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二十七章 关系缓和/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要怎么做,太子自己会做主,等到太子决定了再说。

他们只需旁观。

萧菁菁明白四爷话中没有说完的。

“四爷。”

“菁儿有时候比我还要愁,嗯?吃了后,我们在院子里走一下,天气冷,年节过了就好了,菁儿这一次生的时候不会那么热了。”

纪尧笑着看着她,萧菁菁:“四爷。”她叫了一声,对着他,纪尧不再转玉板指,双手夹起烤好的落花生,放到一边的碟子里,一下子夹了不少出来,烤好的落花生也很香,脆脆的,剥开外面的外衣就可以吃。

还没有剥开就能闻到落花生的脆香和红薯的甜香一起,都是一起烤的,落花生好得快,两人吃了一些了,红薯熟得慢,但也好了。

伴着窗外半支开的窗下的落雪还有寒风,枝头的枯枝,园子里的腊梅还没有开,要是开了,更有意趣。

虽然烤着火又生了碳盆还是不能门窗全关。

不知道是不是风吹来,吹起窗外枝头的落雪,落了进来。

萧菁菁感觉到有一股凉意在她的脸颊上,她抬起手摸了一下,摸到冰冰的凉,纪尧的发上有一点雪花。

“四爷。”萧菁菁指了指,纪尧笑笑。

他剥了不少新烤好的落花生放到另一只碟子里面,吹了吹,吹干净后,小心的放到菁儿的面前。

“菁儿还要不要吃?”

萧菁菁喜欢吃落花生,这样边吃边烤,外面下着雪,很舒服,纪尧也知道她喜欢起。

又拿起一只红著,烤得很熟了,他一直在翻动,浓浓的属于红著的甜香散发出来,他都吃过,萧菁菁又想吃了。

纪尧亲手剥了,放到她的面前,萧菁菁咬了一口,还有烤脆的落花生。

这样的天气,外面风寒扑面,只在屋子里能呆。

纪尧也笑着让她喂了他,他们也没有吃太多,消化不了,拉着她一起找事情打发时间,天冷了下雪黑得早,早早就暗下来,赵嬷嬷七巧冬菱几人站在门帘处,她们看着外面的落雪。

*

吃了烤的落花红蓍,晚膳萧菁菁和四爷都不饿,虽然没有吃太多,只是尝个味,只用了一点带着肉的热粥,还有烫的素菜。

比起去年,庄子上暖房经过叶蓁的改造,种的素菜更多了,也不需要那么精心的看护。

叶蓁知道有暖房可以冬天种蔬菜后就要改造,要弄出大棚蔬菜。

一年四季都能种,可以种很多,还可以送人,卖。

只是叶蓁事情太多了,一直没有弄出来,只改造了暖房,大棚交给了庄子上的人。

在庄子上试验,试验的结果叶蓁并不满意,继续弄着。

叶蓁去了庄子上,更是亲自盯着,要是你叶蓁说的那样,算是造福所有人,她和四爷说过,四爷说这是好事,到时候就不怕冬日没有蔬菜供应了。

不像现在再多也多不到哪里去,以往最多几把,今年供应多了些,要是像叶蓁说可以像春天的时候想吃什么蔬菜都有,那——

只是应该不会那么容易弄出来的,叶蓁说很简单,却这么久都没有弄好,她不再想了。

叶蓁改造的暖房就是更保暖一些,和传统的暖房不一样。

“菁儿不用了?”纪尧拉着她起来,萧菁菁摇头:“四爷也不用了?”

