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三十二章 窝囊男人/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就想去找顾昭。

她就是不愿放过他。

“郡主,郡马爷一大早就回了顾府,郡主要不要派人去叫一声郡马爷。”丫鬟边回答边抬头,看着郡主。

果然和她想的一样,嘉和郡主:“不用。”

顾昭这个男人,一点用也没用,又回了顾府,不会又是想顾瑶?借酒浇愁?

除了新婚那几日好一点,这个没用的男人一有空便钻到书房里,喝得烂醉如泥。

要不然就是回顾府。

为了顾瑶要死要活,顾瑶早就死了,死得一点也不光彩,他倒是记着,却不听她的话。

整个顾府根本没有人再提起顾瑶,就像没有这个人存在过一样。

早知道是这样,她根本不会下嫁,嫁给这样一个窝囊的男人,就为了一个顾瑶变成这个样子,什么才子,温和沉稳的顾家大公子,嘉和郡主在心里想着。

竟然不听她的话,心中只有那个死得难看,丢尽脸面的妹妹,让她看不起,刚嫁过来的时候她不是没有劝过不要只顾着过去的事。

可是呢,窝囊的男人就是窝囊的男人,越发让她看不上。

她准备亲自带人去顾府叫顾昭,想到顾府那些人,没有一个让她瞧得上瞧得起,都想从她手上得到好处。

顾昭只要想喝酒还有想顾瑶就会回顾府,不见她,躲开她,没有在郡主府,跑回顾府,她还没有嫌弃他,他是什么东西,居然躲开她。

她是郡主,当然有自己的郡主府,可以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养几个男人也可以。

可是她就不想让顾昭这个没用的男人好过。

顾府的人都想巴结她这个郡主:“跟本郡主去顾府。”

“是,郡主。”丫鬟婆子都知道郡主不喜郡马爷,看不起郡马爷。

她们也一样看不起郡马爷。

郡马爷不好好和郡主过日子,只会喝得醉熏熏,念着顾家那位成了妾死得不光彩的姑奶奶——

郡主也不愿放过郡主爷,她们不知道说什么,郡主是不会听她们的,郡马爷也太过了。

要是让人知道——嘉和郡主要处理的事情都已经处理好了,带着人去了顾府。

她决定见一下顾家的老太婆,不许顾昭那个没用的男人再回顾府。

郡主府就在顾府旁边,是太后娘娘让嘉和郡主挑选的位置,皇上赐下来的,方便下嫁后两边住。

嘉和郡主带着人出了门,看了一眼外面,手放下,回过头来。

“郡主,郡马爷要是见到郡主一定会——”丫鬟还没有说完。

已经被嘉和郡主打断:“被本郡主吓到?”

丫鬟婆子说不出话来,嘉和郡主也不再说,她想到萧菁菁,静安还有宝珠,三公主……

她的日子不好过,嫁了一个窝囊的男人,萧菁菁呢,嫁给纪太傅,过得比她好太多,她怎么能不羡慕嫉妒,想到大哥,宝珠三公主还有静安。

她就要站起来。

丫鬟不知道郡主要做什么,恭敬的望着,嘉和郡主盯着她。

过了一会。

“郡主,到了。”丫鬟的声音响起,嘉和郡主脸色不好的站起来,直接走了下去没等丫鬟婆子过来,走进顾府,横冲直撞,谁也不理,一路走来遇到的人都行礼,嘉和郡主带着人往前。

“嘉和郡主。”“郡主你来是找?”“大公子在——”“郡主!”

