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三十二章 没有反应/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哥儿又在抬头,拿着小胖手,挥舞,哥儿的小手白胖得透明,还有胎发好像又长了,满月的时候剪过哥儿的小脸真是白得透明,小指甲也是小小的圆润得很,长大一定很好看,就像四爷的手,也会长得很高,比四爷还高,郡主和四爷都不矮。”

赵嬷嬷一边看着小公子一边对郡主道,七巧冬菱一起点头,就像赵嬷嬷说的郡主和四爷都很高,小公子长大一定很高,会是像四爷一样的翩翩公子。

“嗯。”萧菁菁应了声。

没有说什么,目光落在禛哥儿的小手上,握住禛哥儿的小胖手。

“小公子的眼晴又黑又大又亮,眉毛像四爷,虽然还小,也看得出有型有角,鼻染也很高,以后长大了还会长得更高,很多像小公子这么大的鼻子都是塌的,要等长大才能知道能不能变高,都是未知数,小公子不同,现下就这么高,嘴唇又小又往上翘,皮肤更白,小脸虽圆胖,头型还有四肢身子都是修长的。”

赵嬷嬷又道,在她的眼中,小公子就没有一点不好的,全是好的。

越看越是觉得小公子哪都好,七巧冬菱也差不多。

“小公子眼晴是真的又黑又亮还大,眼睫毛很长。”

她们对视一眼。

“小公子的眼晴长得好,才会如此,手像是要抓什么东西,头也歪着,腿更是用力,有劲得很。”赵嬷嬷的手放到小公子的腿前,被蹬住。

萧菁菁也凝着。

过了一会,赵嬷嬷抓着小公子用力蹬过来的小脚,放下来,七巧冬菱也想试一试,萧菁菁手放过去。

感觉着禛哥儿蹬着的小脚蹬过来的力道,赵嬷嬷收在眼中:“小公子这样多动是好事,入了八月,不那么热了,等到八月底,小公子更大一些,天气彻底凉下来,就可以带小公子多出去走动走动。”

七月最热的几天过去,现在要入秋了。

一入八月,天气凉了不少,虽然还是出太阳,也没有那么热了,但这样的天气,依然只能在屋子里,到外面,怕会晒到小公子,小公子在屋子里呆久了,一出去就不适应,觉得热。

回想起来,七月那几天是真的热,没有人愿意出门,下过雨后,纵是不像前一阵天一大亮就开始热,到天黑热量还是降不下去,只有半夜稍好一点。

光用冰盆都不解热,需要用凉水洒在屋子里外,时不时降一下温,才能让屋子里和外面不一样。

由于热,不管是吃的用的都会用凉水或冰浸一下,才能入口,很多事都没法做,顶着列日,稍微一动就是一身的汗。

弄得大家能不出门就不出门,都歇在屋子里,别说主子们就是她们这些丫鬟婆子出是躲着。

每年七月都要热那么几天,现在纵也要放冰盆,出门也要走树下面,走廊都是热的,却真的好了太多太多。

那几天真不知道是怎么过来的,吃不下,睡不着,都懒得动,想在屋子里睡大觉,外面知了什么的都恹了,可睡大觉也热,主子们还能多用冰盆,像她们就不行了。

只能用点边角料,多是用凉水。

去年下了雪,可各家存的冰块却不算太多,外地运来卖的冰也少,天热,冰块供不应求,每家采买也采买不了多少。

因此用起来就要算着用。

“嗯,等天凉下来——”萧菁菁说。

七巧冬菱也期待着。

“小公子,看嬷嬷这里。”赵嬷嬷在小公子的眼前晃了一下手,见小公子追看着她的手。

“禛哥儿。”萧菁菁见状也开口,松开抓着禛哥儿的手拿起一边的玩具,摇动着放到他的眼前。

手拿着移动,只看着禛哥儿也看过来。

“小公子反应很快,郡主,小公子的目光很敏锐,还有手脚反应快。”赵嬷嬷开口。

萧菁菁哪里会没有发现。

七巧冬菱好奇的盯小公子。

“小公子的头抬了好一会了,在看自己的手和脚。”赵嬷嬷又道,没有再做什么。

萧菁菁包容着禛哥儿,手上拿着玩具,摇动,一下左边,一下右边,禛哥儿追着她的手,头一直抬头,竟支撑得住,手脚不停的动,像是要爬起来,站着。

萧菁菁上前一步想要扶。

“不知道何时再能站起来,走动。”

“郡主,小公子才多大,哪里能站起来,郡主想得太远了,不过小公子定会很快会爬,先看看小公子何时能爬动吧,要站起来至少也要几个月后,小公子才出生二个月。”

赵嬷嬷听了郡主的话,马上道,摇着头。

郡主要求太高,只是就是她也希望小公子快点站起来。

七巧冬菱一样的想法:“小公子肯定会很快学会站起来的,小公子腿那么有力。”

“嗯。”对此赵嬷嬷是赞同的,一听她们的,看着小公子蹬着的腿:“不管是什么小公子肯定是最快的。”

萧菁菁倒是没有那么想,只要健康长大就好,想是这样想,嘴上还是忍不住:“希望他快点长大,爬起来。”

