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三十四章/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孙姨娘真是可怜。”

不说别处,竹园,柳氏还有夏氏得知孙氏的事后带着人过来,妯娌三人说了说话,

柳氏此时叹道,一个姨娘落到这个下场是活该,她怎么可能真的可怜,以前让三弟宠着,宠妾灭妻的时候,三弟妹过得是什么日子,也许是报应,手上拿着绢扇,一点一点扇着风,带着可惜的道:“这么久都没有生下来,看来是难产了。”

夏氏没有开口,她一向少开口,只是点头。

萧菁菁知道大嫂二嫂来是为了什么,看了赵嬷嬷七巧冬菱一眼,她本来也正和赵嬷嬷说,让赵嬷嬷她们下去准备茶水点心了,请二嫂大嫂坐下,一起坐着说话。

天气不热,大家也比前些日子走动得多,大嫂二嫂时不时会来,她也会走动一下。

“嗯。”萧菁菁收回目光点下头。

“四弟妹也觉得可怜?孙姨娘这是自作自受,四弟妹你生产的时候可不像孙姨娘一样胖,娘那边想来也准备好了,有奶嬷嬷喂养倒是不怕,不知道娘会给谁养。”柳氏又道:“不过孙姨娘哪里能和四弟妹你比,一会把禛哥儿抱来看看,长胖了没有。”

萧菁菁应了一声。

夏氏只想生个自己的孩子,想着事,柳氏转向夏氏:“娘千万别让我们养,我身边有锦姐儿,四弟妹有禛哥儿,大嫂。”

“什么?”夏氏一下抬头,并不知道柳氏说了什么。

“大嫂在想什么,连我的话也没有听到。”柳氏笑问,夏氏摇头:“没有。”

“我在说,娘可不要让我们养孩子。”柳氏没有再追究,笑眯眯的。

“应该不会。”

萧菁菁这时道。

柳氏也知道不可能,只是说着玩,夏氏回过神来。

“娘心里有数。”萧菁菁说话。

“大嫂你也快点再生一个啊。”柳氏忽然对着大嫂,手上的绢扇又一摇,夏氏有点不好意思。

“要不要去找娘说说话,娘想来——”柳氏最后道。

她们先去一起看了禛哥儿,才离开。

*

纪老夫人记得孙氏是上午发动的,可是眼看着天都要黑了,还是没有生下来,听那边传来的消息下面一直没有开,只流血,大夫也说不好,看来果然是要难产的。

好在还没有过一天,不算太久,要是入了夜,到了明天才是真的凶险,只是虽不到一天对于孙氏这种不是生头胎的,也算是比较久的。

天真的黑了下来。

老大媳妇老二媳妇老四媳妇那边都有人来,也来过一次,被她赶回去,禛哥儿也没有多看,没有必要为了一个妾在这里耽搁时间。

老大老二老四回府,她知道他们也知道孙氏生产的事。

老大老二就算了,老四——

她派人去老大老二那里传了传话,老四那里也一样,不能因为孙氏生产,让大家都等着。

该做什么都做什么,孙氏能不能生下来靠她自己,谁都帮不了她。

*

纪府大房二房,都见到了纪老夫人派去的人,柳氏只是和老爷说了几句,夏氏一个人,派人去问了一下老爷。

她一个人用了晚膳。

而竹园,纪尧听了娘派过来的人说的话,让人离开,他正和菁儿说着话,回过头来:“娘倒是没有必要专门派人过来说,一个妾生产,三哥也不在。”

萧菁菁也是这样想。

“菁儿想什么。”纪尧坐了下来,他身上有汗,准备去沐浴,萧菁青看到四爷额头上的汗,站起身来,掏出手帕,替他擦了一下:“没有,四爷。”

纪尧一把抓住她的的手,按下来后,抽出她手上的手帕,闻到菁儿身上的奶香还有馨香,自己擦了几下,发现帕子脏了,放到一边,没有让她再继续擦:“为夫去洗一下。”

“嗯。”萧菁菁早就叫人准备水了,赵嬷嬷七巧冬菱都下去准备晚膳还有温水了。

她对着外面叫了人。

纪尧坐在一边笑看着菁儿,萧菁菁叫了人送水到净房,还有晚膳稍微晚一点送来,回头就对上四爷的目光。

“菁儿不必等我。”纪尧开口,萧菁菁摇头:“我也不很饿。”她听出四爷意思。

纪尧觉得和菁儿心灵相通,站起来,打算去先去沐浴更衣,然后看下禛哥儿,陪菁儿用晚膳:“好,很快就好。”

