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五十八章 四爷不知道/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说得好像她在闹。

要不是他藏了女人,她会这样吗。

景非翎抓住了她的手,认真的盯着她,叶蓁不喜欢他这样盯她,猛的抽手,想要抽出来:“你抓着我干什么,景非翎,景非翎!”

“不放。”景非翎盯着她不放,目光移到他们握在一起的手上,一个抽一个握紧:“你没有和我闹吗,这是什么,不要再和我闹了,好好的,听我说,只要你不闹,我们便能说清楚。”说到最后抬头,对上她的眼。

“你!”

叶蓁一下子不知道说什么,气得脸都红了,还是抽着手。

景非翎的手抓得很紧,不让她再逃脱了。

叶蓁发现自己逃不掉,看向他:“你到底要怎么才肯放过我。”恶狠狠的,冷哼几声,瞪着他。

“好好听我说,问我,不要再像现在这样,坐下来说,像菁华郡主说的。”景非翎开了口,和她说。

握着她的手抬起来,放在他们的眼前,拉着她走到一边坐下来。

先让她坐,他再坐下。

“你,我。”

叶蓁语气还是不高兴,生气,仔细能从里面听到松动,景非翎没有再抓她,凝视着她,直到两人冷静下来。

“我说过了,你还要问什么。”景非翎问。

“那个女人你说不是我心里想的,那是谁,为什么会在你身边,为什么你要把她藏起来,还不让我知道,我知道了问你为什么不说,不是你的女人,养的真爱是什么,你别想骗我。”

叶蓁咬牙,瞪着景非翎。

“她是谁,并不重要,你不用在意,欠了一份人情,所以。”景非翎知道一点不说是应付不了叶蓁的。

“人情,你是想说?”不会是什么以身相许,报恩这样狗血的事吧,叶蓁仰着头,不相信。

“就是这样。”景非翎道。

“我要见那个女人,你让我见一下那个女人。”叶蓁说,信誓旦旦:“不然我们就和离。”带着威胁,要说是不是真想和离,她是真的。

不是分不分享男人,她一定要见一下那个女人,弄清楚,景非翎别想再骗她。

景非翎没有说话:“叶蓁。”

*

不知道过了多久,萧菁菁处理着一些事,赵嬷嬷过来:“郡主。”

萧菁菁让人下去,看过去,赵嬷嬷开口,小声的:“郡主,那边怀郡王世子还有世子妃已经谈完了。”

“哦。”萧菁菁看向她。

七巧冬菱两人听了也看着赵嬷嬷。

“老奴也不是太清楚,那边派了人过来,叫了老奴,老奴出去后,一问之下才知道,世子妃想要见郡主,老奴去见了世子妃还有世子,世子妃和世子的样子看着好很多,不像先头那样剑拔弩张,看来是谈好了,世子妃要跟着世子离开,走之前想见下郡主,让老奴过来说一声。”

赵嬷嬷说。

七巧冬菱收回目光。

“好。”萧菁菁明白了,带着七巧冬菱站起来,走了出去,赵嬷嬷扫了偏厅里留下的丫鬟婆子跟上郡主。

“郡主,怀郡王世子妃和世子不管怎么看来也算是说清,好了。”赵嬷嬷追上去。

萧菁菁点头。

到了花厅。

“菁姐姐。”萧菁菁刚走到门口,来不及做什么,叶蓁似乎一直在门口,什么也不管从里面扑了出来,揽着她的手臂:“菁姐姐,你来了,有人趁你不在欺负我。”看向身后的人,明显不再像先前了。

萧菁菁感觉出来,就是赵嬷嬷几人也一样感觉出来。

景非翎在后面,没有说话。

萧菁菁看向他,没说话,赵嬷嬷几人也是,景非翎也点头。

“蓁妹妹。”萧菁菁回头。

“萧菁菁。”叶蓁拉紧她,嘟囔着撒着娇还要开口,萧菁菁不知道怎么说:“蓁妹妹不知道谈得如何,谈好了吗,看起来不像先前。”望向景非翎。

都看过去。

“菁姐姐,我要走了。”叶蓁张了几次嘴,想要说出来,可是,想到景非翎那个男人的话,没有多说,看到菁姐姐和景非翎的动作,开口:“等空了我来再和你说。”最后一句悄悄在她的耳边小声的,她不会瞒着菁姐姐的,只是现在不行,菁姐姐会理解她吧。

