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一十三章 被信吓到?/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祖母,二姐姐知道错了,她也不想,祖母。”走到祖母身边,跪下来,跪在祖母身边,拉了拉祖母。

“莲丫头,你倒是替她求情,她知道你对她的好吗,别觉得理所应当了,雲丫头的性子我比你了解,起来吧,姐妹情深是好事,可是有些事不该你来求,再求就是害了你二姐姐人,我也不想吧。”吴老夫人盯着她:“我暂时是不想看到她。”

“祖母。”吴莲叫了一声知道祖母不会原谅二姐姐了,祖母都说再说是害了二姐姐,她不敢再说。

“你要是为了她好,就要让她自己好好反省,不要为她求情了。”

“……”

*

另一边,吴雲那边知道三妹妹来找过她,就想让三妹妹,知道三妹妹走了,去了祖母那里,拉着娘问了问丫鬟婆子。

听了三妹妹留下来的话,她拉紧娘,看向娘,娘知道祖母为什么不让三妹妹出府吗。

她问了丫鬟婆子,她们也不知道。

“娘你知道三妹妹祖母为什么不让——”吴雲看着娘。

张氏:“雲姐儿,娘怎么会知道,娘可是一直在你这里,你祖母肯定有原因,娘一早就过来教你,也没有来得及问一问,可能是才发生的,不过问一问想必能知道,要是真的有事。”看向下面的人。

“那娘你快点去问一问,我想知道,会不会是与三妹妹有关?”

吴雲想到什么,拉着娘,让娘快点,她担心三妹妹,不看丫鬟婆子,丫鬟婆子看过来。

“娘让人去问下,看看能不能知道。”张氏听了看了她一眼,没有看任何人,叫了人进来,吴雲拉着娘:“娘让人去问了后告诉我啊。”

张氏:“你好好顾着自己的身体,还有记着娘教你的。”她看向雲姐儿的肚子还有一边的丫鬟婆子。

丫鬟婆子低头。

“娘,我知道,不会忘的,我担心三妹妹。”吴雲道,着急的,让娘快点,张氏:“我知道你担心,你就要成亲了,你祖母还是不等见你,你自己也要有数。”她想的还是雲姐儿的事。

“祖母不过是不高兴我有——”身子两个字没有说,吴雲嘟了一下嘴,祖母不高兴,她看了看丫鬟婆子没有说出来。

“你自己知道就好。”张氏看着雲姐儿的肚子,没多看,转开了,不想太多人发现。

丫鬟婆子相视一眼。

张氏叫的人进来了,张氏让她去打听一下。

最后还是没有打听到具体有什么事,张氏没在在意,吴雲很失望。

张氏让她好好想一下她教她的。

*

吴莲从祖母那里回来,和下面的丫鬟婆子说了一声,知道祖母是为了二姐姐好,因为帮着二姐姐绣衣,她自己的嫁衣只绣了一点,她绣起来。

不久后,一个丫鬟从外面进来:“姑娘?”

“什么事?”吴莲抬起头来,想要站起来问。

“姑娘二姑娘派人来问姑娘有没有事。”丫鬟说,行了一礼抬起头来,吴莲放下手上的嫁衣:“二姐姐派人来?我没事,和二姐姐派来的人说一声,二姐姐应该是知道我回来了,二姐姐派来的人呢。”

丫鬟回答了,吴莲站起来,出去见了见,问了二姐姐在做什么,让她告诉二姐姐她没事,要担心她,她明天去看二姐姐。

“三姑娘,奴婢会回禀姑娘的。”来人行礼,吴莲关心的问了二姐姐在做什么,知道二姐姐在学二婶婶教的,她点头放下心,等人走后,回了里面和丫鬟一起继续绣着嫁衣。

“姑娘还是不是经常去二姑娘那里。”丫鬟说了一句,绣了一会,决定和姑娘说一下,一边绣一边抬头看向姑娘,手上的动作都停了下来。

另一个丫鬟听到也抬头。

“为什么?”吴莲不明白为什么不要经常去陪二姐姐,她也停下手上的动作,看向丫鬟。

“姑娘,二姑娘要跟着二夫人学习看帐本,姑娘经常去的话可能不合适,也会打扰二姑娘学习,何况姑娘也有很多事要做,要准备,姑娘也要出嫁,只是时间不像二姑娘这么急,还有——”丫鬟虽然没有说完,意思很明白。

