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四十五章 一份大礼续(十三更)/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一边的宫人刚要开口。

“什么事。”

太后听到,睁开眼看出去,她好了一些,问起来,一边的宫人嬷嬷担忧。

“行了,哀家好一点了,没有那么弱不禁风的,不要说话!”太后制止了她们,她想看看有何事,宫人们闻言不再说什么,而进来的宫人跪在地上抬头着急的:“太后娘娘,外面在传秦王殿下的事,和后宫嫔妃!”把外面传的消息说了,她听到的,各宫都有人知道,都在传,私下乱说,她本来不知道有这样的事。

昨晚她在慈宁宫没有和太后娘娘一起,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等到听到,她心中一紧。

“你说什么!”

“太后娘娘,外面都在说——”后面的宫人不敢说了,太后娘娘的样子太可怕。

“什么!”太后不相信,站了起来,精神也好了,不再没有精神,可是怎么也不相信,她和皇帝都交待了,谁敢说出去,谁敢违抗她和皇帝的话,还传得到处都是,琰哥儿的事可是事关皇帝,不是小事,是大事。

从宫人的话中她就知道怎么回事好。

好大的胆子,不把她和皇帝放在眼中,谁给他们的胆子,一时之间她都想不到是谁。

只能想是谁。

一边的宫人一边担心太后娘娘一边想着听到的,秦王殿下的事让人知道了?

“是,太后娘娘,奴婢无意中听到,打听过。”跪着的宫人开口,她也无法想像,太后越听越是难看,她和皇帝做的都白费了。

完全没有料到,要是早知道,就不会这样,他们要的万无一失还是失了。

竟然,竟然。

“哀家都不知道是谁敢这样,查了没有,派人去查,是谁不听哀家和皇帝的话。”太后气了,气得不行。

她能想到事情传开的影响,想到现在的情况。

皇帝不知道知道了没有。

“还有让人去见皇上,看看皇上知道了吗,要是知道,就问一下怎么办,要是不知道,就禀给皇上。”

太后又道。

“是,太后娘娘。”跪着的宫人,一边的宫人们还有嬷嬷也应。

“哀家坐不住了。”太后是没有心思休息了,可是怎么做,也想不到,她真是难以相信。

除了奉了太后娘娘命令的,余下的宫人嬷嬷抬着头,太后脸色发黑,要多难看有多难看。

她看着宫人,宫人也恭敬的望着太后娘娘,昨晚本来就吹了风,太后希望皇帝快点过来。

*

宝珠郡主回去后,就听到身边的人回来告诉她的,她先是意外,随后站了起来问起来。

“你说秦王表哥——”

她张嘴,不愿相信。

她身边的丫鬟婆子宫人也一样,看着下面的丫鬟,秦王殿下怎么会和后宫的嫔妃一起。

宝珠郡主回过神来,会不会外祖母知道的就是这件事,她想去找外祖母,问一问,可是想到外祖母不舒服。

外祖母知道秦王表哥的事传开了吗,还是带着人去了。

太后看到又来的珠丫头,难不成连珠丫头也听说了?没有等她问,就听珠丫头开口,珠丫头果然是听说了。

“外祖母秦王表哥。”

“不要说了,珠丫头。”太后不想听,也不想说。

宝珠郡主没有再说:“外祖母你是不是不舒服,我去找太医?”

太后摆手找什么太医:“你不用去了,外祖母没有哪里不舒服,是被气的,你也知道了,你秦王表哥做的事,现在还叫人知道,明明处理好了,我和你皇舅舅的心思是白费了。”

“外祖母。”宝珠郡主知道她想对了,昨晚发生的就是秦王表哥的事,外祖母被气到了。

“你皇舅舅不知道知道不知道,外祖母——”太后叹了一口气。

*

熙和帝盯着总管公公带进来的人。

总管公公也望向下面的人,他没有听错吧,要是真的,简直没有办法想像,小心睥了一正好陛下神情,他知道要是真的,陛下不会就这样。

熙和帝直接沉下了脸:“朕问你,你刚才说什么?”

跪在下面的:“陛下,外面。”他又说了一遍,外面都说秦王殿下和陛下的嫔妃在一起。

他只说了两个字。

头上就有东西摔下来。

他动也不敢动,更不敢再往下说了,陛下明显怒火中烧。

想到外面的流言。

“混帐东西!”朕的清誉,熙和帝生起气来,手边抓着的墨砚,竟然就那么砸了下来,直接朝跪着人砸了去。

砸到了地面上,滚出了很远,跪着的人脸上也被弄上了墨汁,只能趴在地上:“陛——下。”

总管公公一个字都不敢说,头也埋着,跪在下面的人磕了一个头。

“朕昨晚交待过,不许说出去,一个都不许说出去,到底在干什么,竟然一夜之间就传得到处都是。”

熙和帝发怒,他可不记得他没有交待,一个个哪来的胆子?

“朕的话也没有用了是不是,这些人居然敢——”

总管公公哪里能知道,他只能猜想,他亲自听到陛下吩咐的,还有太后娘娘,谁有这么大的胆子,不怕?

跪在地上的人:“……”

直到太后娘娘派了身边的人,总管公公听到太后娘娘派了人来,看向皇上,跪在地上的人也一样。

熙和帝让人进来,听到母妃也知道了,他走了出去,他要去见母后。

*

太子是不可能放过这么好的机会的,就像他说过的,这么好的不让人知道怎么行呢,没人传,他来传。

帮秦王名扬一下名声,还有父皇,啧啧。

让人知道父皇有多疼秦王,连后宫的嫔妃都愿意给秦王,秦王这个好儿子又是怎么做的。

不是一段佳话是什么,父子共同一个女人,一个女人共侍一夫,多好啊,不就是一个女人吗,只有说出去才会对他有利,知道的人越多越好。

听到外面开始传了,他高兴起来,知道的人越多越好,才能记住秦王的名,还有父皇的不是?

“殿下,传开了。”

“孤满意了。”太子又笑笑,他已经听到派出去的人回来禀报的,宫里宫外都没有漏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