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七十九章 刺伤自残/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相信娘。”

“娘真的?”吴霏是真的想和大姐姐一样,至少也要像二姐姐一样,就算被人笑话,也不能让人看不起,她看着娘的样子。

娘可以办到?

“你还不相信娘?”

王氏在想着,怎么抢了那个贱丫头的亲事,现在有人看着,只能先再打听清楚一点那个贱丫头的定亲的那家。

打听清楚了,知已知彼,才能得手。

她会让那家退亲,看上她的霏姐儿的,她的霏姐儿哪里都好,比那个贱丫头好多了,只要有眼晴都会选她的霏姐儿。

雲丫头倒是好命。

“娘,反正我要像大姐姐一样。”吴霏小是小还是知道大姐姐过得好,她拉着娘:“娘要答应我。”

“你大姐姐算什么。”王氏道,带着不屑。

吴霏望着娘。

“要是能嫁给贵人更好,先看看。”王氏最想的还是让女儿嫁给贵人,先让那个贱丫头吃点苦,知道谁是她的嫡母。

吴霏没有再说,贵人,她看着娘,王氏让霏姐儿放心,王氏打算着。

*

吴老夫人知道王氏和四丫头走了,不再提,周嬷嬷也一样。

已经送回去了,也照着老夫人的意思派了人,不用担心什么,吴老夫人叫周嬷嬷叫了莲丫头来。

安慰莲丫头什么也不要想,弄得莲丫头一脸雾水,她也没有多说。

重阳后日子过得更快,天气更加的冷,纪府花园里种的菜都长得飞快。

萧菁菁望着外面,数着日子,再去看下禛哥儿,莲表妹那边她也派人送了东西去。

京城没有任何事,平静得很,平静的日子总是转瞬即逝。

南边,长公主还有驸马终于收到了京城的来信,母后还有烨哥儿的信,还有京里送来的,以及皇兄派人送来的东西。

京城的消息都在同一时间到了。

她早就盼着,和驸马一起,不知道京城怎么样,南边和她们前几年待的时候不一样。

变了很多,需要他们重新适应。

“驸马,你还有闲心,信都来了,你不看?”长公主看向刚进来的驸马,还有后面的宫女。

示意身边的宫人。

驸马坐了下来:“长公主殿下先看。”长公主不悦的让人拿过信来,一封接着一封看完。

脸色也难看起来!

长公主又拿起信一一看了,和她想的不一样,之前定了的事也推翻了,烨哥儿还有珠丫头的亲事。

她手上的信啪一声落下,母后竟然为烨哥儿作主让烨哥儿和吴府的二丫头定了亲。

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烨哥儿吴府的吴雲那个丫头牵扯在一起,被人发现,母后问了烨哥儿,皇兄就定了。

烨哥儿真是不像话,知道不知道他在做什么,她出京的时候怎么和他说的,他让她不要担心。

他就是这样不让她担心的?母后说问过烨哥儿,烨哥儿想娶吴雲那个丫头,她和吴府可以说是相看两相厌。

烨哥儿明明知道的,她很不高兴,她不喜欢吴府,也没有想过让烨哥儿娶吴府的丫头。

以前她只是利益相关才让烨哥儿娶吴雲那个丫头,既然吴雲那个丫头没有用了还娶什么。

母后还有皇兄居然取消了原本的赐婚,让烨哥儿和吴雲那个丫头成亲。

母后为什么不想想她。

还有皇兄,她现在是看什么都生气!

还有京城送来的消息还有别的信都是一样,没有一点实际的用处,太子的事秦王的事还有她关注的没有多少。

都是一些旁枝末节,还有——

她怎么不气,没有她迫切想知道的,而知道的烨哥儿的婚事让她生气。

到了如今她看到信,京城多半定下来了,她就是再急。

她就是反对也没用。

母后和皇句子把事情定下,烨哥儿自己又愿意,她只能认了吴雲那个丫头,只能任烨哥儿娶了吴雲那丫头。

怎么想长公主怎么觉得难受,她不想吴家的女儿当儿媳妇,不知道怎么可以取消这门亲事。

难不成只能娶一个平妻或者等以后?母后皇兄是不会听她的。

宝珠那丫头在京城,在宫里也不知道劝一下她大哥,她这个当妹妹的在做什么,为什么不和她外祖母说说,现在怎么办?她手猛的又一拍,啪一声响。

手中的信落了下来,母后的皇兄的,烨哥儿的还有送来的,她幻想的儿媳妇还没有见到,没有娶进门,一切就变了。

毫无预兆,她都不知道怪谁了,怪烨哥儿招惹吴雲那个丫头干什么,那又不是无名之女。

就算招惹了,不娶就是,或者不让人知道,丢掉就是,气死她了,她长公主的面子。

“发生了什么?”驸马一直关注着长公主殿下的表情,看向一边的宫人,他身边除了小厮没有什么人。

小厮在外面,没有进来,他目光转到长公主的身上,问起来:“让长公主殿下如此的生气。”

南边有些事都没有让长公主这样生气,看来京城发生了很重要的事,是烨哥儿的亲事?

他听到一些,表面还是很平静,平静如水。

“发生了什么事?你知道不知道烨哥儿做了什么让本公主生气的事?看吧,把信给驸马,让他看看,看了就知道了,就会和我一样!”长公主很生气的看过去,示意宫人把信都拿过去。

她不悦的沉着脸。

驸马不觉得有什么值得如此动怒,还有什么,烨哥儿的亲事,他一始既往平静等着宫人取来,看了来。

长公主还是生气,看着驸马看完,迫不及待的:“怎么样?是不是生气,烨哥儿做的什么,母后皇兄还有吴府——”

“这有什么,不是如了你的愿?”驸马没有那么生气,在心里权衡利弊,想了不少,他不像长公主,事情如此,只有往有利的地方想。

“本公主什么意了?”长公主站起来,怒气冲冲。

驸马:“公主殿下生气没用,不如想一想再说。”

“你。”长公主张了张嘴。

*

怀郡王府,叶蓁的办法就是告诉怀郡王老太妃她会找别的男人,刺伤了景非翎,还自残,逼怀郡王老太妃放她离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