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三十二章 撞头而死/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死了的女人不可能再留下来,先头留着是留着,有这个必要,现在没有这个必要了,太后看着人把女人拖下去。

盖着脸的秀发散开,露出一张脸,是一张还算不错的芙蓉面,她隐约记得见过。

皇帝临幸过后。

看了一下皇帝,秦王。

皇帝皱着眉头,没有看,秦王仔细的看过,女人不见了,宫人还有嬷嬷总管公公也看着。

女人被拖出去,就是警告看到的人,一个一个,不许说出去,该灭口也要灭,只是不能大张齐鼓,也不能在这时。

在这个地方。

可以找机会送出宫,用别的借口,先关着吧,宫里不少宫人,就是有人怀疑,就让他们怀疑去。

这些围在外面,皇帝带来的人还有跟她过来的也要警告,不能少了,也不能忘了,一切弄好,就是不许宜妃几人问,问一问派去拦着的人怎么样,拦下了吗。

送琰哥儿回府。

禁足半年,不准出门,还有更多,是皇帝定了,她不想再想。

“琰哥儿,你回府了也不要怨你父皇,是你自己做错了,皇祖母也不想你再这样下去,女人死了算是过去,可是。”

太后在交待完,向着琰哥儿。

“皇祖母,我知道。”秦王萧琰道,太后发觉皇帝脸色还是那样,挥手让人扶着她。

事情结束,秦王被送出去,太后带着人到了暖阁外面,时间已经不早了,还是早点回去,不要再呆在暖阁里了。

她回过头来,也对皇帝说,让皇帝也走了,皇帝走出来,里面又有人进去收掇,要完全打扫干净,不留血腥味,外面又有人进来。

太后回头,一问,是派去拦下宜妃几人的,已经拦下了。

不等她说就发现皇帝过来,她看向皇帝,不用再担心了,只是接下来还有事要做啊。

*

宜妃带着人此时被拦了下来,她脸色很难看,就要让对方让开,她是跟着太后来的,太后早就不见了,她却在这里被人拦着,她要去看下出了什么事。

看着前面,不远就是暖阁,再不过去,事情说不定就结束了。

她心中忧心着琰哥儿,要不是琰哥儿不见,皇上太后又是那个样子,她也不会硬要过去。

她怕琰哥儿有事。

她身边的宫人站在前方和拦着她们的宫人对峙。

“你们让还是不让?”这次没有让宫人说,宜妃直接道,沉着声音。

“宜妃娘娘,你不能再过去了,请停下来。”

拦在宜妃面前的宫人嬷嬷继续说,就是要拦下宜妃娘娘,不管宜妃娘娘怎么说,宜妃娘娘身边的人怎么做都不行。

她们是太后娘娘的人,奉太后娘娘的命令,严令她们不许放人过去。

谁也不许靠近,皇上那边应该也是一样,只能皇上和太后娘娘去。

她们虽不知道发生了何事,可是能想像。

她们已经拦了一会了,不止是她们拦着,还有人在另一边拦着贵妃娘娘还有太子妃娘娘等。

“为什么拦下本宫,本宫有事,要去看下,秦王不知道在哪,本宫担心,你们让开,不要让本宫再说。”

宜妃沉着脸,再一次说,想要在宫人脸上看出什么。

她身边的宫人站在前面,点头。

“请宜妃娘娘恕罪,奴婢等都是奉了命令。”拦着宜妃的宫人开口。

“太后娘娘,皇上?”