“嗯。”他们都不饿,喝了一点热的肉粥再吃了一把烫的小青菜,整个人都暖和了起来,可以再走走。

“去书房?”纪尧问菁儿,赵嬷嬷几人打起伞。

小厮也打了伞,萧菁菁点头。

站在游廊,拢着暖炉,夜色很黑,就着点亮的灯笼,看着外面的天色,府里四处都挂着灯笼,丫鬟婆子还在走动着,让整个夜色更光彩,雪花下大了,落下来,一大片,落在地上,枝头上,还有丫鬟婆子打着的伞上。

雪一大,丫鬟婆子进出也不敢就这样,都是打着伞,不然一身都是。

纪尧牵着菁儿,慢慢迈步,赵嬷嬷几人把伞打过来,出了走廊,更是扑面的雪。

“雪又大了。”纪尧开口。

萧菁菁也发现了。

“种的腊梅不知道如何。”纪尧想起来,低笑起来,在菁儿的耳边低声道,萧菁菁侧过头来,腊梅不会这么早开,不过应打了花苞了,明天让人去看下。

纪尧想着菁儿喜欢,拉着她的手,放慢步子,萧菁菁跟着,一行人打着伞遮住落下的雪,踩着雪,吱呀吱呀。

萧菁菁觉得四爷的手太暖了,一直到进了屋子。

赵嬷嬷几人打着伞,退到后面,要抖落伞上的落雪,还有斗蓬上的雪,经过一段路,郡主手上的暖炉怕不暖了,她们进去。

雪都抖落在了门口,化成了泥,流了出去。

*

萧菁菁趁中午不那么冷的时候,让七巧冬菱去看一下腊梅怎么样,打了花苞没有,她记得上次还是很久前了,要是打了花苞可以剪几枝回来插到插瓶。

就算还没有开也没关系,七巧冬菱明白郡主的意思,她们记得前几天才经过过那里。

她们不记得打了花苞没有,没有注意,应该打了花苞了,有些要开了吧,郡主不提她们还没有想得起来和郡主说。

那条路一般很少会走,赵嬷嬷也记得那些四爷移回来还有本来就有的腊梅开得不错,都是四爷的情意,郡主很喜欢,她也去看过,去年有一些刚移到园子里,开得不多,但也很漂亮,她也喜欢,当时七巧冬菱几个还有老夫人大夫人二夫人那里都派人剪了不少枝回去插瓶,插在屋子里,会有一股梅香,冷冷清清的,却闻着很舒服,经过快一年的休养,应该开得比去年好才是。

满园子的腊梅一开,暗香自来。

有些腊梅品种不同,会早点开,有些很晚,去年这个时候不记得开没有开了。

前几枝回来,看着也有意趣。

郡主要是想去,还是等不下雪,天晴一点再去,这样的天气郡主有身子,路滑,去年郡主就跑去了。

她要劝郡主今年就不要去了。

看着七巧冬菱下去,她回过头来:“郡主,老奴都忘了还有腊梅,不过就算开了,郡主还是暂时不要去,可不能像去年一样,等天晴,雪这么大。”

萧菁菁:“我也忘了,我知道。”去年能去,今年她更小心。

赵嬷嬷听郡主的话,稍微放下心。

“秦王妃有喜,东宫侧妃也有了身子。”萧菁菁忽然望着赵嬷嬷,她想找人说一说。

“郡主你说什么?”

赵嬷嬷听了看着郡主,萧菁菁又说了一遍,她想和赵嬷嬷说。

“原来是这样,老奴就说,昨晚听到一点只是没有问郡主,原来是这样,太子殿下身边的侧妃有了喜,秦王妃娘娘也有了?太子殿下高兴了吧,不过秦王殿下这一下秦王妃有喜,可不是侧妃,和上次太子妃完全相反。”赵嬷嬷说起来,她来不及问就听到郡主的话。

明白是怎么回事。

太子殿下身边的侧妃娘娘有了身子是好事,可是关键是秦王妃娘娘也有了,这一下真是热闹。

看来是封住了消息,不知道宫里皇上太后娘娘知道不知道,郡主是担心太子殿下?怕秦王妃娘娘生下秦王府世子?

