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零八章 他的决定/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顾昭,他看了一眼向他禀报的侍卫,让他下去,顾昭怎么会想见太子?不知道有什么——想了想,没有在意,决定什么也不做,当做不知道,看看再说,要是有什么事再报上来。

“是。”侍卫应了一声。

纪尧摆了摆手,侍卫抬了抬头,恭敬的行了一礼,退了下去,离开。

纪尧在见到太子的时候,随口提了提顾昭。

“顾昭是谁?”太子不知道顾昭是谁,看向纪太傅,想要问,纪尧见状知道太子殿下并不知情,连顾昭是谁都不知道,他便没有再说:“没有,只是想到一个人,就问了问殿下。”

“哦。”太子也没放在心上,他想着别的事。

见罢纪尧知道殿下在想什么,他来见太子,就是为了看下太子殿下,劝住太子,太子殿下才过了一天又等不及了,想要马上知道到底有什么,想接人入宫。

派了人找他,问他,要不要再出宫,去看下那个女人,甚至想悄悄接人入宫,不让任何人知道,也不要再查了。

也不知道太子殿下哪里来的自信,不会被发现,要知道被发现,到时候——

这才一天。

唯一就是等查清了,再说,

皇上那边的态度在那里,那天才劝过太子殿下,太子殿下又这样,他只能再找时间过来,怕太子殿下真的出宫悄悄接人入宫,他不知道,太子殿下没有直接做,还想到问他,也不算完全完全任性。

要是那样,他再是做什么也晚了,太子殿下对那个女人是真爱。

“殿下还是不要急,才一天,再等一下。”

“又是等,孤不想再等了,孤的人不知道干什么吃的,还没有查清楚,说不定什么也没有,父皇就是骗孤。孤要出宫接人。”

太子不高兴也不耐烦了。

“陛下为什么要骗殿下,殿下觉得呢?”纪尧漫不经心的,盯紧太子殿下,孤怎么知道,太子也知道父皇不可能骗他,可是。

“太子殿下。”纪尧叫了声认真的看着他。

太子:“你说到底有什么事,孤的人还是没有查出来。”他也知道纪太傅是为了他好。

“我怎么可能知道,不知道。”纪尧道。

“孤是懒得再等了,孤要不是还想着——就直接出宫去了。”太子想到这一天多只能在东宫等着消息,不知道会查到什么样的消息,那个女人怎么样,就不耐烦。

要不是纪太傅和他说过,他谁也不说就出宫去了,带着人就走。

“太子殿下知道的不是吗。”纪尧望着太子殿下。

他也知道太子殿下为什么如此。

“孤是知道,孤也不能太随心所欲了。”太子开了口,有些恹恹的,没有精神。

“太子殿下不如想一下秦王殿下手上的事,皇上让秦王殿下来,殿下要不要派人看看。”纪尧说了起来,凝着太子殿下恹恹的样子。

他不想看太子殿下再这样下去,想太子殿下把心思放在正事上面,不要再急,便说起秦王殿下到手的事。

“秦王的事?”

太子听了稍微有了精神,坐直身体,挑了一下眉头,想到什么,笑了起来,看向纪太傅,然后接着便。

“秦王不是请封了身边的宠妾为侧妃?他哪里来的时间干正事呀。”太子虽然一心想接人入宫,关于秦王还是知道的,笑中带着玩味,一点也没有急切了。

“殿下就想到这?”

纪尧盯着太子殿下,不过是些末的小事,值得在意吗,秦王请封了身边的妾为侧妃,不过是后院的女人之间的事,值得太子提起吗,太子殿下偏好像很在意。

比正事还在意。

他要说的不是这些,是想让太子殿下关注正事,都不知道怎么说了,太子殿下啊,太子殿下看着纪太傅的样子,哪里会不知道:“孤也是听说。”

“殿下,秦王请封一个妾为侧妃,有什么好说的,我不明白太子殿下提起来是什么意思。”

纪尧忍不住说了出来。

“孤觉得秦王也是性情中人啊。”太子也不再开玩笑,知道太傅是为了什么,只是还是笑,笑得漫不经心,纪尧直接不说话了,看着太子殿下。

“好了,孤知道了,太傅说秦王手上的事?”

太子敛起脸上的笑,认真的问起来,纪尧和太子殿下说了说。

太子殿下还是随心所欲了一点,不等他想完,太子听完看着纪太傅,忽然:“你说孤要是悄悄出宫一趟,看一看那个女人怎么样?”

纪尧闻言:“……”太子殿下就这么不放心?

那个女人难不成还能跑掉?

