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二十九章 从未见过/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叶蓁的奶嬷嬷转过了身来,看向她,笑着,她看过去,脚步没停,一直到床榻前。

“叶蓁。”

她看到了叶蓁,伸出手握住了叶蓁的手,坐了下来,看着她,眼晴里涩涩的。

赵嬷嬷几人跟在后面,过来后向着床榻上行礼。

叶蓁一脸苍白,很虚弱,五官没变,整个也没有变,可是再没有往日的跳脱还有高兴,欢快,以及那种无法言豫的自信光彩,额头上放着湿的帕子,发丝凌乱,脸颊好像瘦了,一身病态,眼眶多了黑影,像是脱了框一样,让她心中一紧,手上也没有肉,风一吹就倒,身体空荡荡的。

失去了什么。

中衣躺在床榻上,身上盖着厚厚的青色锦被,淡青色绣着鸳鸯的床帐被撩了起来,能看到手上的淡青,像是被捏了的。

叶蓁怎么成了这个样子,光是听她还无法想像叶蓁的样子,亲眼看到才发现,就像失去了灵魂,动力。

萧菁菁的眼晴多看了一眼,不知道是怎么造成的,她目光抬起:“蓁妹妹。”床边还围着几个丫鬟婆子,都是叶蓁身边的,服侍叶蓁,旁边还有倒掉的药汁,浓浓的药味弥散开来。

她们也行了一礼。

望着菁华郡主又紧张又松了口气,她们想到太妃娘娘不敢多说,但,菁华郡主来了。

世子妃也许会想通了。

叶蓁的奶嬷嬷还是站在一边。

“菁姐姐。”叶蓁在看到菁姐姐真的来看她了,高兴得不行,像是要跳起来一样。

萧菁菁从来没有见过叶蓁这个样子,此时苍白瘦弱的脸上多了一种风彩,就像平时一样,吊儿郎当,对,就是吊儿郎当,叶蓁虽然是女子,可是有时候给人的感觉就是这样的。

用力想的撑起来,坐起来,叽叽喳喳就要说话:“菁姐姐你来看我了。”什么也不管,就像不知道自己还病着躺着动不了一样。

也不管一边的人。

只是还没有说完就断了两次,连话也说不完整。

萧菁菁扶住叶蓁:“不要起来了,病了就好好休息。”她认真的,关心的道,心收得更紧,凝着叶蓁。

叶蓁的奶嬷嬷还有一边的丫鬟婆子也上前一步。

“菁姐姐,只有你关心我了。”

叶蓁有菁姐姐扶着自己,更高兴了,又多了几分平日的光彩还有样子,不再像刚才她进来一眼看到的样子,她不知道怎么形容,只觉得怎么形容,都形容不好。

颓废,难受,怨,恨,这样的表情不该出现在叶蓁的身上。

叶蓁就该快快乐乐,就像以前一样,没心没肺,什么都说,一句话就能带给人高兴,想出很多新奇的点子。

知道大家不知道的,会调剂生活,会逗人发笑,爱这爱那,什么都喜欢,不知道一点疲倦。

整天都精神很好,想一出是一出,能常人所不能,永远不知道累。

这样的才是叶蓁。

“菁姐姐你终于来看我了,听说你昨天派了人来,我不知道,不然也不会。”叶蓁恨恨的瞪了一边的丫鬟婆子还有奶嬷嬷一眼,可以说是开心的拉着想要摇动,只是没有力气:“你不知道我多想你,想你来看我,之前说好去找你,没有去,病了后我就在想菁姐姐什么时候会发现我没出现,来看我。”

“蓁妹妹,我来晚了。”萧菁菁说,听着叶蓁说完,能体会到她的心情,深深看着她,按住她的手不让她动。

怕她手没力气。

“菁姐姐你再不来,我就——”叶蓁可怜的,她真的想找人说话,不然会死的。

真的会死。

这些天菁姐姐没来,她被关起来,谁也不能见,也出不去,病得下不了床,就快要憋死了。

“蓁妹妹我都不知道,不知道你出了事,因为有一些事,所以没有来,耽搁了时间,一时忙,等到空了才想到你没有出现,不会怪我吧。”

