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五十二章 也许不是/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天气又凉爽了几分,萧菁菁去菜地里看了一下菜地,地上都是积的水,还有落叶。

菜长得很好,小小的挺直,嫩绿色的,一颗一颗,如玉白菜,她蹲着摸了摸,细腻光滑,带着叶子特有的纹路,很嫩。

萧菁菁觉得不舒服,站起来。

风吹起地上的落叶,丫鬟婆子洒扫着,理了理被风吹起的头发,萧菁菁抬起头来,眯了眯眼,昨晚下了雨,几天来都是下雨,身上只穿一件秋衣有些凉了,加了一件披风,还是觉得有点凉。

她后退回来,退到菜地边,丫鬟婆子站着,萧菁菁想到她的马儿,问了问一边的人,想找个时间去看看。

不知道长成什么样子了,她算起来很久没有想起,没有去看了。

“郡主,菜地里的菜长得很好,天色又阴了下来,要下雨了,还是回去吧。”赵嬷嬷从七巧冬菱身边过来,看了一眼天色,风越来越大,对着郡主:“今天天还是晴不了,还是回去,不要在院子里。”

七巧冬菱看了眼头顶的天色。

不约而同点头。

萧菁菁嗯了下,扶着七巧冬菱的手回了院子。

她慢慢走在院子里,院子里已经洒扫干净了,落在院子里的落叶都扫了出去,只有花木上还有没有干尽的雨水。

“夫人。”院子里的丫鬟婆子忙行礼,萧菁菁点头。

进了厅里,她坐下来,赵嬷嬷怕郡主凉到,马上指挥七巧冬菱去沏热茶来,天气凉起来,还是热茶暖身。

“郡主出去了一趟,身上凉不凉,凉的话,老奴让人服侍郡主——”赵嬷嬷吩咐完,等七巧冬菱去了,让其余的丫鬟婆子也下去,回过头来,问郡主。

萧菁菁看向赵嬷嬷摇了一下头:“没有,只是风有点大。”

“老奴让七巧冬菱去沏热茶了,郡主一会多喝一点暖暖身体。”赵嬷嬷开口道,这种时候更是要养好身体,萧菁菁手上并不冷。

过了一会,七巧冬菱端着沏好的茶水进来,赵嬷嬷示意她们倒好送到郡主的面前。

“郡主喝一点。”

“嗯。”萧菁菁嗯了声,接过七巧送来的茶水,赵嬷嬷看着郡主喝了。

温热的涩味过去,是回口的甘甜,萧菁菁一连喝了几口,赵嬷嬷提起香草那个丫头,脸色不是很好。

“这天一凉下来,香草那丫头咳嗽起来,郡主,你看,好在没有下不了床,也没有躺在床上,只是咳嗽,但不治还是会变得严重,刚才老奴听到下面的人说。”

七巧冬菱听了赵嬷嬷的话,她们也知道了香草咳嗽,对视一眼,看向郡主,萧菁菁:“请个大夫给她看看吧。”没有说什么,平静的,盯着赵嬷嬷,让她去找一个大夫入府。

“她倒是好命,郡主老是惦记着给她找大夫看病,之前才找了大夫给她看过,现在又成了这样,才多久,知道自己身体不好,下几场雨就病还不知道多保暖。”

