王疼她也疼萧柔柔,从前世她就知道,明明知道何必这样在意,虽然父王更疼她,但萧柔柔也是父王的女儿,前世父王为了她做了很多,她却为了一点事和父王计较,这世她该学会知足。

之前她竟然计较了那么久,以致父王向她认错,父王哪里错了?

是她要的太多了,她前段时间到底在想什么,父王前世为了她,整个安郡王府没有了,父王也死了,她因为重新活过就想改变一切是不可能的。

也许是前世父王为她做得太久,她就算知道父王疼萧柔柔也没有放在心里,还是想改变萧柔柔在父王心中的地位,她把父王看得太重,觉得父王疼自己,萧柔柔不可能比得上她在父王心中地位,只要想办法就能让父王不再在意萧柔柔,可是呢,事情并没有像她想的发展。

父王后悔了,她生气,父王稍微表露后悔还有疼萧柔柔后她更是受不了。

与之计较!

忘了前世种种,她错了,错了很多。

“不管是为什么,岳父都是在意你的,不然何必如此,你说是不是,这些事就不要再想了。”多思多虑做什么呢,还不笑一下,在这里坐着想什么,从岳父一走就这样,明明之前不是这个样子。

岳父还是影响她,不管是为什么,他发觉了菁儿太在意岳父大人,比在乎他还在乎,他要吃醋了。

“菁儿,你这么在乎,为夫要吃醋了。”他发现她又在想,不知道想什么,低低的开着玩笑:“要吃岳父大人的醋了。”

“四爷,你说?”

萧菁菁忽然回神,刚好听到四爷的话,四爷说吃醋。

“为夫说吃醋,菁儿没有听到,在想什么。”纪尧盯着她,说了一遍,萧菁菁这一次听清楚了。

纪尧在她的眼晴用手晃了下,一只手抓紧她的手,真想放到嘴里咬一下,菁儿该醒了吧。

萧菁菁看着四爷的手晃动,想抓住,纪尧怎么会让她抓住:“菁儿还没有醒。”

“四爷,我醒了,你说你吃醋?”萧菁菁问他。

“对啊,吃醋,怎么办。”纪尧问她。

“四爷,你为什么要吃醋。”萧菁菁道。

“因为菁儿你都听不到我的话,只想着岳父大人。”纪尧开口。

“我,我不该这样的。”

萧菁菁说出她的错误。

“什么,菁儿?”纪尧笑了起来,听了有些不知道菁儿是指不该这样不说话还是指什么,他抓着她的手把玩,等着她说。

“我不该逼父王,父王并没有错,是我错了。”萧菁菁慢慢的道:“要是我不这样,父王不会承认错了。”

“那又如何,你之前可不是这样,岳父大人承认错了不好?就算是被逼,也许岳父想通了。”纪尧不知道菁儿为什么改变想法。

“你不是一直等着吗?”最后他加了一句。

“我是一直等着,那是我忘了一些事,我不该逼父王,我错了。”萧菁菁摇头不已,带着后悔。

“菁儿一直说自己错了,自己怎么错了,为夫怎么想不到,为夫是赞同以前的。”岳父是太过了,纪尧想着的同时道。

“你说你忘了一些事,是什么事。”

“我错了,父王对我好,我却忘了,父王怎么可能不疼萧柔柔,必竟是父王的女儿,父王已经最疼我,我不该强求,我忘了父王曾经对我多好,一心想让父王不再想起萧柔柔,父王为我做了太多。”

萧菁菁不知道要不要和四爷讲前世父王为她丢了命的事:“还有很多,四爷。”

“哦,菁儿觉得岳父大人没有错。”纪尧开口隐约想到了什么,与菁儿说的前世有关?

“四爷,我难受是父王一直都最疼我,到了现在还是最疼我不然不可能。”萧菁菁说,纪尧看着她的样子,手一扯,抱住了她,把她抱在怀里。

“好了,菁儿,岳父大人不该老提。”

“四爷,父王没错,是我的错。”萧菁菁趴在四爷的肩头,摇着头。

“菁儿错了就不要再错就是。”纪尧安慰她,松开她,看着她的表情,想说什么。

萧菁菁还要说什么,抬起头来,对上四爷的目光,忽然隐隐好像有哭闹声响起,禛哥儿的声音一向很大,能掀破屋顶,大声哭闹的时候能远远传来。

有哭闹声还有脚步声。

萧菁菁一下子从子从四爷的怀里出来,擦了一下脸,拿着手帕,看过去:“怎么了?”带着担心,就要叫人。

纪尧看着她再看向门口。

“不知道,可能是饿了或者尿了。”他说着,并没有说别的,这个时候禛哥儿醒了。

因为出了月子,不像在月子里面,菁儿要和他一起睡,禛哥儿也不能睡在旁边了,奶嬷嬷会带着一起睡。

就在院子里,并没有隔太远,太远不方便,就在另一间屋子。

慢慢让他习惯,免得打扰他们,就像昨晚,昨晚倒是没有闹,以后都是这样,他知道菁儿舍不得,他也舍不得,但也要习惯,不可能让禛哥儿一直和他们睡。

他们还怎么亲热,也不方便,也没有规矩,又不是没有人带!

萧菁菁是舍不得,但也知道不能让禛哥儿再和她睡,到时候四爷怎么办。

没有办法,只能习惯。

虽然这样想,她还是想见一下禛哥儿,不知道四爷呢。

“四爷,还早,我还睡不着,让她们把禛哥儿抱过来一下吧,今天是满月。”萧菁菁想看禛哥儿,回过头来对四爷。

“好。”

纪尧没有说什么点头同意了。

他知道菁儿想法,没有觉得不好,他也想看下禛哥儿。

“四爷。”

萧菁菁感谢四爷,四爷真好。

“菁儿不必谢我,我也想禛哥儿。”纪尧说,对着外面叫了人,让人把禛哥儿抱进来一下,一会再抱出去,他们看一下禛哥儿。

萧菁菁点头。

赵嬷嬷和守在门外的人听到,她们也听到了哥儿的哭闹声,听了四爷和郡主的话,

去了。

赵嬷嬷一直担心郡主,王爷走后,郡主就不好,好在四爷在,她一直希望四爷能劝住郡主,现在再看,想来四爷劝住郡主了。

郡主想见哥儿,想必是想开了。

赵嬷嬷找到了奶嬷嬷,看到哥儿,哥儿倒是没有哭了,在喝奶,她等了会,等哥儿喝完,把四爷和郡主想法说了,让她们抱着哥儿跟她走,哥儿喝了奶就没有再哭闹,睁着眼晴很可爱。

到了后。

她先进去,然后出来让她们和她一起走进去。

看着四爷和郡主:“四爷郡主,哥儿来了。”

萧菁菁和四爷坐着看着了,让奶嬷嬷把禛哥儿抱过来,萧菁菁抱在怀里,奶嬷嬷和赵嬷嬷一样跪在地上。

“哥儿才喝了奶。”赵嬷嬷说。

萧菁菁点头。

纪尧看着禛哥儿。

*

满月后,萧菁菁觉得禛哥儿长得更快。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