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六十九章 毁掉清白/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宫人还要说什么。

“病了就找太医,找本宫也没用!”太子妃不耐烦也不喜。

宫人都不敢再看太子妃娘娘,退了出去,去找太医,太子妃很不高兴,她本来想找萧菁菁入宫好好说说话的。

现在也不可能了,要是她找了萧菁菁入宫,又会被说成不管她生的那个东西。

她一点也不想去看!

太子妃心情很不好,最后还是去了,而慈宁宫中,太后才和珠丫头去逛了园子回来,让珠丫头去换身衣裳,她已经换了,不想就听到东宫传来的消息,很担心,太子妃是靠不住的,那个丫头又小。

身边都是宫人嬷嬷的,也不知道能不能照顾好,她想亲自去看下,想着太子妃的态度,她本来就决定把那丫头要到身边来,现在更是决定。

只是刚才想着等皇帝再过来就和皇帝说一声,再和太子说下,要是可以就接来,现下是不行了,小丫头病了,还没有好,也不知道如何。

在没有好之前提不妥,还是等小丫头好了,再和皇上说还有太子说吧。

对了珠丫头。

还要让人和珠丫头说一声,不要过来了,她要去东宫一趟。

“发病多久了?”

太后想完又问了问小丫头病的原因还有病了多久,盯着东宫来的宫人。

宫人回答了,她知道的也不多。

太后问了几句,算是详细的了解,知道再问也问不出来什么,没有再说什么,想着太子妃,三丫头,都不是省心的。

三丫头更是,最好是关到再也不想闹事为止,只是想着原先关在宫里,也没有改得过来。

恐怕是改不了了。

太后现在还不知道三公主想要毒死李家所有人,要是知道就是她想要让李家关着,三公主才想要毒死李家所有人,不知道会怎么想。

她此时不再想后,带着人就往东宫去。

走了几步,才又想到珠丫头,也不知道珠丫头换了衣裳没有,没有的话还要多久,要是现在过来,倒是可以一起去东宫。

和她一起去看下那个小丫头,要是没有,就算了。

“去看下珠丫头完了没有,要是完了就过来,要是没有,就和她说一声,哀家去了东宫。看她自己的意思,要不要去东宫。”

太后停下步子和身边的一个宫人说了说,珠丫头要是不想去东宫,也没有什么,她并不会因此就多想。

“是,太后娘娘。”宫人应了是,退开了两步,太后才要迈步,沉吟了下还是:“哀家先带人去了,珠丫头要是想来,就让她跟过来嗯?”

宫人应了。

太后吩咐完宫人,走了,没有再说话,宫人送走太后娮娘,立马去找宝珠郡主。

走到半路,碰到宝珠郡主,她上前行礼。

宝珠郡主换好衣裳,带着人就要过来,没想到半路遇到外祖母派来的人,知道外祖母去了东宫。

太子妃表嫂生的小侄女生病了,她有些担心,问了问,决定去东宫,和外祖母一起看小侄女。

*

东宫,太后一到,就见东宫忙着,太医早一步来了,她没有让人出声,等待着,一会后,珠丫头来了。

她让珠丫头和她一起等,待到太子过来,皇帝那边也派了人过来,后宫都闻风,她才吩咐起来。

太子妃是在她之前就到了的,她看了看,没有说什么,太子妃还知道来,来是来了,也不知道派人问,她叫了人去问,弄清楚是怎么病的。

知道并没有哪里出错。

太医出来,得知小丫头病得并不算厉害,只是太小,身子骨弱,才放心,再看太子妃的样子。

太子妃没有再问什么,太后一见之下就叹气。

*

宫外,嘉和郡主郡主府,嘉和郡主听说昨晚三公主在宫门外面闹的事,后来被李家的人带了回去。

虽然嫁出宫,嘉和郡主还是很关心宫里的事的,她不像大哥,她能靠的不多。

“郡主,你想?”她身边的人小心的。

“一个失了宠,什么也不是的公主,有什么可利用的。”嘉和郡主闻言,看向她,慢慢的说轻蔑道。

她要亲近也是亲近宝珠那个丫头,告诫自己不要走到三公主那一步,像三公主一样落到那个田地。

要是宝珠还有大公主二公主,她可能还会做点什么。

“郡主,三公主必竟是公主。”跟着宝珠郡主出宫的宫人,也是现在贴身的丫鬟开口。

“公主又怎么样,没有宠爱,就像一个庶民一样的,被下面的人欺负,宫里都不为她出头,你说算什么。”

