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零三章 不是简单的/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等陛下的处置,或者太子殿下来接人。

不知道太子殿下见了陛下还能不能来接人?

车驾里的少女掀着布帘,看着太子入了宫,她被留下来,不知道何去何从,她放下布帘,想着自己要是入了不宫该怎么办。

*

御书房。

等到人进来,太子殿下回宫了,总管公公马上看向陛下,纪尧看着外面进来的人。

熙和帝对着下面的人沉着脸,威严:“把太子带来,还等什么。”

“是,陛下。”

下面的人恭敬的行了一礼,不敢再说什么,退了出去,熙和帝还是不高兴,太子。

纪尧收回视线,总管公公也是一样。

熙和帝:“纪永叔。”突然看向纪永叔。

“不知道陛下?”纪尧闻言,望着陛下,总管公公紧张起来看过来。

“太子有没有和你说过,外面那个女人的事,还有他要把人接入宫?之前有没有和你提过?”熙和帝想知道纪永叔听没有听太子说过。

总管公公忙看向纪太傅。

对上陛下的目光。

“臣不敢欺骗皇上,太子殿下向臣提过,臣也知道一点,但并没有太放在心上,必竟太子殿下只是在宫外看上一个女子,那个女子也是自愿的,太子殿下并没有表明身份,那个女子什么也不知道,后来太子殿下表明了身份,臣是不赞同的,怕有什么,好在没有,太子殿下想把人接入宫,也和臣说了,不过臣依然不赞同,虽然只是一个女子,太子殿下喜欢就喜欢了,但是要接入宫中,还是要谨慎一点,那个女子是什么心思,身份,各方面都要弄清楚,入宫到底是为了服侍太子殿下还是别的,太子殿下似乎觉得不会有什么,可太子殿下必竟是千金之躯,不能大意。”

纪尧开口,说了起来。

总管公公小心的看着陛下。

“你说得没有错,太子太不像话,不把它当回事,也不看下是什么样的女人,想要女人,什么样的女人没有,他那东宫多少女人,再想要,朕给他挑几个就是,偏要看上外面的女人,什么也不知道就要接入宫中。”

熙和帝道。

总管公公点头。

太子殿下就是大意了,他听出纪太傅的意思,太子殿下没有来,先为太子殿下说话。

“太子殿下也是没想那么多,陛下应该知道。”纪尧说这些,一是回答陛下,二是表明态度,为太子殿下在陛下面前先说一点好话。

这样一来,先入为主,陛下也会不会那么生气太子殿下。

“你这样想是对的,太子到底是真的没有想这么多,还是明明知道?不把朕放在眼里、”熙和帝不可能被纪永叔糊弄住,还是道。

冷着脸威严的。

“太子殿下过来,陛下问一下太子殿下就知道了,太子殿下怎么敢不把陛下放在眼里。”

纪尧马上道。

总管公公再次点头。

“朕会好好问问他,到底在想什么,你觉得只是一个女人,外面的传言又是怎么回事,强抢民女,像什么样子!”

熙和帝生气的。

“陛下息怒,太子殿下也不想,外面的传言不知道从哪里来,等太子殿下来,陛下可以赐几个好的给太子殿下,太子殿下一定会感谢陛下。”纪尧是真的并不把那个女人看在眼里。

虽然有菁儿的话,他只是不想那个女人再影响太子,太子接不接入宫,他都没有意见。

要是陛下能拦下太子殿下接人入宫的行为也好,拦不下,把人接到东宫。

总会泯然于众,这不止是一个人的想法。

纪尧在心中想着。

“朕就知道你要帮着太子说话,你倒是帮着他,不管传言从何而来,都说明可能是真的。”

熙和帝盯紧纪永叔,还是不悦。

总管公公是赞成陛下的话的,太子殿下的事传成这样,肯定有什么依据才会这样。

纪太傅全是为太子殿下说话,不怕陛下生气吗。

“要是臣一句话也不为太子殿下说,陛下想必会觉得臣不是。”纪尧笑了起来,开口,熙和帝不想和纪永叔再说。

这小子总是有意无意为太子说话,他倒是没有生气,要是太子出了事,纪永叔这小子一点也不为太子说话,他才会觉得这小子不可靠。

“朕懒是和你说。”

“陛下,太子殿下也不是就像陛下想的那样。”纪尧也不多说,就一句话的事,熙和帝:“朕只知道他不像话!”

拿起折子看起来,总管公公心头一松。

这时脚步声又响起来,从外面传进来,纪尧看出去,总管公公也是,肯定是太子殿下来了,看向陛下。

一个人走进来,熙和帝总算抬了抬头,让人进来。

太子殿下走了进来。

带太子殿下进来的人退了出去,一时之间很安静。

熙和帝面无表情,总管公公很急,想要说什么,发现纪太傅并不着急,心里一松,看着太子殿下。

“父皇。”太子进来后,笑着开口,看到父皇,又看到太傅大人,就像平时一样,朝着父皇行了一礼,再开口:“太傅大人怎么在这里。”

“臣有事来见陛下。”纪尧睥了一下陛下,开口,也像平时一样:“太子殿下来了就好,陛下正担心太子殿下。”

“朕担心他做什么,死了更好。”

熙和帝忽然在御案后面沉着声音。

“陛下。”纪尧还要说什么,又没有,太子哪里会不知道。

太子哦了一声:“哦,父皇找孤来有什么事?”他又看向父皇。

总管公公为太子殿下担心,太子殿下还问陛下找他做什么。

纪尧笑。

“朕找你来干什么,你说呢?”熙和帝看着纪永叔太子还有总管太监的样子就生气,生了气,语气也不好,心情更是不好,再看太子那样子,是一点也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

还敢问他找他来干什么,不找他,是不是人都送到东宫了。

他知道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是,一个女人,喜欢就喜欢,养在宫外接入宫没有什么,量一个女人也翻不了天。

可看看外面的传言。

是怎么说的。

他倒是好,还有脸把人接到宫里来。

是嫌丢脸不够,想让人跟着一起丢脸是不是。

那些传言他不信他没有听到,又不是耳聋,不过是装做不在意,以为可以随心所欲,想接就接。

以为是皇帝,就是他贵为天下之主,也不能真的随心所欲。

要是真的可以随心所欲,早在之前他不满太子,不满他从生下来身子骨就不好,文不成武不就,不像话,性子不适合储君,样样没有一样拿得出手,又有更好的儿子,还是宠妃生的时候,他就随心所欲的废掉他的太子之位了。

还有他什么事。

那个时候他是多想废掉他的太子之位,留给秦王,就是现在他也没有满意,只是慢慢,他的身子治好了,加上对秦王的不满,才改变态度。

现在。

他盯着太子,根本不叫起。

总管公公见陛下只盯着太子殿下不说话,不知道陛下在想什么。

“孤不知道父皇找孤做什么,父皇不想孤接人入宫?”

太子出声,保持着行礼的动作。

纪尧观察着陛下的表情。

熙和帝气得是手边的折子一下子甩到太子的身上,也不看别的人:“你倒是知道,那个女人有什么好的,外面的传言传成那样,你就不来说一声,强抢民女?养在宫外朕就不说了,还想接到东宫?”

太子躲了躲:“父皇,强抢民女又怎么,不过是定过亲,那个男人早死了,不过是克父克母,还有成了亲,孤喜欢,一个女人罢了。”

“那个女人可不是简单的,你倒是为她说话!”

熙和帝想到暗卫查到的,抓起另一本折子又甩了过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