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四十二章 孤怕什么/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沉吟过后他打消了这个主意,父皇对他态度的改变让他不想再节外生枝,他不相信太子真的会只带一个人出宫,什么也不准备,要是太子是悄悄带人出的宫还有可能,可是太子似乎并不担心有人知道,所以他不准备做什么,他吩咐身边的人。

侍卫快速的退了下去,秦王再次盯着前面。

不知道过了多久,天要黑了。

关紧的门还是关紧着,秦王没有一点不耐烦,掀着马车的布帘,一个侍卫从宅院上跳下来,远远回来。

吱呀一声,后门打开。

有人走了出来,秦王抬眸看过去。

“殿下,太子殿下出来了。”侍卫走到马车旁想要说什么。

“本王看到了。”秦王看到了,让人下去,侍卫退下,秦王看见太子,太子带着人走出来。

他让马车过去,马车动了起来。

后门,太子满意的出了门,打算回宫,过几天再来,那个女人这么久没有见到他,没有他的消息,也知道想他了。

他还以为那女人永远也学不乖,不会想他。

想到那个女人见到他的样子,竟然和他闹别扭,以为他不要她了,看来女人果然不能太宠。

冷一冷,她就知道孤的好了,知道孤对她有多重要,以后也不能太宠。

孤以前太宠她了,几个月没来,也没有派人来,那个女人才知道他的重要性。

公公知道殿下高兴,殿下一直很在意门里那一位,不管是在宫里还是宫外总是想着那位。

那一位可不像殿下,心里只有殿下,在他看来,心野得很,恃宠而娇,欲擒故纵玩得很顺,只是殿下太宠,他也不敢说什么。

他只是殿下身边的公公,殿下喜欢,他能说什么。

这次殿下一冷落,那一位也急了,殿下一来也不再像之前一样,看殿下的样子就知道殿下多高兴,不再是殿下一个人一头热。

殿下高兴,那一位在殿下心中真的很重要,不知道又想做什么,殿下就没有怀疑吗?

他不敢说出来。

“你说女人是不是不能太宠,孤以后不能再像之前一样了。”

太子忽然笑看着太监:“孤以前是不是太宠她了。”

“殿下。”公公希望殿下能清醒一点,太子睥了睥他:“孤也是喜欢,就多宠了几分,谁知道。”

“殿下以后注意一点。”公公开口。

“孤现在知道了。”太子笑着说,公公松了口气,只要这样就可以了。

太子转回头,往前走。

“殿下,天要黑了,还要回宫,晚了怕,要不老奴叫一辆马车。”公公看了一眼天色,算了下看向殿下,殿下没有带人来,要回宫,还要走很远,不如叫一辆马车。

来的时候太子殿下不知道是想到处看下还是怎么,走得很慢。

“孤知道要回宫,还是慢慢走回宫,就当孤锻练身体了。”

太子挑眉看着他:“太医可是让孤多走动一下。”

“殿下。”公公还要说话。

“孤要看看——”太子要说什么,还没有说完,看了过去。

这是谁?

马蹄声,还有车辕传过来,公公看到太子殿下的样子,也猛的抬头,心里一紧,想到这里是哪里,怎么会有车辕。

他看到了马车还有侍卫。

“殿下。”他一边上前拦在前面,一边叫殿下,想要说什么,会是谁来这里,殿下。

“让孤看下是谁。”

太子当然也听到,看到了,挑了一下眉看着,一会,马车到了他的面前停了下来,他看清了侍卫的样子。

下一刻马车门打开,他看到了谁,秦王。

孤还说是谁。

太子想笑,却笑不出来了,他怎么会来这里,是跟着孤来的还是在找孤,想要对孤做什么?他想到里面的那个女人。

公公也看到了秦王,秦王为什么会在这,来这里是?殿下,秦王会不会知道什么,殿下会怎么做,他早就知道瞒不了太久,殿下经常来这里,秦王说不定发现了,他回过头来:“殿下是秦王。”他还要说话。

“还用你来说?嗯,孤又不是看不到。”太子漫不经心,很快冷静了下来,孤还怕他了!

