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二十六章 会是世子/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太子妃不知道他是不是想说侧妃那个女人有身子,会生儿子:“太子殿下什么意思。”

“孤东宫少女人?想生儿子会生不出来,你还是好好休养,时不时去看下我们的女儿,这些事就不要管了,孤还会缺儿子?”太子说着反问。

太子妃还要说:“秦王府的是嫡子。”

“孤也想要嫡子,可是你生不出来。”太子直接说。

太子要走了,他要去找人,太子妃脸色难看,她是生不出,太子的意思是她生不出来,仍然没有告诉她那个女人有身子,宫人动也不敢动。

太子走后,太子妃另一只手的指甲又断了。

她心中有什么要跑出来,指上有血流出来,她也没有在意,直到宫人抬头看到:“娘娘你的手流血了。”

太子妃想问太子,为什么!

*

太子回了书房,公公还有小厮侍卫发现殿下自从太子妃娘娘宫中出来就不高兴了,脸色也不好。

他们跟着太子殿下,一边小跑一边小心打量着太子殿下的表情,太子殿下好像很急,步子迈得很急。

回到书房里,太子殿下坐下,漫不经心看过来,脸色不好,盯着他们,他们上前,对上太子殿下的目光行了一礼。

“太子殿下,是发生了什么吗?”

太子妃娘娘总是惹太子殿下生气了,太子殿下难得去一次,不知道这次是不是和上次一样。

他们想着,公公更是想着,尖着嗓子,他们在外面,不知道太子妃娘娘和太子殿下说了什么,让殿下如此。

“太子妃说。”太子说了出来,盯向他们。

让侍卫还有小厮出去,小厮和侍卫退了出去。

“啊。”公公没有想到,看着太子殿下,秦王妃有了身子,那生下来就是嫡子,太子殿下。

他一下子想到很多,怪不得太子殿下不高兴,一定是太子妃娘娘告诉太子殿下秦王妃有喜。

太子妃娘娘怎么知道的?

“孤也在想要做什么!孤还在为孤的女人有了身子高兴,哪里知道秦王藏了一手!”太子挑眉,盯着他。

“太子妃娘娘。”

公公也不知道说什么,太子想到一件事,拿起桌上的毛笔,一点一点的转起来,吩咐起来。

“她还算没有糊涂。”

让公公去办。

公公听了太子殿下的话,太子妃娘娘也是担心吧,应了一声,退了出去,去办了,太子坐着,他还有事要出去,现在还早,今天不上朝。

纪太傅应该也会入宫,他想着,站了起来,叫了人进来。

公公早就出去了。

太子冷下脸,要让人去查一下,秦王的女人是不是真的有了身子,还是放出来的烟雾弹。

用了两天的时间,太子再次坐在书房里,见到去查的人,听到他的话,啧啧,有了线索果然查到了,秦王的女人真的有了,瞒着他,父皇和皇祖母应该是知道的。

就孤一个人不知道。

父皇和皇祖母是不想孤知道,怕孤做什么?

秦王竟然能瞒过孤,孤都没想到。

这么怕孤,孤不做点什么不是辜负他们的担心?

