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二十六章 齐心协力/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就这样带着三嫂送回京城的东西,让人放着。

她坐下来喝了一口水,赵嬷嬷带着七巧冬菱进来:“郡主。”

萧菁菁示意她们,安排起来,就像婆婆说的一样,从中挑出一些留着给禛哥儿玩,其余的都放着,让赵嬷嬷还有七巧冬菱处埋。

“剩下的就放在库房里吧,要用再去取,你用钥匙打开库房的门,放进去吧。”

“老奴知道,也是这个意思,三夫人送回来的东西不少,但都不算太好,主要还是心意,郡主挑些给小公子用就行了,小公子郡主并不缺这些,其余的还是收在库房里比较好。”赵嬷嬷是一样的想法。

“嗯。”萧菁菁见赵嬷嬷明白了,看着她点头。

七巧冬菱站在一边,她们也听出来了郡主还有赵嬷嬷的意思,想到老夫人说过的。]

“这些挑出来的东西算是里面最适合小公子的,也是最有趣,有野趣的,珍贵之处也只是三夫人三老爷送回来的。”赵嬷嬷又道,也就小公子小用得上,并不是嫌弃东西不好,三夫人和三老爷去的地方只是一个郡县,能找出这些东西不容易了,扫了下挑出来放在一边的几件,没有再说下去:“老奴这就去打开库房,把东西放进去锁着,以后再说吧。”

三夫人三老爷送回来现在不可能送人,只能放到库房里占地方了,以后有什么事,也不是不可以挑出来送人。

萧菁菁再次点头:“可以留着送人。”

“老奴也是这样想的。”

赵嬷嬷道,七巧冬菱见赵嬷嬷看过来,她们对上赵嬷嬷目光,以为赵嬷嬷要让她们一起。

“你们留下服侍郡主。”赵嬷嬷却道,郡主身边也要人,她还是叫别的人吧,说完看向郡主。

“郡主,老奴去了,七巧冬菱服侍你,老奴叫别的人去。”赵嬷嬷就走了。

萧菁菁没有说话,送了赵嬷嬷去了。

七巧冬菱明白了赵嬷嬷为什么没有叫她们,她们过了一会收回视线,望着郡主。

萧菁菁目光落在三嫂送回京的东西上,拿起一件,是滚灯,两个同心圆机环,机环内有轴,托着环内盛香料的小碗,转动薰球时,小碗可始终保持向上的位置,萧菁菁转了一下。

这一件是送给她的,不知道三嫂在哪里找的,还不错,虽然比不上她库房里放的的滚灯。

也有另外的味道。

“郡主,三夫人这盏滚灯应该是给郡主的!”七巧冬菱也打量着,开口。

“嗯。”萧菁菁颔首,手放开滚灯,更多的是民间的玩意,像陀螺,拨浪鼓,阿福,四喜人,还有空竹,蹴鞠,都是给禛哥儿的,放在一起。

她手拿起陀螺,七巧冬菱也看过去。

陀螺也作陀罗,形状略像海螺,用木头制成,下面有铁尖,玩时用绳子缠绕,用力抽绳,使直立旋转。

禛哥儿还太小,暂时不能玩,长大可以玩,拨浪鼓不少,现在就可以给禛哥儿玩,阿福还有四喜人,空竹也有,蹴鞠也要等禛哥儿大了才能玩。

萧菁菁也拿起来看了看。

七巧冬菱的目光也随着郡主的动作:“这些要小公子再长大一些,有些可以现在玩。”她们对视一眼。

萧菁菁拿过放着的七巧板,上面画着燕几图,正方形的纸板分成七块,用它们拼成各种各样的图形。

有益于智力的发展,九连环,共有九个环和一个柄,把九个环一个一个套到柄里去。然后一个一个取下来。

看起来不难,真正玩起来却颇费周折,是最具奥妙的玩具之一,都不是现在禛哥儿能玩的。

等四爷回来,让四爷也看看。

萧菁菁想着,先是移动了一下七巧板,她移动了几下也没有移动回去,放下来,七巧冬菱还来不及说什么,就看郡主拿起九连环玩起来。

郡主要玩吗?她们好奇的看着,萧菁菁还是以前玩过,九连环她玩得还不错,手拔弄了几下,九个环套了五个了。

“郡主,你会玩?”七巧冬菱张了张嘴,萧菁菁听到声音没有再玩,放下九连环,看向她们,很随意的。

七巧冬菱却心头一紧,自己出声打断了郡主的动作,她们不知道说什么,萧菁菁回答她们:“以前玩过,会。”

七巧冬菱是后来才到郡主身边服侍的,所以并不知道,因此才会好奇,不由出了声开口。

“你们也可以拿去试试。”萧菁菁道。

“奴婢也可以吗?”七巧冬菱两人好奇,也想玩,听到郡主的话,高兴起来,可是看了看九连环,忽然担心自己不会。

她们没有玩过,是真的不会,不由迟疑起来:“奴婢不会,这?”

