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四十五章 身体如何?/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笑吟吟的端庄的看着婆婆还有殿下,端庄的笑过,行了一礼。

宜妃没有再说什么,秦王也一样。

看到薜氏带着人端着茶壶进来,宜妃拍了一下手,高兴起来:“还不过来,先给琰儿倒一杯,让他尝一尝你的手艺。”

让人扶起薜氏。

宫人走上前,薜氏站起来。

宫人之前退到外面,现在进来,扶起王妃娘娘后,退到一边,望着殿下娘娘还有王妃娘娘。

跟着薜氏进来的也站在下面,秦王坐在一边,一句话也没有讲,只是凝着薜氏。

薜氏脸上一红,端着茶壶到了殿下的面前,倒了一杯茶,给了殿下,秦王接过,放在手中手中,薜氏一看又给婆婆也倒了一杯。

“尝一下你媳妇泡的,母妃觉得好。”

宜妃接到手中,见状,让薜氏下去,对着儿子。

秦王端起来喝了一口。

宜妃哪里没有看到,不喜欢太多人在,让一些宫人退下,看向薜氏,让薜氏坐。

薜氏行过礼,坐下来。

“怎么样。”发现儿子喝了,宜妃问。

“不错。”秦王看着薜氏,眼神很深,带着深意,薜氏不好意思,不敢多想:“殿下喜欢就好。”

“我也喜欢。”宜妃说了一句,紧跟着:“你喜欢,以后就多让你媳妇给你泡。”

薜氏脸红的望着殿下,很高兴,秦王看向薜氏点头,宜妃看在眼里,没有再说,她也希望薜氏的身体没事。

就能多让儿子和薜氏在一起,。

等儿子走后,再和薜氏说,让太医过来。

薜氏很感激婆婆,从她嫁给王爷,婆婆就对她很好,就算曾经知道锦姨娘是婆婆送入府的,她也没有不高兴,宫人看了眼低下头。

“是不是越喝越有味,比宫人泡得强多了。”宜妃这会喝了几口,回口之下比一开始还要甘甜,有味,一般的宫人真的比不上。

“嗯。”秦王应了声。

“不用老是给我泡,多给琰儿泡。”宜妃朝着薜氏,薜氏点头,喝了一会,宜妃看让人下去,让儿子走了。

“好了,你有事就去办,我和你媳妇说说话。”等宫人下去,她对着儿子,儿子应该知道她是要和薜氏说了。

秦王点头,确实知道母妃的意思,站了起来。

宜妃见罢不再说。

薜氏抬头带着些微的不舍。

宜妃还是看着儿子,扫过薜氏的时候,看到了薜氏的目光带着不舍,看来她对薜氏的一个评价还是高了一点,薜氏也不过就是一个平常的贵女,心在儿子身上,舍不得,也是儿子太好,不过她也没有生气,要是真的心不在儿子身上,她才担心。

见儿子说走就走,往外去,也没有多看薜氏一眼,薜氏的样子,收回目光。

等儿子走出去,她才想到忘了和儿子说锦绣生的女儿,她虽然失望,但也是她的亲孙女,之前没有抱进宫来,是觉得太小了,便没有提,现在大点了,还让儿子什么时候抱到宫里来让她看一下。

不说养在宫里,她这个祖母还是要看看,锦绣一直是个安份的,生的女儿也是第一个孩子。

薜氏也是大度的,一会和薜氏说了一样的,她不再想,见薜氏还是那个样子,不由的开口漫不经心的:“想跟着去?”

“母妃。”薜氏听到母妃的话,脸一红,想到什么,回头,不好意思面对母妃:“妾身——”

“我都了解,你这是想跟着琰儿。”宜妃戏谑的说:“那就跟着去吧。”

“母妃不要取笑妾身了,儿媳。”薜氏脸红得都忘了自称,听出婆婆在笑话她,婆婆真的对她很好,宜妃听在耳中:“这才是对的,我也不取笑你。”

薜氏慢慢平静下来,知道婆婆有话和她说。

宜妃早就让人都退了出去,此时看着她,见她一点点变得端庄,点头,薜氏脸上没有再红,没有不好意思,就像平时一样。

她叫了一声,端庄的:“母妃。”

“我有话和你说。”宜妃开口,薜氏颔首:“不知道母妃要——儿媳再给母妃倒杯茶。”她发现母妃杯中的茶水喝完,上前。

宜妃没有动,由着她倒茶。

薜氏倒完,退回去,宜妃让她自己也倒一杯喝,不渴吗,薜氏倒了一杯:“儿媳也有点渴了。”