有人想到什么,看着嘉和郡主的样子,担心起来,小心的跑掉,丫鬟婆子看到,望向郡主:“郡主,有人——”

嘉和郡主怎么可能没有看到,顾府大房,顾昭原来的书房一直留着,顾昭很早就回府,坐在书房里喝着酒,让人送了酒过来,神色忧郁,一边想着什么一边喝酒,他身边的小厮很担心。

想阻止阻止不了,公子爷回府喝酒,他上前一步,正要开口又没有,见公子爷又倒了一杯酒喝起来,公子爷怎么又这样喝起来了,公子爷都娶了嘉和郡主了,该和嘉和郡主好好过,只要公子爷好好过,他相信会好的。

从公子爷娶了嘉和郡主,公子爷又像以前一样回府里喝酒。

他也不知道嘉和郡主哪里不好,让公子爷这样,想到嘉和郡主,嘉和郡主好像不太看得上公子爷,公子爷难道是因为这才?

说起来他也不高兴,郡主竟然看不起公子爷,由于公子爷天天喝酒。

公子爷只有最开始几天没有喝酒,公子爷难道也看出来了,郡主要是知道,要是过来

——

郡主以后会更看不起公子爷的。

公子爷不该再这样,郡主越是看不起公子爷,公子爷越是该振作起来才对。

他想劝公子爷,府里都让公子爷和郡主好好相处,经常派人询问,府里需要郡主,公子爷太过在意瑶姑娘的死,再这样下去,不管不顾,让郡主失望,府里也不会再容着公子爷了。

到时候公子爷怎么办,回不了府,郡主府也不是公子爷的地方。

是郡主的,郡主不留公子爷,那。

他虽是小厮,但也看得清楚,知道,想到听到的,还有郡主,他要劝公子爷。

“公子爷,还是不要再这样了,公子爷还是和郡主。”他还没有说完,顾昭一下子看了过来:“我不想听到她。”非常不悦。

“公子爷请让小的说一句,你这样下去,府里会不高兴的,郡主下嫁,公子爷不和郡主一起,天天喝酒,到时候。”

小厮听出公子爷的意思,劝着公子爷,还要说。

“我说了不要说,我不想听到你提到她!”顾昭不喜欢嘉和郡主,不想听到,竟然不让他再想妹妹的事,看不起他,他为什么要和她好好过。

祖母还有爹要找她自己找,他顾不了那么多,也不想听谁的。

他又喝了一口酒,他不会忘了妹妹,心中只想找到真相,别的都不会再想。

“公子爷,那也不要这样下去,你这样。”小厮看出公子的想法。

公子爷这样想是不对的,怎么能这样。

“你不用再说。”顾昭打断他的话,手端着酒,不停的喝着,一口又一口,只有这样他才好过一点。

“公子爷。”小厮再次道。

顾昭真的都不在意了,也不看小厮。

顾昭心中明白,今朝有酒今朝醉,他过几天去见一个人,见到了人,他也许就知道了妹妹的死了,口的酒让他脸色白了起来,小厮看了看外面,隐隐听到了什么,不知道是谁。

会不会是郡主过来了?

“郡主,嘉和郡主,她既然看不起我,我也不想和她一起过日子,各过各的。”顾昭想到了什么,抬起头,看过来,对着小厮。

“公子爷,郡主是郡主,你怎么能这样说。”小厮觉得不能让公子爷再这样喝,听到外面的声音。

嘉和郡主带着人到了顾昭那个窝囊废的书房外面。

“郡主你来了,大公子。”守在外面的人行礼,张了张嘴,他们是公子爷的人,公子爷吩咐过,上前想要拦下郡主,嘉和郡主一路行来,遇到不少人,闻言,看过去面色一冷,不高兴的:“拦住他们。”大声的挥手,她身后带来的人走了过去,拦下人。

