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九十一章 不得不信/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却不得不相信。

妹妹明明是秦王殿下的妾!

可是他去见的那个人告诉他的,妹妹的死是秦王殿下做的,还有纪宁。

从那间酒楼出来,他这几天都像是失魂一样,哪里也没有去,不想回府,失魂两天后他想找人,想知道是不是真的是秦王殿下让妹妹死。

那个人说秦王殿下想设计太子殿下,就算是这样,也不该让妹妹死得那样不光彩?

他想弄清楚。

可是根本找不到人!

要是秦王做的,他肯定找不到人。

他想去秦王府的,找秦王理论,问一问,为什么要让妹妹死得那样不光彩。

为妹妹报仇。

他到了秦王府的外面,看着秦王府紧闭的大门,等了很久,终于等到门打开,秦王骑马带着人出来,身后跟着很多侍卫,妹妹就是进了秦王府才被害死,他想要上前,拦下秦王问他,妹妹死得那样不光彩为什么。

妹妹到底做了什么让秦王这样对付妹妹!

秦王明明是那样风光霁月,就因为妹妹和纪宁的事,秦王殿下就让妹妹死得那样不光彩?

他站了很久,看着秦王离开,也没有冲上去拦住秦王问,只是站着,没有让人发现,妹妹的死,让他难过,可是对秦王殿下来说,一点变化也没有,该怎么过还是怎么过。

甚至和薜氏过得更好,恩爱无比,他都听到了。

就像妹妹没有存在过一样。

妹妹才是真正的秦王妃,秦王从来没有在意过妹妹,哪怕让妹妹死得那样不光彩,只为了算计太子殿下,薜氏呢,做了什么,让秦王放在心上,妹妹心里只有秦王,他这个大哥要怎么做?

才能给妹妹报仇。

妹妹需要他报仇吗,他很迷茫。

妹妹,顾昭直到身体发木,才离开秦王府,他决定要给妹妹报仇,眼中的迷茫散去,妹妹死了,秦王也该记着妹妹,不能把妹妹忘了,他不知道该去哪里,要去哪里为妹妹报复。

害死妹妹的人是秦王,不是别的人,和他想的不一样,没有人能帮他为妹妹报仇,那个告诉他的人也是他想尽办法才找到。

告诉他的时候说了,不会帮他,也不会承认他说过的话。

他就算告诉人,那个人也不会承认,别人也不会相信。

他只有一个人,该怎么办,家里不会帮他为妹妹报仇,要为妹妹报仇他不能回去,他想要让人知道妹妹的是被秦王算计太子殿下害死,他要找人。

太子殿下!

想到这里,顾昭决定去找太子殿下,太子殿下和秦王——只有找到太子殿下,告诉太子殿下,他才能为妹妹报仇,可是走到宫外面,他不知道怎么和太子殿下联系。

怎么见到太子殿下,见到太子殿下。

纪太傅,他想到纪太傅。

菁华郡主,瑶姐儿和菁华郡主关系——还害过菁华郡主,如果纪太傅知道他是为了妹妹,不会帮他的。

除了纪太傅还能找谁?

他转过身来。

“公子爷你要去哪里?公子爷该回府了,要是老夫人——”站在一边的小厮见公子爷转过身来,对上公子爷的目光,后退几步,恭敬的看着公子爷开口,话没有说完,望着公子爷,公子爷不担心吗。

他不知道公子爷要做什么,在想什么,这两天他陪着公子爷,先是在酒楼见了一个人。

那个人他不认识,公子爷好像和对方有联系,他不知道公子爷是怎么联系的,只知道公子爷要见一个人,那个人和公子爷说话的时候,让他出去守着,所以他不知道那个人和公子爷说了什么,公子爷出来后就失了神,他想问,公子爷根本不看他,他说的话公子爷像是听不到,也不回府,不知道要找谁。

他想回府通知一声,可他要是走了,公子爷不知道会去哪里。

只好一直跟着公子爷,公子爷不回府,他也不回去。

不久前到秦王府,他还以为公子殿下要找秦王殿下。

有话和秦王殿下说。

秦王殿下出来,公子爷并不过去反而站着,在想着什么,他想过去公子爷也不让,等到秦王殿下带人走了,才带着他离开。

公子爷?