另一个丫鬟也在心里点头,觉得姑娘不用这样经常去,二姑娘就是想找姑娘说话,帮她。

二姑娘能有什么事,姑娘自己也有那么多东西要准备,不如先准备,为什么要一直帮二姑娘呢,二姑娘和姑娘根本不同,要什么没有,姑娘根本没有必要天天去二姑娘那里。

二姑娘难道还能受到什么委屈不成,姑娘受委屈还有可能,她们是贴身服侍姑娘,老夫人安排的人。

服侍姑娘有了,也不想姑娘太过委屈,老夫人也不想姑娘多去,姑娘为什么不听老夫人的。

吴莲想到祖母的话,她本来想说她只是去陪二姐姐,想了想没有说什么。

“姑娘,老夫人不是让你少去,为了二姑娘好,不要什么都帮着二姑娘,二夫人也常去。”丫鬟又道,另一个点头。

“好。”吴莲听了她们的。

天渐渐黑了下来。

吴莲净了手,准备用晚膳了,她和身边的丫鬟说了想吃一点清淡的,不是很饿,想看一下书,她身边的丫鬟从外面小跑进来,有些急,到了吴莲面前,行礼抬头,吴莲抬头看到,问起来,发现丫鬟有些不对,还来不及多想。

“你来有事?”

先让身边的人下去了,再开口。

丫鬟先不知道怎么开口,望着姑娘的目光:

“姑娘,奴婢有事要禀报,刚才守后门的婆子送了一封信来,要给姑娘,奴婢检查信上没有问题。”丫鬟行完礼,望着姑娘,磕了一个头,看了一眼四周,没有人,才从怀里掏出一封信出来,恭敬的递到姑娘的面前。

“你说有人送信给我?”吴莲有些没有想到,愣了愣,看着她手上的信,整个人站了起来,想要说什么,没有接过来。

谁会写信给她?她想不到,她还反应不过来。

“是,姑娘!”丫鬟看着姑娘的样子,见姑娘站起来,姑娘的性子一向怯弱胆怯,向姑娘解释得更清楚:“奴婢手上的信就是,奴婢一开始也不相信,后来,是后门的婆子送来的,给了奴婢,要奴婢给姑娘的,说是有人送来给姑娘的,送信来的人送完就走,说姑娘看了就知道,奴婢有些担心。”再次磕了一个头抬起头来,看着姑娘。

后门的婆子告诉她送信来的人送了信根本不多留,就像是不想人看到一样,想问清楚都不可能,后门的婆子告诉她送信来的是一个陌生的婆子,她想不到谁给姑娘送信。

不敢多想,马上把信送来给姑娘,告诉姑娘。

也许就像送信来的人说的一样,姑娘看了就知道了,她猜过会不会是和姑娘交好的大家姑娘又摇头。

“姑娘,奴婢担心。”

“信。”吴莲还是不知道是谁给她的信,站着听完丫鬟的话,盯着信,傻傻的伸出了手,想要她给她,她想看看是谁送信给她。

“姑娘。”丫鬟凝着姑娘的样子,忽然担心信里有问题,她服侍姑娘这么久太了解姑娘的性子了,虽然外面没有问题望紧姑娘:“要不奴婢打开吧,奴婢担心——”必竟信这样来历不明。

