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八十五章 太奢侈了/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都是关于叶蓁和怀郡王府世子要和离的事!

她也没有料到叶蓁丫头会和景非翎那小子走到这一步,和离可不是开玩笑,也不是分开这样的小事,而是和离休弃再嫁连在一起,她怎么也想不到两个孩子不是过得好好的,怎么突然就闹成这样。

就算她听到过一些景非翎和叶蓁的哪,菁丫头说的,也没想到他们真的会和离。

听外面传言,叶蓁那丫头为此还伤了自己,刺伤景非翎,还扬言要做什么,不是景非翎那小子要和离,是叶蓁那丫头受不了纳妾主动要和离,说景非翎想纳妾。

可以说这场和离都是叶蓁丫头在主导。

想着菁丫头,菁丫头和叶蓁那丫头关系好,她怕对她会有影响,不知道菁丫头有没有参与其中。

她是真的不明白叶蓁那丫头想法。

这段日子她一直在府里忙着雲丫头的事,都没有时间关注别的事情,出府,谁能想到叶蓁景非翎这对才成亲不到一年,该耳鬓厮磨,恩爱有加还在新婚恩爱期里的小夫妻反目了。

要和离了。

吴老夫人相信大多数人听到的时候都和她差不多的想法。

她还担心雲丫头和卫烨那小子的事会不会让他们成亲后难堪,莲丫头的亲事根本药片住对于他们两人的猜测。

现在她不用再担心了,该让雲丫头感谢一下叶蓁丫头和景非翎那小子,和离的事把雲丫头和卫烨那小子的那点事掩盖了过去,一丁点也不剩。

外面都是叶蓁那丫头和景非翎那小子和离的事,可以说沸沸扬扬,听说怀郡王府靖康侯府两家也都商量好了。

让他们和离,不管叶蓁景非翎两个孩子怎么回事,都定下来了,两家定下来的事,不可能再更改。

多少年不见的和离,可想而知多少人议论。

“老夫人,怀郡王世子妃和世子分开,再没有什么话题能赶上他们和离的事了。”周嬷嬷对着老夫人。

慢慢的说道,花厅里只有她一个。

吴老夫人看着她:“是啊,我该高兴,该说雲丫头运气不错还是什么,和卫烨那小子的事正传得不好听,就多了一件更大的事盖了过来,知道莲丫头的事掩不过去了,倒霉了那么久,终于有了点好运,没有一下子霉到底,翻不过身来,要是这样,真的是无药可救了,为什么说霉?遇上卫烨那小子不叫倒霉叫什么,运气不好,你说呢?要不是遇到卫烨那小子,事情哪会发展到这一步,雲丫头要嫁也会嫁得更好,不用这么急,一切都会很好,也不用我担忧什么,心情烦躁,算了,不说了,都定了,不可能再回到过去重新来过,为什么老是提起,还是不甘心作祟,能把他们那点事盖过去是好事,菁姐儿不知道有没有参合太多。”

不是吗?

“老夫人,二姑娘再怎么说不会一直没好运气的,菁华郡主不会过多参与的,叶姑娘不是谁能劝的。”

周嬷嬷开口。

“可是叶蓁丫头和菁姐儿关系好,菁姐儿能劝。”吴老夫人盯着周嬷嬷,周嬷嬷也想到了。

“祖母,我们来了。”门帘处一阵晃动,门外的婆子丫鬟掀起门帘,恭敬的行礼,伴着脚步声雲丫头还有莲丫头带着身边贴身的丫鬟进来了。

雲丫头身边的贴身丫头是换过的,新换的,从她的身边挑的人,眼看着两个丫头进来行礼问安。

吴老夫人让她们起来,不用这样了,看了一眼她们身边的贴身丫鬟,该定的都定好了,这两个丫头又跑来干什么。

莲丫头一看就是被雲丫头拉来的,她不记得还有什么没有说的,雲丫头越跑越勤了。

周嬷嬷大概知道老夫人在看什么。

二姑娘又拉着三姑娘来了,二姑娘的目的就是让老夫人再次疼她,得回老夫人的疼爱吧。

老夫人应该也知道,她看向老夫人。

吴老夫人没有什么表情。

“祖母你们在说什么啊。”吴雲从定下亲,就天天跑来这里,她拉着身边的三妹妹,问祖母。

吴莲带着好奇,跟着二姐姐一起,也看向祖母:“祖母。”

吴雲这时拉着三妹妹到了祖母的身边,挨着祖母。

吴莲有点不好意思,不过还是去了,站在祖母身边,有些不自在,脸微红,羞涩的。

周嬷嬷看到二姑娘拉着三姑娘到老夫人身边来,她往一边退了退,让出位置来。

二姑娘三姑娘要和老夫人说话,她这个婆子还是不要打扰到。

吴老夫人看到莲丫头的表情,再看雲丫头脸皮厚的样子,对比明显,她别开目光不再看。

“说什么?”吴老夫人听到雲丫头的话,两人挤开周嬷嬷,挤到她的身边,就为了问她说了什么?

