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一十九章 争取争取/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太子殿下呢。”

问了问东宫的人,纪尧知道太子在书房,从昨天回来太子心情就不好,喝着酒,他交待了人,去了。

进了太子的书房,果然看到太子在喝着酒,他问了外面的人,走过去:“太子殿下就这样一直喝酒,听说昨天回宫太子殿下就开始喝酒,太子殿下昨天去见了人怎么样?”

太子喝得很慢,慢慢的一饮一啄,抬了抬头,见是纪太傅,手上的动作一顿,然后端起酒杯喝了一口:“孤问她,她居然不承认。”接着又大口喝了一口。

纪尧没有说话,看着太子。

这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要是她不怕被人知道,也不会瞒着所有人。

一边的公公很急,太子殿下,纪太傅怎么不劝下太子殿下,让太子殿下不停的喝。

“你说她是不是还想骗孤,孤要不是知道,还以为她真的不敢骗孤,还就相信她了,孤以前就只相信她,她呢,竟然和别的男人联系对不起孤,孤把知道的说出来,她还想狡辨!”

太子不在意他说不说话,一口猛的喝掉的酒杯拿在手上,转了转,笑了,笑得嘲讽,玩味,里面没有喝完的酒液晃了出来。

纪尧目光轻扫,没有开口,而是示意一边的公公,让人进来收掇。

公公马上去了,不过他走前担心的看了看太子殿下,想对太傅说点什么,最后还是没有。

纪尧站着,转回头。

太子殿下还在喝着,边喝边恨。

“孤怎么可能相信,你说她是不是觉得孤是个傻子,所以才敢继续骗孤,以为孤还会信,孤问她怎么敢骗孤,孤哪里对她不好,让她和别的男人一起对不起孤,她告诉孤那三个男人不是她主动想联系的,是那三个男人自己找她!她以为孤还会信?”

太子恨恨的又倒了大半杯酒,端起来,仰着头咬了一阵牙。

手上的大半杯酒都晃到了外面,纪尧看在眼中,是他也不会信,那个女人是骗不了太子了。

“什么叫不是她找那三个男人,是他们找她,心里有她忘不了?孤还不信了,别的孤都不在意,她和族里闹得怎么样,孤都可以当她的靠山,只要她不和别的男人一起对不起孤。”太子握紧酒杯的手用力,咬牙气极。

那个女人竟敢对不起他,他一想到就想掐死那个女人,居然说孤不相信她!

“孤不会再信她了,那三个男人孤会派人查,查清楚是不是他们主动找那个女人,要是,都给孤去死,不是也要给孤去死,和孤抢女人,那个女人——”

太子握着酒杯的手哧哧作响。

“太子殿下。”

纪尧伸出手拦下太子的手,不让他再握下去:“太子殿下想好就行,现在已经问清楚,事实就是和查到的一样。”

想要转开太子的视线。

太子沉着脸不知道想什么,松开了握着酒杯的手:“孤会去见父皇。”

纪尧视线落在太子手上的酒杯上,再次拦住:“太子殿下不必如此一直喝酒。”就要接过太子手上的酒杯。

太子端着酒杯,回过神来,看了眼,用力喝了:“孤不喝酒,做什么。”

“太子殿下想好就去做,还有去见陛下。”

纪尧并没有把太子当成失意的人,就像平时一样,结出建议,对太子殿下道,太子现在需要的是振作,不能让陛下不满。

要做的是争取更多的,至于要怎么处理,太子殿下自己想一下。

太子喝着酒,不知道是不是过了一夜,还是纪尧在这里,酒喝得差不多了,他想通了。

那个女人他不会放过。

纪尧这时没有再开口,见太子也没有再喝酒,宫人进来,他让了让,让到一边,等到宫人进来收掇了干净退下去看着太子。

“好了,太子殿下。”纪尧开口。

太子放下手上的酒杯,没有再倒酒,懒洋洋的坐着,按着头,纪尧扫了扫,也不再说,叫了人进来,让人服侍太子殿下下去。

书房里都是酒味。

“孤忘了和太子妃说,一会就派人去说。”