现在公子爷又带着到了宫外,望着宫里,不知道又在想什么。

刚才转过头来。

公子爷呀。

“我要见太子殿下。”顾昭看着他,忽然说,他会想办法见到太子殿下的。

“公子爷你见太子殿下做什么,公子你到底为什么,怎么不回府,在想什么,太子殿下是那么好见的吗,公子爷有事可以——”小厮急了,公子爷竟然想见太子殿下,不知道公子爷见太子殿下做什么。

他不明白,想要弄明白。

“妹妹——”顾昭开口,并不多说,像是在想什么一样,神色难言。

“公子爷还是为了姑娘的死,可是姑娘早死了。”小厮马上道,他不想那么多,只知道姑娘早死早超生了,公子爷一直想要为姑娘报仇,可。

“妹妹的死——”后面的顾昭没有说,盯着小厮:“我不会回去的,至少暂时不会回去,给妹妹报了仇,再回去,你要回去自己回去,我要见太子殿下。”

语毕往前走。

小厮很想说找到太子殿下就能为姑娘报仇了吗,公子爷为什么一定要找太子殿下。

姑娘的死和太子殿下有关吗。

“公子爷呀,你不回去小的怎么敢回府,小的要是敢回府,一定会被老夫人老爷叫过去,公子爷你要去哪里?你要找谁给姑娘报仇,姑娘是被谁害的?”

公子爷什么也不说。

顾昭没有回头,也没有回答,小厮赶紧追上公子爷。

就像他说的,公子爷不回去他也不能,一个人回去,还不被老夫人叫过去。

*

秦王天天都歇在正院。

整个秦王府都知道殿下眼中只有王妃娘娘,在意王妃娘娘。

看不到任何人,真的是不再去梅园,就像忘了,天天一起,要不了多久就会有嫡子。

就是秦王府外面,也知道。

秦王从宫里出来,回到府里,母妃又问他薜氏怎么样。

上次入宫后,母妃让他多在正院呆,早点让薜氏有身子,太医检查后薜氏的身体没事,他的更不会有问题。

为了早点让母妃满意,父皇高兴,他不可能一直只有女儿,除了回府最开始几天,去了锦绣那里一次,后面都是夜夜宿在正院。

他知道薜氏很高兴,他也想早点有嫡子,有了嫡子,父皇不会再容着太子,为了嫡子,他没有再去梅园,没有再找别的女人,锦绣那里还有女儿都只是派人问了问。

就算他心中有锦绣母女,为了那个位置,他也要薜氏怀上嫡子。

他的嫡子只有薜氏能生,锦绣那里还有女儿那里,还是等空了再过去,他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要怎么做,从不久前皇祖母把太子妃生的女儿抱到身边教养,还让父皇封了郡主,他就更紧迫了,他不知道皇祖母在想什么,说不定以后会帮着太子。

太子的女儿可是养在皇祖母身边,父皇也喜欢,他和锦绣的女儿父皇很少问起。

秦王心中想着。

“殿下。”一个侍卫过来。

秦王看过去:“有什么事?”他想知道锦绣怎么样,侍卫看着殿下:“王妃娘娘问殿下去了哪里。”梅园那边锦姨娘并没有派人过来。

秦王一听,没有再说话。

薜氏是想问他去了去正院,这些天他都是去正院,让薜氏也轻狂起来。

他想着太子在外面的女人,还有自己的事。

“去书房。”

“是,殿下。”一边的侍卫还有后面跟着的小厮,马上道,秦王脚步不停。

*

梅园里面,看着女儿啊啊的叫,锦绣指着一边的花木教着女儿,想做点东西,听了进来的丫鬟的话,殿下回府了,殿下之前出了府。

听说是去了书房,她并没有表示什么,殿下去书房也是有事,她早就说了不用把殿下的行踪报上来。

也不用关注殿下去了哪里的,可身边的嬷嬷不同意,还是派了人。

殿下回府出府,她都会知道。

锦绣真的不想王妃娘娘不高兴,不想让人误会,不想缠着殿下的,嬷嬷看出姨娘又在想什么:“姨娘!”

锦绣回过神来,她看着怀里的女儿,和身边的人说起来,然后不经易的:“不要再关注殿下了。”

她身边都是贴身服侍的丫鬟婆子。

离得几步远,嬷嬷在她的身边,帮着她照顾女儿,女儿的奶嬷嬷在更远的地方。

也不怕有人听到。

“殿下时不时派人过来,就算人没来,也记挂着,殿下是想让王妃娘娘生下嫡子,宫里宜妃娘娘念着,还有皇上。”

嬷嬷说。

直接打断她将要出口的话,不让她再说了,锦绣看着嬷嬷,很无奈,她说不过嬷嬷,怀里的女儿乖得可怜,就像她一样,性子很像她。

性子不像殿下,要是像殿下就好了,她在心中想着。

她闻着女儿身上的味道,亲了亲女儿的手,抬起头来,丫鬟婆子抬了抬头,嬷嬷看在眼里。

“姨娘,还有一件事,老奴一直记着没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