他摸了一下菁儿,笑着往外走,也在叫人。

萧菁菁点头,等四爷沐浴后过来,她叫人抱来禛哥儿,逗着。

*

而纪老夫人用了晚膳,休息了一会,沐浴更衣。

入了夜,夜深了,还是没有生,罢了,闭了闭眼,纪老夫人也准备休息了,明天起来再说吧,也许半夜生了,明早起来就知道。

张嬷嬷被她派过去,一直在孙氏身边守着。

她看向丫鬟婆子,摆了摆了,站了起来:“出去吧,我要休息了。”

“老夫人?”丫鬟婆子站在一边,听到老夫人的话,看着老夫人,还想要说什么。

“没有听到我的话?”

纪老夫人一见之下,不高兴了,不悦的道,丫鬟婆子对视一眼,不敢再说什么:“是,老夫人,要不要老奴服侍老夫人——睡下。”她们小心的还是望着老夫人。

“不用,都收掇好了,还要服侍什么。”纪老夫人不满,就要进内室去。

“是,老夫人。”丫鬟婆子只好望着老夫人,退下去。

门外有声音响起,张嬷嬷竟然回来了。

“老夫人。”

就在这时,张嬷嬷从外面进来,正好见到门口的丫鬟婆子,看了一眼,到了老夫人身边。

丫鬟婆子不由停下来,望着张嬷嬷,不禁相互看了看,恭敬的看进去,孙姨娘生了吗?

她们听到老夫人的问话,忍不住听。

“你回来干什么?可是孙氏生了?”

纪老夫人看到张嬷嬷居然回来,出现在她面前,停下动作,扫了外面一眼,问起来,没有在意。

要是孙氏真的生了,算她命好,她也不用再做什么。

她倒是希望如此。

“老夫人,老奴知道你担心,孙姨娘还没有生!老奴过来是——”张嬷嬷知道老夫人担心,希望孙姨娘生了,她恭敬的开口,还没有说完就被老夫人打断。

“没有生你回来做什么,还不如守着看孙氏什么时候生!”纪老夫人不高兴的道,看着张嬷嬷,语气不悦,但随后还是缓了一口气。

盯紧她。

张嬷嬷不管怎么说也是她派去的,虽然守着,跑了回来,她也没有生气,想来也是有话要说。

“老夫人,老奴派了人守着。”张嬷嬷道。

“哦?”纪老夫人不置可否。

“老夫人,老奴回来和老夫人说一声,孙姨娘才开了三指,接生嬷嬷说今晚生产是不可能的了,大夫开了药,让人熬药!”张嬷嬷接着开口。

老夫人虽然不在意,她还是决定跑这一趟,向老夫人禀报一声。

“哦,是吗,是不是用了药就会马上生出来?”纪老夫人听后马上问,她大概知道张嬷嬷为什么回来了。

想要禀报给她。

“大夫是这样说的,老夫人,只要孙姨娘喝了药很快就会生。”张嬷嬷说不再多想。

“那就好了,为什么不早点用药,你不用说,我也正要休息,你没有看到我让人下去吗,就是打算休息了,明天起来再说,想来那个时候该有结果了。”纪老夫人也不再想,对着她漫不经心,平静冷淡的道。

“老夫人,大夫说之前不好用药。”张嬷嬷望着老夫人话中有话的说。

孙姨娘的情况不能随便用药,是真的难产。

“哦?”纪老夫人哪里会不明白她话中没有说出来的意思,生产本就凶险,怀相不好,难产,再用了药——

不死也要去半条命。

她心中只有命这一个字,过好过不好都是命。

丫鬟婆子也听到了,她们这时退到外面,说不出话。

纪老夫人没有在意,和张嬷嬷又说了一几句,不再说:“好了,孙氏的情况我都知道了,你去吧,我要去休息了,不用服侍,夜深了,年纪大了,可熬不得夜,你要是累了,也不用守着,让人看着就行了,到时候只要报给我一声。”

就要进去休息,挥手让张嬷嬷去,张嬷嬷还是跟着,恭敬的:“老夫人,让老奴服侍你休息了再过去吧。”

纪老夫人回过头盯着她,最后还是任她扶着进去,服侍她躺下。

她看着张嬷嬷。

“老夫人,老奴放下床帐了。”

