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三十章 一份大礼/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一千零三十章

萧菁菁直接问了出来。

纪尧松开手,拿起手帕擦了一下手,擦干净后。

“菁儿问得很好,就像菁儿说的,太子动了手,菁儿就没有想过是太子没有玩过秦王,秦王动手?”纪尧点头开口,开着玩笑。

“我也想过。”萧菁菁道,心中不可能不去想,但觉得四爷和太子殿下那么早准备不可能会失败。

她心中觉得四爷还有太子不会失败,尤其是有四爷在。

她希望不是秦王设计四爷和太子殿下。

“菁儿相信我们会成功?秦王做不了什么?”纪尧笑了起来,听出菁儿没有说完的意思,接着:“我们是成功了,菁儿听我说,秦王虽然小心,还是被设计了,秦王的动作比太子慢,太子的设计已经成功,所以。”

很多时候就是这样,慢一步就会出局,这不是第一次了,秦王慢了太多了,被太子赶超过去。

让局势一点点变,变得对太子有利,秦王虽然还没有太失利,也差不多了。

这次被太子设计,结果——不言而豫。

萧菁菁听着,太子殿下成功了,秦王被设计了,太子殿下呢:“秦王殿下真的和后宫的?”

她还是问,想像着。

“嗯,菁儿不是知道吗,就是你想的。”纪尧回答,他没有去,可是派了人,太子那边的动作他都知道。

萧菁菁没有再问,知道了,只是四爷不是没有去吗:“四爷你都知道。”

“嗯,我的人盯着,太子也派了人过来。”纪尧告诉了菁儿明白,他为什么会这么清楚,萧菁菁:“会有人发现吗,有人告诉四爷。”

“这是在之前,后来就没有了,不会有人知道,太子也不会让人知道是他,早就回了东宫,找了理由。”

不会出现在现场,让秦王抓住,他更不可能出现,一切是秦王自己做的,与任何人无关。

就是有人查,事情也发生了。

何况太子和他都很注意。

要不是秦王自己想,怎么会发生,纪尧说起来,萧菁菁闻言:“……”四爷和太子比她想的厉害,什么都想到了。

纪尧看出来:“菁儿,既然做当然要做好,太子离开不是为了秦王,其他的人有人是掩饰,有人不是,秦王离开宫宴开始事情就开始了,布置好的已经等着。”

谁都不会知道。

纪尧把事情怎么发生的说了,萧菁菁听着。

“……”

“只要秦王到了,一切就会照着计划好的,秦王无处可逃,没有人知道太子的计划,也没人救得了秦王,秦王和后宫嫔妃在一起被人发现,对方尖叫,引来了更多人,发现是秦王和后宫的嫔妃后,都知道是丑闻,可是怎么能算了,有人认出,跑去禀给太后娘娘还有皇上,那个嫔妃不止是后宫的低位嫔妃,是由宫人升的,还服侍过皇上一次。”

纪尧最后道。

萧菁菁更清楚了太子殿下和四爷的谋划有多狠,把这次的机会利用彻底,四爷说的都是太子的安排,那位低位嫔妃如果没有服侍过皇上还好,现在,她是不可能活下去了,秦王呢。

她可以想像太后娘娘皇上有多动怒。

她没有什么想法:“那个低位嫔妃会不会说出来,秦王殿下醒了,要是不承认,要是查,会查出来的。”

秦王殿下是中了迷药吧,她一边想一边说了。

“秦王解释不清的,菁儿,他为什么在那里,为什么和那位低位嫔妃一起。”纪尧轻轻一笑,意味深长。

“那个低位嫔妃?”萧菁菁听出来了。

“嗯,她是太子的人,自愿的,菁儿不要多想,秦王百口难辨,迷药也是她下,不会让人找到证据,早就销毁掉,就是让人知道也说不清秦王殿下和低位嫔妃,皇上的后妃之间的关系,秦王会因为和她一起的事让皇上心生介蒂。”

纪尧道,再后来就是他们要的。

“那个嫔妃会死。”萧菁菁又说了一遍,重重的说了一遍,知道四爷是在安抚她,自愿赴死?到了此时她还能不知道吗,纪尧:“她是会死,不是被赐死。”

还要死不少人。

“更不会查到什么了。”萧菁菁已然了然。

“菁儿,这些后宫阴私,为夫不想和你说的,你。”纪尧看着她的样子,萧菁菁:“还是我提起的。”

“是啊,菁儿,这是最后一次,以后这样后宅阴私的手段还是少用,不止是为夫,你,还有太子。”纪尧和太子说过。

萧菁菁知道四爷更喜欢用正大光明的手段,并不爱这样的阴私手段,要不是她提出,四爷说不定不会答应。

太子殿下也不会用。

可是别人不是,你不算计,别人就会算计。

四爷不想她用这样的手段,希望她少接触,可是四爷不知道,她心底其实是阴暗的。

纪尧握着她的手一用力。

“菁儿。”