郡主老是站在四爷那一边。

“四爷告诉我的。”萧菁菁又道,没有说什么。

“郡主担心?”赵嬷嬷问,萧菁菁摇头,把四爷说的说了出来,她没有别的意思,赵嬷嬷知道四爷不想让郡主多想。

也知道郡主就是说一说。

萧菁菁不再提,赵嬷嬷也不说,太子殿下秦王殿下的事又不会马上影响到生活。

四爷临近晌午才出去,雪没有下还好,萧菁菁走到窗前看着外面,赵嬷嬷跟在她的身后。

七巧冬菱两个丫鬟去了,还要一会,她想问郡主要不要出去,萧菁菁摇头,和赵嬷嬷说到过年的事,赵嬷嬷说过年大家都回来。

萧菁菁想到父王。

年节的时候表妹要回京,还有……父王也会回京,到时候欢聚一堂。

分外热闹,年节上都这样,一个个陆续回京。

今年开春后父王就很少回京,除了必要的日子,她很久没有见过父王了,要说不想是不可能,父王不知道哪一天才会回来。

又像她没有成亲之前一样。

父王好像有事,帮着四爷太子,这么久应该早就办好了,她后来一次也没有再过问过。

也不想问。

“父王没有写信说何时回来!”萧菁菁问着赵嬷嬷开口,赵嬷嬷:“郡主都不知道,老奴更不知道了,王爷应该会送信回京,郡主想王爷了?”

王爷肯定会回京的。

明明王爷当初和郡主弄得那么僵,郡主还是想王爷。

“对。”萧菁菁道,赵嬷嬷问郡主要不要派人回安郡王府,问一问,必竟王爷有了贺侧妃,万一王爷和贺侧妃说过,郡主和王爷一直没有回到以前,萧菁菁摇头。

她不想问了。

赵嬷嬷知道郡主为什么不想问。

王爷本来是和郡主什么都说,有了贺侧妃加上一些事,现在,郡主才会不想问。

可郡主又想知道王爷何时回来。

郡主不提,她要不要去问下。

“嬷嬷。”萧菁菁看向她,赵嬷嬷回过神来,知道郡主不想她派人去。

过了一会。

赵嬷嬷从窗子那里看到七巧冬菱两个丫鬟回来了,手上拿着什么,看向郡主:“郡主,七巧冬菱回来了。”

萧菁菁怎么会没看到,只是没有看清,很快,赵嬷嬷走到门帘处。

七巧冬菱迎着寒风掀起门帘走了进来,一身寒意,头发也有些湿,手上捧着什么,等到喘过气,整个人不再一身寒凉,她们进来行礼,望着郡主和赵嬷嬷。

“郡主。”她们想说什么,手上捧着的花枝递给郡主。

萧菁菁看到她们的手上,赵嬷嬷也看到,心中点头,七巧冬菱手上捧着剪下来的几枝腊梅,开得很不错,选取的梅枝也很好,很有意境,她点点头,还算满意,轻轻一嗅,就闻到一股淡香。

很香,一股淡淡的冷香,没想到真的开了,她走上前去问了问,也闻了闻。

“开了?”赵嬷嬷问,伸出手接过来,递到郡主面前。

萧菁菁也闻到了,七巧冬菱见状,马上回答:“是。”

经过询问,赵嬷嬷知道了这几枝花枝是从最早开的那批里剪下来的,如她所想,园子里的腊梅开了,开得不错。

比去年好。

她问得很详细,知道园子里大多的腊梅还没有开,都要过段时间,七巧冬菱去了挑到开了的剪下来就回来了,雪堆在树底下,她看向郡主,萧菁菁颔首,她喜欢这几枝,让七巧冬菱起来,下去喝点热茶,挑几枝送给大嫂二嫂婆婆。

和去年一样。

*

上午赵嬷嬷还说要回安郡王府问下,王爷什么时候回京,郡主想王爷了,下午,她就收到了王爷送回京城给郡主的信。

郡王爷从大营送回来的信,贺侧妃应该也接到了信,她拿给了郡主。

“郡主,王爷送了信给你,不知道有没有写什么回京。”赵嬷嬷站在一边,看着郡主拆开王爷写的信。

萧菁菁没说话,拆开看了起来,七巧冬菱换下了上午穿过的衣裳,站着,她们好久没有见到郡王爷了。

“父王说了。”片刻后,萧菁菁放下手上的信,父王在信上说了,她会在过年前回京。

算算日子就知道。

想完就听到赵嬷嬷问。

赵嬷嬷一听到郡主的话:“郡主,王爷说了吗?”她再次问。

萧菁菁点头,告诉了嬷嬷,赵嬷嬷松了口气:“郡主,这样一来,没有几天了,郡主就可以见到王爷。”

