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三十三章 一份大礼续(一更)/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皇上和太后娘娘在问娘娘。”嬷嬷小声的。

薜氏知道。

“不明白,哀家也希望如此啊,希望你是真的不明白,不然,皇上。”太后后面的没有说,不想说,也是懒得说,宜妃不承认,可能是装的,可能是真的,开口叫了皇上:“哀家要回慈宁宫去了,这么晚了还在这里。”

熙和帝点头,他也要回去了:“朕也要回去了。”

他也不信宜妃不知道,不想和她说话,他心中还有火气。

“你不回去,哀家也要让你回去,都呆在这里干什么,事情都完了,早点休息,明天可是还有事。”太后娘娘开口,明白皇帝心中不爽。

熙和帝不再说话。

薜氏觉得有什么自己不知道的,宜妃还要说话,她隐隐看出什么,她还不知道琰哥儿如何,太后和皇上就要回去了,那,之前暖阁里到底?太后和皇上到了现在也不说,还有好像她知道什么一样。

“太后娘娘,皇上,妾身。”

太后这时干脆的把视线落在了宜妃的的身上,不想和她说,也不打算让她说。

“宜妃,哀家和皇上要走了,夜深了,还也不要这里逛了,给哀家回宫去吧,还不嫌丢人?没有人像你一样,秦王妃也回自己府里去。”

太后转过头来,朝着薜氏还有她身边的人,接着:“你们还不走?”

薜氏不知道说什么,扶着身边嬷嬷的手,要走,又想到殿下,母妃,母妃要走了吗,她还是跟着母妃。

宜妃望向皇上,皇上,琰哥儿呢:“妾身一直没有看到琰哥儿,不知道是不是,妾身也不懂太后娘娘为什么说妾身丢人。”

薜氏也停下来,她不甘心。

“琰哥儿。”太后一听就不满,声音都低了几分,还有冷,看得出皇帝是真的不想告诉宜妃。

到了现在还没有说,要不要她来。

她知道皇帝可能是觉得琰哥儿和那个女人的事让他没有脸,必竟是他的女人,和琰哥儿在一起,还被当场抓到,父子俩共用一个女人说着丢脸。

哪怕宜妃是琰哥儿亲母妃,这也是她当初决定让人拦下宜妃几人的原因,主要也是不想有人过去。

熙和帝更是黑着一张脸:“宜妃,你还敢提琰哥儿,你知道她做了什么吗?朕现在不想看到他,你要是想知道就去问他!看他做了什么好事!”

说完带着人就走了。

宜妃心中不安,觉得发生的事和她想的一样和琰哥儿有关,到底是什么,她想叫住皇上,薜氏脸色也变了变,她们身边的宫人丫鬟婆子一样。

秦王殿下做了什么?

事情应该与殿下有关,竟让太后娘娘皇上都不想说。

“皇上。”

太后一见就知道皇上这是不想再说了,她也不想说啊,他是真的没有告诉宜妃,她真的很想带着人也走了,反正交待过人,宜妃和薜氏就是去暖阁也见不到人。

也打听不出什么来。

不过,她还是停了一下,宜妃是不甘心,一定要知道一个答案,哪怕是装的:“宜妃,你不用叫了,叫了也没用,皇上不会停下来,也不会和你说,皇上已经走了,你们两个在也好。”

她先截住她又欲要开口的话。

待要再说。

宜妃转回目光。

薜氏:“皇祖母。”

“你们啊,你们是不知道皇上多生气,多怒,才敢这样问,别说你们,哀家都不敢多说,一想到发生的事哀家也生气,你们两人都有关。”

太后一个字一个字,她也藏着一股气,怒火,只是她脾气相较于皇帝要好点,也是事情没在她身上,她缓了口气,皇帝走了,她有心思好好和宜妃说下了,她身边的人一致对外,看着宜妃娘娘和秦王妃娘娘。

她们有两个知道事情经过听着太后娘娘说,有些并不知道,就像皇上身边,只有总管公公知道得最清楚。

其余的人都在外面。

跪在地上的宫人还是不敢动,也不敢起来,不过都一起抬头,太后娘娘要说了。

“太后娘娘,琰哥儿做了什么?”

宜妃直接问,心里紧张,担心,皇上让她问琰哥儿,她没有再迟疑,有些恨,薜氏一个字也没有说,身边的嬷嬷安慰也没用。

“你们怎么知道是琰哥儿?之前哀家和皇上都没有说。”太后还是打量着她们,尤其是宜妃。

“妾身想的,后来皇上说了。”宜妃听出太后娘娘要告诉她,她马上,薜氏:“是,皇祖母。”

“你们是琰哥儿最亲近的,会有感觉很正常。”太后又说了一句,让人觉得不能理解的话,紧跟着。

“皇上生气让你们去问琰哥儿,问了就知道,你们不去问,怎么知道,哀家就和你们说,琰哥儿啊。”

太后慢慢说,在想怎么说。

宜妃听了,她不是不想问琰哥儿:“妾身在宫宴结束一直没有看到琰哥儿,不知道去了哪里。”

薜氏点头,用力的:“是,皇祖母。”

“哀家知道,琰哥儿不见了,这是因为他自己弄出了事情来,让哀家和皇上都生气得不行的事,不让你们进去是有原因,哀家和皇上才处理好了过来,就看到你们。”

太后盯着她们,她们身边跪下的宫人被她继续无视:“琰哥儿被送回府了,就在不久前,只是没有走这里,你们没有看到罢了,当时你们应该在这里,要过去,秦王妃回去,就看得到,宜妃你也可以派人去问的。”

宜妃没想到自己在这里的时候琰哥儿就回府了,她心里松口气,是在她要过去的时候琰哥儿回府了?这样说来琰哥儿还好。

没有事,是好好的,她最担心的就是这,回过神来,想到太后的话,太后说琰哥儿弄出事情,不是他有事,是他做了什么,她心里提起来。

知道不会是好事。

她太了解了,可是琰哥儿能做什么,回想太后和皇上的意思她知道,她能知道什么。

琰哥儿一向稳重。

太后说送琰哥儿回府,为什么用送,她想知道的太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