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四十八章 自己处理/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她还以为她真的不回来了。

现在一有事,就跑回来,她能有什么办法。

“老夫人。”张嬷嬷看了一眼大姑奶奶,回过头来,大姑奶奶还在,老夫人这样,大姑奶奶会生气的。

没看大姑奶奶这么生气吗。

“是不是有几个月没有回来了,我没有记错的话。”纪老夫人仍然问,老神在在的。

“老夫人。”张嬷嬷没有说话,大姑奶奶脸色更不好了,她不敢多说。

“娘,你什么意思,我,我不该回来。”纪澜带着人听到娘的话,不满的开口,看了张嬷嬷一眼,看着娘。

“我说的不是实话?”

纪老夫人看向澜姐儿还有她带回来的人,不以为然,澜姐儿以为自己是谁?

“娘。”纪澜还要说什么。

纪老夫人想到这个澜姐儿把妾生下的孩子抱到身边养着又不管,丢给下面的婆子还有丫鬟,问都不问一声,怎么会不出事,一出事只能是她的错。

也不许那个妾不许来看孩子,还派人把妾处理了。

姑爷本来就不满了,这一下更不满,她还不知道收敛,也可以说根本不放在眼里,依然我行我素,想怎么做就怎么做,惹得亲家一家不高兴,下面的丫鬟婆子都是看主子眼色的,看她不把那孩子放在眼里,这些丫鬟婆子没有看好,让那孩子摔到地上了,和病了不一样,头摔到了,流了血,伤了,受了惊吓。

这一下……

当初她和她说了,生了先抱到身边养着,当成亲生的,妾想处理就处理,但要好好养这个孩子,要是生不出来,以后也有依靠,就是亲生的了,要是生出来再打算。

她呢,在想什么,她这样还不如不纳这个妾,一开始不生这个孩子。

她是懒得管,也不乐意再管,澜姐儿也不愿意回来找人商量,没想到没有人管事情都成了这样。

早知道她就不给澜姐儿出这个主意。

总是要让人帮着擦屁股,连这点事也做不好,她真的懒得再操心。

看澜姐儿的样子还不满。

劳心劳力也得不了一句好话。

才生下的孩子本来就小,一摔到地上,流了血谁不心痛,又一直没有好,能有什么,澜姐儿被怪上,受不了跑了回来,找她,她能有什么办法!

还能让那孩子好起来?不去找大夫跑回娘家来,是找人撑腰?

她是不会帮她撑腰的了,都有事,谁天天有那闲功夫,日子是自己过出来的,澜姐儿至今学不了乖。

再找她,她能做的也只是让她回去找大夫给那个孩子治好,把没有看好孩子的丫鬟婆子处理了,找人去和亲家说几句,以后好好养着,告诉澜姐儿不想养就送回去,免得再有什么。

连个孩子也养不好,她还能做什么,还想指手划脚的,管别人的事,管到老四身上,指挥老四媳妇,什么为了你好的。

有什么资格。

“你问我我也不知道怎么帮你,澜姐儿,你都不好好过,我能怎么,你说呢,你看看好好的日子你过成什么样,这几个月没回来,我还以为你过得很好,什么事都回来找我,我还能帮你过日子不成!”

纪老夫人很生气。

“娘,你的话是,你不想帮我是不是,你。”纪澜闻言,非常不高兴,冷冷的看了张嬷嬷一眼,站了起来,啪一声,她身边的丫鬟婆子也看着老夫人。

张嬷嬷站在老夫人身边,大姑奶奶还在闹脾气,也不看下老夫人的情况,老夫人生气得很,她望着老夫人。

“老夫人。”她小声的,再看大姑奶奶的样子,大姑奶奶好像是老夫人不帮忙就错了,咄咄逼人的。

“对,我是不想帮你,澜姐儿,帮你什么,自己都不想好好过日子,我帮你有用吗,以前怎么和你说的,你答应得好好的,又是怎么做的,再帮你也没有用,澜姐儿!”纪老夫人头痛,更不耐烦,毫不客气的指着澜姐儿的鼻子。