太子站了起来,等人进来,去了,纪尧早就知道,也没有在书房多呆,出去了,叫住公公。

*

太子不准备再接那个女人入宫,和别的男人一起对不起他的女人,他怎么可能再要,但他也不会放过,等他想好怎么处理就。

决定以后好好的为了那个位置而努力,反正父皇态度变了,他再争取争取,说不定那个位置真的成了他的。

等他从太子之位坐上去,再说其它,父皇的态度忽然之间就变了,不管怎么回事,他这个太子的机会终于来了,怎么能不把握住呢。

以前他的心思都用女人身上。

以后他不会把心思再用在女人身上,他要好好当好这个太子,让父皇不满了,做一个合格的储君,让父皇满意的太子。

让父皇另眼相看,觉得除了他,不会再有更好的人选适合那个位置。

秦王晋王都不会再被他放在眼里,从头到尾他都从来没有真的把晋王秦王放在眼里,过。

要是放在眼里,就不会任由他们,什么也不做,吊儿郎当,还有漫不经心,任性肆意。

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哪怕太子之位岌岌可危,差一点就父皇废掉。

“太子殿下明白就好。”纪尧听了太子的话,开口,看着太子殿下。

“孤要靠太傅大人了,孤哪里没有做好的地方,太傅要提醒一下孤,孤才能知道。”太子站了起来,走到纪太傅的面前,笑了起来,公公还有宫人在后面。

纪尧看过去,收回目光,没有说话,太子也不需要他说,靠得更近,纪尧不动,转起手上的玉板指,和太子殿下对视。

一时之间没有人说话,公公还有宫人也不敢出声。

“……”

“……”太子笑容加深,那个女人,他又咬了一下牙,没有人知道他有多在意那个女人,多喜欢。

虽然决定好了怎么做,还是耿耿于怀,时不时就想起来,那个女人怎么能过得好,只有那个女人过得不好,才能消除他的心头之恨。

他不知道那个女人和别的男人的事有没有人知道,要是知道,不知道怎么笑也,要不是父皇知道让他查,他把那个女人接到东宫,谁知道别人会怎么笑他这个太子。

他会让那个女人知道对不起他的下场。

纪尧:“太子殿下这样很好。”很好,大概看出太子殿下想什么。

太子:“孤也觉得很好,除了那个女人。”很好,他笑出了声。

纪尧:“……”

“那个女人教孤学会了很多。”太子笑着说,纪尧不说话。

*

纪尧知道太子的决定后,不打算再插手,等到萧菁菁知道太子殿下想通,太子殿下心上的女人真的和别的男人一起,还有太子殿下的决定,那个女人的下场,已经是很久后,她看着四爷。

纪尧没有和她说什么,看着她,他看着菁儿。

萧菁菁感觉就像是走上叉道一样,前世太子殿下是为了那个女人被废,还在眼前,当时的情形历历在目,包括四爷也被牵连在其中,怎么一瞬间今生太子准备做好太子之位,尘埃落定。

一切一切越过越好,四爷也不会再被牵扯上。

太子殿下喜欢过的那个女人不会再掀起什么了。

太子妃娘娘也不用担心,她曾经的心情很复杂,现在也很复杂,没想到一切会发展成现在这一步,每次遇到前世今生一样的事,不同的发展她都会心情复杂。

忍不住多想。

*

东宫,太子妃在见到太子派来的人后,高兴了起来,不用再找娘家的人入宫了,太子派来的人让她把收拾出来的院子处置了,他不会接人入宫。

太子妃问了问,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也知道一定和那个女人有关,太子派了人出宫查那个女人。

一定是查到了什么。

不然太子为什么不接人入宫,不会是一般的事,要是一般的事太子不会这样绝情,一定是让太子反感,不喜,接受不了的事。

不会是那个女人和别的男人一起吧,太子妃摇头,那个女人有这么傻吗?和太子一起,还——

她盯着下面的宫人,觉得那个女人再笨也应该知道和太子一起不能再找别的男人,一定是别的事,她要知道,就要吩咐什么。

宫人也不知道,对上太子妃娘娘的目光,跪在地上。

太子妃想弄清楚,当然只能让人去查,不能让人发现,看能不能查到,宫人得了太子妃娘娘的话,退下去。

太子妃知道纪太傅一定知道,太子不会瞒纪太傅,这几天纪太傅来了东宫几次,和太子说了什么。

说不定就是在说那个女人的事,太子不接人入宫,是省了事,她也高兴,可是不弄清楚她——

她没有办法找纪太傅,想再找萧菁菁入宫。

和宫人说起来,还没有说完,又来了人。

太子派来的人说让她以后安份呆在东宫,没事就多去慈宁宫陪皇祖母还有看女儿,做事,不要整天没事想这想那。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