张嬷嬷知道老夫人已经洗漱好,服侍老夫人躺好,放下床帐。

“嗯。”纪老夫人躺下,看着站在一边的张嬷嬷,她:“好了,不用在这里浪费时间,去吧。”摆着了,闭了一下眼。

张嬷嬷点头,吹灭了烛火,退下。

纪老夫人在黑暗中睁着眼看她下去,望了一下头顶的床帐,希望明早起来孙氏生了吧,她闭上眼,张嬷嬷出了老夫人的屋子,到了外面,找了人。

说了什么,不久后,她去了孙姨娘的院子。

到了后,就听着孙姨娘杀猪一样的叫声,叫了人一问,知道孙姨娘还没有生,整个院丫鬟婆子进进出出,端出来一盆盆血水。

风一吹,吹动烛火,整个院子很亮,挥退丫鬟婆子,在凳子坐下来,等着。

药差不多要熬好,她看到婆子把熬好的药端了进去,孙姨娘又被叫醒了,她听到孙姨娘的叫声。

声音很凄厉,孙姨娘叫着不要生了,可哪里是想生就能生,想不生就不生的。

她就算真的不想生也要生。

孙姨娘生的可是二老爷的孩子。

无论是小公子还是姑娘都是主子,纪家的人,哪怕是庶出,孙姨娘有什么资格说不生?

端出来的血水越来越多,孙姨娘的声音也渐渐叫不出来。

院子里的人都知道不好,脸色都差不多。

在张嬷嬷以为药效不够,准备问一下大夫为什么孙姨娘要不要再灌点药进去,半夜三更的时候,孙姨娘终于生了。

一声凄厉的尖叫,伴着哭声,孙姨娘生了一个姑娘,听到接生嬷杂店的话,她点头,还来不及问孙姨娘怎么样,就听到孙姨娘大出血,顾不上许多连忙让大夫进去看看,需要什么,刚看了接生嬷嬷抱出来的姑娘一眼,只看到府里最小的姑娘像孙姨娘,和三老爷不是很像,瘦瘦的,头上的胎发又黄又稀,比不上四夫人生下的小公子,连一半也比不上,别说其它的了,就是比较白皙,这倒是好。

只是生下来白的一般越长越黑,也不知道这位姑娘会不会。

身子很小,和孙姨娘那身肉一点也不符。

孙姨娘就是典型的怀了身子,长自己不长孩子的那种,看她自己长了那么多肉,都快堆不下了,生下的姑娘却这么大一点,看得让人可怜。

就是她都觉得可怜,老夫人看到更不用说,老夫人本来就不喜欢孙姨娘,这一下肯定更不喜孙姨娘,孙姨娘吃那么多,就没有一点长到姑娘身上。

老夫人先是多了小公子这一个孙子,现在又多了一个孙女,哪怕是庶出的,老夫人想来也该高兴。

大公子大姑娘不见后,老夫人不说,心里并不是不介怀。

“张嬷嬷,张嬷嬷,孙姨娘难产去了~”

就在这时,听到里面出来的大夫的话,张嬷嬷知道了,点头,孙姨娘难产去了,老夫人知道也没法生气了。

可能是因为早就知道孙姨娘可能会难产而去,都没有表现出什么,该准备的也早就准备好了,不过一切还是等天亮再说。

孙姨娘身边服侍都是老夫人派来的,原来的人早就发卖了。

她请大夫给姑娘看看,知道孙姨娘生下的姑娘不像孙姨娘,身子骨不错后,让人送大夫去休息,天亮再送出府。

张嬷嬷还是吩咐起来,准备起来,等天亮。

*

天一亮。

柳氏起得最好,她服侍老爷起来,笑着送了老爷出去,看向身边的人,她记得昨天孙姨娘发动,一直到睡前都没有生产,不知道现在生产没有,还是难产?

现在不早了,天彻底亮了。

她随口一问:“孙姨娘生了没有。”

“夫人,孙姨娘昨夜难产去了。”