“四爷。”萧菁菁开口。

“为夫不想看你一个人想事的样子。”纪尧不想看她刚才的表情,萧菁菁抬头。

“宜妃娘娘似乎发现了,秦王妃娘娘还有太子妃娘娘,她们都急冲冲去了。”

“别人猜不猜没什么。”

“秦王完了。”

“嗯。”纪尧点头:“也不能说一定。”

“四爷。”萧菁菁知道四爷的意思,想到外祖母,婆婆等,还有各府的人,他们都不知道,所有人都想知道怎么了,猜测不断,此刻想来也是一样,不像她和四爷,她和四爷却不能说。

不能告诉别人,要是说了,就表明他们早知道,大家都在等待,不知道太后娘娘皇上现在是什么表情,还有宜妃娘娘秦王……

“外祖母,娘他们一定都很想知道。”萧菁菁道。

“早晚会知道的,事情捂不住的。”纪尧看着菁儿,开口。

萧菁菁望着四爷。

纪老夫人怀郡王老太妃吴老夫人等确实都在问着身边的人,出了宫,还是想着,没有人能不想,不管是女人还是男人。

太后娘娘皇上的样子他们可忘不了。

*

宫里,太后脸色很不好,要是好就怪了,得知消息皇帝离开后,她就想离开宫宴也去看看,琰哥儿到底怎么回事,为什么会被发现和后宫的低位嫔妃,还是服侍过皇上的女人一起。

她生气啊,实在是生气。

宫宴一结束,从宫宴下来,她就带着人一路往事发的地方去,她没有让珠丫头一起,虽然珠丫头担心想一起,她不想她去看到什么,那可不是珠丫头能看的,直接打发了回去,让人看着,不要让她乱跑,她了解珠丫头性子。

没有时间和她多说,要是不让人看着,珠丫头说不定会好奇,悄悄跑过来,抓了人问了,知道在哪里,在离宫宴不远的暖阁里。

皇帝过去一阵,不知道?应该让人围起来,不让人进出了,也不许人打探,太后娘娘想不到太多。

只要马上过去,有皇上在,也不可能让别的人再看到,宜妃那些女人还有薜氏没有她和皇帝允许也过不去。

想到这,她吩咐身边的人要是看到宜妃几个女人就拦下来,不要让她们过来。

等她过去看了情况再说。

太后娘娘身边的宫人嬷嬷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她们一直在太后娘娘身边,什么也没有听到,但是她们感觉到了风雨即来的压抑,和太后娘娘的生气。

她们跟在后面,或都扶着太后娘娘。

听到太后娘娘的话,还是不明白,一个嬷嬷上前,应了是,停下来,要等着拦下宜妃娘娘几位。

太后娘娘虽然还不知道怎么回事,但知道的已经足够,没想到秦王平时看着那么稳重的人,私底下居然是那个样子,竟然跑入宫里和后宫的嫔妃扯到一起,还是服侍过皇帝的。

不然也不会被发现。

要是换个宫女或者没有服侍过皇帝的她还不会那么气,反正就是一个女人,后宫的女人那么多,死一个没有什么。

后宫这样的事还少见吗。

男人都是爱女人的,秦王喜欢就喜欢了,只要掩住消息,可是他呢,这是父子同要一个女人?

传出去像什么话?不知道外面会怎么说,不止是他自己,就是皇帝也会被人说,秦王到底还要不要那个位置了。

争了这么久,就是这样一个结果,哪怕她不想秦王和太子争,也没过让秦王和后宫的嫔妃一起。

说起来就荒谬,岂不是让人说不顾伦理,不顾伦常?败坏纲常,换个人可能会只是一场风流韵事,不是他们。

秦王,他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

到宫里来找,还是自己父皇的女人,怎么这么大逆不道!

他到底在干什么,知道不知道自己和后宫的嫔妃一起被人发现会怎么样?

还以为秦王是个知道伦理纲常的,她高看他了,一个元宵宫宴都忍不住,跑出去,找那个女人,两人在一起,往常的宫宴呢。

是不是离席的时候也是去找那个女人,是不是两人早就在一起,只是没有人知道,发现?

以为这次也是一样,不会叫人发现,可是老天有眼,夜路走多了终会遇到鬼,脚湿了吧。

被人无意中撞到,撞破,还叫来了人,其中先不说这中间有没有她和皇帝不知道的算计。

光是她和后宫服侍和皇帝的低位嫔妃一起,还是那样,污人的眼晴,污秽不堪就不改变不了事实。

“太后娘娘,到了。”

宫人还有嬷嬷看到前面的灯火,还有围在暖阁外面的人,她们停了停,看向太后娘娘,行了一礼。

到底?

“哀家看到了,倒是要看看。”太后没有停,看她们一眼,带着人往前,宫人和余下的嬷嬷跟上,没有几步路,她看见皇帝的人都守在外面,灯火通明,在夜色中,很是醒目,围了太多人。

外面一片安静,里面隐隐有声音。

待到走过去,她还没有说什么,围在外面的侍卫还有人:“站住,谁?出来!”