“多玩几次就会了,可以找人问。”

萧菁菁说。

七巧冬菱更高兴,想试下,可是想到九连环是给小公子的,她们——

萧菁菁看出她们在想什么,赵嬷嬷出去后,叫了人,带着人去把余下的东西放到库房。

库房的钥匙她随身带着,打开库房,盯着人放好。

等到放好后,她走进库房看了看,走了出去,回去见郡主。

宜园这边。

纪老夫人在老四媳妇带着人走后,让人下去,侧过头来和张嬷嬷说起话来,说着之前没有说完的:“老三倒是知道埋头苦干了,也是那个郡县太乱,不得不埋头苦干,要是南边,哪里需要,说不得又像在京城里一样,所以说远点也好,乱点也不错,可以让人休身养性,虽然要吃不少苦头,但也算是好事,让老三能好好的干,有所作为,不是像在京城一样,很好,当初打听的时候就知道,也想过,老三现在没有那么多时间想七想八的,和老三媳妇斗气,和老三媳妇总会慢慢处好,就算如今还不行,以后也可以,必竟就老三媳妇一人跟着,身边没有贴心人,一个人在外,哪里不需要人照顾,除此就是丫鬟婆子小厮侍卫,丫鬟都是我和老四或老三媳妇的人,长得也不行,就是以防老三看上,一个个都很丑陋,幕僚也只帮着外面的事,难不成还能插手内院的事。”

“老夫人可以安心。”

张嬷嬷道,看着老夫人,她也听到了回来的人说的,明白老夫人所想,她也是这样想的。

“是可以安心一些。”

纪老夫人点头:“但还早,还要等时间,等我和老四派的人再传消息,人也不忙撤回来,继续留着,万一有什么呢,等老三老三媳妇再送东西回京。”

这些说来说去,翻来覆去的,也不记得说过多少次,说过几次了。

“老夫人是对的。”张嬷嬷开口,她也再次道。

“说不定那时候老三和老三媳妇就好了,此时老三忙起来,老三媳妇时间长了也会原谅老三,加上身边没有别的人。”

纪老夫人也是这样希望。

“三老爷三夫人这次一起齐心协力找了不少好东西送回京城,给四爷四夫人还有老夫人,这是一个好的开始,三老爷忙外面的事,三夫人忙着内院,帮着三老爷,老夫人四爷派去的人都说三老爷和三夫人开始说话了。”

张嬷嬷说。

“开始说话,以后话就多了,也会睡到一起,不分彼此。”纪老夫人费尽心思,每次遇上老三老三媳妇,都不由想说点什么。但这些都是说了很多次的。

她偶尔不耐,又忍不住还是翻来覆去提了。

张嬷嬷何尝不知道:“老夫人,三老爷三夫人写了当地的情况,老夫人可以问下四爷。”

“会的。”

纪老夫人道,她想着孙氏又生起气,不高兴的:“老三虽然没有明目的提孙氏,也问起来了,问孙氏生了没有。”说起来就气,还是话里话外问起来。

她是不想提孙氏的,也不让人提。

府里没有人提起,她派了人盯着孙氏,孙氏有身子,该做什么也要做,被关着。

都没有人记得孙氏要生了,老三还记着。

好在老三媳妇也问起,很大席,不把她放在眼里,又说和老三说起过,她才没有那么气,老三媳妇只要不气就好。

“老夫人,三老爷走前知道孙姨娘有身子,到了时间,算起来孙姨娘要生了,三老爷难免——想问一句。”三老爷要是不问才。

张嬷嬷道,还有的话没有说。

“你又替他说话。”

纪老夫人看着她:“也就是说他问是对的?”

“老奴不敢这样说。”张嬷嬷道:“孙姨娘是要生了,老夫人。”

“你。”纪老夫人没有说什么。

“老夫人,老奴也是说实话。”张嬷嬷道,看不出老夫人有没有生气,三老爷这事只是问一问。

老夫人很平静。

“老三媳妇也知道,说是和老三说过,也问了。”纪老夫人这时道,说了出来,她很久没问起孙氏了,反正安排了人,要生就生。

难怪老夫人并不怎么生气,张嬷嬷终于知道了,也知道老夫人所想,三老爷三夫人写的信她并不知道写了什么,老夫人说她才能知道。

只能猜,还有从回来的人说的话里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