一下雨就咳嗽不舒服,简直是给人找事情,赵嬷嬷说着就不高兴。

萧菁菁:“嬷嬷,没多久了。”打断嬷嬷的话。

“好吧,郡主。”赵嬷嬷不再说,七巧退回到冬菱身边,她们一起听着。

萧菁菁喝了几口热茶暖身体,放下茶杯,站了起来,突然想到要做什么。

“郡主?”赵嬷嬷不知道郡主怎么了,站起来,什么也没有说也没有做,就站着,像是在想什么。

七巧冬菱一样。

“嬷嬷。”萧菁菁回过神来:“没有,就是想了想,该做什么。”她一时之间不知道该做什么了,叶蓁那边没有消息,开分店还有设计的成衣稿也没有办法给叶蓁,和叶蓁商量。

该做的都做过了,不知道还有什么。

“叶蓁还是没有人。”萧菁菁道,坐了回去。

“是,郡主,还没有,才几天而已。”赵嬷嬷上前两步回答,想了一想,算了下天数,没有多久,七巧冬菱也在想着,她们也跟着动了动。

“嗯。”萧菁菁嗯了声,不再说,让赵嬷嬷先去外面吩咐人去找大夫入府,给香草看一下。

她自己也想看下,竟然没有什么胃口,夜里总是惊醒。

“是,老奴就去,郡主放心,不过是咳嗽,喝了药就好了,不用这么急。”赵嬷嬷开口中道。

萧菁菁没再说什么。

七巧冬菱想到自己。

赵嬷嬷去了,她们收回目光,望着郡主。

萧菁菁记得这个月月事好像没有来,加上胃口不好,夜里总是惊醒,不知为什么有种说不出的感觉,手不自觉放到小腹,想起禛哥儿。

她怀禛哥儿的时候似乎也是这个样子,又好像不是,她不免有些担心,也许是她想太多了。

她并不希望像想的那样,才几个月,禛哥儿还太小,她的身体也没有完全恢复过来,虽然太医说恢复得很好。

希望不是她想的,摸了摸后,意识到什么放开手。

她也想让大夫给禛哥儿把把脉,看一看,天一天天冷起来,禛哥儿还小虽然没有病,但是。

“郡主,你。”七巧冬菱看出郡主在想什么,她们不禁,还有郡主的动作,郡主为什么有些不一样?

她们想要面面相觑。

“我这个月的月事没有来,这两天有些食欲不振,睡觉也惊醒。”萧菁菁道,转向她们,七巧冬菱闻言,先没有反应过来,很快想到什么:“是,郡主,过了几天了。”郡主生下小公子后,月事一向不是很准确,这次,是该找大夫看一下。

没有往萧菁菁怀疑的方向想。

赵嬷嬷也是一样,一时没有想到那上面去,不然不会到现在还没有动作,在她想来食欲不振,夜里易惊醒,是身体不好。

七巧冬菱此时听了也是一样的想法。

萧菁菁:“……”

七巧冬菱觉得郡主应该还有更多的意思,她们想不到,不由对视,郡主表现的是:“郡主,你想让大夫给你看下?”

萧菁菁:“对。”她看出她们没有想到她所想的,也不准备再说了,必竟只是她的猜想,可能就是错的。

“再让大夫给禛哥儿也看下。”

“郡主小公子并没有事。”七巧冬菱看了看对方,说了起来,萧菁菁:“看看心里也有数一点。”

七巧冬菱点头:“郡主说食欲不振还有夜里易惊醒是该找大夫看下,不如找太医?”

“不用,大夫也是一样,先看下,禛哥儿那里也是,让他给香草看看。”萧菁菁说。

七巧冬菱没有再说。

“郡主。”赵嬷嬷出去一会,很快就安排了人去府外请大夫入府扫了扫七巧冬菱对着郡主:“老奴安排人去了,很快的事。”

七巧冬菱默默的。

“好,先让人给香草看看,再给禛哥儿把下脉,再让大夫过来,给我把脉。”

萧菁菁说。

她不拘小节,也没有太在意先后。

“郡主怎么了?哪里不舒服,怎么要看大夫?既然如此,大夫来了就先过来,还有小公子不是没有事吗,要不就请太医,香草不过一个丫鬟,早看迟看还不是一样。”赵嬷嬷不一样,在她心中当然是郡主和小公子最重要,郡主小公子要把脉,肯定是大夫先过来。

要是有事,不如叫太医,香草一个丫鬟死了就是死了。

再是如何也没关系。

她的话表明了她的态度,就要去找人找太医,还看向七巧冬菱不高兴的:“你们怎么服侍郡主的,郡主都不舒服了,也不说声,还有小公子,你们——”

七巧冬菱面对赵嬷嬷的发难,不知道说什么。

“赵嬷嬷。”她们开口,还没有说。

“什么,我的话还没有说完,你们急着反驳什么?啊?”赵嬷嬷不悦的再次道。

“赵嬷嬷是我想让大夫把下脉。”萧菁菁叫住嬷嬷,把刚才对七巧冬菱说过的话和赵嬷嬷说了一遍。

赵嬷嬷听到郡主的话,才安静下来,听完和七巧冬菱差不多,又更担心:“郡主这个月月事是没有来,不过很正常,郡主生下小公子就不是很准。”

“嗯。”

萧菁菁也知道,可是她还是想看一下。

她听出赵嬷嬷也和七巧冬菱,要不是她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她也会不以为然,不放在心上。

“郡主把一下脉也好,食欲不振老奴发现了一点还没有来得及说,郡主夜里易惊醒为什么不说,老奴都不知道,要是知道早就派人请太医入府给郡主把脉了,老奴都不知道,小公子那边也是,老奴觉得还是找太医入府更好,不过郡主想先让大夫看下也行,等大夫入府老奴让他先过来,迟点再给香草那丫头看就是,反正就是咳嗽能有多严重,之后再去看就是,郡主和小公子才是最重要的,一个丫鬟有什么要紧的。”

赵嬷嬷直接道。

“赵嬷嬷。”萧菁菁看着赵嬷嬷,没有再说。

七巧冬菱看在眼里。

“郡主,你不能太好,能请大夫入府给她看就不错了,就照着老奴说的做吧。”赵嬷嬷再次道,萧菁菁:“照着嬷嬷说的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