一个婆子听到夫人的话,恭敬小声的回答。

柳氏意外的看着丫鬟婆子,难产而去、挑了一下眉。

“真的难产去了?看来大夫说得是真的,没有错,不过早就有预料,想来婆婆早有安排,然后呢,生了没有。”她笑着问。

“夫人,生了一位姑娘。”婆子还要说什么。

“哦,又多了一位侄女,要准备点见面礼才是,还是去看一下。”柳氏笑了起来,开口说完,准备不用早膳了,让人和老爷说一声,去娘那边陪娘用早膳。

想来娘那边会很热闹。

还是去看下,看看娘怎么处置,帮一下忙。

丫鬟婆子退开来。

柳氏让人服侍她收掇好,走了出去,夏氏早就服侍老爷起来,昨夜老爷歇在她的房里,她心里是高兴的,听着身边嬷嬷诉话,一时忘了别的。

她只想着自己的心事。

“夫人,老爷昨晚过来,夫人和老爷好好说话了吗。”夏氏身边的婆子说了不少的话后,担心的,突然开口,看着夫人的样子,想着老爷走前的样子,还有昨晚要了水,夏氏点头。

难得的没有不知道说什么,面对老爷的时候,她总是紧张,她身边的人也知道。

一开始还没有发现,夫人不是害羞的那种人,和老爷想来也处得不错,不然老爷不会时不时来呀,后来才知道不是。

老爷来是因为夫人是正妻。

婆子从知道夫人和老爷总是找不到话说,就担心起来,老爷过来,夫人除了说一些大房的事,就没有了,时间久了老爷肯定觉得夫人无趣。

要是换成以前她不会这样觉得,可四夫人四爷可是榜样。

她想让夫人改变,夫人嫁进来,大房事多,到现在都没有理顺,可老爷的心思也是重要的。

夏氏也知道,知道嬷嬷是为什么,她也努力的做了,听到嬷嬷问,她想让嬷嬷放心。

她本来也和老爷没什么可说,能说什么呢,从前也没有觉得不好,也看到四弟妹三弟妹就想改变了。

婆子也是看着二房四房学。

“那就好,老天保佑,继续下去,一次一次,夫人和老爷总会熟了,好起来。”到时候老爷也会和夫人亲近,不会像现在这样,虽是相敬如宾,可就是够亲近。

夏氏没有再说,用早膳的时候才听到身边的人告诉她孙姨娘生了。

她手上的动作停了一停,看过去。

“孙姨娘生了,夫人。”对方一见,马上道。

“生了吗?”夏氏问,想到四弟妹二弟妹,婆婆,没有再用早膳,问了一句,对方:“夫人,孙姨娘昨晚难产,生下一位姑娘。”说了起来。

“难产。”

夏氏什么也没有说,孙姨娘生下姑娘,就难产去了,这不是早就知道的吗。

她没有让她再说。

生产真的很凶险。

四弟妹生产时还好,孙姨娘连命也没有了,就算生下来又如何?婆子进来就看到夫人的样子,问起来,知道是怎么回事,大概猜出夫人想什么,再一次安慰夫人:“夫人,生产谁都知道是迈鬼门关,谁想这样呢,可是身为女人,不可能不生,不生以后哪来的依靠,只有生了后半辈子才不那么难过,不管从哪里来说都不行,但不是每个人都会难产,只要小心一点,孙姨娘是自己作的。”

夏氏点了头,坚定起来,婆子不再说:“夫人用了早膳可以去老夫人那里一下。”

夏氏也是这样想,用了早膳就走了。

*

萧菁菁和四爷一起去娘那里,他们早上起来就知道孙姨娘下一位姑娘难产而去,应该说是知道得最早的。

让人下去,并没有说什么。

萧菁菁看出赵嬷嬷七巧冬菱的表情,她们肯定更早就听到消息,整个府里多半都传开了。

都知道了,不止赵嬷嬷她们,紫嫣秋雨……娘那边不知道如何?

“这是命。”

纪尧开口,对着她,主要是安慰菁儿,怕她多想,想到生产的时候害怕。

他犹记得她生产时的情况,很危险,他差点晕过去的情形。

其实他昨晚就在想她生产的时候,那个时候他担心得不行,很怕菁儿离他而去,宁可不再生。

想到那个时候,他只想抱紧菁儿,而孙姨娘生产他却没有什么感觉。

“我明白,四爷。”萧菁菁什么感觉也没有,纪尧温和的拉着她的手,只叫了七巧冬菱留下赵嬷嬷去了宜园。

“幸好你没事,菁儿。”一边走萧菁菁听到四爷的话。

“我很感谢上天。”萧菁菁道,纪尧:“我也是,菁儿。”两人十指交握。

到了宜园,二嫂已经到了,和娘在说话,服侍着娘用早膳,看到她们,纪老夫人没有说话。

柳氏:“四弟四弟妹来了,娘。”

纪老夫人只应了下,萧菁菁和四爷也上前,叫了一声。

柳氏说起话。

纪老夫人昨晚睡的时候是想过早上起来可能就有消息,可真的有消息也让她松了口气,生下来了。

不管生的什么,是儿是女,什么样,她都不管,也不想看,孙氏难产不是才知道的。

该如何就如何。

她已经吩咐了下去。

老二媳妇就来了,陪她说话,也不多问,陪她用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