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零六章 办场家宴/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旨意是直接下到礼部的,收到旨意,礼部自会准备起来。

本来一道口谕就行,熙和帝还是写了一道旨意过去,虽然简单也是为了秦王,他不是亲自跑来吗。

让礼部早点挑个日子。

他不再管,有什么事找秦王。

秦王府里,旨意下来,礼部定好日子,下面的人都知道锦姨娘以后是侧妃娘娘了。

是府里第二位侧妃娘娘。

礼部都定好日子了,很快锦姨娘就会是侧妃。

另一位侧妃娘娘是赐下来的,殿下身边余下的侧妃位置就这样被锦姨娘得到了。

锦姨娘不过是宜妃娘娘赐下的宫人,由于生下大姑娘,又曾经得宠,王妃娘娘喜欢,就这样成了侧妃娘娘。

占了殿下身余下的侧妃位置,不知道是殿下请封的还是王妃娘娘提的。

她们真的没想到。

锦姨娘一直很受殿下宠爱,王妃娘娘入了府也对锦姨娘不错,生的不是殿下期盼的小公子,可也更让王妃娘娘放心不是吗。

她们不知道是王妃娘娘还是殿下提的,只知道锦姨娘虽然失了宠,但生了殿下的庶长女,又有殿下亲自入宫请封侧妃,听说是殿下亲自入宫请封的,王妃娘娘也没有说什么,以后谁还敢不把锦姨娘放在眼里?不对,是锦侧妃娘娘。

以后锦姨娘就是锦侧妃娘娘了。

和另一位侧妃娘娘区分,相比起来锦侧妃娘娘比原来那一位地位更稳,身边可是养着大姑娘。

有侧妃的位份,又生了大姑娘,除非还有人能生下姑娘公子,不然不可能比得上锦侧妃娘娘,至于王妃娘娘生下小世子那是不一样的。

她们议论着。

面对着锦侧妃的院子还有锦侧妃身边的人,也不一样了,不再像以前一样。

锦侧妃娘娘身份变了,她们这些服侍的人可不敢再轻慢。

哪怕她们从前也没有轻慢。

相比起这些人,梅园的女人们有人羡慕,有些嫉妒,更有生气的,她们是自从入府就没得宠过。

难得见过殿下也没有得到殿下青眼,锦绣那个女人竟然生了女儿还成了侧妃,王妃娘娘也喜欢她,殿下就算不再找她。

还以为生了女儿,就和她们一样了。

她们明明都是殿下的女人,殿下为什么看不到她们?殿下身边的侧妃位置一共就两个。

一个侧妃的位置早被人占了,是太子殿下的表妹,一入府就是侧妃,她们不敢说什么。

锦绣算什么?生的还是女儿。

殿下身边本来还有一个侧妃的位置,这下就没有了,被锦绣占了,锦绣和她们一样,都是宫女,凭什么?她们不甘,不满,一定是锦绣耍了什么手段,得了殿下的宠,让殿下看不到她们,还生下女儿。

好在是女儿,肚子不争气,但也被封为侧妃,她们呢。

明明王妃娘娘入府,她们不再嫉妒,殿下眼只反正只有王妃娘娘了,她生的又是女儿不是儿子肚子不争气幸灾乐祸的,就发生这样的事。

不明白王妃娘娘为什么喜欢锦绣那个女人?也不对付她,却对付太子殿下的表妹,难道是她生的是女儿,王妃娘娘就放过她?

还答应请封侧妃?都失宠了,生了女儿还能这样好命。

她们只能希望太子殿下的表妹能做点什么。

她们只是后院无名无份的女人,什么也做不了。

可是她们还是嫉妒,太子殿下的表妹不是心中只有殿下,想要殿下看到她,做了不少事,只是还是没有被殿下看在眼里,如今有王妃娘娘,更不可能,但对付王妃娘娘不可能,对付锦绣一个小小的宫人出身的还怕?

她们想怎么让太子殿下的表妹那位侧妃对付锦绣。

同样是侧妃,肯定有个高低之分。

她们和身边服侍的丫鬟商量着。

另一边。

太子的表妹一得到消息就很生气,砸了不少东西,跪在下面的丫鬟婆子不敢动,太子的表妹还是有气,殿下看不到她,居然只看得到那个不过宫人出身的贱人。

那个宫女出身的贱人哪里比得上她?

还以为他发现了薜氏的好,不会再喜欢那样低贱的宫女。

竟然请封那个贱人为侧妃,让那个贱人和她平起平坐,和她一样成为侧妃。

殿下有没有想过她,她从来不把任何人看在眼里,可是殿下先是眼中只有薜氏,又为那个那个宫女出身的贱人请封,她怎么能不气,又不是生的儿子。

还失了宠,殿下不是只看得到薜氏吗?

