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四十二章 不能发卖?/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天亮。

怀郡王老太妃起来,听到翎哥儿过来,翎哥儿这么早来做什么?她侧过头看向婆子,她才用了早膳。

婆子:“太妃娘娘,世子爷应该是有事。”话中有话的。

“嗯。”怀郡王老太妃想到什么,示意她,等到翎哥儿进来,她:“你怎么过来了?”

“祖母。”

景非翎开口。

婆子过来,怀郡王老太妃让人服侍她净了手,转过身来,坐了下来看着他:“什么事一大早跑来,用过早膳没有,要是没有,就让厨房送点早膳过来,先用了再说,还是你要出去?坐下说吧。”看向一边的丫鬟。

婆子叫了人,丫鬟进来。

景非翎很快走过来,坐下来:“我用过了祖母,一会再出去,不用麻烦,我有事和你说。”景非翎道。

“用了就行了,不用再麻烦。”怀郡王老太妃道。

景非翎看了婆子还有丫鬟一眼,怀郡王老太妃让人下去,盯着翎哥儿问道。

“是蓁丫头的事是不是?昨晚就想问你,后来看夜色深了,你去了书房休息,就没有再派人打扰你,还是让你好好休息,天亮也不迟,还没有派人过去你就来了,昨晚我问过派去的丫鬟。”

婆子和婆子一起退了下去,厅里安静下来。

景非翎一见,他知道祖母昨晚不放心才会派人问:“祖母,叶蓁想要和离,我不同意,她一直闹。”

“我听到了。”怀郡王老太妃:“蓁丫头以为和离是用膳,想用就用,哪里那么容易,我也是不赞成你们和离的,你应该知道,你只要不答应,蓁丫头闹不了多久就会歇了心不再闹的。”

“我知道。”景非翎点了点头。

“你是怎么打算的,翎哥儿?庄子上那个女人。”既然不想和离,庄子上的那个女人就要处理了,怀郡王老太妃想知道他准备怎么处理,也算是试探。

她已经先一步让人发卖了,要是翎哥儿决定好了,她也不怕告诉翎哥儿了。

要是翎哥儿还是下不了决心处理——

那么以后就是一个隐患,最好是处理干净了,她会告诉他她派人把人发卖了的事。

“祖母,我准备让她一直呆在庄子上,我不会再去庄子,以后陪着叶蓁。”

这是景非翎的决定。

那个女人必竟帮过他,叶蓁什么也不知道,不过是一个女人。

“翎哥儿,你的意思留下那个女人,不会再去见她,就把她一直放在庄子上?你的想法是好的,这样可以避免很多问题,按理来说蓁丫头也该同意,必竟庄子上那个女人也是你的人,但你想过蓁丫头的性子吗,她闹成这样,想要和离,会同意你把人放在庄子上?蓁丫头就是因为庄子上那个女人才闹着要和离,你不处理了,以后就就是隐患,早晚还是会——都是隐患!”怀郡王老太妃盯着他。

好好的和他分析,景非翎听进去了,不过,那个女人不一样。

“祖母,我不会再去见她。”

“翎哥儿,你还是不够了解女人!”怀郡王老太妃看到他的样子,叹了口气,翎哥儿一点也不了解女人。

她就是了解,才会早早处理了,大度不过是表面,哪个女人心底深处真的容忍得下几个女人?

不找机会动手?先不说蓁丫头能不能忍受,就是那个女人野心大了,想要入府,只会让翎哥儿后院不稳。

哪里还有心思用在前朝上,正事还怎么干,翎哥儿不了解女人的心思,什么也不知道,不过男人也不用了解,只要知道怎么做就行了,要是男人真的了解,也不会有那么多的女人表面一套,背底里一套,她其实最不满的就是蓁丫头连表面一套也做不到,要是真不满,背底里不满也好,表面上装一装,她就不说什么,以为是什么时候,传出去只会被说成善妒,不配为正妻。

不管是为了什么,她也不想和翎哥儿说那么多,他知道太多不好:“就算不和离,蓁丫头也可以找别的办法对付庄子上的女人,你庄子上那个女人野心一旦养大了,你也不想到时闹得更不可开交吧。”怀郡王老太妃苦口婆心的。

