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二十一章 生而知之?/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变化更大,俯卧时可以抬起头,有声音的时候,就像是听到一样,会作出反应,睁开的眼晴可以盯着人的脸看。

用眼睛短暂地追着,能发出更清楚的“呜呜”或“啊啊”的声音,手脚更有力更会动。

因为天气热,穿得少,动得更快,长得也快,每天都能看到变化。

此时啊啊啊的叫着,眼晴睁得很大。

“禛哥儿想要什么?”萧菁菁坐在一边,手拿着木质的磨了边角的小玩具,在他的面前晃了一晃,一声轻响,另一只手轻轻握住禛哥儿的小手,禛哥儿的目光追随着她的啊啊的大叫,小胖手像是要抓过来,抓住什么。

她温柔的笑着。

“啊啊——”禛哥儿就像听到,静了静,侧过脸,又要抓。

“郡主,你看哥儿看着你,要抓过来了,哥儿明显就是听得懂。”七巧冬菱陪在一边,看在眼里开口,笑了笑,奶嬷嬷在一旁,不敢说话,只能看着。

有些担心哥儿,只是看一眼夫人,夫人都不担心,她们担心有什么用,她们能做的就是在哥儿饿的时候给哥儿喂奶,换尿布,夜里哄哥儿入睡,可不敢和别的府里照顾小主子的奶嬷嬷一样,面前的夫人明显知道由奶嬷嬷专门带出来的哥儿容易和她们亲,常常要她们抱哥儿过来,话中有话的警告她们,爷也是一样。

萧菁菁点头:“嗯!”笑容加深,心情不错,手在禛哥儿的小脸上摸了一下,七巧冬菱还是看着。

禛哥儿脚一蹬,别开头,啊啊几下,满月前虽然也发声,啊啊只是一模糊的声音,有些像啊啊。

“郡主,哥儿别开头了,似乎不喜欢郡主摸,哥儿竟然知道往一边了。”七巧冬菱看向郡主笑起来。

“凑巧的吧。”萧菁菁点头,收回了手,虽然觉得禛哥儿聪明还是道,奶嬷嬷赞同夫人的话,知道哥儿这么小不可能真的就懂,也不可能躲开,只能是凑巧。

至于夫人摸脸的事,是不应该常摸哥儿的脸,她们也提过,看夫人收回手,才没有再说。

“哥儿就像是知道一样。”七巧冬菱说,萧菁菁再次点头。

“哥儿以后只会越来越机灵。”奶嬷嬷忍不住说了一句,哥儿要是变笨了才要命,萧菁菁看向她们,奶嬷嬷低头退开,就像不是她们说的。

萧菁菁回过头来。

禛哥儿像是听到她们的声音,看过来,七巧冬菱发现了扫了眼:“哥儿真的知道呢,郡主你看,你快看。”

萧菁菁点头,摸着哥儿的小手。

“郡主,那些送给哥儿的贺礼——”七巧冬菱见状,忽然看了一下外面,对视一眼,想起什么开口,不知道整理得怎么样了,要不要她们去帮忙。

郡主让赵嬷嬷带人去整理那些送来给哥儿的贺礼了,已经好一会了,奶嬷嬷也抬头想起来。

萧菁菁看向她们,正要说话,脚步声响起,从外面传进来,赵嬷嬷从外面走了进来她行了一礼,看了看在场的人,没有说什么,朝着郡主,进来的时候隐隐听到什么:“郡主,在说什么,老奴整理得差不多。”

萧菁菁见到赵嬷嬷心头一松:“……”她把刚才说的说了,等着她说,她吩咐的时候说过让她整理完告诉她结果。

七巧冬菱没有再说,奶嬷嬷一样。

“哥儿是机灵,哥儿。”赵嬷嬷听完了郡主的话,睥过七巧冬菱还有奶嬷嬷,看着哥儿动手动脚的样子,哥儿生下来就好像知道一切。

就算可能性极小,不可能,她还是觉得她的小公子与众不同,和所有人都不同,生而知之,嗯。

“哥儿是不同的,当然不一样,生而知之也不算什么。”她夸了好几句,也逗了一下,叫了一声,行了一礼。

七巧冬菱奶嬷嬷觉得太夸张,萧菁菁也是。

“郡主,咱们哥儿说不得就是生而知之的。”赵嬷嬷最后开口。

“赵嬷嬷,禛哥儿还小,什么生而知之,我不想再听到这样的话,禛哥儿就是和一般的孩子一样,只是聪明一点。”萧菁菁打断赵嬷嬷的话,她不想有人听到这样的话,生而知之是能说的吗,禛哥儿还小,要是传出这样的话不知道外面会怎么传。

