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一十四章 想错了吗/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么快就又被打脸。

啪啪啪的,吴老夫人脸色能好看就怪了,周嬷嬷望着老夫人的脸色,想到了,下面的丫鬟不敢抬头。

吴老夫人觉得王氏手段倒是不少,府里的人太多,还是让她钻了空子,不知道她去哪里找来的人,后门的婆子都不认识。

应该是在她之前再次下命令安排前就派人做的,不然不会这么快就有信送到莲丫头手上。

王氏派人写了信送来,送到了府里,还到了莲丫头的手上,里面写什么不言而豫,能让莲丫头成这样的还有什么不清楚。

她光是想就能想到,也知道莲丫头看了后为什么这个样子。

但她还是很不悦,莲丫头就这么没用,一封信而已就承受不住,枉费她用心的教导。

她生气之下也不想管,事情已经发生了,不如看看莲丫头什么时候清醒过来,来找她或者做什么。

要是能清醒过来找她或做点什么还能让她消消气,另眼相看。

莲丫头是平时看着好了很多,一遇事还是那胆怯的性子,上次和雲丫头比,看着是比雲丫头懂事许多,也能抓住重点。

让她高兴了一下,可是这胆怯的性子就像是刻到骨子里了,怎么都在,无论怎么也消不去,她也无奈,只能叹气。

“老夫人。”

周嬷嬷听到老夫人叹气,她望着老夫人,丫鬟也抬头,不知道老夫人会怎么说。

“行了。”吴老夫人把心中的决定说出来,她是不打算现在就管的,看看吧,给莲丫头一个机会,看她能不能自己想通:“让莲丫头自己想想,看她能想出个什么,现在也晚了,我就是要做什么也来不及,让你去也做不什么,莲丫头有一晚的时间,她跟了我这么久,也该怎么想想,怎么做,要是能反击更好,我也欣慰了,到时候再说,你回去好好看着莲丫头,陪着,有什么再过来。”

周嬷嬷点头,老夫人说得没有错。

三姑娘要自己成长才是,就像二姑娘大姑娘表姑娘。

“老夫人。”姑娘怎么会反击,丫鬟还是不放心姑娘,她想到姑娘的样子,可是听到老夫人的话,老夫人很明显暂时不想管姑娘,她望着老夫人。

“你也不用那么担心,莲丫头也不是那么脆弱,必竟也听了我那么多的话,你是个忠心的,好好服侍你家主子吧。”吴老夫人看着丫鬟,让她可以走了。

周嬷嬷也看着。

丫鬟行了一礼,退了下去,周嬷嬷也出去。

吴老夫人心中想着莲丫头,要是她,她肯定不会在意王氏说了什么,在信里写什么,不过是威胁,想怎么都可以。

可她不是莲丫头,她是她,莲丫头一点不像她,她可以不在意,莲丫头不行,不管是她也好,雲丫头也好,就是雯丫头都不如她,明明是她的孙女,性情都有薄弱的地方,都不像她。

菁丫头也不是完全像,要是像她就好了,她对自己的性子了解,只要像她就不会吃亏。

菁姐儿还好,莲丫头雲丫头。

“老夫人。”正好周嬷嬷回来,吴老夫人看向她:“这府里几个丫头,没有一个丫头是像我的。”

“老夫人想要姑娘像你,可是姑娘都有各自不同的个性,其实某些地方还是像老夫人,表姑娘就像老夫人。”周嬷嬷道。

“你就会哄我高兴,菁丫头可不像,像她娘才对。”吴老夫人笑了起来,不再生气,周嬷嬷也笑:“老夫人还是不要担心了。”

“我担心什么,还不继续服侍我用晚膳。”吴老夫人开口,瞄了一下一边的丫鬟,不高兴的。

丫鬟婆子上前,她们也都听到了,三姑娘——可是她们不敢表现出来。

吴老夫人也不在意她们听到,周嬷嬷吩咐她们。

*

可是让吴老夫人失望了,第二天一起来就听到莲丫头病了的事,她才刚起来,洗漱完,来不及做什么,就听到到消息,是她派去的人。

那边也是才发现,还没有做什么,她简直是太失望了。

莲丫头怎么会病?昨天还好好的,不过一夜就病倒了,到底是真的病倒还是吓到?容不得她不多想,她很是生气,莲丫头这是没有像她想通,反而病倒了。

难道是被那封信吓到了?就这么没用?一封信就把她吓到了,王氏还没有亲自做什么,真是没用的东西。

有什么用?

