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三十九章 你才不清醒/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你说什么,叶蓁,我没有听清楚。”景非翎脚子一顿。

“景非翎,你是聋子吗,没有听到,我说我不和你过了,你去和那个女人过吧!”她生气的说了一句,别过头看着他,他一回府她就知道了。

她知道祖母会劝他来看她,她等的就是这一刻,他来的时候和他摊牌!

景非翎上前一步,一下子停子下来,看着她就像是在看什么。

“景非翎,你。”叶蓁被他看得不悦。

丫鬟婆子跪了下来,行礼,不知道说什么,担心的相互看看,叶蓁的奶嬷嬷更是来不及阻止,世子妃已经出口,她没想到世子妃一看到世子爷就说出和离的话。

望着世子妃世子爷:“世子爷,世子妃……”

“你在看什么?景非翎,你的目光——”有什么好看的,你这个渣男,到底回答不回答,回答要不要和离啊,叶蓁生气的对上景非翎奇怪的目光,继续道,他这是什么目光?

“你在说糊话?”景非翎说。

“你才说糊话呢。”叶蓁气得回嘴。

“我以为你还不清醒。”要是是清醒的会这样说吗?景非翎迈开步子,慢慢的,似乎没有受到任何影响,几步走到她的面前,他本来离她就不远了,居高临下的俯视她。

“景非翎,你这个渣男。”

叶蓁不喜欢景非翎这个样子,更不想被景非翎这样储视,像是被压住一样,她要站起来和他针锋相对:“你刚才的话是什么意思?我会不清楚?你才是不清醒,到底是谁不清醒自己心里清楚。”她觉得从来没有这么清醒过。

他才是不清醒,才会和庄子上那个贱人一起,气死她。

“我很清楚,知道自己做了什么,你说的,我都知道,你呢,清醒就不会想要和离!”景非翎一个字一个字俯视着她开口,他是错了,没有和她说一声,出耳反尔,她就不能好好说,像其他女人温柔点。

叶蓁是不知道他在想什么,要是知道肯定会炸毛,现在她已经炸毛。

“景非翎!”叶蓁气到了,他什么意思,什么眼神:“我就不能和离了?和你和离就是不清醒?我清醒了才会和你和离,我就要和你和离!”

“你说呢。”景非翎还是端着架子,好像她做什么都是错,都是无理取闹,她才没有,叶蓁更气。

“我就算和你和离也能过得很好,我又不是离了你就过不了,你不要太自信!”叶蓁大声的。

丫鬟婆子还有叶蓁的奶嬷嬷抬着头,盯着世子爷的样子,怕再吵下去,把太妃娘娘召来。

景非翎:“那就试试,看你能不能过得好,你以为你开了一家店就可以摆脱我,就可以想怎么过就怎么过,你把我放在哪里?”他知道叶蓁的自信在哪里,怎么想,也不想下他不放手呢。

也不想下这也是他同意的结果,她是他的。

“你是不放过我了是不是?我就要过得好,让你——景非翎。”让你什么叶蓁还没有说出来。

景非翎:“我会看着。”

“你这是看不起我,我偏要过得好,景非翎我们就不能好聚好散吗,我过不下去了,你既然有了庄子上那个女人,还找我做什么。”叶蓁又咬牙。

“那个女人不会成为我们之间的问题,我答应你不会再见她,好聚好散?你都叫我渣男了。”

景非翎手伸过去,语气不好,想按住她。

“景非翎,你这个渣男,你是怎么对我的,你自己不知道,你这个渣男!我,恨死你了!”

叶蓁躲开他的手,再次被他激怒,猛的从床榻上爬起来,力气出来了,忘了自己起不来,气得咬牙,切齿,耿耿于怀。

“渣男?我是渣男,你是什么,不过是睡了一个女人,你的为妇之道呢,叶蓁。”景非翎俯视着她。

“见鬼的为妇之道,景非翎,你就知道说什么为妇之道,你呢,你的为夫之道呢,跑到哪里去了?你才不过睡了一个女人,去死,去死吧,你还说,我都被你气得病倒,你的意思是你还想睡几个女人。”叶蓁恨恨的,咬牙切齿到极点,愤愤不平。

丫鬟婆子还有叶蓁的奶嬷嬷也感觉到世子妃的怨念还有愤愤,世子爷没有感觉到吗。

世子爷还这样说,她们觉得世子妃想和离很正常,虽然世子妃想和离也不对。

“景非翎你怎么这么无耻。”叶蓁喘了一口气。

景非翎依然没有动怒,凝着她:“什么是为夫之道?我没有哪里做错了,我是想睡几个女人就睡,你在气什么,在意?还是说你想和离是在和我闹?”