宜妃问,宫人们点头:“是,宜妃娘娘知道,奴婢们就是奉的皇上和太后的命令,请宜妃娘娘不要再这样了。”

“很好。”

宜妃又道,她扶着宫人的手收紧,宫人吃痛,看着娘娘,宜妃说完,就在对面拦着的宫人松口气,以为宜妃娘娘不会再坚持要过去了,不想。

“再不让开,不要怪本宫不客气,给我拦下她们,本宫要过去。”宜妃要不是见对方是奉了太后娘娘的命令,她不会这么客气。

敢拦下她,她什么也不怕,为了琰哥儿,她要过去确定是不是琰哥儿出事。

宜妃的话一落,她身边的宫人就要拦下对面的人,拦着宜妃的宫人脸色一变。

“宜妃娘娘你确定要过去,太后娘娘说过,要是谁过去,就是违背宫规!”宫人和嬷嬷相视,嬷嬷道。

她们比不过宜妃娘娘身边的宫人,还以为以太后娘娘的命令,能拦下,宫人就要跑出去,就看到人过来,她叫了人过来,一起拦下宜妃娘娘。

“娘娘,你还是不要这样,谁也不行,你想知道,等太后娘娘皇上出来。”

宜妃还要说什么,看到多出来的人,脸色一变。

“母妃,会不会我们想多了。”

薜氏也在一边,看到也听到了,以为母妃妥协了,没想到,她跟着母妃过来的,跟在母妃的身边,扶着身边嬷嬷的手,想要知道怎么了,心中担心无比。

她不知道往哪里去,母妃知道,她就和母妃一起。

殿下,殿下在哪里,她一直想找到,母妃觉得在里面,她也不安。

眼见过不去,被拦下更着急,殿下还没有踪影,从不久前就没有见到殿下,还出了事。

她和母妃一样担心,可是会不会她们想太多了,不由道。

她身边的丫鬟婆子点头,又担心。

宜妃不高兴。

“本宫也要去看看。”她不高兴看了儿媳妇一眼,这个时候说什么?没看到她正要想办法过去。

太后娘娘和皇上这样拦下她们,一定有事。

太后娘娘和皇上为什么不让她们过去,就像先前。

看向前面,暖阁外面围了很多人,远远能看到一点,再近一点说不定就能知道什么。

薜氏应了一声,她不再说话。

拦着宜妃的宫人不动。

“我和母妃只是想去见皇祖母和父皇。”薜氏端庄的开了口,上前一步,语气也有些急。

她身边的人赶紧护着。

拦着宜妃的宫人知道秦王妃娘娘有喜,不敢太过,可是依然拦着:“奴婢等奉了命令,请秦王妃娘娘见谅,贵妃娘娘等一样过不去还有太子妃娘娘。”

宜妃发现了,让薜氏不要过来,她担心琰哥儿,也不想薜氏出事,目光陡的看向另一边,看到贵妃那个黄毛丫头还有太子妃那个女人几人和她一样被太后娘娘的人拦下来。

不能过去,也在说什么。

贵妃还有太子妃等也看了过来,大家都被拦在这里,明明就没有多远就到了,她们来的路上打听过就在暖阁。

暖阁的就在前面,只要再走一段就到,太后娘娘和皇上——

宜妃收回目光,她知道贵妃那个黄毛丫头一向听话,只要太后表示出不好,她就不会做,现在皇上太后不让她们过去,贵妃那个黄毛丫头竟然还在问。

太子妃,薜氏有了喜,没想到太子也让东宫的女人有了,太子妃就是一个生不了的,她忽然看到贵妃那个黄毛丫头带着人走了,果然是没有用的。

“贵妃已经走了。”

拦着宜妃的宫人也看到了,说了,心里松口气,盯着宜妃娘娘,贵妃娘娘那边已经转身走了,宜妃娘娘,太子妃娘娘……她们的压力没有那么大,宜妃娘娘看到太子妃娘娘还有贵妃娘娘走了,应该也不会再强求了吧。

“宜妃娘娘你也不要过去了。”她们一起开口。

“本宫是她——”她们吗。

宜妃很想说她不是那个黄毛丫头,何况太子妃哪里走了。

薜氏听母妃的:“我担心殿下。”

她们身边的人又上前一步。

“宜妃娘娘,太子妃娘娘也走了。”拦着宜妃的宫人刚要做什么,就发现太子妃娘娘那边也走了,她们后退一步,然后说,心里再次松口气,拦着太子妃娘娘还有贵妃娘娘的宫人也过来。

贵妃娘娘和太子妃走的时候都看了过来。

宜妃很不悦,看什么:“那是太子妃,不是本宫。”宜妃看到太子妃身边来了一个宫人,小声说了什么,太子妃那个女人也走了。

“但是。”

拦下宜妃的宫人还要说,过来的宫人再次拦下,宜妃知道不好,她的琰哥儿!