孤要做点什么?两天前他就想过了,一直没有下定决心。

秦王想瞒过他,他想着太子妃,太子妃的宫人竟然能发现,没有太子妃身边宫人他还不知道。

“太傅今天会入宫吧。”太子问下面的人,他要和太傅说一说,讨论一下。

*

纪尧一入宫就见到一个人,今天是上朝的日子,三天一朝,有两天没有入宫了,没有多问,派了身边的人过去,就去参加早朝了。

等到早朝结束,他去了内阁处理了事情,忙完出来,听了侍卫的话,他才知道太子殿下要见他。

早上入宫见到的人就是太子的人,他并不意外,太子殿下派人来,不可能没事,要见他,他就过去一下。

只是不知道是什么事,太子殿下派来的人没有说,侍卫并不知道,看了一眼,让他下去。

纪尧等到可以出宫的时候去了东宫。

太子也参加了早朝,两人在早朝上还见过,太子殿下并没有表现出什么,纪尧想着转着玉板指,太子应该在东宫等他。

他到了东宫,一问就听到太子在书房,带着人过去,太子和身边的侍卫说着话,让侍卫下去才见纪太傅。

太子躺着,眯着眼晴,手边放着一杯茶水,纪尧走进来,人都下去,他看着太子殿下。

“纪太傅来了,孤等好久了。”太子笑,抬头,叫人上茶,纪尧平静的:“太子殿下找我什么事。”等到茶水上来,他接过喝了一口。

上茶的宫人下去,太子纪尧都没有看。

片刻之后,两人相对坐下,太子懒洋洋的靠着身后的躺椅,身边没有人了,他没有坐在案前,而是在窗边。

纪尧还是转着手上的玉板指,盯着太子,一直没有开口。

如果说太子殿下是懒洋洋靠窗边,纪尧就是漫不经心的坐在他的对面,看着半支开的窗外的一切。

没有一个人说话,太子叫他来,早晚会说。

太子是在想怎么说。

纪尧等着太子殿下出声,过了一会,还是没有说,太子看着纪太傅,他笑了起来:“孤的竟然被瞒住了。”

纪尧:“太子殿下既然有事,为什么现在才叫我来。”

“有些事不能随便说。”太子道,坐直了身体,没有再懒洋洋的靠着躺着了,望着太傅大人。

纪尧:“……”

“孤的太傅,秦王要当爹了。”太子说了出来。

他很直接,秦王可是要比他还早当爹,他派去的人查得更清楚了,秦王妃早在之前就有身子,只有少数的人知道。

“当爹。”纪尧有些意外,终于意识到了什么,他看着太子:他还在想秦王当爹是什么意思,太子殿下又是什么意思。

“秦王妃薜氏——”太子说了出来,冷下脸,冰冷锐利,一想到秦王瞒了孤这么久,孤就气。

纪尧听完,明白了。

太子在意的是什么,为什么如此,太子想说什么。

“孤都不知道,还在孤的女人有身子后高兴,没想到秦王早就盯着孤了,明明有身子不说,父皇皇祖母都看着孤的笑话。”

太子不满的。

“太子妃做了件好事。”纪尧说:“殿下想多了,皇上和太后娘娘只是因为秦王才没有说,秦王是怕你动手。”

“孤会不清楚?孤也觉得,孤也要当爹了,本来是好事,可是在秦王的对比下,孤什么也不是。”太子笑了。

“秦王妃要是也生下郡主呢。”纪尧说。

“孤难道就寄希望于虚无缥缈的希望?”太子挑眉,纪尧转着玉板指,没有说话,他也不是这样的人。

太子笑起来,纪尧不说话。

*

接下来太子和纪尧还说了什么,外面的人都不知道。

宜妃宫里,宜妃问身边的宫人她让她准备的东西备好了没有,还有人,送去秦王府。

她的心都在秦王府里,薜氏的身上,薜氏怀着她嫡亲的孙儿。

“娘娘,王妃娘娘很小心,太医也说了,王妃娘娘已经三个月。”

宫人在下面开口。

余下的宫人也是望着宜妃娘娘。

“怕有人知道了,到时候做什么。”宜妃一直担心太子还有其他的人知道了,害了她嫡亲的孙儿。

宫人都知道娘娘的担心,宜妃让人送去,娘家好起来了,娘还有大哥现在知道听她的话了,吃了三丫头的亏,知道谁是为了他们好了,她不用再担心娘家,皇上还有太后只知道安抚,三丫头被送走,一直没有找到,她再生气也没用。