“老奴知道错了,老奴不会说了。”其实在赵嬷嬷说出口就后悔了,哪怕她只是在郡主面前提一提,在她心中哥儿是最好的。

可外面的人呢,指不定听到的人怎么想,说不得会害了哥儿。

听了郡主的话,她很认真的认了错。

“郡主是对的,老奴失言了,老奴也是说着玩。”她接着想到奶嬷嬷也在,瞄了过去,七巧冬菱她不担心,这些奶嬷嬷虽然也是信任的,可是必竟在身边不久。

七巧冬菱在听了后也觉得不好,只是还来不及说什么,闻言没有再说,奶嬷嬷对上赵嬷嬷的目光,低下头。

赵嬷嬷收回视线,好在在场的都不是外人。

“赵嬷嬷知道就好了。”萧菁菁转向禛哥儿,淡淡的,赵嬷嬷也明白,不再看哥儿,她行了一礼:“老奴真是老糊涂了。”

“你不用行礼赵嬷嬷,你不是老糊涂,只是太在意。”萧菁菁拦下来,她知道赵嬷嬷的心情,七巧冬菱还有奶嬷嬷也想开口。

赵嬷嬷见郡主这么明白她,心中高兴,知道郡主等着她说话,不再说别的了。

“郡主,你是不知道。”赵嬷嬷想到清理贺礼发现的,郡主让她整理的结果,哥儿的满月,来的人都送了贺礼,有些没有上门的也派人送了贺礼来,堆积在一起,很多,多得不得了,整整堆了一间屋子。

当时人多,也热闹,没有空整理,来了人就直接丢到屋子里,派了人看着守着,一直到事后,都一股恼堆在屋子里,因为贺礼都是给哥儿的。

老夫人让郡主自己看着办,不可能做什么,大夫人二夫人更不可能插手,四爷这些男人都不管。

她本来也忘了,守在屋子外面的人找了上来,她才想起来,哥儿满月礼都堆在一起,没有看,告诉了郡主。

郡主让她带人把屋子里的贺礼都清理出来,义不容辞,她找了人去了屋子里清理,现在终于清点出来,清点完了,记好,一笔一笔,然后令她意外的是有些人居然也送了贺礼。

都是一些让她没想到的人,都差点忘了的,也送了贺礼,也不知道怎么有脸,她没有马上提。

举起手上的本子,放到郡主面前:“郡主,这是老奴整理出来的本子,里面记好了,你看一看。”

她来的时候就拿着,只是手没有举起来,没有人注意到,如今此时举起来手,一下就看到,看到上面的帐本。

萧菁菁看了一眼,接过来,拿在手上,翻了一页,看了看,上面写得很详细,就像赵嬷嬷说的。

只要看下去就知道如何。

七巧冬菱奶嬷嬷都望着郡主手上的帐本,禛哥儿啊啊叫着,萧菁菁目光掠过,没有继续往下看,注视着赵嬷嬷,感觉出赵嬷嬷还有话说。

“郡主你看吧。”赵嬷嬷道,萧菁菁摇头:“你还想说什么?”七巧冬菱奶嬷嬷很意外。

“还是郡主知道老奴有话没有说完。”赵嬷嬷面对众人的目光,倒是点头:“不过郡主只要看完就知道老奴要说的是什么,郡主一定想不到,有哪些人送礼。”

没等郡主再说,在几道目光下,说了出来。

“先不提大姑奶奶了,大姑奶奶送了礼,不过大姑奶奶是家里人,再怎么也会送礼,满月宴也来了,更是喜欢哥儿,大奶奶奶送的贺礼,郡主到时候看,周二公子也送了礼,郡主,还送了不少,都要郡主去看,老奴整理时看到,郡主意外吧,说实话,关周二公子何事,又没有请他,还有那位,顾瑶的表姐。”

赵嬷嬷说到这一顿,显然不满意。

还有厌恶,嘲讽的。

青菁菁:“顾瑶的表姐。”她听着,周安还有纪澜她并不意外,虽然周安纪澜和她关系——但顾瑶的表姐,她送了什么来?