她没有留太多人,只有张嬷嬷,澜姐儿带来的人都是身边贴身服侍的丫鬟和婆子,也不怕被人听去了,有什么不好。

张嬷嬷也想点头了。

大姑奶奶呀,自己不好好过,谁能帮。

“娘,你怎么这样说,是不想帮我了是不是,我哪里不好好过了,哪里没有听你说的。”纪澜马上道,她身边的丫鬟婆子对视一眼,夫人从来没有照老夫人说的好好过。

夫人要是听了不会过成这样。

老夫人没有说错,只是她们不敢说。

“你要是照着我说的做了,会造成这样的结果?会成了现在这个样子,还顶嘴,说照着我说的做了。”纪老夫人漫不经心的,也不想指责她,只是陈述,有什么说什么。

她要是过得好会跑回来?不是自打嘴巴吗。

张嬷嬷点头,纪澜身边带来的丫鬟婆子也想点头,只是还是不敢。

“娘,你就是怪我没有听你的话,你说的我都知道,我知道要把那个孩子当成亲生的,既然是我想要生的,我记得娘你说过的,可是等真的生下来了,我怎么也把那个孩子当不成自己亲生的,能养在身边不错了,反正在丫鬟看着,不是一样吧。”

纪澜不由为自己辨解。

“你就强词夺理吧,澜姐儿,你从来没有好好听过我的话,知道知道,但在你身上从来不会去做,光是知道有什么用,真生下来无法把那孩子当成亲生的,也要好好教养,可以把她丢给丫鬟婆子,但也要过问,还是要用点心,不然叫人看了像什么话,会怎么说,你就从来不想。”

纪老夫人指着澜姐儿,教训了起来。

“娘,我哪里没有,我就是,就是。”就是什么纪澜一直没有说出来。

她身边的丫鬟婆子都为她急,更别说张嬷嬷了,纪老夫人:“我不想听你再说,不管心里怎么想,表面上还是做出来,你连表面功夫都不愿意做,你以为谁看不出来?”

“娘,我以后会装着。”纪澜说。

“装着,要你真的能装才行。”纪老夫人可不相信,澜姐儿太多劣迹了,她真的不相信。

张嬷嬷也不太相信。

丫鬟婆子也不知道夫人能不能改,纪老夫人一看,更是不高兴:“你看看你身边的人的样子就知道了,还自以为——”

“娘,你是什么意思,你。”纪澜听着听着,顺着娘的目光看到身边的人,瞪了过去。

丫鬟婆子低下头。

娘的话是想说什么,说她连身边的人也管不了?要是在府里,她会问她们干什么。

“你不用强硬的瞪着,你身边的人态度就表明了,好了。”纪老夫人是真的不耐烦了。

看澜姐儿身边的丫鬟婆子因为澜姐儿的目光都低下头,很不悦的。

张嬷嬷觉得大姑奶奶该知难而退了。

不要再要求老夫人,老夫人愿意帮是老夫人,不管怎么样,老夫人还是不会真的袖手旁观。

可大姑奶奶和她想的不一样。

“娘说来说去,就是怪我,娘,你心里只有四弟,只有菁华郡主是不是,是不是我以前做的事,你不高兴,我还不是为了四弟好。”

纪澜生气到了极点,娘不帮她,还这样说她,她想了又想觉得是不是娘为了四弟的事,难怪娘还在在意。

只有这件事,她不是这么久没有上门了吗,娘怪她什么,她找四弟还有四弟妹还不是为了他们好,娘还不高兴。

她错了吗?直到如今她也不认为自己错,只是有人不领情,四弟身边多一个女人有什么,萧菁菁不愿意。

娘还怪着她,到了现在还是,她又没有再让四弟纳妾,为难萧菁菁,娘就这么不待见她,喜欢四弟。

“不要说这些混话,澜姐儿,我会不了解你,到底是不是,你自己心里清楚,其实是一清二楚的,不过是想要混乱视听,我不想再听了。”纪老夫人是真的不想再听下去了。

张嬷嬷能明白老夫人心情。

“娘。”纪澜不甘心,她身边的人想拦住她,又不敢拦,小心望着老夫人。

“还要说什么就说,没有就行了,回去吧。”纪老夫人想要站起来,显然真的不耐烦,张嬷嬷过来,准备扶住老夫人。

“老夫人。”