七巧冬菱不像赵嬷嬷,她们也听着。

王爷要回京了。

萧菁菁叫了人进来,问了后,知道父王不止给她送信,还有贺侧妃。

她没有太在意。

*

嘉和郡主府。

顾昭和嘉和郡主之间缓和了下来,因为一些事,不像之前那么紧张。

嘉和郡主也不再赶顾昭走了。

只是还是自己过自己的。

顾昭住到嘉和郡主府,没有再回顾府,不管去了哪里都会回郡主府,好像嘉和郡主府才是他的家。

嘉和郡主让他回去,他也不回。

从找上太子殿下还有秦王殿下后,顾昭就像变了一个人,他知道要做什么,要怎么做,回了顾府说了什么,在娘身边安排了人,便回嘉和郡主府见嘉和郡主。

他首先要改变的就是他和嘉和郡主的关系。

他因为妹妹的死,醉生梦死,没有担起为人夫婿的责任,既然娶了嘉和郡主,他就要好好对她。

她也是他的妻子,不该因为嘉和郡主性子,就爱理不理,他要和她说清楚。

她想要的,他都会给她,要是她不想嫁给他,等到有机会,他就——

嘉和郡主本来不想见他的,也不想身边的人理他,在他的坚持下,她见了他。

两人说了话。

嘉和郡主还是当他不存在,不管他回不回来,他依然如故,对她好,算是补偿,嘉和郡主说不会放过他。

别想她会和离,他只能对她更加的好,在她吃多了,不舒服,他请了太医陪着她。

不管丫鬟婆子怎么看,他都没有走,嘉和郡主醒来后态度变了不少,只是还是不爱理他。

他也不在意,哄着她,外面他还有更多的事。

嘉和郡主没有变。

应该说是顾昭变了,让他们关系变好,更是在了一起,夜里他留下,嘉和郡主也没有赶他走。

嘉和郡主慢慢适应了顾昭的好还有改变,两人有了夫妻的感觉,只是还差点什么,嘉和郡主不愿让人说什么。

得过且过,顾昭不变了。

丫鬟婆子其实是高兴的,郡主嫁了人,还是要和郡马好好过的,只是郡马爷太过了,后来郡马爷变好,她们就改变了态度,不再看不上郡马爷。

郡马爷也是情有可愿,她们已经知道郡马爷有多重情的,只要稍微打听一下就知道。

和郡主也好,她们想劝郡主。

嘉和郡主什么也不听,顾昭对丫鬟婆子也很好,再看不出曾经醉生梦死颓废的样子,

此时有丫鬟不知道端着什么,快速的走着,遇到一个婆子问了问,郡主还等着她。

嘉和郡主净了手,她想喝汤。

听到外面的脚步声,知道丫鬟从小厨房过来了,她看过去,门帘掀起,果然是的。

丫鬟端着汤水进来,汤水盖得很严,没有洒出来,还很热。

丫鬟行了礼,嘉和郡主坐下,身边的婆子上前接过食盒。

放到郡主手边。

让人服侍郡主用汤,嘉和郡主喝了一点,舒服了点,她想调理一下身子,抬了抬头,拿着汤勺的手一顿。

“郡主?”

婆子还有丫鬟看着郡主。

“郡马呢。”嘉和郡主问起来,丫鬟婆子对视一眼,婆子:“郡主,郡马爷出府还没回来。”

“哦。”嘉和郡主突然没有胃口了,喝了几口,丢开手上的汤勺,她收回手,对着面前的人摆了一下手。

“不喝了。”

“郡主不是觉得冷,想喝吗?”丫鬟婆子看在眼里,婆子问起来,带着担心,郡主是在想郡马爷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