之前她应该检查得更仔细,打开信检查一下的,不该直接给姑娘。

她拿着信,望着姑娘,想要她来打开。

吴莲本来伸出的手停下来:“……”丫鬟一见,没有等姑娘说话,她快速的打开信来,信里没有什么,没有像她担心的一样,她松了一口气,展开信纸也没有什么,她没有看信,这不是她能看的,是姑娘的信,不管对方是谁,为什么给姑娘,姑娘看了会如何,都不是她一个丫鬟偷看的理由,对上姑娘的目光:“没有事,姑娘。”

把手上展开的信恭敬的递给姑娘,让姑娘看,就算她也很想看一看。

“你不用这样。”

吴莲站着低头,接过信看着,对着丫鬟说,手中拿着信,知道她是担心信上问题,有些紧张的。

“姑娘,奴婢没有事,姑娘不必担心。”丫鬟松开手,望着姑娘:“姑娘还是看看信上写了什么吧。”

“哦,哦……好。”

吴莲哦了一声说好,看了她一眼,才低头打展开了信,然后反应过来看向丫鬟,在丫鬟点头下,才又看着信,她看到了上面写的内容。

丫鬟在一边,很紧张,不知道信上写了什么,她注意着姑娘的表情,姑娘的表情没变她才放心。

“姑娘不知道是谁?”话还没有说完,就看到姑娘脸色不对。

她还要问。

吴莲看清了信的内容脸色变得苍白,害怕,望了一下丫鬟,手上的信是她怎么也没想到的夫人写的:“低贱的丫头,你以为你定了亲,跟着你祖母就得意了,以为我管不到你,你也不看看你是什么身份,是什么东西,我是你的嫡母,你的母亲,你只能认的母亲,不管你想不想,都是,你就算定了亲也是一个低贱的丫头,就算跟着你祖母也逃不出我的手心,庶出就是庶出,贱婢生的东西,再怎么也改变不了。”

让人知道谁又愿意娶你?要是让人知道你就是一个庶出的低贱丫头,没有人能看得上你。

还想妄图和嫡出的相提并论,雲丫头是嫡出,你一个庶出,你以为你祖母会真的给你找个好的?要是识相的话就知道怎么做,好好的听我的话,告诉你祖母你四妹妹还没有定亲,把你定亲的对象让给你四妹妹,我就不会在外面说你什么,以后我说什么你就听什么,不然我会告诉所有人你有多无耻,看还有没有人看得上你这个低贱的丫头,以后都听我的,你也是一个不孝的东西,我和你爹还有妹妹被赶出府,都不知道帮着说话,明明在你祖母名下,你也不知道帮你妹妹还有我和你爹回府,我和你爹还有妹妹想回府,回过府上,你竟然当做不知道,不孝的东西,你是想让外面的人都知道你这个不孝的东西是不是?

还有你说我要是传你和别的男人一起,你说?你觉得我做不到?

信中都是浓浓的威胁还有胁迫,轻视还有鄙薄不屑,挑拨离间。

“你要是不听话把我写的信告诉你祖母,看我怎么对付你,乖乖听我的话!”

吴莲看完,看向丫鬟,手一抖,握不住信,信纸被她松开,飘向地面,嫡母要她退亲。

也站不住了,整个人一晃,她不知道怎么办,怯弱害怕:“是,是,是。”她盯着落到地面上的信,慌忙要去捡起来。

“姑娘?”

丫鬟吓了一跳,不知道姑娘怎么了,信里有什么让姑娘这样,是谁写的,姑娘说了几次都没有说出来,她抬头,看向姑娘的动作,想要上去帮姑娘,扶姑娘。

“不要捡,我自己来,你不要过来——”吴莲脸色苍白看到丫鬟过来,害怕的想到信上的话,她吓到了,一下子抓住地面的信,拿在手中,手不自觉的用力把信都揉成了团,不让丫鬟碰到,不让她看,也不说什么,后退一步,盯着丫鬟。