萧菁菁静静的轻应了一声。

她理解。

赵嬷嬷几人大致看出来了。

景非翎眉头微皱了下。

叶蓁觉出菁姐姐的理解,更高兴:“菁姐姐,我听了景非翎说的,等我弄清楚,来找你,再说,你等我。”她还是在菁姐姐耳边透漏了一点:“反正啊,等我知道了,就和菁姐姐说。”

心情不错。

萧菁菁颔首,看来真的是误会。

“我早就说过,不要任性,不要发脾气。”萧菁菁说。

“菁姐姐放心,我知道啦。”叶蓁更高兴,还要说什么,她真的想现在就把景非翎那个渣男说的告诉菁姐姐,瞒着菁姐姐太难受了。

不过想到景非翎说要带她去,扫到景非翎的样子,臭什么脸,她还不乐意和他回去呢,看了赵嬷嬷几人以及菁姐姐,说了一声再见。

景非翎也告了辞。

叶蓁和景非翎走了,回府了,去见那个女人。

萧菁菁让赵嬷嬷送他们离开,赵嬷嬷亲自送的,一直送到大门外,送走了怀郡王世子还有世子妃回来,到了郡主身边。

“郡主,人走了,世子妃和世子爷一起上了马车,说着话,世子妃也没有反感世子的靠近了。”

“嗯。”萧菁菁看向她,并不是很想了解。

“不知道景世子和世子妃说了什么,让世子妃一下就改了态度。”真想知道到底怎么回事,世子妃一直闹着渣男小三的,赵嬷嬷还是好奇,世子妃好像在郡主耳边小声说了什么。

郡主想来知道一点。

七巧冬菱:“……”赵嬷嬷真的很好奇,虽然她们也好奇。

“应该是解释了。”萧菁菁说了都能想到的,不说别的,别人的私事,没必要一直提起。

赵嬷嬷看出来:“老奴也是这么想!”

“蓁妹妹的事不要再多说了,这是私事,还是有关蓁妹妹的,等结果吧。”萧菁菁做了总结。

说得很明白。

“老奴知晓,是老奴说太多了,不会再说了。”赵嬷嬷应了,七巧冬菱几低头。

萧菁菁没有再提。

她带着人回了后面。

去了婆婆那里还有二嫂那里。

纪老夫人没有多问,知道人走了,和好了,就行了,只要不是在府里闹,她不会说什么。

叶丫头性子还是太冲动,无论发生了什么事,也不能这样一跑了之,好在人来了,追来了,接了她回去。

又有老四媳妇劝说,帮着,她也不多说,和老四媳妇说了说话。

柳氏只是听说了一点,见到四弟妹,问起来,萧菁菁没有把叶蓁的事告诉二嫂,只说是叶蓁的私事。

柳氏就明白了,不再问。

*

纪尧回到府里。

先说了一下外面的事,问了问,知道了什么。

“景非翎那小子来过,还有叶蓁。”他看着菁儿。

萧菁菁面对四爷,仰着头,让人都下去后,看着四爷,拉着四爷的手,把事情说了一遍:“四爷,你说景世子怎么会这样,蓁妹妹说景世子藏了一个女人。”

纪尧转了一下玉板指:“哦?”

“四爷知道吗。”

萧菁菁想问的是四爷知道不知道,四爷会不会早就知道,四爷和景非翎很好,前世没有发生的事,今生——

“我怎么会知道,景非翎那小子倒是瞒得够好,藏了一个女人。”纪尧也很意外,笑了笑,挑眉。

“蓁妹妹很生气。”萧菁菁:“换成任何一个人都会生气,和蓁妹妹一样。”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