薜氏靠得母妃更近。

*

贵妃来得最晚,她是最不急的,主要是后宫出了事都都是她管,想知道有什么事,看皇上和太后娘娘急急过来。

她便也带着人过来了,又看到宜妃还有太子妃秦王妃过来,走得慢,到了这里被拦下,知道不能过去,问了问情况,就直接带人走了。

既然太后娘娘和皇上拦下她们,不能过去,事情就像她们想的太后娘娘皇上想要封锁消息,就不要再问了,等就是。

要是能知道过后她们就会知道。

要是不能,那么再怎么也没用。

她身边的人也簇拥着她,她来的时候把皇儿给了奶嬷嬷,有点不放心。

“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让皇祖母和父皇这样。”

太子妃听到皇祖母和父皇下了命令,想闯进去看看,有宫人来告诉她太子殿下回东宫了,让她回东宫,她没有再留下来。

走的时候看向宜妃,不知道里面是不是秦王,她还想进去!

太子妃还有贵妃带着人走了没有多久,太后和皇帝带着人过来了,远远看到宜妃还有宫人,皱起了眉头,停下步子,脸色不好,知道太子妃还有贵妃都回去了。

贵妃太子妃还好,知道适可而止,不能过来就带着人回去了,已经走了一会了。

如今她派去拦着的宫人都拦着宜妃和薜氏。

宜妃和薜氏也拦下,可是不走,还是想要过来,拦着的宫人也拦不住了,这个宜妃,真是,当娘的第一感觉吗?

感觉到了琰哥儿出了事,所以一直不走,就要等着,说来说去还不是她没有当好娘?

琰哥儿这样还不是她没有教好?

薜氏倒好,这是夫妻之间有不好的感觉?

她侧过头来,看向皇帝,皇帝脸色也非常不好看,本来琰哥儿和那个女人的事就让他们生气,就算处理了,也只是暂时先处理好,女人死了,琰哥儿——事情怎么样还没有开清,宜妃带着薜氏又在这里等着,琰哥儿那边被人从另一边带走了,没有走这条路,宜妃应该没有看到。

不然不会还留在这里,一脸不知道怎么回事的样。

那个女人则是从别处拖出了宫,这样的事不能让太多看到,宜妃和薜氏同样没有见到。

“皇上,宜妃带着薜氏是想要个结果呢。”太后不高兴的。

“母后。”熙和帝冷着一张脸,太后听出来了,他们带着人过去,他们看到了宜妃等,宜妃那边只顾对峙,还没有发觉他们。

“嗯,其实和宜妃说一说也没什么,琰哥儿那样,她这个当娘的该知道。”太后看了看宜妃还是道。

“让她自己问琰哥儿!”熙和帝道,太后没有再说,看向身边的宫人,宫人们应了是,熙和帝迈开步子,步子迈得极为的大,太后有点跟不上了。

一走近就听到宜妃让人拦下宫人,她派的宫人不让宜妃和薜氏过来。

“宜妃娘娘,秦王妃娘娘,不要再过了。”

“本宫要过去!”“你们让开,母妃和我是想问一问……”一下子都挤成一团了,好在薜氏还知道避开,太后可没忘薜氏有身子的事,示意了一下身边的人,去挡下薜氏。

“怎么了,怎么了?”