“夫人。”纪澜身边的丫鬟婆子希望夫人不要再说了,回去了,纪澜怎么可能,她的目的还没在达成,娘没有说帮她,就要上去拦着娘:“娘你还没有回答帮不帮我,娘,我。”

“澜姐儿,你想让我怎么帮你,帮你和亲家说你不是有意的,和姑爷说?”纪老夫人没好气的,停下步子,扶着张嬷嬷的手,盯向她。

“是替你道歉,还是?你倒是说。”

张嬷嬷很想说一下大姑奶奶,她不能。

“娘——”纪澜不动,还是拦着,她没有想让娘替她道歉。

她身边的人:“夫人,还是——”她们想说话,纪澜就像没有听到,望着娘。

纪老夫人盯着她:“你拦着也没有用,澜姐儿,这次的事你最好自己处理好了,不能事事都依靠别人,自己的日子自己过,想怎么过就怎么做,家里一直帮着你更是不知道什么该做不该做。”

她下了决心,不再帮着擦屁股了。

张嬷嬷听出来了,老夫人真的不再帮着大姑奶奶了吗,一点也不帮,大姑奶奶能应付吗?

“你该长大自己处理了,之前的事你不是就处理得很好?”纪老夫人嘲讽的再次问。

纪澜要的不是这样:“娘,我不能没有你,我都是傻的,你不管我怎么行,娘。”就要伸手拉住娘。

她身边的人跟着,没想到老夫人真的不管了。

“知道自己傻,笨,不会做事,就学,就想,多思多想多学,我不是没有教过你,澜姐儿,你出嫁前我就说过,后来也无数次的教过,可结果,你自己回去好好想想,怎么做,怎么办,不用再回来找人,要是能找到别的人帮你,你觉得好,就找,自己的日子别人是不能帮着过的,言尽于此,我这当娘的没有办法了。”纪老夫人睥她一眼。

不等她再说,继续:“我有一个忠告就是你回去好好和姑爷说,还有你婆婆说,你哪里错了,以后会怎么做,然后找大夫或者太医给那个孩子看看。”纪老夫人走的时候,打算绕过她,没有让她抓着她,躲开了带着张嬷嬷走了。

“娘,你不管我,我不知道会怎么样,娘你什么意思,娘你的话,你说清楚,什么叫。”

纪澜跟着转身,跟在后面,不愿意就这样。

她身边的人也只能跟着。

张嬷嬷侧过头看着老夫人。

“不要管她,你什么时候想走就走,我累了,去休息,不用和我说。”纪老夫人看了看追上前拦着的澜姐儿。

“娘,你是下定决心不帮我了?”纪澜到了这时也看出来了,咬牙切齿。

“不用咬牙切齿的,澜姐儿,帮你看我的心情,不帮也没什么。”纪老夫人道。

“娘,你的意思。”

纪澜不敢相信,真的不敢相相信,她身边的慢慢接受了老夫人不帮的事实。

“我说得很明白,没有再说的必要。”

纪老夫人不悦的,纪澜还是不愿放开:“娘,我回来是找你给我做主的,不是听你说这些。”

“我能做什么主,说了,你自己造的孽,自己去还。”纪老夫人平静的:“你倒是还知道回来。”

“娘,你的话是指什么,又不是我亲生的,我为什么要亲自教养,娘我早就想回来,可是你不是不待见我吗,还有四弟四弟妹!”纪澜不高兴的开口。

“你还不高兴,还在这样说,冥顽不灵的东西,早想回来怕,你倒是知道怕!”纪老夫人迈开步子。

张嬷嬷陪着。

纪老夫人不想再被拦着,叫了人拦下澜姐儿。

留下纪澜一个人,还有身边的丫鬟婆子,纪澜见娘走了,被娘叫的人拦住,想要发火,娘不帮她,一点也不帮,就这样走了,丢给她。

丫鬟婆子望着夫人的样子,跪下来:“夫人!”

纪澜瞪着拦着她的人,让人让开,她要出去,回去,不帮她就算了,她不信自己办不到!