七巧冬菱还有奶嬷嬷也在想。

“周二公子还有大姑奶奶就不说了,她是什么东西,顾瑶不是死了,也不知道她身为表姐哪来的精力,一次二次。”

赵嬷嬷不高兴的说,所有人点头,她看了看哥儿。

“郡主意外吧,老奴看到的时候也是一样,尤其是顾瑶的表姐,谁让她来,之前就恶心人得不行,还不是一次。”

赵嬷嬷想着前几次顾瑶的表情恶心郡主的样子,一次她忘了是什么宴席了,跑来找郡主。

再一次也是,谁和她熟,郡主根本不想理她,她还跑来,套近乎,曾经不是和顾瑶一起吗,如今一次一次的,还送贺礼,真真是叫她们这些知道的人看到的时候恶心得不行。

七巧冬菱等也厌恶,赵嬷嬷厌恶的,她们也厌恶。

萧菁菁:“她总是恶心人,不用理她。”

“可不是,倒是送了不少好东西来,看得出是精心挑选的,想要贿赂郡主,也不看下她是什么人,郡主肯定想不到还有谁来恶心人。”赵嬷嬷又提起另一个人,不是之前那些,是另外的。

七巧冬菱奶嬷嬷摇头,她们猜测着,还有谁,带着不屑还有嘲讽,萧菁菁隐约想到谁。

“赵嬷嬷你直接说吧。”

“那老奴直接说了,还有谁,就是那位为了妾,一心想要作妾的小袁氏,还有袁夫人,看来是又掌了家,那位姨娘也太没用了,当初就该再派人去,让她们再也出不来恶心人,现在让她们跑出来,真正是太恶心人了。”赵嬷嬷恶心的说道。

小袁氏,袁夫人,萧菁菁没有开口,竟然是她们,她有种意料之外又意料之中的感觉,会让她觉得如此,并没有几个人,七巧冬菱看着郡主,小袁氏,奶嬷嬷们有些不明白,她们来得晚,很多不知道。

“郡主你说这些人都想什么,纯粹是来给郡主找隔应还是?别说送的东西又不好,很是一般,脸呢。”赵嬷嬷生气的。

萧菁菁:“小袁氏过得如何?袁夫人被放出来了?”

“老奴也不知道,已经派人去打听了,不过小袁氏过得哪里好了,只是倒是个狐狸精,会勾人,就知道勾人,连那样的也愿意,这不过得稍好,又蠢蠢欲动来找郡主。”

赵嬷嬷话中都是看不上眼。

萧菁菁也是这样想的。

七巧冬菱点头,奶嬷嬷试图听出什么,她们相视一下。

“郡主,你翻看吧,别的就是表姑娘们还有几位姑娘,没有什么可说,具体的郡主还是看上面,老奴让人写得很清楚。”