太后带人直接开口,超过皇帝,皇帝在后面,她派去的人到了薜氏的面前,薜氏听到声音,再看面前出现的宫人,看到皇祖母。

还有父皇,皇祖母父皇都来了,出现在她身前的宫人拦下她:“秦王妃娘娘,太后娘娘让奴婢送娘娘出宫。”

薜氏一听看向母妃,她不想出宫。

“秦王妃娘娘。”她们又说,薜氏走向母妃。

宜妃也看到了皇上还有太后,看过去,没有再说什么,想要看出什么,往后看了看,没有看到琰哥儿,琰哥儿呢,为什么琰哥儿没有在这里,她看了看还是没有看到,难道她想错了,琰哥儿没在这里,不对,没有心思管薜氏,她身边的人宫人行礼。

太后和皇帝一起盯着宜妃。

他们走近后停了下来,直直的看着她,宜妃被这样看着,想到什么。

薜氏在旁边,扶着嬷嬷的手,不由行礼。

太后和熙和帝听到,看向薜氏,让她起来,还让人扶着,不要让她有事,拦着,别过来了。

薜氏想说什么,还是被拦着。

只能看,她不是母妃,她心中再急也只能站着:“皇祖母,父皇,我和母妃就是来——”

她才开口,太后和熙和帝就睥过去,薜氏不敢说。

宜妃也不想薜氏再犯蠢。

“宜妃你想干什么?”

太后和熙和帝又望向宜妃,至于地上的宫人都没有人理会,皇帝只沉着一张脸,太后问了出来。

宜妃行了礼,很快起来,望着皇上和太后:“妾身见太后娘娘还有皇上过来,以为出了什么事,就过来。”

“什么事。”

太后很想告诉她,琰哥儿做的,看看她这个当娘的还有没有脸在这里问,跑到这里来,可是她又不想说,只问她,什么事像她说的那样,就因为这就跑来?

熙和帝还是那个样子。

“妾身就是看皇上太后娘娘这么急,担心是很重要的事。”宜妃很想问琰哥儿在哪里。

面上还是道。

“很重要的事,是啊,在哀家看来地确是很重要的事,你不知道。”太后听了,哼一声:“你说你以为出了什么事,看着哀家和皇帝过来就跟着过来了,就那么想知道啊?宫里有些事是不能叫人知道的,你在宫中多年会不知道,哀家和皇上都发了话,你们还敢来,哀家更是派了人过来拦住你们,现在贵妃还太子妃都走了,你还在这里干什么,你是想违抗哀家的命令还有皇上的命令才是真,看来是不把哀家和皇上放在眼里。”

太后动了怒,熙和帝知道母后是因为琰哥儿做的事,再看宜妃的样子动了怒,他也不悦。

母后一口气说了很多,都是对宜妃的指责。

琰哥儿做的事和宜妃脱不了关系,琰哥儿能在后宫横行无忌,他不相信她一点不知道。

太后也在想宜妃知道不知道,要是不知道怎么就要过去,她心中怀疑。

“宜妃你自己说。”她又开口,质问宜妃。

薜氏很担心,跪在地上宜妃的宫人也是。

宜妃:“妾身不敢,妾身只是想——担心琰哥儿。”她不承认,后面琰哥儿三个字没有说出来。

她抬头,很想问琰哥儿是不是有事,为了琰哥儿,她什么都不在乎,可是她还没有问,太后已经沉着声音。

“你是不是知道什么,才这样。”她打断宜妃的话,不要她再说,熙和帝也紧盯着宜妃,宜妃:“妾身不明白。”她真的不明白太后和皇上指的是什么。

她不能承认,不管是什么她都不能承认,但她在皇上还有太后那里感觉到什么,是因为琰哥儿?

琰哥儿做了什么?她在心中猜测,宜妃知道自己落在这里,贵妃那个黄毛丫头还有太子妃都走了……

薜氏也听出来了一点,想说话,被身边人拉住,她看了身边嬷嬷一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