郡主让她们拦着这些人,她们当然要拦住。

对方还来不及说什么,嘉和郡主让人拦下人,已经高昂着头,根本没把他们放在眼里,带着人就闯进顾昭的书房里,闯入书房,她俯视着,坐着喝着酒的没用男人。

还有他身边的小厮。

“郡马倒是好兴致,又在喝酒,在想什么,想我那位小姑子。”嘉和郡主挥手没有让人跟着,高高在上的走过去,发现脚下有什么,看也不看,直接踢开来,一步步更近。

俯视着顾昭。

被她踢开的东西,滚在地上,滚了一圈,发出声音,没有人关注,只是丫鬟婆子看了看,再看郡马的手。

不知道郡马爷喝了多少,看样子不少,地上都是酒杯了,被郡主踢到一边碎开来,郡主。

“郡主!”郡主真的来了,又看到公子爷这样,小厮转过身来,吓了一跳,赶紧行了一礼,看着郡主,再看公子爷,要多担心有多担心。

想要说什么。

嘉和郡主不想听只看着顾昭。

顾昭看到嘉和郡主,脸上没有什么变化,白着脸:“你来做什么?”不是很高兴,还在喝酒。

“你想喝死,让本郡主当寡妇,不想见我,早知道这样,本郡主根本不会下嫁给你这个没用的男人!为了一个死了的人,要死要活的,不要说我,没有人能看得起你。”嘉和郡主冰冷的。

顾昭看着她,没有再喝:“我不需要你看得起,你看不看得起我,与我无关,不要来打扰我!”

丫鬟婆子担心,小厮更是担心,郡主居然——

“你就是个没有用的窝囊废!”嘉和郡主道:“你以为我想管你?”

说完,转身就走,叫了人带人走,很快,一阵风一样离去,不见了踪影,丫鬟婆子离开前,回了一下头。

“公子爷。”小厮见状,看向公子爷,走过去。

公子爷就没有一点在意?

顾昭还是那个样子,他不想去想嘉和郡主要去哪里。

“公子爷,你这样对郡主,郡主不知道又会做什么,不过郡主也太过份,看不起公子爷,公子爷也是因为——”小厮还在说。

顾昭看过去:“你也不要再劝我,我根本不在意。”他又喝起酒来。

小厮了解公子爷的想法了:“公子爷,小的可不是郡主,小的要帮着公子爷。”他一会去打听一下郡主去了哪里。

顾昭就像没有听到一样,口中的酒不停,整个书房很乱,都是酒味,顾昭很颓废,衣衫不整。

小厮看了一会,小心退出去,叫了人去打听。

顾昭似乎没有看到。

*

嘉和郡主出了顾昭那个没用男人的书房,不悦的回头看了一眼,扫了一眼外面的人,手一挥,让人放开那几个人,什么也没有理,想了一下,吩咐身边的人,人下去,点头带着人到了顾老太婆的院子,让人去说一声,她来的路上已经派了人过来说了,等了等,顾老太婆一直讨好她,想利用她,让她和顾昭好好的在一起。

虽然她和顾昭那个男人没有像她想的,她也不敢说什么,顾老太婆以为她是谁,把她这个郡主当成什么。

她知道不用等太久,很快顾老太婆就会带着人走出来。

而且会找顾昭那个没用的男人。

之前就是这样,顾昭那个男人不和她一起,顾老太婆就会找他,一边让人送不少好东西来。

以期让她原谅,也不看一下顾昭那个没用的男人是什么样子,她怎么可能和他和好。

果然很快,顾老太婆亲自带着人出来。

“嘉和郡主怎么来府上了,不知道找老身什么事,都是一家人,有什么就说,你是一个人,昭哥儿呢,怎么没有和你一起来?”

顾老夫人带着人,恭敬的向着嘉和郡主行了礼,看了一眼,发现没有看到昭哥儿,想到什么问起来,心中不悦,面上还要讨好眼前的嘉和郡主。

昭哥儿不会又惹嘉和郡主不高兴吧,她一想到就不高兴,想找昭哥儿来问下,对了,之前忘了问昭哥儿在哪里,在做什么,一会问。

她身边的人也感觉到什么。

“本郡主有事和老夫人说。”

