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六十一章 阴阳怪气/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知道分寸就行。”

“四叔,是菁华郡主告诉你的吗。”景非翎开口问起来,目光跟着纪四叔,纪尧看着他,没有说什么:“不管是谁和我说,你自己有数。”

景非翎没有再说什么。

纪尧站了起来,转着玉板指,睥向他,景非翎也站起来。

“还不走?”纪尧开口,景非翎退出去。

*

“菁姐姐,你不知道那个女人长得倒是不错,虽然比不上我,也是一个一般的美人,目若秋水,人面桃花柳眉杏眼,秀而不媚,放出去也是男人喜欢的类型,景非翎还说什么不如我,穿是像个千金大小姐,谁知道是一个孤女。”

叶蓁不能亲禛哥儿后,可怜巴巴看着禛哥儿被哄好,不再哭闹抱下去,在菁姐姐耳边道。

想到那个被景非翎藏着的女人。

萧菁菁不说话,看着她。

赵嬷嬷等人都听到,看了过来,尤其是叶蓁带来的人,叶蓁没有丝毫察觉:“菁姐姐,那个女人有一张白皙的脸,走路的姿势还有样子,站着的气质倒是不俗,不然也不会有那个心思。”

萧菁菁不知道叶蓁为什么突然又说起那个被藏起来的女人,还评论起对方的长相来。

叶蓁的意思是长得不错,不如她。

她听着,望着她,赵嬷嬷等人也不理解,叶蓁带来的人隐隐知道世子妃的想法,叶蓁想着那个藏起来的女人不高兴。

“菁姐姐,我觉得我个子不矮,菁姐姐的个子是最合适的,有人比菁姐姐高又发何,景非翎。”

叶蓁记起景非翎说她个子矮。

没有人开口,叶蓁听到外面进来的人说景非翎过来,在等着她了,哼了一声说知道了,拉着菁姐姐,她会让那个女人知道安份,自以为长得好就想:“菁姐姐,等我派人来找你,去秋游。”

萧菁菁应了一声嗯。

叶蓁和景非翎走后,萧菁菁让人送出去,等到四爷过来,看着四爷叫了一声,纪尧走到她的面前:“不担心了?菁儿。”

“四爷,我没有担心,没有什么可担心的。”也与她无关萧菁菁开口,纪尧没有再问她:是不是真的:“我和景非翎说过了。”

“四爷。”

萧菁菁道。

“景非翎那小子也和我说了,那个女人是谁,是什么身份,为什么被他藏起来,倒是和你说的不一样。”纪尧说起来。

萧菁菁没有说话,凝着四爷:“……”

“菁儿看着为夫做什么,想说就说话。”纪尧笑了起来,点了一下她的鼻子,萧菁菁没有说话,纪尧扫过赵嬷嬷等人还有花厅里的丫鬟婆子。

他是过来看一看,顺便接菁儿回去的,萧菁菁:“四爷也知道了。”发现了四爷的目光,叶蓁带来的丫鬟婆子跟着她离开了。

“对,菁儿要说的就是这?”纪尧听罢点了一下头,牵住她的手,拉着她往外面走去,他听说菁儿把禛哥儿抱过来了,禛哥儿哭闹起来。

“回去吧。”

“好。”萧菁菁点头,跟着四爷,看了赵嬷嬷几人,赵嬷嬷几人连忙带着人跟上来。

纪尧走了几步。

便询问起来,禛哥儿怎么回事,萧菁菁知道四爷知道了,回答了四爷:“蓁妹妹想亲一下,然后。”

后面的她没有再说,望着四爷,四爷应该清楚才是,神情平静。

因为禛哥儿就不喜欢四爷太靠近,总是会哭闹,四爷说起她还没有生产的时候也是这样,想打禛哥儿的屁股。

她怎么会让四爷打禛哥儿。

“这小子,又闹什么。”纪尧摇了摇头,不悦的开口,禛哥儿那小子连他这个亲爹亲近一点都要哭闹,只有菁儿这个娘才能亲。

没想到禛哥儿才这么一点大就像是什么都知道一样,还敢给他脸色,简直是讨打。

“蓁妹妹很喜欢禛哥儿,难免就会亲,一亲就哭闹,闹得太大声,便让奶嬷嬷哄了哄抱走,蓁妹妹还不明白,我说了,蓁妹妹很伤心,禛哥儿人小鬼大,蓁妹妹太。”萧菁菁说着,回视四爷。

