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二十九章 气焰嚣张/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菁儿,要过节了。”纪尧转过菁儿,从她的背后抱着她,手放在菁儿的小腹上,轻轻的放,他的手很暖,暖暖的放在上面。

萧菁菁不说话,半晌,纪尧松开菁儿,萧菁菁望着他。

过年会有宫宴,她不由想到什么,纪尧看出来,问她要说的是什么。

“四爷你没有入宫,太子殿下想好怎么应对秦王妃有喜吗。”到了现在,她也没有听到四爷说太子殿下打算怎么做,也不知道太子殿下怎么想,外面更是没有关于秦王妃还有太子侧妃有喜的消息。

萧菁菁不动,她也是因为宫宴想到的。

一晃过了这么久,太子殿下是没有想好,还是准备等机会?

“太子殿下不准备做什么了吗?”四爷让她只要看着,她看了很久了。

“菁儿怎么还担心?”纪尧听了笑,都和她说了不要管,太子自己会做,菁儿就是一个操心的小老太婆。

他笑看着她,伸出手捏了一下她的鼻子,萧菁菁不舒服,用手按住四爷的手,别开头:“太子殿下决定好了要让秦王殿下和后宫的宫人——”

她没有回答,反而又问了起来,继续问,问她曾经建议过的。

“菁儿还没忘?”纪尧笑出了声,萧菁菁觉得自己是不是问错了:“你们不是要用?不用了?”

才问她没有忘。

“太子说过会用,就会用,至于什么时候用,为夫怎么知道,菁儿,为夫没有入宫,在府里一直陪你。”纪尧抓住她的手,不让她走开。

“除夕宫宴?”萧菁菁问,她觉得四爷知道,纪尧摇头。

“元宵宫宴?”萧菁菁其实也是没有看到太子殿下动作,忍不住。

纪尧也知道菁儿着急,好像急着想看,他没有怪她,轻轻的笑,萧菁菁没有得到确切回答。

*

年前封地的人还有不在京城的人都回了京,各家见面,嘉和郡主等到大哥还有大嫂,萧菁菁也等到表妹,父王……

忙了好几天,她回了安郡王府一趟,去了吴府。

雲表妹和卫烨也在,雯表妹带着人,带来了很多东西,文表哥武表哥也回了京,黑了很多,父王更是黑了,贺侧妃很高兴,父王还有事她没有多待。

叶蓁在年前一天又来了一次。

拉着她就说。

萧菁菁和叶蓁一起呆了半天,叶蓁提起她跟着靖康侯府老太君一起去相亲了,气得牙痒,不想成亲。

和她之前说过的差不多,问起景非翎好了没有,想要知道,一直没有碰到,虽然放心还是想知道。

她前几天见到景非翎,景非翎身体似乎是好了,可以下床了,来了府里找四爷。不知道说了什么。

她本来想派人见她,后来天太冷,才没有。

这么久景非翎也应该好了,事后四爷告诉她,景非翎是来说他好起来了,除夕宫宴应该会出席。

她和叶蓁说了。

“啊,景非翎那个渣男伤口好了,下床了,那不是要来找我算帐,不是要碰到?”叶蓁一听到就气起来,慌了,萧菁菁告诉她,景非翎暂时不会出现,他还要帮太子殿下做事。

叶蓁才松一口气,然后手一拍:“那个渣男帮着太子殿下做事,肯定很得太子殿下信任,要是太子殿下上位,他不是权势滔天,只要太子殿下不犯错,肯定会登上那个位置,秦王再厉害也要差几分,以前还有可能,现在我觉得太子殿下更有可能,不行,到时候我岂不是要屈居他的淫威之下?菁姐姐,以前不觉得,只知道他是跟着纪四叔还有太子殿下,我反正也是觉得太子殿下更有可能登机,现在再想,为了不让景非翎那个渣男得意,我也要找个靠山,你说我找太子殿下行不行?一定要打掉景非翎那个渣男的嚣张气焰,投靠秦王我不想,不想和菁姐姐作对。”

叶蓁很急。

“蓁妹妹,太子殿下不是随意会听谁的。”萧菁菁倒不觉得叶蓁想多了:“蓁妹妹要是想,可以见下太子殿下。”

叶蓁什么都知道一样,太子殿下也许会答应她什么,她是从最有利的地方出发考虑。

“对,菁姐姐,我要想办法见太子。”叶蓁决定了,萧菁菁:“……”

腊月过去,腊月二十九,三十。

轰一声响,伴随着升上天空的炸响,京城的天空多了灿烂的烟花,又是一年除夕夜,又是一年过去,除夕宫宴过得很快,没有什么,初一到十五,元宵宫宴。

萧菁菁这些天,天天在外面,元宵宫宴,她坐在宫里,和外祖母等一起说话,旁边很多人。

男席和女席分开。

远远能看到男席,萧菁菁好像看到了景非翎,目光落在靖康侯老太君身上,叶蓁没有来。

叶蓁是最喜欢凑热闹的,却没有来,以生病为借口没有入宫。

为了不见景非翎。

景非翎不知道知道不知道,她好像看到他看过来,不知道是不是看叶蓁。

要是这样,他会失望。

景非翎应该会失望,她感觉得出他是真的在找叶蓁。

靖康侯老太君倒是没有说什么,她知道叶蓁是为什么,不想见景非翎,知道景非翎会入宫,她索性装病不来了。

不过以她和离和身份,不来也好,免得叫人说,也不看景非翎那小子,一本正经看着皇上太后。

秦王那里站了起来,说了什么,渐渐萧菁菁听到,是秦王殿下禀了秦王妃有身子的事。

她看过去,正好看到秦王妃站起来,端庄的笑,太子这边也站起来,笑着说说了他身边的侧妃也有喜的事。

下面的大臣还有女人们都听到。

原来是在这里!