她还是睥了雲丫头一眼,雲丫头看着面色红润很多,人也圆润了,过得好了,心情好了,不再想这想那,她就怕她——

罢了,不要想,看着还没有,雲丫头的运气想来也回来了,莲丫头是自从到她身边,就没有缺过什么,当然也就越发的好。

一天一个变化,一天一天不同,和雲丫头有几分相像。

两个丫头站在一起,看着,都白了几分,乌发轻挽,只插了很少的饰品,画着淡淡的黛眉,妆容都不浓艳,眉前有细碎的发丝落下,懒洋洋的,朱唇轻点,颈部修长,尤其是莲丫头。

更有几分晚莲的娇羞,一个高挑一点一个纤细瘦弱,但都凹凸有致,长成了,莲丫头单薄些,只有一点弧度,一身淡青色的禙子,绣花长裙,莲步轻轻,脚上也是青色的绣莲,不像雲丫头颜色要亮丽得多,身体也更曲线玲珑,紫色禙子,白色纱质的长裙,也绣了花,脚上镶嵌着一颗小小的东珠,倒是奢侈,她知道东珠是谁给的。

菁丫头的,菁丫头是嫌太多了,是人都给,她一开始知道菁丫头送添妆就送上这么好的,就说过菁丫头,可是菁丫头说她还有,后来她知道雲丫头主动讨要东珠,更是说了雲丫头。

但最后还是没用,她也不管了,菁丫头有永叔宠着,雲丫头又是这样,她也不再想,东珠这样的好东西雲丫头居然用来镶嵌在脚上,她真是。

她不想说也要说一下了。

不过放过这一点不好,雲丫头和莲丫头真的是各有千秋,各具特色,一个羞怯如娇花映月,一个灵动机智倒也看得上好看,美丽。

雲丫头这个丫头再怎么还是美丽的,至少在她这个老太婆的眼里,长开了,想到为什么长开,又是一肚子的气。

说了不想,还是忍不住想到了那方面去。

吴老夫人心里的气更多了,对雲丫头,还没有开口就听到雲丫头说了,拉着她的手摇啊摇的。

她更是:“……”

“说什么,祖母,是我们问你。”吴雲还在撒娇,发现祖母问完她们不知道在想什么,她上前一步拉着祖母的手。

也让三妹妹和她一起,吴莲上前了一步却没有动,她不敢和二姐姐一样拉着祖母的手摇,也学不来二姐姐那样,眼中却带着光。

周嬷嬷看了看二姑娘三姑娘:“老夫人,二姑娘,三姑娘。”她看出老夫人不是很高兴。

“祖母你怎么了,我们问你,你说——”吴雲回过神来,看了一下周嬷嬷,发现祖母好像不高兴,顺着祖母的目光,祖母在看什么,可是还来不及看清楚,就发现祖母盯着她。

她想叫祖母。

吴莲也是一样,不知道祖母为什么这样看着二姐姐。

吴老夫人:“雲丫头你脚上的东珠是你菁表姐给你的吧,你倒是奢侈。”语气不悦的。

目光也盯向吴雲的脚。

周嬷嬷就知道,她看到了老夫人的目光,只有二姑娘三姑娘没有发觉。

“老夫人。”还要说什么。

“不要和我说话,我没有空和你说。”吴老夫人看了看她,不让她再开口,盯着雲丫头:“雲丫头,我是怎么和你说的,看来你忘了,我知道菁姐儿给你你想怎么用都可以,但是,要是这样以后祖母不会再说你什么了。”

语气更不悦了。

她总是想到雲丫头的不安份,才导致现在的事情,还这么高调。

莲丫头就很好,绣花鞋上只有绣的睡莲,女孩子就该像莲丫头一样,不要太过奢侈。

要是以前她不会说什么,府里的姑娘都是娇养长大,不说什么都有,但也不缺。

不过是东珠,也不是就得不到。

镶嵌在绣花鞋上就镶嵌上,雲丫头是嫡出,又是二房的嫡长女,娇宠一点也没有什么,要是莲丫头就不行了,庶出就是庶出,再是得宠,也不能越过去,很多东西都不能照着嫡出的来,可是在雲丫头身上发生的事让她不想再娇惯雲丫头了。

觉得莲丫头那样也很好。

“祖母,我,我我错了。”

吴雲吓了一跳,张着嘴,几次想说什么,都没有说出来,最后才道,她抬了一下脚,发现了什么,放下脚来,望着祖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