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四十五章 她没有病/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几个——”话没有说完。

“郡主,老奴说的这几个都配得上香草那个丫头,倒是香草那丫头不一定配得上,不过谁叫她服侍过郡主,是郡主身边出去的,不管是谁都要给这个面子。”赵嬷嬷接着说:“郡主,不如就选庄子上的吧,这样香草那丫头可以一直呆在庄子上生活,对她的身体也好,也不用再去别的地方,老奴也没想到庄子上也有这么合适的人选。”

赵嬷嬷把自己的想法说出来,她觉得这样香草那丫头呆在庄子上更好,跑不到哪里去。

萧菁菁听出了赵嬷嬷的意思:“好,嬷嬷,你来安排吧。”她看着赵嬷嬷。

“郡主,老奴也是——”赵嬷嬷知道郡主看出了她的想法,想要解释给郡主听。

“赵嬷嬷,你不用解释,我明白你的想法。”萧菁菁没有让赵嬷嬷说出来,她都明白。

赵嬷嬷一听:“郡主明白老奴的心思就好,老奴觉得香草那丫头更适合在庄子上,清静,也没有什么事。”未尽的话没有说完。

也不用说完。

“嗯。”萧菁菁道。

“郡主,那老奴就选定庄子上这个小子,这小子在这几个人里也算不错的,稳重,老实,能干,和香草那丫头年龄相差也不大,最合适,老奴给香草那个丫头直接定下来了,和那边说一声,说定了,等香草那个丫头过一阵子就嫁过去。”

赵嬷嬷开口,郡主这样说那就是说定了。

太好的她也不想给香草那丫头,怕不省心,庄子上的刚刚好。

“嗯,和香草说一声吧,嬷嬷,既然是嫁到庄子上,就不要让她去庄子上待嫁了,让她在府里待嫁,到时候嫁到庄子上就好,嬷嬷。”萧菁菁想了一下,决定道,话中有话。

“郡主说是就是,老奴一会就和香草那丫头说,那丫头肯定会高兴,郡主就是心善,香草那丫头知道还能说什么,该来给郡主谢恩。”

赵嬷嬷听了,觉得郡主心善。

“不是嫁到别处是嫁到庄子上,送去庄子上待嫁——”萧菁菁望着赵嬷嬷慢慢的。

“郡主,老奴都知道,郡主不用说,老奴都明白,不会再说什么。”算是香草那丫头幸运,她挑中庄子上那小子的时候倒是没有想到郡主会留香草那丫头在府里,要是早知道,她还是会挑庄子上的小子。

必竟最省心。

“郡主,香草那丫头是命好,遇到你,要是换一个主子!”指不定怎么样,就是没有大错又如何,因此才说香草是命好的,一个丫鬟而已。

“香草也没有大错嬷嬷。”

香草的事说定了,萧菁菁不想再说什么。

“郡主,老奴就去和香草那丫头说了,也让她早做准备,那边说定该嫁人就嫁人,嫁过去好好过,郡主是不负责的,只要用心,遇到这么好的,也该知足了。”赵嬷嬷道,和郡主。

“去吧,香草不是贪心的。”

萧菁菁点头,赵嬷嬷也没有说香草是贪心的,贪心的就不会是这个结果,叫了七巧冬菱进来,让她们服侍郡主。

七巧冬菱从外面进来,行了一礼。

“好好陪着郡主。”赵嬷嬷说,七巧冬菱应了是,走到郡主身边,赵嬷嬷向着郡主又说了一下去。

萧菁菁收回目光。

*

赵嬷嬷出了郡主的屋子,想到什么,停下步子,回过头来,叫了人过来,吩咐了什么,有七巧冬菱在郡主身边她已经放心了,去了香草的院子。

香草住在丫鬟住的地方,离得并不远,走几步就到了,一路上碰到不少人,问过香草这几天在做什么,香草这些丫鬟住的屋子并不大,黑漆漆的,门关着,香草这几天都在屋子里,很少出门,不知道是不是病了还是在养身体。

院子里,有一个丫鬟站着,她叫住问了问,知道香草在屋子里,让人帮她去敲门,她走在后面。

丫鬟应了赵嬷嬷的话,赵嬷嬷是夫人身边最重要的嬷嬷,她想到不久前见过香草,走过去,小心的敲了门,回头:“赵嬷嬷。”她没有听到动静,香草不知道——

“怎么?你不是说人在里面,你看到过?”赵嬷嬷问。

“是。”

丫鬟想说什么,没有说出来,回过头去继续敲:“香草,香草。”

赵嬷嬷沉着一张脸,什么也没有说,看着关着的门,香草这丫头在干什么,没有听到声音?

