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三十八章 让她宽心/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太妃娘娘。”回来的人跪在地上。

怀郡王老太妃叫了起,婆子站在旁边,跪在地上的人抬起头来,向着太妃娘娘交待了她们处理庄子上那个女人的过程。

她们一到庄子上,知道世子爷不在,马上问出世子爷藏的女人在哪里,找上门去,直接叫了人牙子来发卖。

那个女人还想见世子爷,一直质问她们是谁,凭什么卖了她,知道她们的身份后,还是闹着要见太妃娘娘。

她们是得了太妃娘娘命令,怕世子妃来了庄子上,把人捆了起来,让人牙子带走了。

卖出京城,卖得很远的地方,再也不许回京。

那个女人还要闹,闹了很久,才被带走,庄子上有人还想阻止,应该是世子爷的人,或者被那个女人收买了。

她们当然不会听,太妃娘娘交待得很清楚,发卖后她们就回了京城,向太妃娘娘禀报。

要是让她们打杀了,还不知道要浪费多少时间,那个女人太能闹,看着不像,和世子妃完全不同,就是仗着世子爷的喜欢。

“这样的女人也不知道翎哥儿是不是眼晴被糊住了。”怀郡王老太妃听完了,不悦的开口。

发卖了免得入府来捣乱。

婆子也有些没有想到,不过想想也正常。

“发卖了就行了,我不喜欢打打杀杀的,原本想你们直接打杀了事,想了想,打杀了了,有伤天和,还是不要见血了,蓁丫头病了,翎哥儿做出这样的事,可不就是不顺,还一直没有孩子,翎哥儿不会有问题,蓁丫头也是,还是早点有孩子,也能收心,不能想怎么就怎么。”

怀郡王老太妃又道,她早就想让蓁丫头和翎哥儿生个孩子,女人有了孩子才能死心踏地,他们也该有孩子,催了催还是没有。

婆子附和看着太妃娘娘。

跪在地上的人望着太妃娘娘,又低下头去,看着地面。

怀郡王老太妃睥了眼跪着的人,让她们下去,跪在地上的人行了一礼,恭敬的退下去。

天黑了下来。

用了晚膳,翎哥儿终于回来了,翎哥儿没有人,怀郡王老太妃的心就放不下,听到翎哥儿回府,她看向身边的婆子。

还等什么,去看看,让翎哥儿过来一趟,先过她这里来,就不要去别的地方了,她有话和他说,问下有没有用晚膳,没有就去厨房看看,送点吃食过来。

“是,太妃娘娘,老奴马上就去。”婆子应了,去了,怀郡王老太妃嗯了声,等着。

景非翎出去有事,他去见秦王,等了很久才见到,回府正要回正院,就听到祖母身边的人找他。

有事要和他说,他不知道祖虚构有什么事,发生了什么,他不在府里的时候是不是?

看向身边的小厮,是不是他不在的时候发生了什么事。

他想到叶蓁那个女人。

是叶蓁?

他知道叶蓁对他很不满,一直在闹,病倒了,祖母不管。

“世子爷。”小厮开口。

景非翎盯着他,小厮低下头,想了想。

“世子爷,没有发生什么事,白天的时候菁华郡主来过,来看世子妃,不知道是不是这。”小厮开口,望着世子爷,突然想到什么。

“菁华郡主。”

景非翎看着他,菁华郡主来干什么?见过叶蓁那个女人?是不是说了什么?祖母知道了,所以找他?应该是这样,他想起昨天菁华郡主就派了人来,被祖母拦下,没有见到叶蓁,叶蓁那个女人病了,萧菁菁会来很正常。

他唯一担心的就是叶蓁又犯蠢,被萧菁菁影响,他还想到纪四叔。

纪四叔可能会找他,想到这里,他不再想,转过身来,往祖母的院子去,小厮也转过身来。

“世子爷?你要?”他跟上去。

景非翎直接往祖母的院子去,看到了祖母派来的人,正过来,来人见到世子爷过来行了一礼:“世子爷。”