薜氏怀了她亲的孙儿,才是她最该关注的。

宜妃不知道自己一个大意,或者她没有放在心上,薜氏有喜的事,身边的宫人无意之中说的话叫一个不在意院子里的小宫人听去,小宫女又被别的人打听去。

不再保密,太子太子妃纪尧知道了。

她要是知道,不知道是什么心情。

宫人开口:“娘娘都备好了。”

“那就送到秦王府。”前几天才送了一次,宜妃又找到好的东西,又让人送,还有人,都要送去,不然她不放心,高兴之下让她也顾及不了那么多。

她觉得不可能有人知道,不知道就不会怀疑,哪怕她的动作很容易叫人怀疑。

有人知道就说薜氏身体不好,她让薜氏补一补。

宫人应了是,她们也没有多想,退下去。

秦王府。

薜氏接到宫里送来的东西,很高兴,婆婆对她很好,接生嬷嬷也送来了,还有人,昨天太医才来过,为她把脉。

她亲自见了婆婆送来的人,让人点了点送来的东西。

婆婆找的嬷嬷还是很信任的,和身边的人说了一声,让人送去院子里休息,以后就让婆婆送来的嬷嬷留在她的身边,负责她的吃食。

丫鬟婆子也点头,知道王妃娘娘为什么这样,宜妃娘娘专门送了人来府里,要是王妃娘娘不用,宜妃娘娘会怎么想。

王妃娘娘这样是对的,何况宜妃娘娘送来的人不可能会不好。

“娘娘,宜妃娘娘对你真好。”婆子上前一步开口。

“是吗。”薜氏看向她,婆婆一直都不错,在她有了身子后更好,对她更不错:“是很好。”

丫鬟婆子为王妃娘娘高兴,宜妃娘娘这样的行为让王妃娘娘更尊贵。

王妃娘娘也过得更好。

“从娘娘有了身子,但凡有好的东西宜妃娘娘都会派人送来。”

一旁的嬷嬷又说,丫鬟们点头。

“母妃也是为了他,殿下也很高兴,也很关心不是吗。”薜氏笑着,手摸着肚子,没有什么不舒心的。

府里也很好,锦绣带着女儿,殿下怕她太累,让人警告了后院的女人。

没有人敢跳出来,就算是那位侧妃,太子的表妹。

婆子丫鬟点头。

“娘娘,已经有三个月了,就是现在让人知道也没事。”丫鬟婆子接着说。

薜氏:“嗯。”过得很快不是吗,一转眼就三个月了,昨天太医说她的胎稳了。

“殿下今天走的时候有没有说过什么时候回府?”薜氏问起来,有了身子后她喜酸起来得晚,觉多,殿下早就走了:“后院没有什么吧?”

“没有,王妃娘娘,有殿下派的人,殿下说会早点回府。”丫鬟婆子回答,薜氏笑起来。

她虽然有身子,不能服侍殿下,也没有找人服侍殿下,她一开始是想过的,也和身边的人说过,挑几个好的。

到时候殿下过来,就让她们去,不能让殿下离开,总是去梅园,殿下知道后挥退了她让挑的人。

她就知道殿下的意思,没有再送人,只是和殿下说殿下要是想可以去梅园。

她身边的人想说什么,她也没有让她们说,殿下高兴就好,她本来也不想找人替她服侍殿下。

殿下也没有经常去梅园,偶尔去一次,嬷嬷也不再说什么了,知道她的想法,秦王回了府,听到母妃的动作。

手上的动作一顿,他停下步子,看向一边的侍卫,问了问,母妃不该这么快又往府里送人送东西。

他知道母妃的心情,母妃太高兴,忍不住有好东西就往府里送,但是——

“殿下。”一边的小厮还有管家开口。

秦王想了一下什么,什么也没有说,往书房走去,步子迈得很大,小厮还有管家见状。

*

纪尧知道菁儿去娘那边,陪娘还有大嫂几人玩牌去了,去接了人回来。

一路走一路说话。

“菁儿今天赢了还是输了?你和大嫂二嫂还有娘玩牌。”

“玩的麻将,我输了。”

“菁儿怎么又输了?要不要为夫哪天找大哥二哥一起来一场,把菁儿你输的赢回来?”