殿下,殿下。

殿下为什么看不到她,薜氏那个女人,身为王妃,连一个宫女的贱人也对付不了,在想什么。

让一个那样出身的贱人来压在她的头上,要是她是薜氏,一定不会让殿下看到别的女人,请封别的女人为侧妃。

后院的女人都发卖了,只有自己可以站在殿下身边,生下殿下的子嗣。

为何她不是薜氏,薜氏太没用了,连一个宫人出身的贱人也放任,倒是知道对付她,她才不要和她一般见识。

“侧妃娘娘。”

跪在地上的丫鬟婆子过了一会,见侧妃娘娘没有再砸东西,也没有再气着想什么,不由开了口。

扫了眼地上摔成粉碎的,刚才侧妃娘娘不停砸东西到她们身上的时候,她们都不敢躲,服侍侧妃娘娘久,她们太了解,要是敢躲,下一次不知道是什么,好在只是被砸了几下,都滚到地上摔成粉碎了。

她们忍了,只是这些都要清理,王妃娘娘那边要是知道,一定会告诉殿下,殿下又会说侧妃娘娘了。

侧妃娘娘会伤心。

虽然侧妃娘娘的嫁妆里很多陪嫁,不怕砸掉一些。

“不要叫我侧妃娘娘,那个宫女出身的贱人也成了侧妃。”太子表妹不悦的盯着她们,更生气。

丫鬟婆子不敢说话。

礼部,太子表妹想找薜氏问一问,被丫鬟婆子拦下来。

不知道怎么劝,好不容易劝住了。

太子表妹还是不想一个贱人和她平起平坐,很生气。

*

薜氏和殿下说了说,府里一切都在她的掌握中,她在旨意下来,还有礼部定好日子,殿下交待后就第一时间通知了锦妹妹。

让锦妹妹做好准备,等着礼部那边下来。

成为秦王府第二位侧妃。

殿下在旨意下来后,可是亲自告诉了她才去了书房,她怎么能辜负殿下的信任,想必锦妹妹已经有了心理准备了。

“你做得很好。”

秦王看着薜氏,开口道,神情缓和了很多。

“殿下忙完了?妾身做的都是妾身身为正妻应该做的。”薜氏端庄的坐着,示意一边的丫鬟,丫鬟婆子抬头小心看了殿下还有王妃娘娘,退下去。

“嗯。”

秦王颔首。

“殿下,锦妹妹一定很高兴,不是一般的日子,殿下要不要用过东西过去看一下,锦妹妹肯定想看到殿下。”薜氏像每次一样,劝着殿下过去梅园,看锦妹妹,每次她这样,殿下从来没有去过,除非有事。

今天这样的日子,和往常不同,她在想,殿下要是想去呢,她不如先提出来,她不好强留殿下,殿下要是去了,锦绣那个女人也要记她的情份,是她劝殿下过去了。

以备万时之需。

留下的丫鬟婆子听着王妃娘娘的话,娘娘又让殿下去看锦姨娘,不是,是锦侧妃了。

殿下这次说不定会去。

殿下明明想留在正院和王妃娘娘生下世子。

“等礼部来人定下的日子吧。”秦王不知道知道不知道薜氏在想什么,漫不经心的。

他想好了那天再过去,他看着薜氏。

“今晚本王还是在正院。”还是那一句。

“妾身巴不得殿下留下来,只是可能会让锦妹妹多等了,要不我让人去说下,今天这个日子,锦妹妹。”薜氏高兴的同时没有说完,话中有话觉得对不起锦妹妹,欲言又止。

秦王不在意的:“好,也不是正式的日子。”

他并不是真的不在意。

薜氏叫了人,吩咐了,知道殿下是等那天,等人退下,回过头来:“殿下,等到礼部定下的日子,到时候让锦妹妹高兴一下,妾身弄几桌席面,算是家宴,叫上后院的姐妹们一起,殿下也早点回府,为锦妹妹庆祝一下,庆祝锦妹妹封侧妃,还有姐儿也抱来,殿下好久没有去看了。”

她想到后院那些女人。

“你安排。”

秦王道,觉得不错,同意了薜氏的话,深深看着薜氏,他是很久没过梅园看锦绣,也不可能看到女儿,薜氏想得很周到。

至于别的并不在意。

薜氏就像没有感觉到一样,还有说:“那妾身就安排了,让锦妹妹高兴。”

“嗯。”秦王点头:“只要不要太麻烦就好。”

“这还是第一次,上次是锦妹妹生的姐儿满月,洗三,当时因为锦妹妹也没有大办,只是办了家宴,这次。”

薜氏马上叫了人安排了下去。

秦王站起来,薜氏摆手,看着殿下:“殿下?”

*

锦绣听着身边嬷嬷的话。

“侧妃娘娘,这下该叫侧妃娘娘了。”

“嬷嬷。”

锦绣也算是高兴了些,点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