“那就喝了再说,你真的很好,不过该说的母妃还是要和你说。”宜妃道,薜氏点头,喝了几口,宜妃也端起新倒的茶水喝起来。

很快,她放下。

“母妃有什么请说。”薜氏心中想着母妃要和她说的是什么,母妃让她今天入宫肯定有事,她——

“本宫要和你说,锦绣生的女儿,也算是你的女儿,虽然没有养在你的跟前,也是琰儿第一个孩子,我失望是失望,下次入宫,把她带来,本宫看下。”

宜妃对薜氏说淡淡的。

薜氏没有想到,愣了下,虽然母妃的语气平淡,但她。

“母妃,儿媳会的,儿媳早就想对母妃提一下,但怕母妃不高兴。”薜氏还以为婆婆不想见,如今看来她想错了,但她也没有太担心,她相信自己生下嫡长子后婆婆会更高兴。

“母妃,下次儿媳入宫,就带悦姐儿来给母妃看,让锦姨娘和儿媳一起。”

她温度大度的。

“好,你是个合格的王妃,端庄贤惠,本宫很满意。”宜妃赞赏的。

薜氏:“是儿媳没有想到。”

“不是你没想到,就像你说的,本宫没提,你也不敢,锦绣虽然是从我这宫里出的,但也只是一个姨娘,生的女儿再好,也是女儿,本宫不会另眼相看,本宫希望你能生个儿子,嫡长子,这才是最关键的,没有让锦绣生的女儿养在你身边,也是为你好,你好好的给本宫生个嫡孙,养自己生的儿子,那样本宫才能高兴,本宫最看重的是你,知道本宫今天让你入宫是为了什么吗。”

宜妃又像前几次一样,不想让薜氏胡思乱想,做出什么来,就像现在这样就很好,她不希望后院起来。

也是安抚薜氏,又暗底里护着锦绣那个丫头。

薜氏听着婆婆说的话,她早就听过了,还是高兴。

“儿媳会的。”

“今天让你入宫,是本宫想问你是不是还是没有动静,本宫之前说过。”宜妃开口。

“母妃,儿媳还没有。”薜氏也难过,为什么还没有身子。

“有没有注意过哪里不舒服,找大夫进府看看,不是本宫催你们,本宫说得很清楚。”宜妃盯着她。

“儿媳。”薜氏抬头。

“我上次就和你说过,但这么久,还是没有动静,你既然入了宫,本宫请太医院的来,给你看下身体,要是有什么就调养,到时候再怀就是,要是没事,那本宫也放心,本宫也是为你们好。”

宜妃把她的目的说了出来。

薜氏有些慌,但很快镇定下来,她早就想过母妃叫她入宫是为什么,果然和她想的一样。

她也想看下是不是身体有问题,不然为什么还是没有怀上,心中也担心,本来想私下找个大夫看看,不让人知道,没想到婆婆派了人找太医了,要是她的身体真的有问题,那。

她很担心,不知道婆婆会不会放弃她,她希望自己的身体没有问题,心中紧张,现在再说什么也不可能了。

“谢谢母妃,好。”

“这才对。”宜妃一听,不再耽搁时间,直接叫了人进来,吩咐下去,宫人退下,薜氏摸着肚子听着。

宜妃吩咐完:“应该不会有问题,不要担心。”

“母妃。”薜氏开口,怎么可能不担心。

*

宫人去了没一会,太医过来了,行完礼,站起来。

太医本来就知道宜妃娘娘要过来做什么,一直等着,娘娘那边派人说一声,马上就过来了。

“好了,太医来了,让太医看下。”宜妃见到太医,让太医不用多礼,吩咐起宫人,看向薜氏。

宫人知道娘娘的意思。

薜氏更紧张了,尤其是看到太医,叫了一声母妃,她很怕自己的身体有问题。

“行了。”宜妃哪里会看不出薜氏的紧张,可她还是没有说别的,示意宫人扶薜氏坐好,搭上帕子,有她在,也不怕有人说什么。

直接让太医把脉,检查。

最后看着太医。

太医听到宜妃娘娘的话,看到秦王妃娘娘:“臣会尽力。”

“有什么就说。”宜妃道,太医应了声。

薜氏手上搭上了帕子,宫人站着。

“你给王妃看下,她的身体如何。”宜妃没有理会薜氏,直接对着太医道,把她的意思说出来。

太医点头,表示明白。

薜氏更加紧张,宫人也凝着,太医先把了脉,过了片刻问起来,又检查起来,宜妃目光没有移开。

见太医检查完了,她正要发问,宫人看向太医。

薜氏更不用说。

“娘娘。”太医抬头看向宜妃娘娘。

“怎么样,王妃没有什么吧。”宜妃见状问起来,不知道薜氏身体如何,要说一点不担心是假的。

因为一旦薜氏的身体真的有问题,就不能生嫡长孙,只能等,要么重新娶一个,要么就只能先生庶长子。

庶长子是乱家之源,不管是不是在皇家,都是一样。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