“四爷嘲笑我?本来就是高兴,让娘还有大嫂二嫂赢去了有什么。”

“是啊,还是菁儿大方,不像为夫!”

纪尧握紧菁儿的手,天冷,怕菁儿回来的路上滑倒,冷到,把她整个人裹起来,拉着,回到竹园。

让人生了碳盆,烤着火,火燃起来后,暖和了不少,慢慢就更暖和,纪尧还是没有放开菁儿的手,握紧她的手,希望她能暖和一些。

“菁儿该一直让人放着碳盆。”

“空气不通。”

萧菁菁说着叶蓁说过的词,一直放着碳盆太久会闷得慌,她叫人送来一些落花生还有红薯,放在火上烤,一些能烤的,还有茶水进来。

天色还早,不到用晚膳的时候,先烤些东西惦一下肚子,她和四爷坐在火前,一边烤火一边说话,等到红薯烤好的时候会散发出一股香味,很香。

“空气不通,菁儿有时候说的词为夫只能理解。”

“……”

萧菁菁很喜欢闻红著烤好发出的甜香,这些都是叶蓁喜欢的,不一会后,红薯烤好了,纪尧拿起一块,修长有力的手指剥开,放到小碟里面,让菁儿吃。

萧菁菁喂四爷用了,听到四爷说的,知道秦王妃有身子。

前世顾瑶也是这么快,没想到换了人,还是这么快,这是注定的吗,秦王会有嫡出的儿子,改变不了,太子殿下知道了?

她望着四爷,等着四爷继续说。

纪尧看着菁儿,笑着用了红著,告诉她,太子的心情,还有是太子妃知道,告诉太子殿下的。

萧菁菁:“……”

“太子殿下也要再当爹了。”纪尧笑过后,再次笑了起来,放开手,用干净的手帕擦了擦,坐到她的身边,摸了摸她的脸,拉着她的手把玩。

“太子殿下也要当爹?”

萧菁菁慢慢反应过来四爷说的是什么意思,太子殿下找的女人也有身子是吗?

这么快?前世她记得太子殿下宫里只有一位为太子殿下生下了女儿,好像不是这个时候,不过太子殿下不再往宫外跑,留连东宫,会不一样很正常。

太子殿下身体很正常,前世是有喜欢的人,今生太子殿下不同,想要生下儿子。

“是啊,之前不是让太子殿下找了宫人还有侧妃,昨晚刚好把出了喜脉,正高兴,没想到就知道秦王——你说太子的心情。”

纪尧没有说完,笑出了声。

萧菁菁:“……”她想说什么,太子殿下一定很不高兴。

秦王妃是注定会生嫡子的。

她要不要说一下,告诉四爷,到时候——

“为夫也没有料到,秦王是怕太子知道,太子昨晚还不想让人知道。”纪尧笑得不行。

萧菁菁不开口。

“菁儿想说什么?”纪尧看出菁儿刚才在想什么。

萧菁菁:“秦王妃可能会生下世子。”秦王府的世子,和顾瑶一样,也可能不一样。

可是她觉得有些东西不会变。

叶蓁说生儿生女是因为男人。

时间不同也会不一样。

“菁儿又是未卜先知?”纪尧眼中闪了闪,抓着她的手握紧握紧。

“只是想着。”萧菁菁不确定,所以没有像以前。

纪尧也看出来了,笑了起来:“那也不用担心。”有些东西不是生个儿子就能改变的。

很多东西都变了。

“嗯。”萧菁菁听到这里也不知道如何说了,还是望着四爷,四爷,纪尧:“事情就是这样。”这些菁儿只要知道就行,别的太子自己会想办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