“那小子何止是人小鬼大,就你宠着。”纪尧睥向她,好笑的。

“四爷不是也宠着。”萧菁菁回嘴。

赵嬷嬷等人都听到了,想到小公子的不让人靠近,挑人,还有一些性子,不得不说小公子是真的不一样。

她们想着,彼此之间看了对方一眼,收回视线,看向郡主和四爷。

马上就听到四爷的话。

“要是可以真的想打他一顿,那小子就是找打,可是菁儿你不答应,拦着为夫。”纪尧锁着她的双眼,开口道。

“四爷真的下得了手?”萧菁菁反问,纪尧笑容加深,点了点她的鼻子,牵着她的手握紧:“为夫也是疼你,才没有给那小子脸色看。”没有再看她。

萧菁菁看向前面。

回到竹园里面。

纪尧拉着菁儿坐下来,按着她,低头俯视在她的面前,萧菁菁仰头,看着四爷,想问四爷要不要去看下禛哥儿。

见赵嬷嬷几人。

“禛哥儿那小子一会再去见。”纪尧像是知道她在想什么。

萧菁菁想起叶蓁说过的:“蓁妹妹让我过几天,天凉了,天晴了去庄子上玩,还有。”她把叶蓁说的和四爷说了。

想看下四爷怎么想。

“那就去,你不说,为夫也要带你出门走下,菁儿这一年都被关着,为夫也心疼。”纪尧修长如玉的手指在她的脸颊两边,轻轻的摸了一下,笑着说。

还有禛哥儿,从出生到现在都没有出过什么门。

萧菁菁:“四爷你呢,禛哥儿一个在府里,我不放心,我想带着禛哥儿一起去。”别了一下头,望着四爷。

“一起。”纪尧微笑,没有说什么。

“四爷有空。”萧菁菁听到四爷没有说禛哥儿不能去,心里放松再问,纪尧没有说话,只是轻轻点头:“禛哥儿小了一—点,找太医入府问一问要是可以就去。”

萧菁菁心里彻底放下了。

“菁儿担心什么。”纪尧看出了她的担心,萧菁菁没有隐瞒,直接说了,还说了叶蓁想跑马和秋游的事。

纪尧好笑听着:“要去也要再过几天,中秋宫宴还要入宫,等过了再去庄子上也不迟。”

萧菁菁要是不听四爷提起中秋宫宴,差点就要忘了,她最近过得很充实,中秋宫宴,她要跟着四爷带着禛哥儿入的宫。

安排余下的人过节。

要去见了太后,禧贵妃,还有宝珠郡主。

纪尧:“皇上又问起禛哥儿,还有太后娘娘,到时候你要陪为夫一起去,带着禛哥儿,皇上还有太后都要看,到时候多带点人,小心点。”

萧菁菁听出了什么,听着四爷的话,纪尧放开在她脸颊边的手。

*

叶蓁跟着景非翎出了纪府,景非翎翻身上了马,叶蓁没有上马车,想着和菁姐姐约好去秋游的事,哼了一声,看着景非翎:“我和菁姐姐说了,过几天去庄子上玩,跑马秋游,你要不要去。”

就像是随口一说。

她身边的丫鬟婆子正看了看一边的侍卫想要扶她上马车,就听到她的话,不由马上看向世子爷,世子爷会一起去吗。

虽然面外面世子爷和世子妃好了,可在她们这些贴身服侍的人眼中,还要差不少,只是世子爷和世子妃为什么这样,都一清二楚,无法劝说。

叶蓁才不管,就盯着景非翎,景非翎坐在马上,让侍卫退开,听了叶蓁的话,看向她:“你想去庄子上做什么。”眼中带着什么。

“不行吗,景非翎,秋游还有跑马,你不去,我自己一个人去,我和菁姐姐约好了,到时候一起去玩,还有纪四叔,你要不就是去陪你藏起来的那个女人。”说到最后,脸色语气都很不好。

叶蓁冷哼,虽然不再骂景非翎是渣男,但没有人的时候,还是不高兴的,提起那个藏起来的女人也不会多高兴。

“你想让我去,我就去,不知道纪四叔去不去。”景非翎开口盯紧她:“不用这样阴阳怪气。”

“谁阴阳怪气了?”

