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二十三章 好好玩玩/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前一阵子听说萧菁菁生的时候很艰难,不过生了一个大胖儿子,纪家很高兴,洗三他没有凑热闹,满月酒宴,他不能不作表示,送了不少好东西去了。

希望萧菁菁能喜欢。

禛哥儿?真是好名字,不知道是不是纪四叔取的,希望禛哥儿喜欢。

纪府的小公子。

啧啧,这几个月他都有事做,要为太子办事,还要听秦王,忙得很,直到现在,才有空。

他真是想亲自去看一下萧菁菁,还有她生的儿子,看看她怎么样,问一下她可喜欢他送的东西?要是喜欢,他会再找一些好玩的玩意送去,只是想到纪四叔,摇了摇头。

还是不要打扰她了,让纪四叔怀疑什么,给她带去麻烦,手上的折扇一收,周安笑了。

秦王殿下的妾,还有太子妃都生了,还真是快,和萧菁菁一起一下子就生了,可惜没有一个生下小皇孙,都是生的小郡主,他可是太子殿下的人,当然希望太子妃能生下小皇!

只可惜。

别说太子殿下失望,就是他这样投靠太子殿下的也失望,要是太子妃娘娘能生下儿子,还用说什么。

秦王殿下只能一边去,现在可是还有秦王妃,要是生下小皇孙,啧啧。

太子妃听说伤了身体,他相信纪四叔会帮太子殿下。

所以他一点也不担心,纪四叔的能力他知道,只要太子殿下生下小皇孙,秦王妃生不出来——

掀起马车的布帘,周安手上的折扇隔开布帘,阴柔俊美面如敷粉的脸往外一看,拿着折扇在手心敲了敲,漫不经心。

今天有空,他可是约某人。

“公子不知道有什么事?”有马蹄声响起,后面来了一个侍卫恭敬的停在旁边开口,马上就到地方了,京城最热闹的——

周安看了一眼:“你说呢,看样子要到了,本公子今天要好好玩一玩,美人可是到了,还有赵昕?”

侍卫恭敬的抬起头来,望着公子的样子,这里旁边没有人,很安静:“公子,人已经到了。”后面的话没有说完。

“好,本公子好好和赵昕玩玩,还有美人们,好久没有和美人吟过诗作过对。”周安一笑,意味不明的说完放下折扇,赵昕这几个月总是和他对着干,当然要好好玩一玩,他没再隔着马车的布帘,马车布帘落下。

没有多久,马车停下来,侍卫在外面恭敬:“公子,到了。”

“到了?”赵昕等着本公子吧。

周安见马车门打开,他展开折扇走了下去,一摇一摇的,也不管站在马车前的人。

*

“萧菁菁真是不知好歹,好心好意和她和好,祝贺她生了一个儿子在纪家站稳脚步,她不就是生了一个儿子,她居然让人把我送的贺礼给退回来,看人家这才是收到东西的样子,哪里像她脑子有病吧。”

顾瑶的表姐听到收到东西的人回送了东西给她,很喜欢她送的东西,一下子生起气来,很想让人丢了,过了几天她仍然生气,萧菁菁算什么,要不是她看在以和为贵的份上,她会和她和好。

她只是不想和她再像以前一样,她送去纪府的贺礼竟然让人退回来了,就在前几天前,她也不过是看在萧菁菁还算不错的面子上和她合好。

她不领情她也不想再理她,要不是萧菁菁命好平安生下儿子,她看着不错,她也想生个儿子,没有怀上,虽然没有请她,还是送了一份贺礼过去,以为再怎么萧菁菁也不可能会不收,谁知道萧菁菁那个女人居然真的让人把她送的贺礼给退回来了。

让她丢尽了脸面,她当时那个气,直接让人扔了,拆开了送人,她送的贺礼都是好东西,给萧菁菁的,萧菁菁不要,她怎么可能留。

丢脸死了。

现在送的人说喜欢,她高兴不起来。

“不是谁都像萧菁菁一样。”

顾瑶的表姐生气。

“夫人,冷静一点。”丫鬟婆子开口。

“萧菁菁!”顾瑶的表姐盯着下面的丫鬟婆子,咬牙:“你会后悔的。”和我作对。

“夫人,菁华郡主一向不知好歹,夫人没有必要再像之前一样。”

丫鬟婆子对视一眼,夫人不知为何想要讨好菁华郡主,明明——其实夫人早就不该再和菁华郡主和好,就像以前一样就很好。

夫人几次想办法和菁华郡主套关系,都没有套上,菁华郡主根本不想和夫人多说,夫人为什么想不通?