娘不帮她,小看她,她会让娘知道她一个人也可以。

“夫人!”丫鬟婆子不知道夫人要做什么。

*

“老夫人,大姑奶奶不知道多生气?”张嬷嬷陪着老夫人,服侍老夫人躺下闭眼休息,小声的道。

大姑奶奶会回去吗,大姑奶奶不知道多生气。

老夫人从来没有这样过。

“她生气什么,我难道该帮她?再有下一次?”纪老夫人睁了睁开,看着眼前的张嬷嬷道,没好气的。

“不是,老夫人,大姑奶奶这次的事你不帮她,她一个人不知道会如何,也不一定就像老夫人想的。”张嬷嬷想为大姑奶奶说一声,主要是想到大姑奶奶的样子,老夫人最疼的就是大姑奶奶了,大姑奶奶的事老夫人什么时候不管的。

现在老夫人明显是生气,加上大姑奶奶一直没有回来过,老夫人气消了说不定又会改变主意了。

“你是觉得我会改变主意,放不下,怕我心疼?我知道你在想什么,我不会再做什么,最多派个人和亲家说声。”

澜姐儿的事自己来,纪老夫人说,上一回她就没有过多的介入了,不会再管她的事,她以为都明白她的心思,她不是没有说过以后让澜姐儿自己来处理。

看来所有人包括澜姐儿张嬷嬷还是以为她只是说,不会真的不管。

刚才她说的就是她想的。

“老夫人。”张嬷嬷明白了,纪老夫人让她找人去和亲家说一声,张嬷嬷知道老夫人这样,大姑奶奶就要少很多麻烦。

老夫人并不是一点都不管,和她想的一样。

“是,老夫人,老奴马上就派人去说。”

“不用太急,等澜姐儿走了,再去说也不迟。”纪老夫人道,张嬷嬷应是:“老奴去看下大姑奶奶走了没有。”

纪老夫人闭上眼,嗯了声,张嬷嬷小心的走了出去,吩咐了婆子守着,要是老夫人要什么就进去。

她心里清楚老夫人还是没有放下大姑奶奶,她去了前面,知道大姑奶奶带着人气冲冲的走了回去了,问了问,知道她扶老夫人走后,大姑奶奶发火让拦着的人让开。

她回了老夫人那里,顺便派了人跟在大姑奶奶后面,把老夫人的话——待到回到老夫人身边。

“老夫人,大姑奶奶走了,老奴也吩咐了人跟在大姑奶奶后面。”

“嗯。”纪老夫人还是应了一声,没有说什么,她要休息,张嬷嬷站着,等了一会,退出去。

纪老夫人皱眉,很难受。

纪澜是真的气冲冲出了纪府,想去找四弟,都是四弟,最衙还是上了马车,让人回去。

丫鬟婆子大气不敢出。

*

顾昭直接上秦王府门,求见秦王,得知秦王不在,他等着,等到秦王回府,见到了秦王。

“你要见我?”秦王看着他。

顾昭抬头点头。

“见本王做什么?”

“妹妹不在了,殿下是妹妹爱的人,我想——”顾昭把他的目的说了:“我想帮殿下做事,请殿下给在下一个机会,能让在下帮殿下。”

其中的意思很明白。

秦王没有说话,盯着他,一边的侍卫和公公看着。

公公甩了一下佛尘。

顾昭抬头。

“你知道不知道你自己在说什么。”秦王过了一会问,顾昭面上平静,他心中早就想好应该怎么说,为了给妹妹报仇:“我知道,请殿下给我一个机会,我一定好好把握,不会辜负殿下的信任,无论殿下让我做什么。”

“就因为这?你知道想帮本王做事,就是本王的人。”秦王像是要看到他的心里,顾昭坦然的面对,公公还有侍卫盯着。

“我知道,请殿下——”顾昭道,再次说。

“本王不知道该不该相信你!”秦王道:“你顾瑶的大哥。”

“请殿下相信我。”顾昭手微微紧了紧,面上不变,怕被人看出来了什么,他不动如山,还是那个样子,不知道过了多久,秦王走了出去,他听到声音慢慢抬头,公公盯着他,尖着嗓子:“殿下要看你的表现。”说完看着他。

“我不会让殿下失望。”顾昭立马低头。

半晌后,顾昭出了秦王府,小厮到了公子爷的面前,小跑着跟着:“公子爷。”

“走吧,回去。”顾昭开口,没有回头。

小厮看了一眼秦王府的大门,想要问什么,又不敢,还是跟着公子爷。

顾昭什么也没有说。

*

秦王府这一天举行了家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