“郡主该知道,俗话说,三翻、六坐、七滚、八爬、周会走,有得等了,小公子再快也快不了多少,快多了对身子骨不好。”赵嬷嬷想着知道的笑了起来,忍俊不禁。

七巧冬菱:“……”用力点头,她们也听说过。

萧菁菁也一样,没有开口,想着禛哥儿下个月会翻身,六个月会坐,七个月会滚动,八个月会爬,还有很久,周岁的时候才会走。

她蹲下身子,细细的摸了一下禛哥儿的额头,没有发热,很好。

“郡主,可不能急着让小公子爬和走。”赵嬷嬷在旁边看到,上前在郡主的耳边开口,七巧冬菱回神,也要说什么。

萧菁菁回过头来,点头,又摸了一下禛哥儿的头,禛哥儿的胎头又要剪一下了:“长长了。”

“可不是,老奴也要说。”赵嬷嬷道,小公子的胎发长得快。

七巧冬菱盯着小公子的胎发。

萧菁菁点头,赵嬷嬷看向七巧冬菱还有一边一直站着不动,也不敢说话的奶嬷嬷,哼,收回目光。

“剪短一点不会那么热。”萧菁菁道。

“郡主可不能再剃再剪。”赵嬷嬷看向小公子的胎发,奶嬷嬷想要说话。

萧菁菁颔首:“我知道,不看着,心里放不下。”每天起来最想见的就是禛哥儿,然后和四爷一起抱着禛哥儿去婆婆那里,和大嫂二嫂说说话,回来。

陪着禛哥儿,光是看着她就已经满足。

不看一眼不放心,总觉得少了什么,心里挂念着,就像是身上掉下来一块肉,为人母的她变得不一样了,这是她前世没有体会过的,前世的她蠢的害了她和四爷的孩子。

这一世,她和四爷有禛哥儿,看到禛哥儿,她的心就发软,想一直看着,哪里也不想去,隔一会没看到,就会问,知道禛哥儿在做什么,直到哄着他睡过去。

“老奴看不到小公子,也担心。”赵嬷嬷道。

萧菁菁:“……”直到有人进来。

她让奶嬷嬷守着,等到禛哥儿醒了,才让七巧冬菱抱起禛哥儿。

*

赵嬷嬷走到郡主面前:“郡主,孙姨娘还没有发动。”

“是吗。”萧菁菁看着她。

“可不是,郡主你说孙姨娘为什么到了时间还不发动。”赵嬷嬷小声的在郡主耳边。

都这么多天了,还没有发作,谁不知道之前大夫入府看过,说过几天可能就会生产,可是过了这么多天孙姨娘都没有动作,老夫人也问过,还是一样,大夫也说不出为什么,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就算是难产也该生了,谁知道怎么了,不知道是不是孙姨娘自己作了孽?

“不要说了。”萧菁菁摇头。

“郡主,老奴听说大夫说孙姨娘怀相不好,很可能流产,前些天就该生产,可是一直没有动静,也不知道怎么了。”赵嬷嬷还是又说了一遍。

“娘会找大夫!”萧菁菁道意思就是不要再说了,她想到婆婆,婆婆就算不在意孙姨娘,必竟是孙子,也会派人请大夫的。

“老夫人可不喜欢孙姨娘,孙姨娘怀的不会是死胎吧。”赵嬷嬷沉沉的道,听说这位孙姨娘长得很肥胖,蠢笨如猪,从三老爷离了京外放出京,就不足为虑。

“娘心里自有数。”

萧菁菁淡淡的,不想再听,不想管,不管怀的是不是死胎,都与她无关,她不想插手进去。

“老奴知道了,不提了。”赵嬷嬷不再提,知道郡主不想听,说起别的:“郡主,老奴看地窖还有不少冰块。”

“以后不用算计着用了。”萧菁菁听了:“天气会一天天凉下来的。”

“是。”赵嬷嬷道。

宜园,纪老夫人很不高兴,听了张嬷嬷的话,不知道孙氏到底什么时候才会发动,这都多少天了,闹得府里都人心惶惶的,都不能睡个安稳觉,说来说去都是因为孙氏一个人。

她还有理了?真是,她很气,恨恨的盯着婆子:“孙氏还是没有动静?”

“是,老夫人。”跪在下面的婆子道,丫鬟站着。

张嬷嬷:“老夫人,也许再过两天孙姨娘就会发动了。”她知道老夫人着急,还有担心,以及想法,孙姨娘还是不生,不说老夫人,她也着急,还是不由道。

“是吗,这话说过几次了,我都不想听,真的会发动吗?”纪老夫人听了张嬷嬷说,看过去,不悦的。

“老夫人,想必孙姨娘也不想。”张嬷嬷嬷开口。

“是吗,大夫明明说了,也不知道她到底怎么回事,身体里面难道穿的都是一团稻草吗,所以生不出来,没有动静。”纪老夫人冷着声音。

张嬷嬷只叫了一声老夫人,扫过跪在地上的婆子还有一边的丫鬟婆子,孙姨娘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没动静。

“哼。”

纪老夫人也懒得说,懒得和谁发火,发脾气,哼了一下,张嬷嬷看着老夫人。

“还是没有动静,你问一下她到底要什么时候才会发动,传出去,还不知道人家怎么说,大夫请来也看不出原因。”

纪老夫人又道。

张嬷嬷不敢再说话。

丫鬟婆子,还有跪着的婆子低下头。

“简直是丢我的人。”纪老夫人一想这些天,她等了又等,孙氏都没有反应,

她看向张嬷嬷:“你再去看下孙氏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老夫人,老奴这就去看下。”张嬷嬷知道老夫人的意思,恭敬的道,去了。

“再去请大夫来府里看看。”纪老夫人道,叹了口气:“去吧,请大夫入府里来,好好给孙氏看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