皇上和太后没有说太多,下面的人都想了不少。

太子和秦王对视,坐下,秦王妃和太子妃笑着点头,太子妃看不出表情,秦王妃大方的笑。

太子妃身边还有一个女人,正是东宫的侧妃,站了起来,行礼坐下。

不知道过了多久,太子不见了身影,秦王也不见了,可能是喝了酒,出去醒酒了,或者换衣去了。

宫宴进行中,不多人离席。萧菁菁没有去看。

元宵宫宴是最后一场宫宴了,突然好像发生了什么,一阵喧哗声,安静了一瞬,有人跑过来。

她看向上面,有一个人从后宫那边过来,小跑着,很急的样子像是要禀报什么,朝着太后娘娘而去。

小跑到后,马上行礼,说了什么,太后娘娘脸色变了,变得不好看,盯着来人,又看向皇上的位置。

好像要看出什么来一样,皇上那边太远,萧菁菁什么也看不到,太后娘娘可能也是发现看不见,收回了目光,盯着跪在地上的人,跪在地上的人动也不敢动。

太后娘娘旁边的人贵妃娘娘宜妃娘娘不知道是不是也想知道,一直看着跪着的人,太后娘娘没有再问,手一动。

派了身边的人往皇上那里去,好像要通知一声,不一会,皇上那边站了起来,萧菁菁心中一跳,她听不到,什么也不知道,和所有人一起只能看,眼看太后娘娘不知道和身边的宫人又说了什么,有人出去,萧菁菁不知为何看向四爷的位置,想到四爷。

四爷那里。

她没有找到四爷,心里不安,会是什么事?四爷说过太子殿下会找机会动手,秦王太子……

她谁也没有找到,太后娘娘皇上都派了人离开。

周围的人也都想知道怎么了,都在议论纷纷,私底下小声的猜测。

萧菁菁听到了一点。

“不知道又发生了什么事,宫里不平静,连太后娘娘皇上都惊动了,不可能只是一点小事。”

“是啊,会是什么?”

萧菁菁听着,她心里慢慢平静了一点,就听到耳边。

“菁表姐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你说是不是?不会是——”吴雲也看到,她要和菁表姐坐在一起。

吴老夫人也容下了,此时也开口。

凑到菁表姐的耳边小声的。

“嗯。”萧菁菁侧头看向她,不管是不是她想的,都发生了,她可以看着就行了,也不可能做什么。

四爷的话在她的脑中响起。

她相信四爷不会让自己被牵扯进去,太子殿下秦王殿下四爷都不会插手。

“菁表姐我想不出有什么事,太子殿下,秦王殿下好像都不在,纪四叔在。”吴雲也不知道怎么看的,一抬头,忽然站了起来,然后马上在周围的目光下坐下,嘿嘿一笑,凑到菁表姐的耳边说起来。

她的声音并不小,旁边也有人听到。

都看了过来。

萧菁菁听了雲表妹的话,心里松了一口气,她没有看到四爷,雲表妹站起来看到了,她放下心。

“雲表妹等就知道了。”她说。

“菁表姐你是不是知道什么?”吴雲一听这话,就问起来,觉得表姐好像知道什么,是不是纪四叔说过,是纪四叔和太子殿下谋划的?

卫烨她觉得也想投靠太子殿下,这是她的感觉,她想问一问。

“雲表妹不要说了,你觉得我会知道吗,你想多了。”萧菁菁知道也不可能说,隔墙有耳,太多人了,雲表妹想得太少。

吴雲不知道是想到了,还是相信了:“菁表姐是我想多了,我就是想知道,很好奇。”

萧菁菁不说话。

“雲表姐,你刚才。”

吴莲一直在听,她突然看着菁表姐,一直忘不了看到菁表姐很担心,她不知道怎么问,此时才小声的。

萧菁菁听到,转向莲表妹,知道莲表妹是看到她方才的样子,担心她,她:“我没事。”摇了一下头。

“怎么了,怎么了?”吴雲就喜欢凑热闹,问起来,吴莲看着二姐姐,还有雲表姐,萧菁菁还是摇头。

吴雲还要说话。

“菁丫头,你们,还有雲丫头,在说什么。”吴老夫人当然也在看,可是看不到,也弄不清,刚才听到雲丫头的话就和旁边的人一起回过头来,看到她们,听几个丫头不知道说什么,不由道。