“祖母到底有什么事,要找我?”景非翎开口问,脚步却没有停,不停的往前,来人也转身跟着。

“太妃娘娘想和世子爷说点事,是关于世子妃的。”来人说。

景非翎知道了,和他想的一样,加大步子,快速的往祖母的院子去,大踏步的,步子不停。

来人还有小厮跟在后面。

到了祖母的院子,景非翎直接进去,掀起门帘,看到外面的婆子,问了一声,知道祖母就在里面等他,更是步子不停。

“世子爷。”守在门口的婆子还要说什么,丫鬟也是。

“世子爷,不知道你用过晚膳没有,太妃娘娘说要是没用就——”

婆子想到什么。

后面追来的小厮和婆子停在门帘处。

*

“祖母。”景非翎到了里面,看到祖母还有祖母身边的婆子,他上前去,几步就跨了过去,朝着祖母。

“翎哥儿来了。”怀郡王老太妃松口,看着翎哥儿:“你去了哪里,现在才回府,终于是回来了,坐下吧,也不看看你现在是什么情况,蓁丫头还病着,你自己又,有什么事忙到这么晚。”很想质问他,她派去的人都没有见到踪影。

担心翎哥儿反应过来,问她为什么找他什么的,知道庄子上那个女人被处理的事。

庄子上的人虽然会报信,也要时间,能迟点就迟点。

婆子也看过来,向世子爷行了一礼。

景非翎再上前,叫了起,对着祖母:“祖母你找我?出去有事,忙完就回来了,祖母到底,我知道现在是什么情况,但有些事不能不办。”他没有多说。

关于太子秦王的事,有些他会和祖母说,有些不会说。

“找你什么事,你说呢,你做的什么事,还用我来说吗,让蓁丫头都气病了,病得不轻,下不了床,你回来没有问,问了就该知道。”

怀郡王老太妃不高兴的,不过听出翎哥儿出去多办是为了正事,那就好。

她也不用再生气,只要不是为了一些莫名其妙的事情。

“祖母,我知道了。”

景非翎坐了下来,问起来。

“还能是什么,蓁丫头的性子你不知道?我担心她想到一边去了。”

怀郡王老太妃更加不悦,和翎哥儿说了她的担心,很怕说晚了。

婆子在一边点头。

“祖母你放心,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景非翎听了祖母的话,知道祖母的担心。

他知道叶蓁,但不会让这样的事发生。

绝对不会让这样的事发生。

“你说不会发生这样的事,就不会发生啊?”

怀郡王老太妃可不敢这么相信。

景非翎刚要说什么。

叶蓁生是他的人,死是他的鬼,就算他对不起她,他也不是有意,只是被那个女人纠缠不清。

他的心里只有叶蓁。

她也不能离开他,只能和他一起,和离再嫁什么,不可能。

她要做什么他都支持。

她就不能原谅他?

“看你的样子也不是不想和蓁丫头过的,那就好好过,之前我懒得说你们,现在。”怀郡王老太妃打量他的表情,沉着脸。

“你回去后,先去看下蓁丫头吧,看看她,让她宽下心,你也几天没有去看她,和她说话了,和她说说话,缓和一下,不要让她再病,闹了这些天也够了,难道一直闹下去,日子是过出来的不是闹出来的,除非你真的不想过了。”

“祖母放心吧。”

景非翎还是这句。

“想让我放心就不要再让我担心了,用晚膳没有,我让厨房备了,用了再去,沐浴更衣后过去。”

怀郡王老太妃道。

景非翎点头。

*

叶蓁还在问身边的人,想好没有,跟不跟她离开怀郡王府。

丫鬟婆子都:“……”

听到外面的声音,景非翎来了,叶蓁站起来。

等到景非翎一进来,她坐起来。

“叶蓁。”

景非翎到了近前。

“我们和离吧。”叶蓁昂着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