她们替夫人不值,很不值,夫人是什么人,菁华郡主不值得夫人如此,她们也不喜菁华郡主,觉得菁华郡主太过份了,一点没有身为郡主的气度还有风彩。

“夫人就这样就可以了,菁华郡主早晚会明白自己什么也不是,比不上夫人!你看以前菁华郡主还不是被夫人算计。”

“对,我知道,我知道我以前错了,我不会再和萧菁菁和好,萧菁菁以为自己是谁。”顾瑶的表姐生气的。

过了一会,她:“萧菁菁你让我这样没脸,我不会忘了的,要是早知道,我根本不会送什么贺礼给你!”

丫鬟婆子跪在地上听着,看着夫人。

“夫人,只要你想,不必讨好谁。”有婆子道。

门外有声音响起,顾瑶的表姐看了出去,她嫁人后过得还不错,至少比顾瑶过得好得多,就像所有世子女一样,有些话还是不想让太多人听到跪在地上的丫鬟婆子慢慢起身,也听到了什么,看着。

不知道是谁?夫人喜欢管家,别的都不在意,老夫人那边送了人来,夫人是连公子爷也不在意的。

顾瑶的表姐听出什么,脸色缓了起来,丫鬟婆子也回过神。

*

袁府。

袁夫人又被关了起来,被关了很久好不容易放出来,就听说了菁华郡主为永叔生了儿子,纪家都非常高兴。

京城都热闹了起来,秦王府太子妃都生产了,到处都高兴,不过只有菁华郡主生得好。

只有她还有语姐儿还有大女儿不好。

府里被狐狸精把持,她什么也做不了,老爷不见她。

她也想替永叔高兴,永叔有子嗣了,再怎么说永叔也曾是她的女婿,不过心中还是恨的,恨永叔和人一起对付她,大女儿嫁给永叔一儿半女都没有生下早死,永叔一直没有儿女,现在好了,想着大女儿的死,还有被卖给人作妾的语姐儿还有自己之前被关着,都是萧菁菁害的,她们会落得这个下场,还不都是萧菁菁,就算知道自己也有错又如何,心情怎么也好不起来。

她被关,语姐儿被卖,也是老爷被狐狸精哄了,宠妾灭妻,不认她这个正妻,这几个月,她都被关,没有人看她,她什么也不知道。

放出来见到耀武扬威的狐狸精,知道狐狸精和人勾结,只是不知道是谁,她一度以为是老爷想开了放出她,觉得肯定是老爷看出狐狸精的真面目,不然为什么突然让她出来。

她都放弃出来了,还来不及找身边服侍的人,狐狸精笑话她,被关的夫人。

告诉她纪府的情况。

她不知道狐狸精想干什么。

狐狸精说让她出来管事,她不耐烦这个,还说语姐儿有本事,得了宠,派人来找她。

再见老爷,老爷没有理她,她想老爷是不是怕被人笑话,所以再是宠那个狐狸精还是想让她再管家。

不相信狐狸精会像她说的,觉得自己起来了,总有一天会像以前一样,就像她想的,狐狸精根本什么都不懂。

她会报仇,替自己还有语姐儿,心里还是不待见语姐儿,必竟被卖了,觉得丢脸,被卖出去为妾,还是那样一个老头,自己没有摸到一分银子,就算没有废掉,她也不想有人知道那是自己的女儿。

太丢脸了,太没有脸面,一个妾还是那样,哼。

狐狸精不屑的表情她没有在意。

就在这时她见到语姐儿派回来的人,才知道那个狐狸精为什么说语姐儿有本事,放她出来了。

还有老爷的态度是为什么。

原来语姐儿得了宠,外面有人说闲话,狐狸精还有老爷怕有人说才放她出来,狐狸精就是狐狸精,更喜欢服侍男人。

不喜欢管家,管事,倒是真的,她一点没有说错,就是一个以身侍人的,早晚会失宠,至于语姐儿虽然得了宠,可是不能回来,派人告诉她纪府的事。

想一起送贺礼。

因为想改变现状,语姐儿也是真的想恭喜永叔,心还是没有变,虽怨恨,还是忘不了,还有就是真的赔罪,想要求得原谅,她的日子并不好过,想看一看能不能再巴上永叔,想要她这个当娘的一起。

当然她这个当娘的也是一样的想法,想看下能不能求得纪家的人原谅。

说不定能改变什么。

她和语姐儿难得又有同样的心情,语姐儿她还是不喜,还是不屑,不过语姐儿得了宠,不算太没用。

她们母女俩一起送了贺礼到纪府,等着,老爷知道后不高兴她送贺礼,她告诉老爷想挽回关系。

那个贱人狐狸精笑她和语姐儿,不知自己的身份送什么贺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