问清楚莲丫头是怎么病了,她就生气,莲丫头一夜起来就病倒了,病得都昏过去了,混身发着热,显然是吓的。

“老夫人。”周嬷嬷看着老夫人的样子开口。

“你说莲丫头怎么这么没用?”

吴老夫人一想到莲丫头没有想开找到办法,来找她,吓得病倒,她就满肚子的气,王氏不过一封信,就让她吓成这样,她还能不能更没用一点。

要是王氏对她做什么,是不是还要自残?想着叶蓁的自残,可叶蓁可不同,叶丫头不过是想要达成自己的目的,莲丫头呢,怯弱没有胆子,简直是可笑。

“老夫人,三姑娘可能是真的病了。”周嬷嬷道安慰老夫人。

“你不用安慰我,这么巧病倒?真是没用到极点!”

吴老夫人冷冷的看向周嬷嬷反问。

“老夫人三姑娘可能是——”周嬷嬷想说什么,也找不到说的,实在是三姑娘这一病太凑巧,她也不得不怀疑三姑娘是吓的,不然为什么会病倒:“三夫人可能在信上写了什么,让三姑娘如此,三夫人肯定威胁三姑娘。”

“我会不知道,王氏也就那点手段,能写什么,最多不过就是威胁,吓人,还能吃了她?就算要吃了她,也还有我在,不知道来找我,告诉我,我都说了,有事可以找我,她是忘了还是不敢?就这样就吓病了,说出来就可笑,让人知道都少地怎么笑,谁会被一封信吓到,有也不是她这样,我是不放在心上,莲丫头呢,看来是放在了心上,都吓得都病了。”吴老夫人是越说越气,觉得莲丫头丢人现人,丢尽她的脸。

吓得病倒,有这么可怕吗?

周嬷嬷知道老夫人心中所想,三姑娘是真的太胆小了。

“你是不是也这样想?”吴老夫人盯向她,周嬷嬷不知道说什么:“老夫人,三姑娘一向怯弱。”

“怯弱就有理了?那是不是我还要去看看?不用理会,我就要看她怎么病,什么时候能好,是一直吓得好不起来,还是能好起来,等到王氏再做什么,她是不是要直接自杀了?”

吴老夫人心中的气消不了,要是真的好不了,也是自己没用,她是不想再管。

周嬷嬷也清楚。

老夫人不想管了。

“就这样,当不知道吧,病了就病了,请个大夫看就行了,别吓死了就好,真不想再拦着王氏,看看王氏亲自出手,莲丫头会不会吓死,那个丫鬟没有过来?”

吴老夫人边说边不高兴的问,看着周嬷嬷,莲丫头一病,要请大夫,要她开口才行,索性开了口,然后也是随口一问,想到昨晚过来的丫鬟,很忠心莲丫头。

莲丫头这样,她应该会过来才对,不过也可能在服侍莲丫头,莲丫头不是吓病了吗,她还是想说莲丫头没用。

“没有,老夫人。”周嬷嬷道,听出老夫人的意思。

“没有就算了。”吴老夫人开口,也不想再问:“去请大夫进府吧。”她是真的懒得再说了。

“是,老夫人,老奴就去叫人打大夫入府。”周嬷嬷看着老夫人不耐烦的表情,退下去。

吩咐了人去找大夫入府给三姑娘找大夫才又回去。

她回来得很快,怕老夫人生气找不到人说话。

“你不知道我真想不找大夫,让莲丫头好好病一场,看看她是不是还是这样糊涂,一夜之间就病了,有什么能把人吓成这样,换成你会吓成这样?”