叶蓁气到了大声的质问。

“你。”景非翎道,叶蓁想要冲上去抓住景非翎:“景非翎你这个混蛋,你是不是心里有别的女人。”

“你自己清楚。”景非翎没有表情:“我会陪你去。”

“谁让你去了,好像谁想要你去一样,纪四叔当然。”叶蓁气得还要说什么,忽然明白过来他是什么意思,生气的。

“你不想要我去吗。”景非翎还是那个样子,气得叶蓁说不出话来。

“你把一切都告诉了菁华郡主?”景非翎这时问,他本来想说萧菁菁的,凝着叶蓁。

“你不是知道吗,有什么不能说的,我来就是告诉菁姐姐的,难道你怕纪四叔知道?”叶蓁气怒的开口,不屑之极。

景非翎:“你以为我怕有人知道?”他没有说。

“你不怕那你问什么。”叶蓁仰着头,不高兴。

“纪四叔问了我,我把一切告诉了纪四叔。”景非翎看到她的眼里,叶蓁想说话,她才不相信。

叶蓁身边的丫鬟婆子拉住她,怕世子妃再说什么,叶蓁上了马车,看着外面的景非翎。

放下手上的马车布帘,不再看他,该死的男人。

景非翎扫过马车,没有再看,驾起马往前,叶蓁身边亲近的嬷嬷还有丫鬟也有陪着上马车的。

在马车上就劝起来:“世子妃,世子爷很好了,也算不错了,该解释的都解释了,只要是世子妃不高兴的,世子妃现在也知道,在菁华郡主面前不是也说得很明白,还高兴着,怎么一出门,没有人在就,世子爷要是恼了。”

“他要恼就恼。”她还没有恼呢,叶蓁不喜欢听这样的话,看着奶嬷嬷还有丫鬟。

“世子妃要是还有哪里不高兴,可以让世子爷解释,而不是这样,之前世子妃你误会世子爷,难道以后也要一样这样。”叶蓁的奶嬷嬷问。

“他怎么想与我无关,没有什么好问的,这样有什么不好。”叶蓁一想到景非翎的样子就气。

“世子妃,姑娘,老奴叫一声姑娘,你到底要怎么,才肯好好的,事情都过去了,你何时才能像过去一样。”叶蓁的奶嬷嬷开口。

都是一点误会,并不是事实,姑娘计较这么多干什么。

不过是让人不舒服。

“为什么要好好的过,哪里过去了,嬷嬷,你说怎么可能像过去一样,发生过的就是发生过的,就算景非翎不是渣男。”叶蓁不悦的。

奶嬷嬷还在帮景非翎那个男人说话,又在帮着说话。

奶嬷嬷就不能一直偏向她,心朝着她,帮她?

叶蓁的奶嬷嬷隐约看出了什么,可是:“姑娘,那只是误会。”

“又不是事实。”

“他自己可没说,那个女人对他的心思,他不可能不知道。”叶蓁开口:“我没有和菁姐姐说,是不想让菁姐姐可怜我,不想太生气。”

“姑娘,只要你在,只要世子爷没什么,你怕什么,想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不是吗。”叶蓁的奶嬷嬷相信菁华郡主知道也会这样说。

叶蓁脸色好了一点:“我也是这么想的。”

