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零三章 容后再说/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那个女人哪里只有一个男人,和好几个男人牵扯不清,只有面前这个——什么也不知道,被人家骗了,还帮人家数钱,还自己送上门去。

且还有族里闹得不可开交,不是个孝顺的,光凭这就不是好的,还想入东宫。

看他不打死这个——也不知道查清楚!

在熙和帝的眼中,不管那几个男人是什么身份,怎么个牵扯不清,都是这个女人的错。

而且只是稍微一查就查到那个女人身边不干净,要是仔细查还不知道有什么。

主要是时间太急。

“父皇。”

太子再次躲开,躲了躲还是那个样子不以为然,装做不在意的样子:“不就一个女人吗?”何必如此在意,他又没有做什么,还想说什么。

“要是只是一个女人还说什么!”

熙和帝更生气,抓起折子,又要丢过去,要是真的不在意,就该听他的话。

太子:“父皇不说清楚,哪里不行!”

没等父皇丢折子就躲开来。

更是想躲到纪太傅的身后,被父皇瞪了一眼,纪尧让开,看了太子,总管公公手的拂尘甩了下,太子殿下这样躲着,皇上!

“还敢给朕躲,站住!以为躲到纪永叔身后就行了?”

熙和帝更是生气,太子就是专门生来气他的,朕倒要看看他是不是要气死他。

“父皇,还不是你动不动就要扔折子,孤可不敢。”

太子站住开口:“父皇也不说清哪里不行,只知道骂孤。”

“你也知道?哪里都不行,朕和你说了,那个女人给朕丢回去,朕不许你接到东宫,要是不听朕的话,朕——”

手上的折子就丢了过去。

“父皇,你要做什么?到底为什么不同意?一个女人,还能怎么着,就算有人乱说,也没有什么,强抢民女,定过亲,有男人又怎么,现在是孤的人。”

太子再度躲开,又回来,倒是好好的问了起来,没有再像刚才一样,想到还等着他的女人,好不容易才让她答应跟他入宫,让他把人送回去。

他可不答应。

“还敢问,朕就不想你把那个女人接到东宫,那个女人哪里会是简单的!”熙和帝手用力的一拍御案,站了起来,啪一声响。

指着太子,他不想把查到的告诉这小子,就让他自己去查。

“父皇,那个女人哪里不简单?”太子躲了一下,又发现父皇只是拍了拍御案,没有对他做什么,开口问。

父皇竟然说那个女人不简单,他怎么不知道。

一听,他就不相信,父皇肯定是乱说,也没有去想父皇为什么要乱说。

在他的眼中,那个女人哪里像别的女人,知道他是太子就巴上来,那个女人恨不得离开他。

还是他硬不让她走,她才和他一起,倔得很,现在才同意入宫。

太子想了不少,只是一瞬。

“你知道那么多干什么,自己想知道就去查,你自己也知道强抢民女,是不想你这太子之位是不是?”

熙和帝指着太子骂。

“孤。”太子张嘴,熙和帝不说话了。

太子慢慢的:“父皇不说出来,孤怎么能判断,父皇要说出来,孤才知道,让孤去查——”

“朕不想再和你说什么。”熙和帝生气的坐了回去:“也不知道那个女人到底哪里好让你如此,朕把话放在这里。”

太子:“孤就是觉得好,父皇不说理由,孤。”漫不经心的!

父子俩对峙。

“陛下。”纪尧看出了什么,知道陛下一定有理由,肯定是知道了什么,陛下不是感情用事的人,而太子殿下却是感情用事,和陛下不同,他开口:“太子殿下也是不知道,才会这样。”

熙和帝看向他:“他是不相信朕。”

太子想说话。

总管公公也意识到定是暗卫说了什么,太子殿下不知道陛下却知道的事,陛下才会这样。

“陛下,太子殿下怎么会不信。”纪尧打断太子殿下的话,皇上真的生气了,打断了太子殿下的话,插了一句。

太子不知道纪太傅是什么意思。

“还是听陛下的。”

他盯着太子殿下,眼中的意思很明白,熙和帝是不说话了。

太子不乐意了,不知道他为什么要他听父皇的,还要说什么,总管公公也觉得太子殿下该听纪大人的话。

“太子殿下,就听一次陛下的。”纪尧再次开口,直直的盯着太子殿下,希望太子殿下能明白过来,不要再这样下去。

“太子殿下,有些事不急于一时,不如打听清楚再说,不是吗。”纪尧接着又道,对上太子殿下的眼,菁儿提醒过他,他没有忘,加上皇上这样说,准备劝住太子殿下。

不要太子殿下任性,现在把人接入宫,先缓一缓,查一查到底有什么事。

“纪太傅。”