吴老夫人看着周嬷嬷,冷笑出声,还是耿耿于怀莲丫头受了她的教导还如此无用,她都不想说。

“老夫人,老奴也不知道。”周嬷嬷是真的不知道,必竟她只是一个婆子,对方是三夫人。

而且为了三姑娘,她也不愿直接说得三姑娘什么也不如。

吴老夫人看着她,知道她的想法:“你不会像莲丫头一样吓得病倒,你我还不知道?不过是怕我不喜三丫头,你也是算是为了她了。”

周嬷嬷张了张嘴:“老夫人,老奴就是觉得三姑娘还没有适应,还是老奴之前说过的,一定是三夫人写的信上写了什么,谁也不知道。”

“还是我说过的能有什么。”吴老夫人闭上嘴,不再说话。

就在吴老夫人不高兴,有人来,让人去看了,竟然是莲丫头身边的那个丫鬟来了,她刚才才问起来,还以为不会来,陪着莲蒍产,没想到就过来。

她来干什么,见她?她不想见,就像暂时不想见到雲丫头还有她身边的人一样,她也不想再看到莲丫头和她身边的人。

周嬷嬷看着老夫人,她没有说话,等着老夫人开口。

吴老夫人纵使不高兴,不想见,想了下,还是让她去了,就去外面问一下有什么事,不用带进来,问清就行了,莲丫头病了就找大夫找她没用。

周嬷嬷领了命令出去了,老夫人还是让她出来问,没有直接让人走,说明老夫人心里还是念着。

只是老夫人还是生气。

吴老夫人暗骂了自己一句,莲丫头就不该管,让她自己想明白。

周嬷嬷到了外面,见到三姑娘身边的丫鬟,和旁边的人说了声,走过去,丫鬟焦急的团团转,想要见老夫人,姑娘病了,姑娘是真的病的,她一开始还以为姑娘是被信吓的,她转了几圈,突然看到周嬷嬷。

“周嬷嬷,是奴婢。”丫鬟看到周嬷嬷一震,眼晴一亮,马上就小跑了过来,然后稳住自己,就要行礼,然后想说什么,她上前一步,想要抓住周嬷嬷,想到什么停下手上的动作,有些焦急的看着周嬷嬷。

周嬷嬷,我,奴婢——

“你想说什么?我知道。”周嬷嬷没有再动,盯着丫鬟的表情,看出她想要说话:“你怎么不在三姑娘那里服侍三姑娘跑来这里?”

“周嬷嬷,姑娘病了,病得很厉害,奴婢来的时候姑娘昏了过去,没有醒过来,奴婢担心,只好来找老夫人,想请大夫入府——”丫鬟一听周嬷嬷的话,马上着急的说起来。

她望着周嬷嬷,目光扫到周嬷嬷后面,还想要说什么。

周嬷嬷开口:“你要说的老夫人已知道了,派人去找大夫入府给姑娘看了”。,

丫鬟没想到,老夫人早就知道姑娘病了?

周嬷嬷凝着她:“你可以回去好好服侍三姑娘等着。”

“真的周嬷嬷?”

丫鬟有些不敢相信,问了出来,老夫人已经派人找大夫了,老夫人怎么知道姑娘病了?

老夫人一直派着人盯着姑娘,所以知道姑娘病了?