嘉和郡主不屑,不以为然,三公主那个蠢货。

她自认为自己是聪明人,聪明人不会和蠢人一起。

丫鬟不再说什么,没有太久,又有一个丫鬟进来,嘉和郡主知道了东宫太子妃生的女儿病了。

太后娘娘等都过去了。

她要不要也送点什么去东宫?问起身边的宫人来,要送送什么,不打眼,也让人知道她的心意。

太子,太子妃,嘉和郡主想过站秦王那一边,但太子这一边也不能放过,后来又觉得太子也有可能。

尤其是最近这段时间,皇上对太子不一样了。

“郡主,可以送点什么到东宫。”宫人们也不知道秦王殿下和太子殿下哪一边更有可能。

知道郡主的意思,她们不敢乱说,就怕乱说错了。

要是以前还好说,如今,都糊涂了。

嘉和郡主自己也在迟疑,就算宫人说了她也不一定会相信,也不觉得她们能看出什么,转念一想,就算送东西到东宫,也不算什么,安排起来,丫鬟们应了。

嘉和郡主吩咐完就想着事,这些送去的不过是她的一份心意。

丫鬟退出去准备了。

*

京郊的庄子上。

卫烨来了,昨天中秋他就想来了,和吴雲一起过,所以在参加完宫宴后出了宫就想出京来这里。

最后还是没有,直到今天,他才找机会绕了很多路,到了庄子上。

知道吴雲在做什么,他让人带路,到了院子里,就看到吴雲在院子里,画着格子,一个人跳着格子。

看了看,没有出声,也不让人出声,止住一场间,吴雲好像没有听到,一心在跳格子,卫烨见吴雲看着还好,没有疯,想来是想通了,那晚的事过去了,还以为她要发疯,所以他没再来。

刚知道她在做什么的时候,他还在想,吴雲是不是疯了。

过了一会,卫烨挥手让人退下去,他走近,一步一步,盯着吴雲。

吴雲像是听到了什么,没有再跳格子,抬起头来,看到了卫烨:“你来干什么,你!不要过来。”

吴雲脸色一变,往后一退,吓到了,手抱着自己,不让卫烨靠近。

吴雲知道自己离不开。

卫烨这个男人都抱着她睡觉了,他,他,他,她就算被找到,也没有清白了,好在没有强迫她和他——

卫烨不让她走就走不了,她只能自己找玩的,卫烨不是没有再来吗,她安慰着自己,现在再看到卫烨,她吓到了,想到那晚。

卫烨这个男人抱着她,亲她,就差一点。

差一点,那一点,她怕他会真的对她用强。

她不停的后退,脸通红,变白。

卫烨现在来是不是想对她用——她很害怕,很想逃离这里。

还以为卫烨不会来,至少短时间不会来,她可以想办法逃走,可此时她再也没有办法自欺欺人。

“不准过来,不准过来。”

“为什么不能过来。”卫烨还是那样。

“你来干什么,你又想做什么,你,卫烨!”吴雲脸更白,一边后退一边用力大喝,虚张声势。

“怕什么?我来看你,你刚才在做什么,我还以为你想通了!”卫烨脚步没有停,反而加快了步子,一下子到了吴雲的面前。

“你,你,不准靠近我,不准,不要。”吴雲慌了起来,想逃,想跑。

可是还没有来得及动作,卫烨手一伸就抓住了她,她再是怎么也没有用,卫烨抓着吴雲,手一动,就把她整个人抱在怀里。

吴雲待要挣扎,只看到卫烨的脸,卫烨困着她,抓着她的双手,使她身体不能乱动后,看了看她。

吴雲想抓他,也不行,眼前只有他放大的脸,他的目光像是要吃了她。

“卫烨!你放开!”

“我不,我来陪你过中秋,高兴吗,昨天有事来不了,也怕有人知道,不然昨晚就来了,你不知道昨晚我多想你,一出了宫,一参加完宫宴就想来了,可是,今天也可以,我陪你好好过中秋,上次我和你说的,让你好好想想,想好了没有,这次我不会再让着你,你要做我的人了。”

卫烨摇头,俯视着她,对着她的眼晴说着,很认真:“这次不能再让你逃过了。”

吴雲脸红如霞。

又变得很白,她再次想到上次,卫烨也是不放过她,最后亲摸后放过了她,她的清白算保住,可这次。

她也想到上次他说过的话。

为什么家里人还没有找来,找到她。

卫烨才不管吴雲怎么想,亲了下去,直接亲住了吴雲,脸唇都亲了。

只要得了吴雲的身体,她还跑哪里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