太子看出了什么,没有再闹,只是还是不甘心,他才不管什么,只想把那个女人接到东宫。

纪尧哪里会不明白太子在想什么,不由再次想到,要是没有这些事,他可能真的不觉得有什么,他能想像到没有菁儿的话,没有陛下的话,太子把人接入宫会闹得沸沸扬扬。

事后不知道传言又会怎么变,可能还会有影响,再处理就晚了。

现在这时候刚好。

他朝着太子殿下点头,对着陛下:“陛下,太子殿下会想清楚的。”

熙和帝哪里会看不出太子还是不甘心,纪永叔应该是看出了什么,他一点也不想再看到太子,希望纪永叔是明白人,不会怂勇着太子干出格的事,不得不说纪永叔比太子聪明得多:“想清楚了就出去,朕没有那么多时间浪费,自己处理好!”手一摆。

总管公公看出了陛下的不悦,看向纪太傅还有太子殿下。

纪尧和太子一起退了出去。

*

“太傅,你为什么要让孤不再说,父皇不让孤接人,父皇说的那些,孤都不知道?”

太子一出了御书房,到了外面,就问起来,为什么要让他答应,太傅大人明明知道孤一直想把人接入东宫。

为什么帮父皇,不帮他,还阻止他,他要问清楚,不然。

“殿下觉得在这里说好、”

纪尧看了一下不远处的御前侍卫还有御书房,收回目光,不觉得这里是说话的地方,转着玉板指的手停了下来看着太子殿下:“太子殿下,还是换个地方吧。”

“好。”太子看了看,也发现了,点头道,虽然急。

纪尧让太子殿下和他一起离开御书房周围。

“太傅大人,现在可以和孤说了吧。”过了一会,太子殿下让人守在四周,问纪太傅。

“太子殿下其实还是先回东宫,或者把事情处理好比较好,不过想来太子殿下没有心情。”纪尧回头,看向他,对他说。

“父皇不过是不喜孤。”太子开口:“到底是——孤要把人接入东宫。”他不耐烦了。

纪太傅到底说不说。

“太子殿下你忘了刚才了。”纪尧道,他不会让太子殿下再任性。

太子不说话了。

“太子殿下真的认为皇上是不喜殿下才这样,我不这样认为,我倒是认为皇上一定有他的理由,太子殿下可以查一下。”纪尧继续道,简单的说了出来。

再次转着玉板指,太子殿下该明白才是。

“太傅的意思是指父皇说的是真的?孤怎么不知道,父皇知道什么,孤和她在一起多久了,有什么是孤不知道的,孤不觉得。”

太子听出了什么,生气的。

纪太傅怎么也和父皇一样。

“太子殿下不用着急,要是真的没有什么,查一下也没关系,不是吗,让皇上不用再阻止。”纪尧点头,一点也没有在意太子殿下的态度:“要是有什么,也可以解决,想来不会有什么,太子殿下想一下就明白,太子殿下推迟几天,查清楚,也好和陛下说,太子殿下在这个关头一定要把人接到东宫,可以说得不偿失,我只是劝太子殿下冷静。”

“孤才不信。”

太子还是不满意。

“我知道太子殿下不信,只是别的人呢,太子殿下还是多想一点,过几天再接人,不会像现在这样,说不定轻易就达成了,太子殿下认为如何。”现在这样,不知道多少双眼看着,就是太子不接人入宫,也会落入人眼中。

但处理好了就行,下次再说,纪尧紧跟着开口,劝说。

“孤……”太子想说什么,张了一下嘴。

“太子殿下想一想。”纪尧温和的。

太子想了想,还是同意了。

“那就好,太子殿下只要处理了。”纪尧说,问起太子殿下人在哪里,还是之前的事,太子说了,想到人还在宫门口。

纪尧听完,心中过虑了一遍,大概知道怎么回事,皇上要是知道准会再生气。

太子殿下!

“孤。”太子想去宫门口。

纪尧一听,给太子殿下出主意,他看出太子殿下想马上过去。

不如就派个人去说一声,把人先安置了,容后再说!

太子殿下这时过去,让人看到不好。

太子还是想去,被纪尧劝住,派了人去宫门口。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