萧菁菁很歉疚:“对不起。”

“菁姐姐你没有把我放在心上。”叶蓁伤心的:“不要说对不起。”

“蓁妹妹,对不起,以后不会了。”萧菁菁道,还是说了对不起,叶蓁这才高兴起来,她虽然觉得菁姐姐现在才来,有些不高兴,菁姐姐没有真把她放心上。

可她也知道菁姐姐还是在意她的,要不然就不会来,连家里人还有祖母都不知道她成了这样,都没有来看她,没有想着她不见了是不是出了事派个人来。

菁姐姐能想到,不错了。

也只有菁姐姐想到,来了,因此她才高兴,觉得还有人记得她,菁姐姐没有忘了她。

她不是可有可无。

被人关起来就哪里也去不了,没有人找她。

“蓁妹妹。”萧菁菁凝视叶蓁。

“菁姐姐真的只有你对我好,记得我,菁姐姐。”叶蓁想要撒娇,想向菁姐姐撒娇,她想这些天经历的恶心的事,景非翎就是一个地道的渣男。

该去吃屎,她都气死了,一个人也不想见了,祖母还派人来,让她不要多想。

想开点,也不看看景非翎做了什么事,祖母只知道说女人大度,让她不要想不多了,她才不会听。

她心里多难受,恨死了,病了祖母还让人看着她,让她出去。

也不让她找人,不让人来看她,可以说是让她自生自灭,这就是古代,平时再是疼她,还是最疼景非翎那个渣男。

也不怕有人知道,当她是嫁鸡随鸡,嫁狗随狗是不是,她不是叶蓁,她是现代人。

祖母最气的是不久前知道菁姐姐来,派人来和她说会处理庄子上那个女人,会和景非翎那个渣男说,让她不要再想,和菁姐姐说话,也要有分寸。

不要什么都说。

以为这样,她就会听,也不看看之前她和景非翎那个渣男根本就不把她放在心上,觉得有人来了,就担心。

景非翎更是一个真正的渣男,她以前没有想错。

她气死了,才不要听。

赵嬷嬷七巧冬菱几人也没有想到怀郡王世子妃会变成这个样子。

看到的时候和郡主一样,吓了一跳,怎么,怎么,只是表面上当着世子妃身边的人不敢表现出来。

假装像平时一样,跟在郡主身后。

世子妃成这个样子,难怪——她们一时想了很多。

后面的丫鬟婆子是外面的,也不知道世子妃病成这样,看着也有点接受不了,世子妃娘娘!

“没有人不关心你,叶蓁。”萧菁菁一边扶紧她,一边回答:“还是有很多人关心你,还有靖康侯府,你不要忘了,那是你的靠山,你这样,只是仇者快亲者痛。”

“菁姐姐没有了了。”叶蓁抓紧菁姐姐的手,很用力,就像要发泄出什么,握紧什么,可怜兮兮的,又露出一丝苦笑,怨和恨。

“蓁妹妹,一切都会过去的,有什么事,都放开,没有什么不能过去。”

萧菁菁再次道。

“菁姐姐你又是这样的话。”叶蓁听着菁姐姐说过的话,觉得亲切,倒是没有不耐烦,不过还是道。

“蓁妹妹,我就算不是完全知道,也能想到。”萧菁菁道。

“菁姐姐,你知道我多可怜吗。”叶蓁伤心的,她心中清楚菁姐姐说的是对的,她再钻牛角尖就是仇者快亲者痛。

她不想再钻了,可是钻进去钻不出来了。

要有人劝才行。

别的人都不行,只有菁姐姐。

“蓁妹妹,我知道。”萧菁菁说。

叶蓁又要起来。

萧菁菁拉紧她。

“菁华郡主说得对,世子妃,你不要再想了,再想下去,身体也会垮掉。”叶蓁的奶嬷嬷禁不住用力再次扶住世子妃和菁华郡主一起,附和着菁华郡主的话劝说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