“我没有必要骗你,大夫还是我安排的,要不了多久就会来,你还是回去继续服侍三姑娘吧,我要进去了,老夫人还等着,对了,三姑娘怎么会病了?”周嬷嬷本来想要进去了,打发人走,看了丫鬟一眼,不想再说,忽然想到老夫人的耿耿于怀,她脚步一停,回过头来,脑中是三姑娘平时的样子,她问了一声盯过去,算是为老夫人问一声。

丫鬟想要追上周嬷嬷,听到周嬷嬷的话,顿了一下,一时没有反应过来,张了一下嘴:“姑娘。”

周嬷嬷等着她说:“三姑娘怎么。”

丫鬟反应过来,她不知道周嬷嬷问是什么意思,但隐隐感觉出什么怎么说对姑娘好:“周嬷嬷,姑娘昨晚没有休息好,奴婢陪着姑娘,姑娘让奴婢下去休息,奴婢不想下去,姑娘硬要奴婢下去,奴婢走后,姑娘不知道多晚才休息,早上起来就病了,应该是感染了风寒,姑娘好像想通了。”

她知道姑娘是为了三夫人的信,她把姑娘昨晚的事说了出来。

周嬷嬷有点意外,三姑娘不是吓病的,是不小心感染了风寒,不是像她和老夫人想的,那就是搞错了。

想到这里,她准备再问清楚一点,好回禀给老夫人,要是三姑娘真的感染风寒,不是吓病的,老夫人也会高兴。

只是也有可能三姑娘吓得太过睡不着,才感染风寒。

她也只是希望老夫人不要太失望,三姑娘也不要叫她失望才是。

“对,周嬷嬷。”

丫鬟回答,她再次感觉到一点什么。

不等周嬷嬷问,她又想到了一件事,望着周嬷嬷:“对了,周嬷嬷,奴婢还有一件事,姑娘说她说她想明白了,不会听信三夫人的,三夫人写的信她要来找老夫人,把信给老夫人,只是自己太没用病了,让奴婢来说一声,和老夫人说一声,等身体好了就来。”

姑娘虽然病了,可是和昨晚很不一样。

她心里明白了什么。

“哦?三姑娘想通了,这样说?”周嬷嬷高兴起来,心头一松,她果然没有料错,三姑娘已经想开,还要来见老夫人。

她没有问错,她要去见老夫人,告诉老夫人,三姑娘终究没有叫老夫人太失望。

“我要去见老夫人,告诉老夫人。”

“奴婢可以亲自去见老夫人!”丫鬟立刻开口。

周嬷嬷想着老夫人,决定带她进去,老夫人亲自听到说应该会相信。

*

“老夫人。”

“嗯,还说什么?我知道了莲丫头是怎么回事。”

吴老夫人听了周嬷嬷还有丫鬟的话终于知道莲丫头并不是她以为的吓病了,是想通了,没有休息好不小心感染了风寒才会病倒。

混身发热,昏了过去,至今没醒,要等大夫来,和她还有周嬷嬷想的不同,但也不能说就不对,不是为了那封信,不是怯弱,不好好休息,怎么会想到感染风寒。

要是昨夜就来见她,把信给她,想通了,听她的话,就不会有这一遭了吧,也不用吃不下睡不着,想来想去才想通,虽然没有听到莲丫头身边的丫鬟说莲丫头吃不下睡不着。

但在吴老夫人的眼中,莲丫头就是这样。

何止是吃不下睡不着。

莲丫头还是性子弱,一封信就能想那么久,才会染了风寒,她看向下面跪着的莲丫头身边的丫鬟,就是她来告诉,她才知道莲丫头怎么回事。

要不是她来说,她还不知道,又看了一眼一边的周嬷嬷,在她看来最大的功劳还是在周嬷嬷身上。

要不是她问了问,她还以为莲丫头真的吓病了而生气,知道莲丫头是感染风寒,不是不争气,她心情好了不少,也不再不耐烦,不高兴,整个人都松快了很多。

也知道了莲丫头只是发热昏了过去,并没有大碍,她已经派人找大夫入府了。

要不了多久就会进府。

周嬷嬷见老夫人心情果然如她想的好了起来,这样就够了,不枉费她做的,看向跪在地上的丫鬟,跪在下面的丫鬟感觉老夫人的目光,抬着头:“老夫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