太子一看,马上接着:“孤是怕那个女人见不到孤,不知道孤的消息,吃不下,睡不着,担心。”

他找着理由,不知为什么,太子是有些怕太傅的。

纪尧:“太子殿下,你这样出去又能做什么?”那个女人真的会吃不下,睡不着吗?他是不相信的。

太子殿下是不是太把自己看得过重要了?那个女人可不见得像太子殿下想的。

不过他没有说。

“太子殿下这样出去,瞒不了人。”

“孤连出宫也不行?”太子不高兴了。

“才一天。”纪尧接了一句,太子说不出来了。

*

纪尧出了东宫,回到竹园,他把太子急切告诉了菁儿,知道菁儿想要知道。

萧菁菁闻言,抬头:“太子殿下就这么急?还想悄悄出宫,悄悄把人接入宫里来,也不怕有人知道。”听了四爷说的,她有点不相信,又觉得了然。

“太子殿下要是像菁儿一样想就好了。”纪尧开口,对着菁儿。

萧菁菁:“太子殿下也是太着急了。”

“嗯。”纪尧点头。

“太子殿下的人还没有查清楚吗?”萧菁菁想了想,问起四爷来,纪尧听了,笑了,菁儿和太子殿下一样急啊。

“不会这么快的,菁儿,才一天,你也像太子一样急。”

萧菁菁:“……”

“菁儿,你知道吗,你不说我还没发现,太子殿下不能受制在一个女人的手上,还是菁儿看得明白,我都没有发现。”纪尧又道。

他的目光都是放在公务上,太子殿下的事,他虽然也在意,可是不像菁儿看得那么准,他忘了他不是太子,再是了解太子,可是。

“四爷不过是没有放太多心。”萧菁菁算是了解四爷的,纪尧笑容加深:“菁儿太了解我了。”

太子殿下的事,还要多谢菁儿。

翌日早上,身后一个侍卫上前来,说了什么,纪尧正满头是汗,接过一边小厮递上的巾帕擦了一下汗,点了点头,让人下去,他一会过去,把擦过的巾帕递还给小厮。

转身往前走了。

小厮接过巾帕,带着人也跟了上去,看着四爷的身影,想到什么,和一边的人说了说。

纪尧一边走一边回了院子,卫烨要见他,看来是想清楚了。

没有打扰菁儿,叫了人,厨房那边早就备好了水放到净房,重新沐浴更衣后,出来,先去见了菁儿,和菁儿用了早膳,告诉菁儿他要去见卫烨。

萧菁菁正在净着手,用了早膳,手上不是很舒服,七巧冬菱端着水盆,为郡主净手。赵嬷嬷站在一边服侍,听到四爷的话,看向郡主。

七巧冬菱也抬头。

萧菁菁谁也没看,只望着四爷:“卫烨?”想到了什么。

纪尧点头:“为夫出府一趟,本来还说在府里呆半天,陪菁儿,既然卫烨要见我,我就去见一见,想来是想清楚了,可以得到答案,还以为他会直接——”

“好。”萧菁菁点头,雲表妹的事最重要。

纪尧笑笑,拉了菁儿的手一下:“我就不去看禛哥儿了,先去见下人。”说完带着人走了。

赵嬷嬷送了四爷,回过身来,走过来,到了郡主身前,七巧冬菱已经服侍郡主净完了面和手,端着水盆。

萧菁菁没有说话,坐下来,赵嬷嬷跟着:“郡主。”七巧冬菱则是相视一眼,端着水盆走了出去。

准备倒了。

“四爷出去了。”萧菁菁看向赵嬷嬷,赵嬷嬷:“不知道卫世子是怎么想的,怎么决定?”

“不管如何,雲表妹都吃了亏。”萧菁菁道。

“可不是。”赵嬷嬷也不高兴起来,七巧冬菱倒了水,走了回来。

萧菁菁没有再说了,等四爷回来就知道,赵嬷嬷也不再提,七巧冬菱再是想问也不敢。

*

纪尧和卫烨在上次的酒楼见了面。

纪尧到的时候,看到卫烨带着人等着他,走过去,转着手上的玉板指。

卫烨让身后的人也留在外面,只留下了小厮。

纪尧手上的动作没有停,坐了下来,看向他。

卫烨也没有多说什么,坐了下来,把他的决定说了出来:“我会娶吴雲为妻,我已经和外祖母还有皇舅舅说了。”

表明态度。

“你的婚约呢。”

纪尧没有意外,就像是早就知道一样,问起来。

卫烨没想到纪老四没有一点意外,为什么?

“你早就知道我会这样选择?”

“不是。”

纪尧并不想和他多说,至于他为什么会不惊讶,他并不想向他解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