公公面对着秦王殿下,感觉到太子殿下的情绪,也平静下来,只是太子殿下来这里是为什么秦王知道——肯定会有麻烦的。

太子殿下。

太子走上前一步,公公马上跟着,退到殿下身边。

马车外面,侍卫站着,里面,秦王看着外面的太子,谁也没有说话,安静下来。

太子眯起眼,很想在秦王的脸上看出什么,可惜那张脸还是一如既往的木,不会是想威胁孤吧。

公公担心,侍卫悄无声息行了一礼,秦王还是没有动,开了口,淡淡的:“太子殿下。”

公公紧张起来。

太子忽然笑起来:“你不会是专门来这里接孤的吧?要是这样,孤就勉为其难跟着你走吧。”他挑着眼,看着秦王,走了过去,停在几步开外,公公连忙跟上,殿下。

“要是太子殿下愿意,我愿意送太子殿下回宫。”秦王道:“没想到太子会一个人出门,也不带人。”

“好啊。”太子笑,就要上马车,然后指着身边:“孤正不知道怎么回宫,而且孤可不是一个人,这不是人吗。”

公公发现了,很想拉住殿下。

太子到了马车前,抬了抬头,公公极为担忧,秦王让到一边,太子还真的上了马车,扫了马车外的侍卫一眼,公公也只好跟着,殿下到底要做什么?

太子就像他说的,让秦王送他回宫,秦王面无表情,在太子坐上来后。

“太子殿下来这里是。”他看向前面。

太子的眼晴眯了:“你真的不知道,你不是要送孤回宫。”

“太子殿下心里有人,在这里,父皇要是知道不知道会——”秦王拿不准太子是不是真的一个人,说了出来,他盯着太子。

公公心里紧了紧,秦王殿下真的知道,那。

太子脸色变了,很黑:“你怎么知道。”

“太子急了。”秦王还是那个样子。

“这不是废话吗,孤不急,你都查到孤的身上。”太子生气的,脸色很黑。

秦王:“太子养的人的身份——”

“你想做什么!”

“太子经常来这里,看来很在意里面的人。”秦王道。

“你想威胁孤?”太子阴戾的露出一口白牙,盯着秦王,公公也看着秦王。

秦王:“太子不怕?”

“怕什么?”太子脸色不好:“你能做什么?”

秦王没有回答,对着马车外面:“回宫一趟。”太子还是盯着他,公公紧张得很。

“看来你早就知道了,一直等着,等孤出宫,拦下孤。”太子想起什么来:“孤的事都知道。”

太子眯着眼打量。

*

纪府,萧菁菁和四爷一起守到天黑,天黑下来后,点上灯,早就用了晚膳,禛哥儿醒了过来,睁开了眼,萧菁菁一看,抱起禛哥儿哄着。

她边抱起来边看着,摸了摸禛哥儿的身体,没有再发热了。

这一觉醒来,禛哥儿身上退了热,她心头彻底放下来,安了心,禛哥儿不再发热,就好了。

“娘在这里,禛哥儿,禛哥儿好受点了吗,禛哥儿,娘会保护你,还有爹爹。”

“对。”

纪尧也站起来,看着,温和的在一边道,点头。

他关心着。

萧菁菁听到,侧过头来,看向四爷,纪尧微微一笑,没有再转玉板指:“怎么样了?好点没有,摸着如何?”他没有跟菁儿抢着抱禛哥儿,知道菁儿担心。

“没有再发热,四爷,你要摸一下吗,你摸摸看是不是我摸错了。”

萧菁菁回过神来想到自己抱着感觉不到热烫,摇了摇头后把到四爷面前。

“为夫摸一下。”

纪尧听了点头,伸出手来,放到禛哥儿身上,也看着,萧菁菁一样,禛哥儿眼晴睁着,追着什么,手抓着她,窝在她的怀里,哼哼叽叽,好似还是不舒服,不知道是不是发过热的原因。

让她心疼,心软,亲了亲。

看着不再像先前,她摸着禛哥儿的脸,看着他啊啊挣扎的小模样,四爷,她想起四爷,看过去。

“不热了。”

纪尧摸了两下,笑着望向她,萧菁菁心头又一松,抱着的手一点也不热烫。

“菁儿可以放心了。”纪尧又是一笑,萧菁菁嗯了声,抱着禛哥儿,放到四爷的面前:“四爷要抱一下吗。”

“好,让为夫抱抱。”纪尧点头,伸出手来,萧菁菁把禛哥儿交给他:“禛哥儿,爹爹抱抱,乖。”

她边对着禛哥儿道,看禛哥儿望向四爷,才松手,纪尧抱过来,姿势很准确。

抱在怀里:“禛哥儿,怎么病了,折腾你娘?嗯?”修长的手指刮了一下他的小鼻子。

“四爷不要刮。”

萧菁菁看在眼里,想要阻止四爷。

“嗯。”纪尧点了一下头,没有再刮,萧菁菁和四爷一起看着禛哥儿,禛哥儿被抱着,手脚动了动左右看着,像是在找谁。

“禛哥儿,娘在这里。”萧菁菁怕他找她,找不到,开口,伸出手抓着他的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