嘉和郡主带着人开口,倨傲的,她从来没有把顾家的人放在眼里,说着往里面走。

顾老夫人带着人跟上,倒是没有生气嘉和郡主的自称,在她想来,郡主就该有郡主的样。

要是像一般人哪里还是郡主,就像菁华郡主,就没有一点当郡主的样子,不对,也像,当然要是郡主愿意像一般的媳妇一样她也是乐意的。

可嘉和郡主不是,要小心对待,府里就是她都要小心的,嘉和郡主是最后的救命草,昭哥儿又不是一个省心的,从瑶姐儿死后,真是,要是昭哥儿想要害府里她是绝不会允许的。

昭哥儿没有一点像娶了郡主的。

那个样子她看了都生气,不是顾忌嘉和郡主,必竟和昭哥儿是夫妻,要不是早赐了婚,她真的想换个人。

当初就不该让昭哥儿尚郡主,该重新找人。

可重新找人,府里没有那么合适的,只能是他,只有嘉和郡主入府,才能让府里不再被人看不起。

可是。

嘉和郡主不想和顾老太婆说太多,到了里面转过身来,也不管丫鬟婆子在不在。

说了顾昭那个没用的男人的事,把她的要求说了出来,顾老夫人带着人,听着眼前嘉和郡主的话。

很生气,昭哥儿又这样,这都多少次了,知道嘉和郡主过府里来,她本来是很高兴的,以为昭哥儿听话和嘉和郡主一起回府。

谁知道是这样一回事,不过以前她顾忌着嘉和郡主,现在嘉和郡主说明白了,她也可以好好教训昭哥儿。

照着嘉和郡主说的,之前昭哥儿回府,她也不可能不让他回,嘉和郡主也不说。

嘉和郡主决定了,她大概知道嘉和郡主的想法,不让昭哥儿回府,这样昭哥儿就知道好好和嘉和郡主一起了,说起来,她竟然不知道昭哥儿又跑回府,要是知道,她会派人问下是不是有什么事。

先前担心她私下派了人盯着昭哥儿还有嘉和郡主。

送走嘉和郡主后,她问起身边的人,为什么昭哥儿回府,她不知道,等到嘉和郡主找来才知道。

她心中知道纵是派了人盯着,也不可能什么都知道,况且嘉和郡主不说,就算知道昭哥儿回府,她也最多问一问。

丫鬟婆子对视一眼,一个婆子上前一步,向着老夫人。

“老夫人,老奴本来要告诉老夫人,老夫人在午觉,老奴想着等老夫人醒来,不想嘉和郡主就来了。”

跪在地上,恭敬的开口。

“我知道了。”顾老夫人道。

丫鬟婆子低下头。

“这次就算了,下次不能再这样,嘉和郡主不想昭哥儿再回府,你们也听到,给我听好,记住,告诉门房,以后昭哥儿再回府,不准再让他进来。”顾老夫人吩咐起来。

丫鬟婆子望着老夫人,应了是,想着嘉和郡主的话,心中不由想着什么。

顾老夫人让人去,她没有再动,一会找昭哥儿,说一说,把嘉和郡主的意思告诉他,让他不要回府了,不然!

她吩咐起人,找昭哥儿过来,也让人去和老大几人说一声,不久,她得知昭哥儿醉了,生气的摔了手上的茶杯,带着人不高兴的去了昭哥儿的书房,见到了昭哥儿。

看着昭哥儿那醉成烂泥的样子还有跪在地上的小厮,她直接让人把小厮拖下去打几十个板子,至于昭哥儿,让人用冷水泼醒。

在昭哥儿睁开眼望过来的时候,把她的意思说了,以后不准再回府,好好呆在郡主府里,讨好嘉和郡主。

不等昭哥儿说什么,让人把他送回郡主府,让人和老大几人说一下。

*

嘉和郡主回到郡主府,等到顾府那边把顾昭那个没用的男人送回来。

她让人不用管。

到了下午,接到静安写来的信,听了静安派来的人说的话,知道静安过得很好,不像她。

她说不出嫉妒还是羡慕,还是替静安高兴。

挥退所有人,打开静安的信,看起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