赵嬷嬷也不再说,指着郡主手上的本子。

萧菁菁说了一声好,翻看起来,赵嬷嬷望向哥儿,七巧冬菱很想知道,目光落在郡主手上拿着的本子上。

奶嬷嬷们大概猜出了点什么。

“哥儿,老奴的哥儿。”赵嬷嬷开口,萧菁菁翻看完,就像赵嬷嬷说的,她知道赵嬷嬷整理得很好。

她放下手上的本子。

“郡主看完了?”赵嬷嬷回头。

萧菁菁点头,她都看完了,也知道赵嬷嬷的心情,七巧冬菱还有奶嬷嬷很想看。

萧菁菁亲了禛哥儿,让奶嬷嬷把禛哥儿抱下去,她带着人去屋子里看了看,七巧冬菱终于看到。

奶嬷嬷被留下带禛哥儿,萧菁菁指挥人拆开贺礼,看了看,贵重的放到库房,留下一些送人,小玩意则是留下来给禛哥儿平时玩。

赵嬷嬷提的那些人送的贺礼被单独放在一堆,算是特意放在一起,萧菁菁看了,让人也拆开,然后都丢掉,或者送去给别人。

赵嬷嬷和郡主想的一样,七巧冬菱还有紫嫣秋雨都在。

“这些人送的,没有留的必要,反正也不是什么稀罕的东西,只会恶心人。”赵嬷嬷没有动手,在郡主耳边说。

萧菁菁示意。

处理完贺礼,萧菁菁晚上和四爷说了说,赵嬷嬷安排人。

纪尧没有在意,让菁儿自己看着办,萧菁菁在去给婆婆请安的时候和婆婆说起大姑奶奶还有小袁氏送礼的事。

大嫂二嫂也在。

“不用管,都是没脸的。”纪老夫人说,柳氏也:“四弟妹收了不少好东西吧。”

“二嫂要,随便挑。”萧菁菁道。

“是吗?那我有空去挑。”柳氏笑起来。

萧菁菁点头,纪老夫人白她一下:“眼皮子浅的东西。”夏氏没有开口。

“你到时候一起去挑,不过都是给禛哥儿的,你们挑来也没用,再生两个孙儿,倒是用得上。”纪老夫人看了夏氏一下,说起来,也算是暗底里催她们再生,多子多孙是福不是。

柳氏不依,夏氏脸红。

萧菁菁没有说话。

*

又过去几天。

“郡主,贺侧妃娘娘生的姑娘,虽然只比哥儿小一点,可是看着比哥儿小太多了,之前知道不能和哥儿比,见到才发现和哥儿相差越来越大。”七巧冬菱在哥儿洗了澡后感叹道。

萧菁菁没有说话,嗯了一声,想了想,奶嬷嬷一边给哥儿换上干净的小衣,想着那位贺侧妃娘娘生的姑娘,也是夫人的妹妹,倒是和哥儿一样大,让她们不知道说什么,她们也不了解,不敢再说话。

“等满月再看就知道了。”

萧菁菁前几天留下赵嬷嬷和四爷带着禛哥儿还有七巧冬菱回了安郡王府一趟,和父王说了话,看了贺侧妃生的幼妹,很小,就像赵嬷嬷说的一样,连禛哥儿的一半都比不上,像贺侧妃,不像父王。

她和四爷带着人呆了很久,禛哥儿和贺侧妃生的幼妹一起玩,禛哥儿是活泼的,贺侧妃生的幼妹还小,只知道吃和睡。

贺侧妃生恢复得不错,比她当时好,怕打扰贺侧妃休息,她没有多说,几位庶妹陪在一边,西院的姨娘倒是很高兴,萧琳琳变了一个人。

父王之后便回了大营。

“嗯,没有多久六姑娘就要满月了。”七巧冬菱道。

萧菁菁颔首,她准备了贺礼。

禛哥儿在动着。

奶嬷嬷换好了小衣,萧菁菁让她们抱给她,她抱在怀里,七巧冬菱在旁边看,奶嬷嬷退开,眼巴巴望着。

萧菁菁逗了逗。

采薇在禛哥儿满月的时候带着儿子来过,秦王府里那位锦姨娘生的女儿听说病了,太子妃生的女儿也身子骨不是很好,只有禛哥儿还有贺侧妃生的幼妹身体最好。

还有采薇生的儿子。

“郡主,采微那丫头又来了,带着她家里那个。”赵嬷嬷刚才去了厨房进来,对着郡主说。

萧菁菁点头,采薇应该是带着儿子来看禛哥儿,她让采薇进来。

七巧冬菱想看一下采薇的儿子。

“郡主,采薇姐姐的儿子看着就是听话的,很像采薇姐姐。”

“嗯。”萧菁菁应了声。

“可不就像采薇。”

赵嬷嬷得了命令,下去了,萧菁菁让奶嬷嬷也下去,让人把采薇带到花厅,她把禛哥儿放在一边的榻上。

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掌,去了花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