她记得香草这丫头以前是和人一起住的,病了后就单独挪到一间屋子里,免得传了病气给人,也没有人愿意和她住在一起,门里过了一会有了动静。

赵嬷嬷上前一步,丫鬟后退了下。

“谁?”香草的声音响起来,有些虚弱,赵嬷嬷不知道是不是香草这丫头是不是真的又病了。

要是病了还真是不好办,亲事给她说定了,要是病怏怏的怎么嫁人,还要找大夫,不过,病了定了亲事也要嫁。

病就病嫁,嫁到庄子上再养也不迟,有的人一成了亲身上的病都好了,不好也得好,别想着病了就不用嫁。

她在怀疑香草这个丫头是不是不想嫁人,才又让自己病了,这样的怀疑不是没有根据的。

这些丫鬟有些不想太快嫁人,想嫁个好的,有更大的想法就不想嫁,想出各种办法的多的是,丫鬟再退,转过头来。

“叫她,再叫,再敲门。”又没有听到香草那丫头的声音,也不知道打开门,赵嬷嬷示意后退的丫鬟再叫再敲门。

“是,赵嬷嬷。”丫鬟本来以为没有自己什么事了,她只是一个洒扫的丫鬟,见赵嬷嬷的时候很少,更别说夫人了,听到赵嬷嬷的话,再次上前,敲了敲门。

赵嬷嬷还是等着。

“是谁,我——”香草的声音再次响起,不像刚才一样虚弱,像是才睡了起来,懒懒的没有精神,脚步声响起,传了出来。

丫鬟再一次回头。

“可以走了。”赵嬷嬷开口,丫鬟离开,香草的声音越来越近,近到门口。

“是我,开门。”赵嬷嬷看了眼离开的丫鬟,对着门里面:“香草,我有话和你说,快点开门,再不开门,我让人打开了。”

“是,是赵嬷嬷?”香草的脚步声一下是没了,片刻她的声音变了变,再次响起,问起来,接着下一刻关着的门被打开,香草站在门口,看到赵嬷嬷,她张了张嘴,想要说什么。

“是我,我来找你有事。”赵嬷嬷道。

香草有些手足无措,还有紧张,不知道赵嬷嬷有什么事,让赵嬷嬷来找她,想到上次郡主和赵嬷嬷说的事,她不知道是不是。

她让开了一些:“赵嬷嬷请进来。”脸色有些白,看得出很少见阳光,确实有病怏怏之感。

前两天看到的时候还不像现在这样。

“不知道嬷嬷有什么事和我说。”她让开了一点。

“香草啊,你这个样子看起来很不好,又病了?前两天不是好了吗?”赵嬷嬷打量她的样子问她,香草忙摇头:“没有,只是呆在屋子里。”她是有点不舒服,怕让赵嬷嬷知道,赵嬷嬷连府里也不让她呆。

赶她去庄子上了,上一郡主就说让她去庄子上待嫁。

因为不能服侍郡主,她也不知道做什么,出去都是各色的目光,她只好关在屋子里,一直没有出门,除非必要。

早知道她多出门了,不在意那些目光。

“不是病了就多出出门,晒一下太阳,不能总是关在屋子里,好好的人也会关废了。”听到香草这丫头不是病了,赵嬷嬷松了口气,大概知道她为什么成了这个样子了,离不开不愿出门关在屋子里,可能是怕被人笑话。

“要是哪里不舒服就说,没有人整天都关在屋子里的。”她可不想把人关废了。

“我会的,嬷嬷。”香草想知道是赵嬷嬷找她有什么事,她并不在意自己的身体,又没有病。

“你这样整天呆在屋子到时候只怕见不得光。”赵嬷嬷还是说了句。

“我。”香草想说话。

赵嬷嬷不想再听了,走了进去,她不打算在门口和她说给她定亲的事,香草见状也跟上去。

她看出来了,也不想在外面说事情。

到了屋子里,赵嬷嬷看着屋子里的情形,倒是没有像她想的脏得没有收掇。

还算干净,她回过身来。

香草在后面。

心中很紧张,很紧张,赵嬷嬷要说了吗?她后退了一步。

“还算干净,身体不好就不能住太脏乱的地方。”赵嬷嬷则是打量了四周,看了看道,香草身体好了,她本来等着赵嬷嬷说找她是什么事,赵嬷嬷老是不说。

她怕赵嬷嬷又提起别的,住的屋子,她不可能不打扫,时不时没事就打扫一下,算是活动,她也不想住在脏乱的屋子里。

“赵嬷嬷,不知道你——”她不得不自己问起来。

“还能有什么。”

赵嬷嬷听到她的话,看她急了,等不及了,说了出来,她也不准备浪费太多的时间在这里。

既然她等不及,想要知道了,那她就说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