“那姑娘就不要再像之前一样,这样不过是把世子爷推开,要是推到那个女人那里?”叶蓁奶嬷嬷道。

“我知道,可是不能不给景非翎一个教训。”叶蓁说,她的奶嬷嬷无语,丫鬟听了也不知道该怎么想。

“我心里有数,有分寸。”叶蓁知道奶嬷嬷担心,手一挥。

叶蓁的奶嬷嬷不担心才怪,丫鬟都担心。

不知道世子爷,叶蓁的奶嬷嬷看了一眼马车晃动的布帘,想掀开。

叶蓁走到半路掀开了一下,看到景非翎,景非翎看过来,她放下,叶蓁的奶嬷嬷丫鬟:“……”

回到府里,叶蓁不高兴,她想去见那个被景非翎藏起来的女人,想问一下,那个女人是不是想和她抢男人。

身边丫鬟婆子的话她也没有听,只想着自己想知道的。

景非翎那个男人送她回府,也不下马,让人回府,就骑着马带着人不知道去了哪里,不会是去了庄子上看那个女人吧。

这种事就不能想,不想的时候还不觉得有什么,不会那么担心,加上景非翎的表现还有解释,她心中纵是还有怀疑,也相信了。

现在一想,她就怀疑起来,景非翎那个男人是带着人去了庄子上找那个女人。

脸色一变,看向一边的望着她,想要说什么丫鬟婆子。

“你们要说什么?”她不高兴的。

“世子妃娘娘在想什么,为什么不坐下休息,老奴叫人去沏茶来。”叶蓁奶嬷嬷当着人的面,没有再叫姑娘,又换成了世子妃,苦口婆心的问起来。

其余的丫鬟婆子抬着头,不说话,她们刚才也是觉得世子妃娘娘不坐不知道在想什么。

“我要去——”叶蓁开口,挥手:“不用沏茶,我不想喝。”就要站起来,手拍在扶手上。

“那世子妃要去?”叶蓁的奶嬷嬷还有贴身丫鬟看出点什么,问起来,叶蓁直接让人下去,她不想太多人在,不想当着人说。

指着几个丫鬟婆子。

叶蓁的奶嬷嬷还有贴身丫鬟没有说话,知道世子妃不是让她们下去,还有话和她们说,倒是其余的丫鬟婆子世子妃让她们下去。

其余的丫鬟婆子对上世子妃娘娘的目光,明白了什么,行礼退下,不敢说什么。

叶蓁见她们退下去。

“世子妃。”叶蓁奶嬷嬷也盯着,过了一会,回头,丫鬟也看过来。

叶蓁一样,不再说别的:“我要去庄子上,问一下那个女人是不是想和我抢男人,要是敢,我就——”站着,她也是没事找—事,她可没有容人的雅量。

“世子妃。”叶蓁的奶嬷嬷才说了三个字,丫鬟来不及开口。

“世子爷要是知道。”叶蓁的奶嬷嬷缓了一口气,又接着。

“嬷嬷,你说景非翎会不会去了庄子上,不然为什么送我到门口不下马车,带着人就走,也不说去哪里,当时我还没有想到,要是想到,早就追上去了,你说他会不会去见那个女人。”

叶蓁忍不住生气,恨。

“不会。”叶蓁很笃定,她相信自己眼光,不会看错世子爷,丫鬟也跟着点头。

“你们,你们竟然不信,觉得景非翎不会去庄子上见那个女人。”叶蓁不敢相信奶嬷嬷和贴身丫鬟不信她的。

“老奴想着,世子爷不会。”叶蓁奶嬷嬷很认真:“世子爷看着不像那样的人。”不是那种混帐。

丫鬟同样是这样的想法。

“我不觉得。”叶蓁还是说。

叶蓁奶嬷嬷觉得姑娘陷入了魔怔一样:“你要是去,让世子爷知道,不定怎么想,要是没有见到世子爷呢,那个女人何必多在意,有时候无视更解气,姑娘越是在意,那个女人说不定才得意。”

叶蓁竟然觉得奶嬷嬷说得也有理。

叶蓁奶嬷嬷又劝,丫鬟也跟着附和。

叶蓁到底沉住气,没有去,等景非翎回来。

她还要开分店。

中秋,她想到中秋宫宴,她身边的奶嬷嬷也提起来。

*

嘉和郡主嫁到顾府,和顾昭处得并不好,她问了身边,知道顾昭去了哪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