脸色难看到了极点,整个人胆怯怯弱。

“姑娘,到底——”丫鬟看着这样的姑娘,她感觉出什么,姑娘一下子变成这样,要是没事不可能。

“你出去吧,我一个人就可以,不要让人进来,我。”吴莲摇头,她不想说,什么也不想说。

“姑娘,你现在这样,让奴婢留下陪你吧。”丫鬟没有办法,吴莲还是让她下去,她不想看到她,她谁也不想看到。

丫鬟觉得姑娘变了回去,她心中带着疑问,是谁写的信,她想弄清楚,心中担心姑娘的情况,不想离开,看着姑娘的样子,还是退了出去。

她让人守在门口,要是姑娘有什么也可以知道。

姑娘的样子很不好。

她要禀报给老夫人身边的人一声,吴莲等人一走,她坐了下来,祖母,她想到祖母。

*

吴莲身边的丫鬟还是到了老夫人的院子外面,看着外面守着的人,天黑了,知道老夫人找人说话,她想让人进去和老夫人说一声,这时看到厨房送了晚膳过来。

等到厨房送了晚膳进去,她走过去,对着老夫人院子外面守着的人,说明来意,表明身份。

吴老夫人听到三丫头身边的丫鬟单独过来,愣了一下,本来准备用晚膳的,虽然没有多少胃口。

还是要吃。

周嬷嬷安排好回来,和她说了,这次应该不会再有什么差错。

三丫头身边的丫头怎么过来了,有事?心中想着,她看着进来的人,还有一边的周嬷嬷,周嬷嬷吩咐了小厨房来的人,让人下去:“老夫人。”

“去把人叫进来问一问三丫头是不是有什么事?”吴老夫人道。

“是,老奴去就行,老夫人你先用晚膳吧,老奴去问下。”周嬷嬷对上老夫人的目光,恭敬的开口道,扫过一边的丫鬟婆子。

“好吧。”

吴老夫人点头,让丫鬟服侍她用膳,周嬷嬷走了出去,到了外面,看到三姑娘身边的丫鬟。

她走了过去:“三姑娘让你来的,不知道三姑娘怎么了?”

丫鬟看到是周嬷嬷出来,马上就要行礼,上前来:“周嬷嬷,奴婢——”

“不知道三姑娘有什么事?让你这个时候过来,老夫人在用晚膳,让我来问一问。”周嬷嬷继续道。

“周嬷嬷。”丫鬟想要说什么,她本来想亲自见到老夫人再说的,不知道老夫人会不会见她,周嬷嬷是老夫人身边的,看了一下四周,她小声的:“是这样的,奴婢接到一封信,是后门的婆子送来的让奴婢给姑娘,奴婢不知道是谁送来的,想了想,还是送到姑娘面前,可是姑娘看了后——奴婢不该给姑娘的,奴婢想见老夫人。”

“三姑娘看了信就不对?你不知道是谁写的?”

周嬷嬷听了,三姑娘不好,她大概想到了什么,让丫鬟跟着她一起进去。

“奴婢不知道。”丫鬟忙跟着。

到了里面。

吴老夫人很快听到了丫鬟说的,看了周嬷嬷一下还有地上跪着的丫鬟。

周嬷嬷也望着老夫人,不知道老夫人怎么想,是不是和她想的一样,吴老夫人什么也没说,丫鬟低着头,跪在地上,过了一会抬头。

她都说完了,姑娘这样她很担心。

“我知道了。”

吴老夫人听完了,莲丫头的情况,让她有点不满,不过一点事,就让莲丫头吓成这样,成了这个样子,一封信,能是什么。

都不知道来找她,告诉她,还让身边的丫鬟担心的跑来。

要是这个丫鬟不跑来她都不知道还有这回事,和周嬷嬷对视一眼,周嬷嬷看出老夫人的想法。

吴老夫人不用想就知道那封信可能是王氏送来的,也只有这个可能,王氏才在外面到处传关于莲丫头的流言,她不让莲丫头出去,就送了信来,她还真是又小看王氏,以为派人盯着,安排好了,不会再有差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