她也要预防庄子上那个女人,也算是点醒翎哥儿,不要以为庄子上那个女人就是好的。

能留在庄子上,让你另眼相看,还巴巴的攀上来,都说了要给她挑门好亲事,嫁出去。

当成妹子,还要备嫁妆,还是自甘下贱做妾,哪是好的,当正妻的都不会太待见妾。

“她不可能,叶蓁她能做什么!”景非翎想要开口。

怀郡王老太妃直接打断了翎哥儿的话。

“翎哥儿你以为女人真的就大度宽容?你以为庄子上那个女人就只能依靠你,能自甘堕落作妾的,都不是天真的。”怀郡王老太妃觉得还是要让翎哥儿明白一点,女人都是会装的。

不是看到的就是真实的,女人装起来,男人哪里知道,被骗很正常。

她劝蓁丫头劝得不错,以前也在意过。

“祖母你的意思。”景非翎听出了一点,祖母的意思,女人——他想到前世的事,承认祖母说得对。

女人都不是大度的,都不会简单,叶蓁前世背叛他,还有萧菁菁,只有庄子上那个女人——

那个女人会像祖母说的一样?他以前从来没有想过,因为前世的事,现在祖母一说,经历过前世的他什么想不到。

怀郡王老太妃看翎哥儿脸色不好起来,知道他想到了。

“翎哥儿你知道什么,女人的心思最难猜,你是弄不清楚的,别看女人表面上大度,心里怎么想你是不会知道的,不过是一个女人,祖母已经替你做了决定,我昨天让人去庄子上找人牙子把那个女人发卖了,永远不要再回京城。”

怀郡王老太妃说了出来,边说边直盯着他,也不耐烦起来,不耐烦再说下去,直接说了她派人去庄子上做的。

“免得以后再有隐患,再麻烦,你不在庄子上,也没有和你说,我让人和蓁丫头说了,现在和你说一声,你心里有个数,就当庄子上的女人嫁人,好好和蓁丫头说,过日子,不要再闹起来,让我也跟着闹心。”

“祖母。”

“叫我做什么?”怀郡王老太妃早有意料。

“祖母,你说你把那个女人!”景非翎回过神来不敢相信看着祖母,祖母把庄子上的女人发卖了,他怎么不知道,他,脸色不好。

“是,怎么,不能发卖?”

怀郡王老太妃很平静,不以为然的,一个女人,她卖不得?翎哥儿是什么表情?

看来她发卖对了。

庄子上那个女人对翎哥儿的影响比她想的还要深,难怪蓁丫头那么在意。

能让翎哥儿收在身边,可不是简单的,翎哥儿不知道什么时候变了,变了后哪里还有看得上的女人。

没有什么是他能看到眼里的,作为祖母她哪里会不知道。

这也是她会发卖了庄子上那个女人的原因之一,不想留着太影响翎哥儿的女人,还不是她的孙媳妇。

“祖母,你把她发卖了,她的大哥救过我,还有。”景非翎想说什么没有,他和那个女人一起过,不由问起来,想要知道清楚,盯着祖母。

怀郡王老太妃更不高兴了:“我发卖错了?还不是为了你和蓁丫头,一个女人,你这是要怪祖母。”

“祖母,她。”景非翎怎么敢怪祖母,他派了人在庄子上,只是几天没有去。

“你这个样子不是怪我是什么,还要说什么,我错了,不管你怎么想,我都已经把人发卖了,你再急也没有用,就是怕你这个样子,优柔寡断,我才干脆找人把人发卖了,蓁丫头怪不得生气,你要是想怪就怪吧。”怀郡王老太妃不想再说下去。

不高兴了。

“祖母,我答应过她大哥。”景非翎冷静了下来,对着祖母说,不知道祖母到底把人发卖到哪里了。

他想到祖母会直接到庄子上把人发卖,为了叶蓁?

他的人怎么没有来禀报他,他都不知道,要不是祖母说,他还不知。

“我交待了给她找个好人家,现在放心了?”

“祖母,你把她发卖到了哪里。”景非翎还想问。

“你问我,我怎么知道发卖到哪里,又没有问,反正就发卖出京,不要再回来,不要再让你见到,让蓁丫头知道,你不是不想和离,想好好过,想让蓁丫头原谅,刚才我和你说的那些你没有听进去?听进去就不会质问我。”

怀郡王老太妃更加不悦。

“祖母,你应该和我说一声。”景非翎渐渐接受祖母庄子上的女人发卖了的事情。

“怎么,怪祖母没有和你商量,还是说你舍不得,想要再闹下去?我做的哪一点不是为了你和蓁丫头,做了还被埋怨,以后我都不管了,你去让人追回来,随你们去,你们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想怎么做就怎么做,不用再听我的,怀郡王府早晚是你的,要闹就闹,要和离就和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