“是,哀家。”太后娘娘带着人提着灯笼,从夜色里走出来,身边的嬷嬷还有宫人上前:“太后娘娘来了。”

围在外面的侍卫还有公公听到声音,马上回过头一看,见到太后娘娘,马上过来:“太后娘娘,是太后娘娘,给太后娘娘请安。”

知道太后娘娘过来是为了什么,看了一眼太后娘娘身边身后带的人。

“哀家过来看看,这么久了,还没有处理好,皇上呢,里面——”太后开了口,问起来,问面前的人。

她身后身边的人疑惑看过去,也想知道。

“禀太后娘娘,皇上一直等着太后娘娘,皇上很生气,在发火,秦王殿下不承认,里面还没有完。”公公回答起来,说着皇上发怒。

尖着嗓子,秦王殿下不承认很正常,这样的事被发现要是承认就不正常了,他虽然是太监,也知道男人那点事。

侍卫们也是相同的想法。

公公脸上的表情,太后不会看不出来,秦王不承认,在她的意料中,这样也拖慢了处理的速度。

但那个低位的嫔妃应该说了什么才对。

关键是被撞破当场,不承认也没有用。

谁还能说看错了,秦王没有和那个女人,从他和那个女人一起被看到,就成了定论。

什么也改变不了。

这是他自己造的孽!何况不止一个人看到,还有好些人,不如说清楚,先不说秦王,就说那个女人,那个低位的嫔妃,那个贱人,有没有说什么?她真的想问下她哪里来的胆子敢和秦王一起。

一个后宫的嫔妃再是怎么,哪里有脸和皇子一起,宫里,凡是后宫的,一个宫人都是皇帝的。

要是让外臣碰了都说不清,还别说后宫的嫔妃,被临幸过的,她难道不知道这是一女共侍两夫,还是父子,就不怕被人唾弃?让人唾骂?

哪里来的脸皮啊?秦王也是一样,无法无天,大胆之极,枉顾伦理,看来外面稳重,心里就是一个连自己父皇的女人也要抢的,没脸没皮的东西。

皇帝一定也和她一样想。

至于还没有处理,她没有一点意外,从皇帝过来到她来,并没有过太久,加上事情事关秦王还有后宫低位嫔妃,皇上肯定会大怒,一大怒,处理起来就会很慢,要是这么快处理好她也不会过来了,她过来就是知道不会这么快。

她要看看,再说。

但那个低位的嫔妃应该审问出来什么了吧。

侍卫还是站着。

公公恭着身子,太后问起来:“哀家知道了,没有处理好也好,哀家也去看看,那个女人是不是交待了?”

扫过侍卫等。

太后娘娘身边身后的人又听到了一点什么,秦王殿下不承认什么?还有太后娘娘口中的女人,她们觉得听出了不得的,可是还是连不到一起,望着太后娘娘。

太后也不在意,事情发生了,不可能真的一点风声都不透,看也不看,继续,秦王不说,可以问那个女人。

太后娘娘身边的身后的人对视。

“太后娘娘,那位在皇上来之前,就撞死了。”公公脸色也难看。

想到里面的情形,他都不知道说什么,睥了侍卫一下。

“什么?你说什么,说谁撞死自尽了?”

太后神色大变,没有想到,声音都不由自主变大了,正要进去,脚步也停了下来,竟然撞死身亡,这是要让秦王永远也摆脱不了,看着公公还有侍卫,那个女人是被人发现知道羞耻了,知道自己活不了,索性干脆撞死而死?

那怎么不早点去死?不知道还会想她是不是要陷害谁。

公公低下头:“是,太后娘娘。”

太后算是明白了,那个女人死了,秦王的罪洗不清了,只能进去,她身边身后的宫人嬷嬷张了张嘴。

公公和侍卫都不再开口。

“哀家要进去了。”太后娘娘说,看向身边扶着她的,只让一个嬷嬷还有宫人跟她进去,其余的都在外面等着。

她们不能跟着太后娘娘进去,也不能知道发生了什么,望着太后娘娘还有扶着太后娘娘的人。

“让开。”太后娘娘沉着脸。

“太后娘娘,虽然清理过,还是很血腥,陛下不让人把人搬下去。”公公见太后娘娘的目光。

“哼。”太后哼了一声,她明白皇帝是想放着,没有在意,她不怕一个死的女人,死人有什么可怕,活人才可怕,侍卫还有公公忙让开位置,太后带人进去了。

没有人敢拦。

公公和侍卫看向余下的宫人嬷嬷。

公公准备进去一下。

太后娘娘走了几步,听到后面的脚步声,知道有人跟来,看到公公过来,她看过去,扶着她的宫人和嬷嬷也一样。

“什么事,跟着哀家做什么?”太后不高兴的。

“小的给太后娘娘带路。”

“哼。”

*

皇帝,皇帝,太后娘娘走进去前心里念着,在公公的带路下,看到了总管公公,总管公公手拿着拂尘,正好守着暖阁的门口,之前是暖阁外面,这次是门口,再往里就能看到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