吴雲怕了,不敢说,睥了一眼祖母,她怕祖母,吴莲:“二姐姐问表姐。”她小声的说了一句,萧菁菁点头。

“不要乱说话,这个时候还敢乱说,不知道就闭上嘴。”吴老夫人听到果然是雲丫头在乱说话就不高兴。

吴雲:“……”

吴莲很乖,吴老夫人又看了莲丫头还有菁丫头一眼,知道一边的人都在听着,她的话就是让人听的,纪老夫人还有靖康侯老太君等都看过来,没有人再说话,接下来,所有人等着,也没有听到什么消息。

宫宴继续。

但在场的人关注的是之前的事。

太后娘娘脸色恢复,只是还是不像最开始那样,偶尔会和人说话,都是沉着一张脸,像是在压抑着什么,谁都看得见,皇上那边也一样,一拂袖要走,他早就想走了。

要不是要等一等,宜妃娘娘想问什么,太后娘娘没有回答她,过了片刻,又有人来了。

也是从后面来,小跑过来,不知道是不是处理好了。

到了太后娘娘那里还有皇上那里,太后娘娘听了,点头。

都盯着,太后娘娘脸上看不出什么,皇上说了一句,带着人走了,太后娘娘好像也想去,也带着人站了站,最后克制下来,没有去,坐了回去。

所有人觉得事情不简单,看在眼中,心中哗然。

竟然叫太后娘娘还有皇上都想去。

大事,太子殿下秦王殿下都不在,还有一些人,不知道是不是与此有关,要是他们想的那样,那——

“行了,不要管。”

太后娘娘可能也是顾及到,才留了下来,没有带人跟着去,只让皇上去了,太后娘娘开口让大家坐下。

所有人只能收回目光,有些人还是看着。

“今天是元宵宫宴,大家都要开心一点。”太后娘娘道。

下面的人都应了是,不管心中怎么想。

不知道是有意无意,太后娘娘目光落在秦王妃还有宜妃身上,在场的人有发觉的,也有没有发现的。

秦王妃薜氏还有宜妃太子妃看向太后娘娘,也有人看过来。

太后娘娘一个字都没有再说,秦王妃在想到殿下不在,心中担心,太子妃问着身边的宫人。

宜妃坐不住。

太后的目光让她觉得是不是琰哥儿出了事,琰哥儿去了太久了,她想让人去找一找,看一看。

“坐下,等宫宴结束再说,动什么,宫宴都没完,皇上走了,你们给哀家留下来。”太后忽然道,看出了宜妃的动静,睥过去。

“太后娘娘,妾身。”

宜妃闻言就觉得不对,薜氏还有太子妃周围的都觉出了不对劲。

从来没有不能离开的说法。

太后也不说什么,反正就是不许人走,宜妃秦王妃还有太子妃再是想派人去,或者自己亲自去没有太后娘娘的话,她们都不能,不管她们再怎么着急,也没有用。

下面隔得远一些的人也发觉了不对,更远的就看不到了。

太后只是坐着,一直到宫宴结束,她第一个就带着人走了,急冲冲的,回了后宫里面,宜妃秦王妃太子妃马上起身,叫人跟上。

下面的人无论是远还是近的,都看着,可是直到宫宴完了,也没有听到任何的消息,连太后娘娘还有宜妃娘娘贵妃娘娘等都走了。

离开的人有回来的,也有没有回来,看了看,大体能看出谁没有回来过。

太子殿下秦王殿下就没有,所有人都猜测着,他们再是想留在宫中听一听具体发生了什么,也不能,一个个出宫,就像以往一样离开皇宫。

也有把一切都藏在心中的。

萧菁菁和表妹还有大嫂二嫂一起,和外祖母说了说话,贺侧妃说了话,向父王点头。

亲眼看到四爷,她才放下心。

一行人都走了,宫中一下子就空了下来,空荡荡的。

宫人还有太监,都离开,回府的路上,各府都在说,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听到消息,知道是何事。

不知道派人的话能不能打听到事情经过。

各家还是派了人盯着宫里想办法得知是何事。

萧菁菁望着四爷,马车很平稳,她的手被四爷拉着,四爷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吗,是太子还是秦王?七巧冬菱和赵嬷嬷没有在马车上。

在后面的马车里,她可以问。

纪尧看到了菁儿的动作还有表情,握紧她的手,微微放松,低下头来低低笑了起来:“菁儿想说什么就说,想问就问,一直望着为夫,为夫都忍不住想问你了,嗯,不是见到为夫就想开口了?怎么到现在还不问,为夫等着你,想着你什么时候会问,可是一直没有动静!”

“四爷。”萧菁菁没有解释自己为什么没有问,叫了一声,手被四爷抓着,一一分开,她收回。

纪尧等着她,一边放着温热的茶水还有碳盆,点心。

“是不是饿了?”

“嗯。”萧青菁快速点头,她和雲表妹并没有吃太多东西,有身子在宫里万事要小心,用了点,主要是入宫前惦的点心。

纪尧拿起一边的点心喂她吃,萧菁菁咬了吃了,然后。

“四爷,之前的事皇上还有太后娘娘大怒,是太子殿下动手了还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