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七十八章 薜氏腹痛(四十六更)/盛宠之嫡妻归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本王会让他们再诊。”秦王道,面无表情。

太医低头。

“来人!”没过太久,秦王对着外面,外面有人侍卫还有公公管家进来,他们虽然出去了,还是都听到了。

一听到殿下叫人立马进来。

“殿下。”

“查清楚王妃为什么会小产,是什么原因!”秦王吩咐他们,他要知道薜氏怎么会小产,让他们把人集中起来,转向太医。

“秦王殿下,老身会帮着看一看。”太医会意,他来就是为了这,他心中还在担心。

秦王妃娘娘小产他在这里,接下来会不会牵进去。

他带着身后的人。

秦王点头,面无表情的收回目光对着下面的人:“查清楚!”

“是,殿下,老奴等人会查清楚王妃娘娘怎么回事。”管家还有公公侍卫一起道,他们知道怎么做,殿下的意思。

退了出去,马上查王妃娘娘小产的原因。

是不是有人害了王妃娘娘。

太医也带着人跟着出去,他要开方子还要写一道食补,也要等另两位太医到来。

丫鬟婆子端着热水进来,听到了殿下的吩咐。

秦王看向薜氏,走了过去。

很快,宫里又来了人,还有两位太医,他们来到秦王府里,知道秦王妃娘娘小产,诊脉后的结果一样。

秦王妃娘娘果然是小产了,身体不好,昏了过去,发现止了血,才放下心。

秦王站了起来。

公公从外面进来,向着殿下行礼,秦王走出去,到了外面,看向他们,让他们说。

“殿下,还没有查到,不知道是不是安神香,太医在检查了。”

公公尖着嗓子。

秦王盯着他,公公低着头。

*

宫里,熙和帝眉头皱得很紧,秦王让他不满,心生芥蒂是一回事,他再不喜欢秦王,因为那件事,更是不许他出府,更是恨不得让秦王去边关一阵,可是秦王媳妇,也就是薜氏是他的儿媳,怀的也是他的孙儿。

薜氏出身不错,一直端庄贤惠,入了府后一直打理着王府的一切,让他也算满意,听到不好,可能小产,怎么会不问一问。

他让了太医院的太医去了,也派了人去看看怎么回事。

怎么会突然小产。

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还是说有人动手?

“陛下,秦王妃娘娘不会有事的。”总管公公看着陛下自从听到秦王妃娘娘不好后派了太医去秦王府上就这样,不由开口安慰陛下,秦王妃娘娘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小产了。

要是真的,秦王殿下真的是运气不好。

他也不敢肯定秦王妃娘娘就没事。

“朕也希望不会有事!”熙和帝威严的开口:“朕再是不待见秦王,也是朕的孙子。”

“老奴知道,陛下心中怎么想,秦王殿下错了,可是秦王妃娘娘是无辜的,不会有事的,秦王妃娘娘一定会照顾好自己,陛下要不了多久就会得到消息了。”总管公公又说。

“嗯。”熙和帝没有再想,威严的嗯了声没有再说什么。

总管公公低下头。

*

没有太久,派到秦王府的人回来了,总管公公看到,叫了陛下,熙和帝也抬头,放下手上的奏折。

问了起来,让他失望的是薜氏居然是真的小产了,怀了几个月的孩子没有了,总管公公望向陛下。

侍卫跪在下面。

熙和帝觉得秦王太没用,薜氏也是没用的,他的孙子没有了。

要说他不生气是假的,他好不容易盼到秦王那小子成了亲,薜氏有了身子,马上就要有嫡孙了。

竟然小产了,连自己的王妃也护不住,薜氏也是,他很生气,很生气,站了起来,看着下面的侍卫。

“怎么会小产?告诉朕,薜氏怎么会小产,不是好好的吗,发生了什么,让她这样小产?琰哥儿在哪里?”他威严的盯紧他。

“陛下。”

总管公公想说什么,并没有太意外,只是望着陛下的表情,之前入宫的消息就是秦王妃娘娘可能小产,再想到自己安慰陛下的话,秦王妃娘娘真的小产了。

秦王殿下呢,他也看着侍卫。

侍卫闻言,恭敬的抬头,把秦王府的情况禀给了陛下,熙和帝听完,走了几步,背负着双手,威严的回到了御案前,坐了下来,大马金刀:“你给朕查清楚是不是有人动手。”

“是,陛下。”侍卫是御前侍卫,听到陛下的话,应了一声,退了出去,快步离开。

总管公公见状回过头来,陛下让人去查。

“陛下,你觉得?”

“朕要让人查一下,你不是说薜氏不会有事吗?”熙和帝看向他,沉沉的道,总管公公知道自己错了,跪了下来:“陛下,是老奴错了,老奴以为不会有事的。”

“太子妃伤了身子,秦王妃小产,那些侧妃倒是怀上了,有什么用,没用的东西,太子秦王都是没用的。”熙和帝道。

总管公公一句话也不敢说了。

*

慈宁宫里。

太后也听到了秦王妃小产的事,不过已经很久后了,太医回了宫里,秦王府的消息传出来,怎么回事?怎么会小产。

啊?听到的时候都有些不敢相信,之前没有听到秦王妃有什么事,不是好好的吗,听到皇帝那边早就知道,派了人还有太医去秦王府。

都知道。

她问了进来禀报的宫人,宫人跪在地上:“太后娘娘,秦王传来的消息,秦王妃娘娘——太医还有皇上派去的人已经回宫,好像是秦王妃娘娘用了相克的吃食加上有一味药弄错了在里面和安神香一起。”

“相克的吃食还有什么药错了和安神香一起。”

太后听了,知道一切都尘埃落定,再说什么也没用了,秦王妃薜氏是用了相克的吃食,中了毒,还有用香用药导致小产。

事情结束,她竟然这个时候才知道,都没有通知她的,皇帝也是,可能是怕她担心,皇帝那边不知道怎么说。

“陛下很生气。”

“是该生气,哀家也生气,哀家听了到了现在还是生气,明明好好的。”

怎么能不生气呢,她的曾孙呢,跑去了哪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