景非翎话中有话的,带着怀疑,抓住她的手,收紧,叶蓁脸色一变,想要抽出手来,甩开景非翎,他就会惹她不高兴,气她!

“景非翎,你干什么,你,放开我的手,景非翎你这个渣男,你想干什么。”她用力的抽着手,还是抽不出来,手被景非翎握得很紧,紧得痛,她面色一变:“你要睡就睡,我在意做什么?谁和你闹了!”

“在意就说,气就说,和我闹有用吗,和离你不要想了你不是说我是渣男吗,我就渣一下!让你看看。”景非翎再上前,神色中带着什么,并不相信她的话,俯身下来……

“我说了我没有和你闹,我是真的想和你和离,也不在意,你就算和十个女人睡也不关我的事!”叶蓁气极。

他要打她是不是?她就知道他是大渣,声音渐小。

“景非翎!你,你!”叶蓁用力的有点痛,推了他一把:“谁!”

“不在意,没有闹,真的?你想和离?还想和离?”景非翎另一只手一下子抓住她推的这只手,把她两只手都抓住,一下子亲住她的嘴。

锁着她的双眼,看到她的心里,不相信真的像她说的。

“没有,谁和你闹!”

叶蓁最后说完,发现景非翎这个渣男并不是要打她,她还以为他要打她,家暴,想着自慰么逃开,打回去,既然不是打她,她就不怕了,她开始拳打脚踢,不停的用力,踢向景非翎这个渣男,想要踢开他,推开。

“景,非,翎。”他还敢亲她,还敢这样亲她,他以为他是谁,脏死了,对她来说恶心死了。

亲过别的女人还来亲她,她要,她挣扎着,想要挣脱开来,躺着景非翎令她恶心——

景非翎的手扣得很紧,叶蓁根本挣不开,拳打脚踢都没用,推也推不动,她真的恶心了。

想吐。

景非翎无视她所有的动作,直到亲了几下,感觉到她没有再拳打脚踢,听话了?又感觉到什么,松开嘴,低头盯着她:“还敢反抗,还敢说和离,还敢和我倔?”

叶蓁没有拳打脚踢是因为她要保留力气,她真的想吐,见他松开,她吐出一口气,后退一下,景非翎再亲一下,她就真的吐给他看了。

吐出一口气,她陡的抬头。

景非翎:“别再和我提和离。”手落下来。

叶蓁喘不过气,手一挥,挥开他的手,气恨的:“你说不和离就不和离,我就要和离,一定要和离,我要和离再嫁,当女强人——”

“再说,我就再亲下去。”景非翎不想再听她说了,还在倔,他抓住她的手,捂向她的嘴,俯身低头抓紧她,不让她跑还有动,就要再亲下去。

“景非翎,你敢。”

景非翎威胁起来,手一动,她找不到别的办法了。

“你看我敢不敢。”景非翎表情不变,淡淡说完,一直抓着她的手像是要把她的手捏碎一样,用力,这样看她还能和他和离。

“景非翎,你,放开我,痛,痛死了。”叶蓁脸色一变,手一动,想要抽出来,手痛得像要碎掉,他要把她的手捏碎是不是。

景非翎慢慢的锁着她,手上的动作一点也不放松,平静的:“知道痛了,痛才会记住!”

“景非翎你个疯子,你,你才是,痛死了,你松开。”叶蓁发觉景非翎还是抓着她的手,用着力,一点也没有松,再也顾不上别的了,她用另一只手抓着他的手,往外面抽,想要把他的手掰开来,一边甩开一边大声的:“景非翎,你快松手,你。”

“只有痛你才会受到教训。”景非翎说。

叶蓁:“……”

“现在知道了吗?”景非翎再次问,叶蓁还是沉默,生气。

景非翎:“告诉我还和离吗?”

“景非翎你能不能不要再和我说话,你就是一个疯子,我还是要和离你是不是要捏碎我的手,你就捏碎我的手吧,我说了,和离就和离,我。”叶蓁生气的瞪回去,满腔的怒火,丫鬟婆子还有奶嬷嬷看到这里。

世子妃为什么还要倔,世子爷都这样问了,这样不是惹世子爷不高兴吗。

叶蓁很想说,是她惹他吗,是他,明明是他,景非翎果然生气,手又一紧,叶蓁受不了了。

一时之间什么也想不到,大声的。

“我的手,放开。”叶蓁继续喊,喊过后,她发现她的头有点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